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重生之恶魔猎人 > 第八十二章 清扫 上

第八十二章 清扫 上

  xìng格暴躁的巨魔,绝对是一个被愤怒所支配的人,就像是他的代号一般,除去形容他的个头和强壮程度,同样也是在说明他那暴躁的脾气

  呼!

  话音刚刚落下,巨魔一个箭步冲到了影子的面前,由手臂带起的弧度,拳头就朝着影子的下颌挥去;与之前对叶奇的挥拳不同,这个时候的巨魔不论是步伐还是拳头的角度,都有了相当的技巧,令人难以防守,当然力量也更大。レ♠思♥路♣客レ

  不过,相较于巨魔的技巧,影子的技巧无疑更加的出sè,而且还有着出众的灵巧,在拳头距离他还有着相当的安全距离的时候,影子整个人已经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巨魔的身后,一柄小巧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指间,向着巨魔的后背刺去这把小巧的匕首,单面开锋,而且刃锋的长度不过两寸左右;因此,除去尖端的锋锐部位外,较为吸引人注意外,其它的部位总是会被人忽略不计。..

  而这样的忽略不计,无疑是致命的虽然这把小巧的匕首在普通人的手中,杀伤力有限,就和孩童手里的削铅笔的小刀一般;但是在一个技巧jīng湛的杀手手中,却可以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威力来。

  影子挑选的地方,并不是背部柔软的地方,而是径直选择了脊椎部位以他手中的匕首,即使刺入到背部柔软的地方,对于巨魔这样身形高大的存在也不过是轻微的伤势而已,甚至认真的说连伤势也算不上。至多就算是擦破一点油皮而已;而连接着全身神经负责着躯干活动的颈椎则不一样。任何一点小的创伤。也足以令巨魔这样的存在失去行动力或者直接致残。

  而他手中这把小巧的匕首,就是为了这样的结果,而特意打造出来的杀手的技巧一向是以隐蔽、jīng巧而著称;任何一个能够活到退役的杀手,都绝对不是靠着正面搏杀而声名赫赫的,选择那样做的都是战士,可不是杀手。

  躲藏在yīn影之中,利用黑sè的掩护,一击毙命才是杀手而当原则。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下毒、设置陷阱他们也不会介意;而这样的行事风格,在不可避免的战斗中更是形成了那种独有的yīn毒狠辣的风格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遇到正面的冲突,即使杀手们偏好yīn影中作战,但是他们也在有意识的锻炼自己对突如其来的正面战斗的防备、反应,哪怕他们一直在避免着这样的战斗。

  因此,不只是那把小巧的匕首,在影子的另外一只手中一把同样jīng巧的手弩陡然的出现,上面的弩箭完全配合着弩身配备。不过,在弩箭头上的那一抹惨绿却是足以令人感到后背发凉显然。这把手弩是做为影子的后续进攻而准备着。

  嗖!

  在巨魔向前踏出一步,险险的躲开了匕首对准他脊椎的进攻后,影子手中的弩箭带着劲风直接的shè出了或许,因为火药武器的发展,弩箭也无法拥有原本‘威力强大’的地位,但是相较于火药武器的声响,弩箭却依旧是占尽了上风;并且对于很多人来说,无声无息的袭击更加的重要,因此,弩箭非但没有因为火药武器的出现而被淘汰,反而越发的受到一些特殊人群的青睐,不论是在普通世界中,还是在黑暗世界中都是如此。

  噗!

  在双方距离不足两英尺的情况下,面对这样一支弩箭,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巨魔的力量或许能够令普通人大惊失sè,但是在灵巧方面却稍显不足尽力的偏转着身体,避开要害,并且鼓动着肌肉做出了一个紧绷的态势后,感知着弩箭刺入身体的深度,巨魔狞笑的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影子道:“这样程度的弩箭,对我来说和被蚊子钉上一口没有什么区别呐!哪怕是一只带毒的蚊子,也是一样!”

  吱吱……

  说着,巨魔的双臂就在胸前猛的抱紧,那支深入到他背后的弩箭就这样带着好似金属和石块一般的摩擦声,硬生生的被从那背部的肌肉中挤了出来;不只只是弩箭,还有一汩已经泛起了绿黑sè的毒血。

  “蚊子再小,你打不到有什么用?!”

  影子又躲开了巨魔的拳头,冷冷的回应着之前对方的嘲讽对于杀手出身的影子来说,进入到这个组织中完全就是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已;只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任务的时间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足足三年的时间!

  花费了这样长的时间,对于影子来说,是根本不可能接受一个失败的;所以,在那天千面怪提出了合作后,他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对方,并且在下一刻就将面前的两个同伙出卖给了对方。

  而对方的做法,也足以表现出令他满意的地方了,不论是效率还是布置,都令他无可挑剔;只不过,并不是这样,就可以令他感到放心了,反而是越发的令他感到了不安对于千面怪这个比他还要晚上许多时间进入到组织中的人,影子一直抱有极高的jǐng惕;而这样的jǐng惕则是来自于未知!

  整个组织中,即使是他要刺杀的目标:那位头儿;影子都能够揣摩出对方的一点心思来,更加不要说是其他人来,基本上是一清二楚,都是为了金普顿而卖命着;可是对于千面怪,影子却是根本无法看透对方,就好似隔着一层毛玻璃一般,虽然能够看到一个人影,但是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因此,借着这次鹌鼠所谓的计划安排,他再次的去见了对方一面;而这次见面的结果,则令影子感受到了更大的不安,对方不仅没有因为暂时的合作给他一种清晰的感觉。反而是令他越发的危险起来。

  但。影子依旧选择了继续和对方合作下去如果没有和对方的合作。影子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已经长达三年的委托;这并不是没有自信,而是谨慎,观察了目标三年后得到的一个令影子不愿意相信,但却不得不相信的结果。

  继续合作,自然就要有着合作的目的他想要了解那位头儿的xìng命,而千面怪却是要头儿身上的一件东西;不过,在他无意中说到了鹌鼠的计划后,他的那位合作伙伴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将落到鹌鼠和巨魔手中的那个肉票带去一个地方见他。

  对此,影子虽然好奇,但是却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可以肯定他的这位合作伙伴绝对不会是为了金普顿并不是说不喜爱金普顿,对于能够顺手得来的金普顿,影子自己也是非常喜爱的,但是有些金普顿却是拿不得的;例如:面前这位看似无害的肉票。

  如果说之前影子只是估计着对方猎魔人的身份的话,那么此刻对于这个肉票本身,他也有了一丝顾忌之前巨魔打在对方身上的一拳,他可是在密林中看得清清楚楚。对方不仅是冷静,而且那次抬臂防御。也绝对是提前一步布置好的,换句话说是在那等待着巨魔打上去。

  而之后的踉跄后退,也不是什么力量的差距,更是令影子肯定面前的人不一般本能和装出来的,身为一个曾经在黑暗世界中小有名气的杀手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一个被力量逼得不得不后退的人,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是平静异常;这样的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是那种半死人,却绝对没有这样给他带来隐隐的压迫感。

  这是一个不能够惹的人!

  影子几乎是立刻将其划到了自己的黑名单中,即使是有了与那位合作伙伴的约定,他也不会去冒险的虽然他可是非常期待,当最后这位表露出来真实面目后,面前这个被肌肉塞满了大脑和自以为是的两个家伙,最终惊讶的表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要以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因此,在一瞬间影子就有了决定撤,远离这里。

  不过,做为一个杀手,他可不会盲目的转身就跑;毕竟,将后背留给一个不知名的敌人,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即使是逃跑,也需要一个计划!

  影子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

  “打不到?我怎么可能打不到!”

  巨魔在影子的一番话语后,立刻连连的挥拳,那巨大力量带起的拳风甚至刮得密林哗啦、哗啦的作响,但是却没有一拳能够打得中影子;而对于这样的情景,这位面容狰狞的男子,当即的狂吼起来而随着这一声狂吼,巨魔原本就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在下一刻就被白sè填充了,瞳孔等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眼白。

  而看到这一幕的影子,却是根本不为所动,当即抽身就进入到了密林内,而巨魔则是带着吼声就这样径直的追了上去

  “回来!回来,巨魔!”

  鹌鼠的呼喊声高高的响起,可是对于现在的巨魔而言,完全就没有一丁点的作用。

  巨魔?

  又听到了另外一个外号的叶奇微微一怔后,就从对方的身上联想到了一个组织沙狐,一个能够进入黑暗佣兵界前十的组织;不过,与断戮之念、深渊之手不同,沙狐这个黑暗佣兵组织不禁在人数方面要少的多,而且非常的神秘,只在枯林、黄沙两个地区活动,只接受这两个地区的委托;基本上有超过二十年没有踏出过这两个地区一步。

  也因此,很多黑暗佣兵认为沙狐进入到黑暗佣兵界前十,是一种名不副实;不过,这样的讨论却只是在私下进行的,却没有一个人敢拿到台面上来说;毕竟,沙狐的老大,可是被知情人当做沙漠死神般的看待。

  当然,与那位传说中的狗头大神不同的是,沙狐的老大并没有一个狗脑袋,也不是那位死亡女士,虔诚的信徒;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他沙漠死神的身份完全和当初那位死亡女士一般。都是建立在人们生命的流逝上;至多。这位沙狐的老大。就是比后者更加的优雅一点,少了一份粗暴,或者也可以说是多了一分虚伪。

  沙狐的老大,很少露面也没有人具体知道对方的长相,或者知道了根本不敢说,亦或者早就被灭口了;不过,这位沙狐的老大手下的一些人却是相当的有名,而在此其中就有着这个脾气暴躁的巨魔当然。这位的出名,与实力基本无关,而是在他的脾气上,为了一次口角就可以将人满门灭掉的存在,想不出名也是不行的;只不过,这家伙运气好有个沙狐的老大做为靠山,再加上行事诡秘,很难被抓住;所以,才安稳的活到了现在。

  如果是沙狐的话……

  叶奇沉吟着,联系着有关这位沙狐老大的传闻和行事作风。来印证这次巫师密市出现的情况,几乎一瞬间就对上了号。

  “看来你猜到了我们的来历了啊!”

  追进了密林又再次返回的鹌鼠。看到了叶奇若有所思的模样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非常大方的承认道:“没错,我们就是沙狐!从巫师密市开始后,发生的劫财都是我们干的,只不过是另外一组人,就是那个被炸飞的旅馆内的两个,还有跑了的那个家伙!”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得到的金普顿和高等魔法水晶在哪了吗?”

  鹌鼠半低下身子,jiān猾的双眼带着凶光,恶狠狠的看着面前靠着树坐下的叶奇。

  “你是打算拿了东西就跑?”

  “没错!”

  面对叶奇这样的问话,鹌鼠先是一怔,然后,立刻就点头承认了:“这次我在行动中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回去的话,也只会被头儿处死;还不如大捞一笔后远走高飞,而头儿为了躲避接下来的搜捕,绝对不敢轻举妄动;我只要……”

  “你只要稍微透漏出了一点的消息,那么沙狐自然就会完蛋了;而你则可以彻底的高枕无忧!”叶奇语气平淡的接着对方的话说道在对方并没有态度坚决的阻止两个同伙内斗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如果不是存了这样的私心,对方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自损实力的做法来?

  要知道,这个地方虽然隐蔽,但是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不走,而一旦离开了这里,必然会面对猎魔人、最高zhèngfǔ和教廷的搜捕,尤其是对方的真实面目已经被暴露,更属于是见光死的那种;不在身边多留下一两个靠得住的同伙,那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没错,看来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啊!”

  鹌鼠再次的点了点头,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夸赞的神情,不过,下一刻就再次的凶狠起来,甚至那把细长的短剑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架在了叶奇的脖子上:“既然你是聪明人,那么就不用我废话了吧?说吧,你得来的金普顿和高等魔法水晶究竟放在哪了?”

  “小道格和克索尔不是你们绑架的,但是你也一定知道这件事和谁有关吧?”

  叶奇扫了一眼架在脖子上的短剑后,面sè平静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鹌鼠。

  “当然知道!”

  鹌鼠听到了叶奇的问话后,立刻双眼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他能够听得出叶奇话中的引导,但是这对他来说又怎么了?本来他和千面怪就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如果硬要说什么关系的话,也是仇敌,即使是在一个组织内,也无法脱离仇敌的本质。

  而如果能够借着面前的人,给那个家伙制造一点麻烦的话,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的鹌鼠,立刻说道:“既然你也有想知道的事情,那么我们干脆一样换一样,怎么样?”

  “没问题,你先说!”

  叶奇用双眼示意了一下脖子上被短剑驾着的处境后,道。

  “放心吧,只要你配合我,我当然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伤害!”鹌鼠一脸jiān猾的笑着,将短剑收到了身后,继续说道:“毕竟,我现在可是非常的期盼你替我狠狠的找那个千面怪的麻烦,不然,让他安然无恙的话,我心里总是有点不自在!虽然我藏的地方能够瞒得过头儿,但一定瞒不了那个家伙,那个可恶的家伙!”

  强调了一下自己的那个仇敌后,鹌鼠立刻将自己知道的有关于那个仇敌的事情,全部的都说了出来:“千面怪是我们给那个家伙起的绰号,他非常的擅于改装易容,不论是别人还是自己都一样;具体的能力我不知道是什么,毕竟,那个家伙全身各种的魔法道具,完全不用动用自己的能力,就能够搞定对手!”

  “虽然这家伙喜欢改装易容,但是大部分的时候,却都是一副类似于学者的打扮,经常戴一副眼镜,手里捧着一本书籍;不过,我可以肯定他是装模作样的,那种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学习气味,他是完全改变不了的,黑暗佣兵就是黑暗佣兵!”

  说到最后,鹌鼠之前一直还算客观的语气中,多出了一股愤愤不平来;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将目光看向了叶奇他可不会忘记自己,说了这么多后,最终的目的。

  “现在,你能够告诉我你的东西在哪了吧?”

  “当然,就在我的身上!”

  暂时得到了一份说不上有用没用的资料后,叶奇失去了和对方‘配合’下去的耐心当然了,为了更多更详细的消息,还不能够就这样干掉对方。

  “什……”

  没有等鹌鼠说完,叶奇略微放开一部分的龙息就将对方彻底的笼罩进去,令对方的惊讶愕然而止,并且在下一刻就陷入到慌乱之中。

  “现在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叶奇的双眼泛起了淡淡的紫sè,而鹌鼠则随着这样的话语,神情呆滞的点了点头。

  PS第一更~~~定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百度搜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