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纯阳 > 第十一章 受籙

第十一章 受籙

  人仙符,此符只有大道观中才有,青羊道宫中自有,向人身上一贴,立刻可以按符变化的色泽区分修为。

  符显出白光,微薄的是尚未入门,凝聚厚重者就是入门。

  不一会,道童拿了一道符过来,老道接了过来,说:“你用这符测过,我也要做个记录。”

  王存业应着:“是,我自当配合。”

  执事老道见这样说,只是笑笑,拿过符往王存业身上一贴,顿时白光大作,光焰厚出三寸,色泽正亮,正白之色,显出内息精纯悠长。

  量虽不多,却相当正宗,这却是王存业得了真文后,用的是最纯正方法修炼,转化了真元的缘故。

  “炼气凝元阶!”青衣执事目光一凝,在笔上记录着。

  执事老道目光微微惊讶:“想不到你内炼这样精纯,谢师弟想必下了不少苦心呐!”

  转过首去,问着青衣执事:“师兄,可有异种真元,或者外道神力?”

  青衣执事摇头,说着:“是正宗六阳图解之真元,很纯正。”

  “嗯,此内炼通过,我去卷宗上签上评语,你先等着。”执事老道说完,转身出去。

  王存业向青衣执事行礼,就欲出去,这时微风乍起,带来丝丝凉意,青衣执事沉吟一下,突对王存业说着:“下场主持道观各种仪式规格的考察,想必你也知道,就是我主持,道宫西面就是朱雀偏殿,第一间房,右书架上第一排,都是关于各种道观主持仪式规格的书籍,等会你去看看,下午时分你再来此处考核。”

  这其实是给王存业放水了,道观规格仪式都是旁枝末节,就算一时不精通,只要内炼修为和道经解读上去,回去仔细研读两三月也必定通过。

  青衣执事见他根基已成,通过二项最重要的考核,就算在仪式规格上面不能通过,也不过是多等两三个月的事。

  这样的话,还不如顺手结个善缘。

  一箓道士地位虽低,但算是道统内,不同于散修野道士,只要曰后精进,早了几百年也许还要熬资格,现在却可以青云直上,这点王存业不知道,他却是清楚。

  王存业听了,躬身说着:“多谢执事。”

  既结个善缘与自己,为什么不接呢?

  自己也很需要这种关系。

  这青衣执事见王存业躬身回应,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竹香鸟语,一丝甘露垂于青翠竹叶,欲滴下来却又不落。

  王存业等着执事老道。

  不一会,执事老道捏着卷宗自后堂走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开口对王存业说着:“内炼上我已签上评语,我就不打扰了,剩下一项道观仪式规格的考核,由我师弟负责。”

  一指那位青衣执事,又说着:“这里在没我的事,我就告辞了。”

  言罢,起身走了出去。

  王存业连忙起身说:“躬送执事。”

  执事老道一走,偏殿内只剩下两人,青烟缭绕,清净非常。

  王存业见这人不言不动,起身:“执事大人,我这就去了,下午时分回来。”

  青衣执事点了点头:“去吧!”

  王存业听了又是一躬身,起身走出偏殿,出了殿,就见得几只鹤,落于水潭,吮了几口甘露,轻快的鸣叫起来。

  王存业见了,暗暗称赞,脚步不停留,飞快的朝西处走去,绕过几处小道,穿过一片小树林,前方一殿映入眼帘,宫殿的牌匾,有着鲜红的“朱雀殿”三字。

  看守朱雀偏殿的一位道童见王存业上来,发问:“这位道友可是要翻阅典籍?可有允许?如果是的话,请稍等,请您登记一下。”

  王存业应了一声,描述了下青衣执事的相貌,到现在三位执事的道号都没有问到,这是道宫的规矩,以示清廉公正。

  虽意义大于实际,但也保持下来,不过等完成后,就会出示道号,就是王存业的引路人,虽不是师父,也需要尊敬。

  道童见王存业说了,立刻明白是谁,说:“请稍等!”

  拿出登记薄子来交予王存业。

  王存业拿过,接过道童端上来的笔墨,刷刷写下事项,登记后,道童不再阻拦,王存业微微一笑,挥了挥衣袖,直接走进了朱雀殿。

  道宫藏经阁专放道经、剑诀、内炼之法,非得长老以上不得随意进入,朱雀殿内置诸多典籍,虽是珍贵,却不涉及高深内炼之法,是以观览翻阅资格宽松了许多。

  王存业扫视了下书架上摆放的典籍卷宗。

  “道门注意事项摘要,内炼指门,大丹直指,太乙金华宗旨。”

  王存业看着书架记载的密密麻麻的诸般典籍,却不细看,走到右书架之上第一排抽出一卷道观主持仪式详解,先大略一番,发现正是他所需,不由一笑。

  默默存神于心,再次睁开眼睛时,双眼泛起丝丝清光。

  认真翻看起来,每页都是一翻而过,发觉并不能凝聚出真文,因此反而麻烦些,只得用清光强记。

  片刻王存业默默将这本书放回原处,又抽出一本《道观规格详解》默默翻看。

  不一会,王存业翻阅完毕,觉得微微疲倦,知道龟壳清气不可多用,念至此处,不再停留,出了朱雀偏殿。

  王存业出来时,已是晌午,梧桐树下,微风吹起,带来了丝丝凉意。

  王存业进了去,就见得青衣执事有些惊讶睁开了眼,问着:“已经看了?”

  “多谢执事垂问,先师对这些也曾教导过。”王存业恭谨应着。

  “哦,那就开始吧!”青衣执事问着:“科仪规范,首重者何?”

  “虔诚向道,受功领职,才可兴事。”

  “继之者何?”

  “印信法器,各镇要处,才可启请诸神……”

  青衣执事一连问了数个问题,王存业都对答入流,连具体的细节都一样,片刻后,青衣执事顿时轻笑拱手,对王存业说:“此关过了,恭喜。”

  王存业拱手说着:“多亏执事大人提点。”

  青衣执事见他是承了自己善缘,颇感满意,在执事看来,这半个时辰能读多少?

  必是先前就受到教导,既受到教导,还领自己这个善缘,显是会作人。

  点了点头说着:“嗯,我去把评语填了,你我去道宫正殿,由道正将道牒授与你!”

  顿了一顿,又说着:“我道号镜林,还有二位是夜明、宁和。”

  王存业默默把道号记下,再行礼:“谢镜林执事!”

  道宫正殿,是道正办事之处,看守正殿两个道童见是执事过来,不敢阻拦,纷纷退下,共声说着:“见过执事大人。”

  青衣执事淡淡‘嗯’了一声,没理会,带着王存业朝正殿走去,到了门口,深深躬下腰来,王存业立刻一同躬下身来。

  只听青衣执事吸了口气,朝正殿朗声说着:“弟子镜林,带大衍观新进道士王存业前来求见道正。”

  片刻后,正殿中传出一道声音:“进来!”

  这声音清脆,宛玉石相撞,清越非常。

  青衣执事听了,起身向正殿中去,王存业默默不语,也是跟上。

  正殿内并无神像,一炉青烟缭绕,玉台上,一个束着玉冠的青年,自在卧坐云榻上,漫声说着:“何事?”

  青衣执事连忙答着:“道正,大衍观王存业已通过考核,特来领取道牒法职!”

  说罢深深躬下腰来,双手将卷宗抬起,置于青年面前。

  青年接过随意翻看一下,片刻就望向王存业:“你就是王存业,谢诚的弟子?”

  王存业恭声应着:“正是在下。”

  王存业虽脸上平静,心中却早惊骇,道正面若青年,显是内炼有成。

  道正眉微抬起,向下望去:“三十年前,我和你师父同时入门,还恍若昨曰,不想今曰已经不在。”

  王存业却不知自己师傅还与道正有过一段交情,想必谢诚自觉落魄,没有和弟子提起过来,现在却是一怔,却见道正在云榻上漫然翻看卷宗。

  “嗯,道经上等,内修虽只是一转,却也正宗,轨仪评分也是上等,谢诚看来相当看重于你啊,花了不少心血。”道正漫声说着:“你且过来!”

  王存业不敢怠慢,躬身向前。

  道正再注视片刻,目显玄光,王存业只觉得这人目光洞察玄虚,似能看破一切,顿时心中一惊。

  片刻,道正说着:“只是根骨差些。”

  言辞有些可惜,又对着一个垂手的道童说着:“取一道牒来。”

  道童不敢怠慢,低声应诺,不一会将一块玉符拿了过来,双手捧起,置于道正面前,并且默默后退。

  默默片刻,殿中青烟缭绕,道正默然一叹,用手一摸,顿时空白的玉符上,金光一闪,上书有“一籙道士王存业”。

  “受此籙,你就是道统内人,这就是你的法职,下一级是十籙道士,或者资历三年以上,或者人仙二转,都可受此。”

  “一籙和十籙道士都不入品,却可免赋税,领特权,不可怠慢了。”

  “十籙之上,就可领道号,入官品,与世俗官员相当,九品对九品,八品对八品,这些你都听晓了——下去吧!”

  才接了法符,王存业行大礼:“弟子告退!”

  心中却是一松,知道这人并没有看穿自己真正根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