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崩坏神话 > 第五百三十章

第五百三十章

  却说长安有百家圣贤镇压后,龙脉气运逐渐汇聚而来,不过却可以看得出,长安并非是长久之地,龙脉的气运还会转移。

  在通天教主一剑断绝大汉王朝的最后生机之时,龙脉气运便汇聚到了三处地方,江东一处,西蜀一处,还有一处就是北方这一带了,也正是这三个地方,将出雄主,才有三国鼎立之势。

  这日,那长安的龙眼之中忽然出来一人,此人身穿盔甲,威武无比,睥睨之间,霸气十足,乃是百家圣贤中的兵家孙子。

  孙武笑道:“而今合该由我后辈子孙承载一份气运,我也该去指点他一二,传授兵法。”

  孔子便道:“去吧。”

  兵法也是一门学问,孙武乃是兵家之祖,有,此书展现道家与兵家的哲学,流芳百世,乃是兵学圣典。孙子写此书,领悟兵家真谛,他本来也有学习道理,受道家影响,这一书写就,立时触摸到了天道,成就了人道圣贤,得以长生不死。

  孙武凝重道:“我却也知道,而今天地气运大多汇聚在另外两人身上,天下当呈三足鼎立之态!我孙氏,只不过是天道为了保持平衡而秉承了气运的,我为人道圣贤,自然看得明白,不会逆天行事,夫子放心。”

  孔子乃百家诸子当中学问较高之人,里面有一些圣贤都还是他的弟子,例如孟子和荀子等,就连韩非子这位法家圣贤,也是出师于儒家的,可见儒家在百家地位中的强大了!而且孔子此人为人谦和,倒也让很多人对他都服气,所以他说的一些话,诸子都还是会听的。只不过,学术上的问题那就不一定了,有时候甚至会争辩起来,毕竟都是学究天人之辈,争起来了,谁也不弱。有时候,甚至连孟轲都会反驳孔丘的一些学术。

  墨子也从龙眼当中起身,道:“我与鬼谷兄昨日夜观天象,琅琊阳都有大气运者生,可秉承我墨家的机簧巧械一道,以及鬼谷兄的纵横家道理。”

  鬼谷子身穿道袍,显得颇为苍老,道:“此子乃经天纬地之才,秉七星命格,似有伏羲天皇气运青睐,来日可成大器也!”

  邹衍便道:“我与两位同去,此人也秉承了我阴阳家气运。”

  阴阳家乃是脱胎于道家,衍太极,生五行,成了一门伟大学术,只不过光芒却被道门所掩盖了,所以在百家当中显得并不出彩,不过能成就人道圣贤之辈,又有哪个会差劲的?

  在场诸子皆惊,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能同时秉承三家学术气运,这实在是太恐怖了,也不知道会造就一个如何的怪物出来?

  孙武自去寻自己的后辈子孙,孙坚。而另外三家诸子,则前往琅琊。

  墨子、鬼谷子、邹子行到了琅琊阳都,便看到那一处府上有红光冲天而起,这乃是气运精芒,代表此处有大气运者,也就只有三人能够看到,毕竟此人秉承的是他们三家的气运,外人不修这三家道理是难以看见的。

  三人入了府中,只见有一近十岁孩童,这孩童模样生得身份俊俏,手中却持一卷读得摇头晃脑。

  见府上并无他人,三位圣贤现身,问道:“小孩叫什么名字?”

  这小孩见来了三个老人,不由惊奇,道:“我姓诸葛,名亮。三位老翁何来?”

  原来,此人便是辅佐刘备定鼎的诸葛亮了,只不过,而今年纪尚小。

  鬼谷子却不回答,只道:“我这里有些本事,你学不学?”

  诸葛亮眼珠子一转,道:“老先生这里有什么本事?可能让我封王侯,成将相呼?”

  三人一听,不由暗喜,这小子倒是好大的志向和口气,难怪是应运而生之人了。

  “我这里有纵横一道,合纵连横,可顺势而为,可来去自如,学会后,自当擅揣摩、通辩辞、晓机变、全智勇、长谋略、能决断。无所不出,无所不入!”鬼谷子含笑道。

  诸葛亮道:“可是那苏秦、张仪般的本事?”

  鬼谷子听他道出自己的两个得意弟子,更是惊讶,笑道:“是也,是也!学我纵横一道,则可来去自如,天下尽在掌握也。”

  诸葛亮道:“那我便学,还请老师教导。”

  墨子这时候也问道:“我这里却也有些本事,不知道你想不想学?”

  诸葛亮虽然年幼,但却看出来这三个人的来头恐怕不小,颇有本事,但他年纪小了,自然也就没有往深处去想。

  “不知道这位老先生又有什么本事?”诸葛亮问道。

  “我这本事乃是教你兼爱之理,教你制作精巧机簧的道理,能有巧夺天工的本事。”墨子便道。

  “那也要学!”诸葛亮道,“恳请老师教我。”

  而今乃是乱世,墨子也看得清楚了,要想做到“非攻”,并没有那么容易,他便只将兼爱一道传授,让诸葛亮晓得人人平等,互相爱惜,这也正是为什么诸葛亮在民间声望颇高的原因,便是因为他一视同仁。墨子最主要传授的,还是他墨家对于精巧机簧一道的道理,诸葛亮的连弩、木牛流马等,也皆是从这其中领悟出来的。

  诸葛亮转身去问邹子,道:“却不晓得这位老先生又有什么学问教我了?”

  邹子便抚着胡须笑道:“我教你阴阳学说,分太极、演五行、知天文、晓地理,还有占卜问卦,请仙扶鸾。你学不学?”

  诸葛亮不由大喜,道:“要学,要学!三位老师的学问,我都要学。”

  正是: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诸葛亮也正是学习阴阳家道理,才学会太乙神数,善布八卦阵,甚至能暂时沟通天道,为自己延续寿命。

  墨子便留一卷给诸葛亮,鬼谷子则留三卷与诸葛亮,而邹子则留等书与诸葛亮。这些书,是经过他们重新整理创作出来的,而那些留在凡间的,还是以前的东西了,有很多书甚至都已经失传了。

  鬼谷子道:“你学我等本事,自然可通达天人,到时候会有明主上门,你自可封侯拜相也!”

  诸葛亮作揖道:“多谢三位老师传书,弟子自当日夜攻习。”

  三位圣贤略微颔首,传了书后,也不停留,只教诸葛亮莫将此书给外人观看。

  孙武寻到了孙坚,却并未露面,只是加持了他身上的气运,使得气运更加强大,又转去东吴寻觅到一位英才,名为周瑜,遂传一卷兵法与他,好让日后扶持孙吴,只不过这周瑜命格不好,乃早夭之相,看来也是天道使然。

  佛门扶持之人气运太强,所以道门是扶持了孙氏与刘氏两人,孙氏重在制衡,刘氏是否能力挽狂澜,还有待分说了。

  这一下,百家圣贤出世,各自寻觅大气运传承者,传授学术,也彻底掀开了这三国乱世的一角帷幕。

  且说燃灯和玄都*师两人阻止了佛道之间那一场愈演愈烈的乱斗,齐天道人四人便转回灌江口杨戬的道观去。

  杨戬叹道:“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引出了这么多的大人物来,实在是让人料想不到。”

  陈抟便道:“适才那善无畏偷袭于我,若非那玄都*师来得及时了,我非得把他打死不成。”

  陈抟法力比善无畏也不差,两人斗得是难分伯仲,他被善无畏打了一跤,心里火气重得很,吕洞宾也被达摩偷袭打了个闷棍,心里同样是无比憋屈。

  齐天道人沉吟道:“这一次幽冥血海插足进来,恐怕是佛道之间都想看到的,想借助这个机会来一场大火拼,让对方吃个老亏,然后再把事情推到幽冥血海的身上,万事大吉!不过说到底,还是佛门亏了,道门并无什么损伤,那两个罗汉还被我和杨兄给杀了一个,另外一个送到了六道轮回里去,不知道哪一年才能重新投胎了,就算以如来本事,也不敢干扰轮回,不然的话,这因果他也扛不住。”

  六道轮回乃是因果业力最多的地方,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去插手轮回,轮回可以说就是这片天地的根本所在了,插手轮回,是天道所不允许的,那股庞大的业力沾身,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经过这一次,佛道两方恐怕会消停会儿了,不会再如之前那样明争暗斗,斗得如此激烈了。

  杨戬问齐天道人:“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行事了?”

  齐天道人不由再次沉吟起来,而今局势太过微妙,佛道才刚刚火拼了一把,虽然可能会消停下去,但佛门毕竟吃了亏,被他和杨戬打死了两个罗汉,说不得就会来找场子了。

  现在,齐天道人也没有什么办法,他觉得自己或许真是多余了,三清恐怕早就算定了人,而今天道的惯性实在是太强大了,根本就难以扭转,历史还是在向着前方不断发展着,虽然有些略微偏离轨道,但很快又回到了正轨,齐天道人这只螳螂,如何挡得住天道的马车?

  虽然时空逆转,天道的惯性却还是十分强大,依旧在往之前的方向发展着,这么发展下去,估计还是三分归晋,然后晋朝佛教壮大,再有五胡乱华,中原混乱,而后隋文帝统一东土,但隋朝气运短暂,在隋炀帝的手中更是缩短了许多年,隋灭唐兴,李世民为十八棍僧所救,对佛门好感无穷,然后才有西行……齐天道人依稀记得一些,只能知道大体方向,其中细节,却是根本就无从想起。

  “难道我要去早早在曹魏那边埋下司马氏的棋子?”齐天道人暗暗皱眉。

  他已经算过了,司马氏并没有气运在身,那司马昭是如何称帝的?东土的王朝不比西牛贺洲,气运显得极为重要,一个没有气运的人,是无法称帝的。

  齐天道人说道:“我也不知道了,只能看那刘关张兄弟三人如何发展吧……”

  吕洞宾坐到一旁,道:“今天的局势差点就彻底脱离了控制,幽冥血海被当了两方的替罪羊,接下来恐怕会平静一段时间了,我们也不好露面,免得被佛门盯上。”

  齐天道人略微颔首,虽然佛门死了两个和尚算不得什么,但毕竟也是吃了亏,他和杨戬是罪魁祸首。

  杨戬是天庭的正神,在凡间都有比较多的香火,佛门可能不敢乱来,但他可就不一定了,除了一些人外,可没人知道他是悟空的化身。

  吕洞宾道:“我出来的时间却也不算短了,全真教中还有事要商量,便与诸位道友暂时告辞,若有事情,便发玉简来,我自然赶来相助。”

  齐天道人拱手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吕洞宾略微点头,驾云走了,折回全真教中,处理教务去了。

  忽然天空上有玉简落下,入了三人手中,打开一看,不由震撼,乃是玉虚宫开宫,元始天尊讲道,请诸位神仙上玉虚宫听讲大道。

  杨戬看了齐天道人一眼,道:“看来这件事情不简单了,圣人不愿意仙道中人插手,这才在这个时候降下了法旨来。”

  佛道之间的一场乱斗才刚刚结束,玉虚宫就开宫讲道,显然是元始在以讲道的事情来召集道门中人,免得他们又在人道当中生事,造成佛道两方火拼,那才不妙。

  杨戬道:“元始祖师讲道,自玉虚宫停了讲以来,就很少开讲了,不论如何,这一次还是去吧。”

  齐天道人略微颔首,道:“去吧,反正闲来无事。”

  陈抟也笑道:“圣人讲道可是难得一见的事情,正好,一起去吧!”

  三人一同上了天去,一路上倒逢到了一些道友,而如来那边,却也开了讲,说佛家经典。

  元始开讲,如来也开讲,显然是想到一处了,把门下的人召集起来,不让他们生事。

  齐天道人等人上了天宫,有使者迎接,送上玉简,使者便领着上了玉清天去。

  只见玉清天上的玉虚宫门口,汇聚了诸方道友,就连很多散修都来了,几人看到了老熟人,有张君实、一眉道人以及在蜀山上碰过面的道友,只见玉虚宫门口垒了一座高台,台上放一方蒲团,不过蒲团上还没有人,显然是元始天尊还没有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