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黑暗降临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黑暗降临

  当伟大的存在自那宏观大浩法之月中觉醒,降临于这片古老的土地,黑暗的意志便席卷而出,盖压了整片宇宙。

  无尽的威压如怒水一般席卷寰宇,圣脉无上法典激射出亿万圣光,但大千宇宙所有的妖邪依旧极速朝南而去,那里是黑暗的源头,那里,有他们的主人。

  而远古的呼唤震撼了整片天地,在那虚无的空间中不断回荡,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一句话:“结束即是开启,沉睡即是苏醒,我神狱兵主永恒不灭,特来开启......黑暗时代!”

  这句话并不是很好理解,但至少可以听懂的是,神狱兵主,黑暗时代。

  “不是王侯,不是神狱王侯,竟然是兵主,神狱兵主觉醒了。”

  暗元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他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他知道兵主的力量是多么可怕。

  兵主,天下亿兵之主,他是毁灭和杀伐的代名词,是苦罗上界神狱文明中,仅次于神狱之主的存在。

  他,不是皇族血脉,但却靠着一身纵横天地的修为,成为神狱文明中第二个可以称之为主的人。

  他比王侯,更加伟大。

  而另一片枯寂的世界,罗睺的脸色也并不好看,他瞳孔不断收缩,最后终于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兵主苏醒了,这个惊艳了苦罗上界的人,又将在这个时代搅动何种风云呢?”

  大千宇宙南河以南,黑暗澎湃,妖气冲天,邪光纵横。

  大千宇宙劫点之北,穷发之地,一个身穿古老黑袍的中年男子,威仪盖世,大手一挥,数十件万古凶兵顿时朝着大千宇宙各个角落而去。

  中部星域神王星之巅,一黑一白两道神光汇聚纠缠,凝成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图。

  大千乱了,黑暗崛起了,那寰宇之灯照耀之下,宇宙依旧冰冷。

  碎乱的能量和杀意之中,一颗流血的莲子忽然散发出一道道黑光,如同一个茧一般悄然裂开。

  一朵黑莲长出,疯狂吮吸着四周的能量,肉眼可见般的成长,最终渐渐绽开。

  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从中缓缓走出,身穿黑色莲裙,满头黑发如瀑,嘴唇漆黑,眉心之处一朵黑莲印记璀璨夺目。

  她霸气侧漏,柔中带刚,气质高贵,眼中却又带着如水一般的温柔。

  神狱兵主回头看向她,两人的目光对视,却是都没有说话。

  黑裙女子缓缓摇了摇头,身影一动,来到了镇界灵柩棺旁。

  她看不到辜雀,但依旧这么看着。

  辜雀能看到她,却无法打开铜棺。

  但两人的心像是连在一起一般,感受到了对方。

  溯雪轻轻一笑,右手缓缓挥出,铜棺像是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顿时打破了次元,直直朝那北域神雀盟方向而去。

  分别是必然的,再聚首也不知道多少年后。

  溯雪的成长很快,但她却感受不到任何快乐,她只希望这一切赶紧结束,她会会到辜雀的身边,安心做一个妻子。

  什么苦罗皇族血脉,什么唯一的希望,这些荣耀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要辜雀而已。

  “她身份特殊,只会给你带来灾难。”

  淡漠的声音响在脑中,辜雀知道这是血色眼球的声音,但他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血色眼球道:“你不相信?”

  辜雀道:“我信,但她是我的妻子。”

  “你配不上她的,她是苦罗的传人。”

  听到此话,辜雀反而笑了起来,道:“我早已不需要去证明是否能配上她了,我们的心早已连在了一起。”

  血色眼球沉默了很久,才沉声道:“你终究还是太年轻。”

  辜雀道:“这是我的优点之一。”

  “我的意思是你还太天真。”

  辜雀道:“我靠天真才走到现在。”

  “但这并不能使你走得更远。”

  辜雀笑道:“你以为我只有天真?”

  血色眼球不再说话了,或许他认为已没有说话的必要。

  但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镇界灵柩棺已然飞到了神雀盟,稳稳落在了神雀星上。

  一切都安静了,随着溯雪的离开,所有的事物都好像黯淡了,心也空了不少。

  辜雀缓缓推开了棺盖,一抹阳光从缝隙中照了进来,很温暖,也有些刺眼。

  从黑暗到光明,一切如梦幻泡影。

  辜雀和芒对视一眼,搀扶着从铜棺中走出,踩在了坚实的大地上,闻到了泥土的芬芳。

  这或许是春天吧?

  毕竟大地像是在发芽。

  这或许是雨后吧?

  毕竟空气还很湿润。

  四周的绿树娇脆欲滴,未蒸发的雨露默默滴下,浸入柔软的泥土。

  阳光轻柔,洒落在每一寸大地上,于是那湿气又渐渐蒸发了出来。

  一碧万顷的尽头是伟岸的城池,人类文明和自然像是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城墙的背后,一缕缕炊烟升起,袅袅如云,散发着烟火的气息。

  隐隐有喧嚣声传来,传进了辜雀等人的心底。

  人间啊。

  芒忍不住叹息道:“宇宙是冰冷的,黑暗的,无法想象没有生命的话,世界该是多么寂寞。”

  辜雀点头道:“是啊,这就是生命的美好,恍如隔世一般。”

  “辜雀,南方暗黑之气盖压,神王星两大异宝对峙,寰宇之灯亮起,世界危矣,我也该回炼器星应对了。”

  法尊的叹息声响起,辜雀回头道:“黑暗有尽头吗?”

  法尊愣了片刻,点头道:“一定有的。”

  辜雀道:“你知道?”

  法尊摇头道:“我等了一千多万年,也没有看到过尽头,但我相信有的。”

  他说着话,已飘然远离。

  碎乱剑尊看着四周,缓缓道:“不错,神雀星果然有模有样,这生意盎然之气态,也说明了之后的潜力。”

  “只是黑暗降临,光明远逝,不知道这里又将会面对何种选择。但无论如何,这里终究不是我要待的地方。”

  芒张了张嘴,还未说话,碎乱剑尊已然摆了摆手。

  他淡笑道:“千万年你一路走来,诸多不易,如今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了。虽然他年纪很轻,本事还不大,我也对他颇有成见,但我却也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不错,你们也的确有缘。”

  芒忍不住道:“你要走?”

  “当然要走。”

  碎乱剑尊朝辜雀看去,道:“无上不朽即可永生,但宇宙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强者的数量依旧不多不少还是那样,你可知道为什么?”

  辜雀道:“陨落。”

  “是啊!陨落。”

  碎乱剑尊道:“黑暗时代,就是毁灭的时代,没有人躲得过,逃得开。正所谓,纵使摆脱了六道轮回,也难逃那天地动荡,便是这个意思。”

  “你的妻子,我的徒弟,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好的苗子。她不单单天赋卓绝,更重要的是心性坚定,智慧超群,对世界和人性有着很深的洞察力,在这种前提下,她还能保持初心和本性,实在难能可贵。”

  “这些年她进步极快,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我相信她终究会超过我。”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道:“所以我要带她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只有那里,才能让她真正成长起来,成为这天地间最可怕的强者!”

  辜雀变色道:“你要带韩秋走?”

  碎乱剑尊道:“小子,儿女情长不是错,但天地不会允许这种感情长期存在,因为世界本就是残酷的。你要想真正与人厮守,就要做到万界无敌,天地难葬!”

  “当天与地都无法埋葬你的时候,当你可以随意打穿时空、改变因果、贯通诸天的时候,谁又能真正将你们分开?”

  “现在不想生离,以后就是死别,你选!”

  辜雀道:“我并非不赞成,只是这一去,又不知道需要多少年啊!”

  碎乱剑尊冷笑道:“学会忍受吧,这就是冰冷的宇宙,忍受是每一个人需要做的事。况且,当生命的长度永无止境的时候,时间的长度就会被压缩。”

  “对于凡人来说,百年何其漫长,对于修者来说,万年也不过匆匆一瞬。你若是不想忍受,就得强大!懂吗?”

  辜雀道:“你们要走多久?”

  芒忽然道:“你是不是要带她去葬古世界?”

  “不错。”

  碎乱剑尊道:“我就是要带她去那里,只有那地方,才能真正将她磨砺出来。”

  “此去不知多少年,甚至不知生与死。”

  说到这里,碎乱剑尊冷冷道:“辜雀,你若是想带她出来也行,靠本事来葬古世界闯一闯就行。”

  “我会让她跟你告别的,在临走之前。”

  碎乱剑尊的声音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包括他的身体。

  天地间就剩下辜雀和芒两人,还有,那明媚的阳光,湿润的泥土,苍翠的树木。

  “我们呢?我们该怎么办?”

  芒轻轻说出,她习惯了寂寞,她习惯了一个人,突然有了归宿,有了神雀盟这个家,她竟然觉得迷茫了起来。

  辜雀笑道:“什么怎么办?回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辜雀又何曾怕过?”

  他大笑出声,一把揽住芒,大步朝着前方城楼走去。

  片刻之后,城门大开,一声声大吼响彻天地:“吾等见过盟主!”

  (今日有事耽搁了,刚到家不久,明日5更补上吧。我会尽快稳定的。)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