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崩坏神话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第六百七十六章

  正文

  “妈呀,进化了!”张扬夸张的大喊了一声,挥出一拳就照着这个新出现的脑袋打去。

  这个新长出的脑袋眼睛刚睁开便被张扬打中,两个眼珠子顿时就滚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无头鬼似乎是气坏了,硬挺着阵法的束缚挥起双手将自己新长出的脑袋揪了下去扔在一旁,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

  “靠啊,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张扬无奈的大喊了一声,随即又是一拳打在无头鬼的身上。

  无头鬼怒喝一声,他的周身突然产生狂猛的力量,他的嘴里也念着众人听不懂的咒语,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起来,最终冲破阵法的束缚,化为乌黑的魔气冲散四方。

  “我是鬼,亦是魔!”无头鬼怒吼着挥舞着双臂,强猛的力量波动扩散出去,众人被这股力量击中都受了重伤。就连孟晓与张扬也被崩飞,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然而让众人惊讶的是,看起来最弱的韩铁花竟然纹丝不动,丝毫不受这股力量的影响。

  就在此时,韩香玉突然惊呼了一声,因为他发现韩铁花的肉身竟然不见了。

  韩铁花回过头对着韩香玉微微一笑,说道:“不要找了,为父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好好努力,照顾好你的妹妹。”

  说完,他的身外突然金光闪烁,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一套袈裟,一头浓发也神奇的消失了,竟变成一尊佛佗的形象。

  一个莲座浮空出现,韩铁花坐在莲座之上,双手合十,轻念了一声佛号,发出柔和的声音:“苦海回头,立地成佛!”

  而这时魔化的无头鬼突然狂燥起来,他指着空中的韩铁花吼道:“你为什么能够修成佛陀,你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能够修成我那个世界的神!”

  韩铁花慈祥一笑,轻叹道:“韩铁花是我的转世之身,我的本体便是金光佛陀。我希望这一世韩铁花所欠下的债能够随风而逝,也希望你能够洗心革面不要再迷失自我。”

  无头鬼突然狂笑一声,哼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教训本尊!”

  与此同时,在远处静静观望的鬼大婶突然泪眼婆娑,摇头叹道:“你欠下的债说放下就放下了,我怎么办?”

  她摇了摇头,身影渐渐的隐匿在坟墓之中。

  韩铁花所化成的金光佛陀没有理会无头鬼的怒吼,而是在这一刻将目光分别落在糊涂大仙与阿囡的身上,他看着二人却露出神秘的笑容,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战马的身上。

  战马也静静的注视着金光佛陀,二者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似乎在默默地交流着什么。

  最终金光佛陀轻叹了一声,说了一段让人难懂的话语,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他的话回荡在这片乱坟之上。

  佛曰:“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佛曰:“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欲无求。当得宿命。”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一沙一世界,一尘一劫!”

  无头鬼指着虚空,大吼道:“统统都是屁话,我说天下唯我,谁敢不从!?”

  无头鬼狂笑着飞向空中,随着金光佛陀消失远去。

  佛陀与魔鬼同时消失,众人才如释重负。张扬砸吧砸吧嘴,望着虚空,说道:“一对精神病,一个说的听不懂,一个说的幼稚可笑!”

  说完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对着身边的孟晓说道:“二师兄,你怎么看?”

  孟晓摇了摇头,说道:“一切宛如梦幻空花,为执念也,亦是虚无。”

  “嘁,说什么鸟语,我听不懂。”张扬翻了翻白眼,回头对着日月神殿的众弟子说道:“你们这群小垃圾听着,不日后我们就要去拜会你们的商店,到时候让你们的老板亲自迎接我们。”

  众弟子全都傻傻的看着他,表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孟晓也听不懂张扬所说的话,不解的问道:“什么商店,什么老板?”

  张扬指着这群弟子,说道:“他们不都是日月神店的人吗?店长就是老板啊,你不知道吗?”

  “呃,我还是不懂……”孟晓越听越糊涂。

  “嘁,对牛弹琴,不和你说了,我去安慰一下那个大块头去。”张扬摆了摆手,便向着韩香玉走来。

  韩香玉静静的望着夜空,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舍与疑惑。

  张扬拍了拍韩香玉的肩膀,安慰道:“大块头看开些吧,你老子成佛了你应该高兴。听你老子的话,好好照顾你的家人。”

  就在此时,探险团的人都围了过来,他们同时对着韩香玉破口大骂,说韩香玉父子欺骗他们来到这里,这里根本就没有法宝,反而却遇见了可怕的魔鬼。

  就在他们大吼大叫的时候,一块块金子突然从天而降,下起了黄金雨。这些人的眼睛都直了,一个个都疯狂的抢了起来。

  但是当他们将金子拿到手里的时候,这些金子竟然都变成了石头。

  这时孟晓走了过来,看着这群人说道:“一切宛如梦幻空花,为执念也,亦是虚无。”

  张扬看着他:“……”

  夜幕消退,黎明将至。韩香玉独自一人踏上回家的旅程,探险团的人虽然气愤,但也没有为难韩香玉。日月神殿的弟子也离开了这里返回神殿,此时这片乱坟岗上只剩下糊涂大仙师徒等人。

  张扬靠在一棵老树旁休息着,孟晓在一旁打坐,红莲与阿囡正在说着她们感兴趣的话题,偶尔传来两个女孩儿的笑声。战马依旧毫不停歇的满地找草吃,而糊涂大仙却静静的望着天边,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就在此时,一位身穿灰色衣袍的老妪与一位身穿金色袍子的老头同时从天边飞来。见到这二人飞来,糊涂大仙轻叹了一声:“哎,你们果然来了。”

  糊涂大仙起身飞了出去,向着从天而降的两位老者迎去。

  三人在空中相遇,当两位老者见到糊涂大仙的时候都表现的极为激动,二人同时牵着糊涂大仙的手缓缓地落了下来。

  糊涂大仙也颇为激动,收起了平时那副洒脱的模样,眼睛也湿红了起来。

  “正日师兄,子慧师姐,别来无恙?”糊涂大仙紧紧地握住两位老者的手,颤声道。

  “正日师兄,子慧师姐,别来无恙?”两位老者不说话,糊涂大仙依旧紧紧地握住两位老者的手,颤声道。

  这时候老头重重的点了点头,老妪则激动的握着糊涂大仙的手,颤声道:“你是小天师弟,你真的是小天师弟!这一晃就是几百年过去,当年你和师父闹了别扭一走就是几百年,如今我们都老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能认识我和你师兄吗?”

  糊涂大仙笑着流下了眼泪,叹道:“师兄师姐都能认识我,我岂能不认识你们呢?哎,时光如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转眼间几百年过去,如今神殿也是物是人非了吧?”

  身穿金色袍子的老头说道:“是啊,咱们当年那群师兄弟们老的老死的死,还活着的也没几个了。现在还在日月神殿的只有我和你子慧师姐还有掌门师兄。”

  “现在的掌门是哪个师兄?”糊涂大仙问道。

  老头叹道:“我不想提起他的名字了,我怕你去上门找茬。”

  经过老头这么一说,糊涂大仙便知道了如今的日月神殿掌门是谁了。他笑了笑,说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切恩怨早已在三百年前随**逝了。”

  原来,这个老头与老妪便是如今日月神殿的日月护法。老头乃是日护法正日尊者,老妪乃是月护法子慧尊者。

  张扬几人看到糊涂大仙与日月护法聊的正欢,便都好奇的走了过来。

  子慧尊者看着走来的几位年轻人,疑问道:“这几个孩子都是谁?”

  糊涂大仙笑道:“他们是我的徒弟与徒孙,这个持剑的年轻人是我的二徒弟孟晓,另一位是我的小徒弟张扬,这个小丫头是我的小徒孙红莲,另一个女孩儿叫做阿囡,是最近才遇到的。”

  正日尊者看着张扬几人,点头道:“他们的资质都不错,师弟的眼光真不错。”

  “师兄谬赞了。”糊涂大仙笑了笑,向张扬几人介绍了日月护法的身份,接着说道:“还不快拜见你们的师伯。”

  “徒儿(徒孙)拜见师伯(师伯公)!”张扬、孟晓与红莲同时恭敬的说道。

  而阿囡则安静的站在他们三人的身后,露出一副怕怕的模样。

  子慧尊者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张扬说道:“这个孩子的身上为什么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毛?”

  张扬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每次战斗我都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

  糊涂大仙解释道:“张扬的身体吸收了上古百族各自传承的力量,所以每次战斗运用真气的时候都会触动这些力量,从而使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原来如此。”子慧尊者点了点头,随即脸色沉重的望着眼前的这片乱坟岗,说道:“昨日日月神镜发出警告,指出这个位置出现了新的魔种。掌门师兄便派出弟子前来这里除魔,没想到这些无用的弟子都重伤归去,还让魔种跑了出去。”

  糊涂大仙说道:“昨日我的两位徒弟也与日月神殿的众弟子一起围战那个无头鬼,最终无头鬼彻底魔化离开了此处。”

  正日尊者疑惑道:“难道昨日师弟没有出手?”

  糊涂大仙摇了摇头,说道:“我老啦,打不动了。”

  “哎,你还是这么的另类,让人捉摸不透。”正日尊者无奈的看着他,叹道。

  糊涂大仙笑了笑,说道:“想必师兄师姐是来此除魔的吧?”

  正日尊者摇头道:“我们只是来这里探查一下情况,现在我们没有时间去追踪一个魔种了,因为更大的魔头已经现世了。”

  “更大的魔头!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人?”糊涂大仙震惊的说道。

  子慧尊者叹道:“就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他已经破除封印重新现世了。随着他的现世,一些小魔头也相继出现。”

  糊涂大仙脸色沉重,回头对着张扬与孟晓说道:“你们带着红莲去追寻昨晚跑掉的那个魔头,阿囡先随我回日月神殿。不要问我为什么,照我说的去办。”

  孟晓说道:“让红莲也跟着您返回师门吧,她也是个女孩子。”

  “不,红莲与阿囡不同,她必须要跟着你们历练。”糊涂大仙说的斩钉截铁,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红莲甜甜一笑,挎着孟晓的胳膊,说道:“二师叔不必替我操心,我会保护自己的。”

  “呵呵,到时候别成为我们的累赘就好。”张扬抱着肩膀冷嘲热讽着。

  红莲的小琼鼻一挺,气哼哼的走到张扬身前,五指伸出,照着张扬的脸就挠了五个指印,一副血淋林的样子。

  但是张扬依旧贱笑着,任谁见了都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揍他一顿。

  “哼,不理你了!”红莲气鼓鼓的鼓着腮,转过身不去理他。

  “行了,别闹了。阿囡随我来,你们也快点行动吧。”糊涂大仙严肃地对着几个徒弟说道。

  阿囡虽然有些害怕也有些疑惑,但还是怯怯的走到糊涂大仙的身边。

  “就此告别!”糊涂大仙大喝了一声,便带着阿囡离开了这里,风风火火来去无踪。

  正日尊者与子慧尊者相识露出苦笑,便也同时飞向天空。

  张扬摸了摸被红莲挠的火辣辣的脸,哼道:“咱们也别傻愣着了,都走吧!”

  孟晓无奈一笑,三人便离开了此处。

  “等等我啊!”在远处找草吃的战马见到几人离去,它大喊了一声便屁颠屁颠的追了过去。

  一缕晨风拂过大地,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默默地注视着这里……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