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待我有罪时 > 第329章 最初的惩罚者(4)

第329章 最初的惩罚者(4)

  张伟和龙哥都傻了,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小志拿起枪,指着他们,说:“当年的证据早就毁了。龙哥,你这些年,虽然怕被警察注意,收敛了不少,可是还干了多少坏事?张伟,还有你,那一套这么多年,越玩越溜,蒙骗出卖,左右逢源,名声却越来越响,社会地位越混越高。500万的黑钱,轻轻松松就拿出来。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就审判你们,惩罚你们。等警察来了,也只会以为你们狗咬狗,同归于尽了!”

  张伟和龙哥慌忙趴在地上:“求求你别开枪!”“我有很多钱,我给你钱!”

  可小志四人,却如同雕像般,沉默矗立着。

  舞台再次黑下去。

  屏幕上跳出第五个选择:

  “警察是否来救张伟和龙哥:

  A.来。

  B.不来。”

  ——

  不知是否有有心人故意的炒作,还是本就吸引了公众注意,同时在几个平台直播的这个节目资源,实时观看人数越来越多。

  很多人对此感到新奇刺激,尤其是在涉及到警察的选项后。也有不少推理罪案爱好者,已经把整个剧情剖析得清清楚楚——

  小志和小玉才是幕后大boss。所有事都是他们安排的。一边当保姆接近仇人张伟,一边潜入龙哥身边当手下。

  当时机成熟了,他们就设计,引得两败俱伤。

  龙哥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唯利是图,没有人性。活该他死!

  张伟则是人面兽心的伪君子,比龙哥还要可恶,连妻女都不放在心上。他才是真正的禽~兽。

  彭玲性格懦弱冲动,虽然善良但是很不中用,最后还被禽~兽老公拉去挡子弹。

  总之他们都是死有余辜,小志和小玉忍辱负重、报仇雪恨。只可惜自己也犯了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逃脱了。

  也有人批评小志和小玉这样做不对,私设公堂,惩奸除恶。应该把一切交给警察。

  但立刻有人反驳,说当年的案子,已经没有证据。而且如果不是小玉和小志设下圈套,那两只禽~兽又怎么会暴露自己?警察要怎么抓?

  而且就算警察抓了,只怕也罪不至死。现在小志和小玉把他们杀了,再推到他们自己身上,不是挺好的?

  于是又有很多人赞同这个观点。

  总之,网上观众的反应,几乎是一边倒。当屏幕上出现那个选择时,很多人在下面留言:

  “警察别来。”

  “反正早就没来,现在也别来了。”

  “让小志和小玉杀了他们。”

  ……

  相比而言,演播厅里观众们的选择,竟然要冷静一些。

  选择来的:90票。

  选择不来的:110票。

  居然只占了极小的优势。

  尤明许看着这个答案,问殷逢:“数据会不会有作假?”

  殷逢却答:“不会。那个人很骄傲,不会这么做。而且我想那人也有信心,觉得会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枪声响起,舞台亮起。

  小志和小玉举着枪,龙哥和张伟应声倒下。

  舞台上一片寂静。

  观众席也保持沉寂。

  片刻后,响起一阵稀疏的掌声。然后,那掌声越来越响,连成一片,全场鼓掌。

  表演进入尾声。

  小志几人刚要离去,却听到台上响起孩童的哭声。小玉连忙跑过去,从沙发后抱起“洋娃娃”,看向他们几人。

  他们并没有杀死孩子。

  小玉:“她是无辜的!”

  小志也露出柔和神色:“以后她和我们一样,也是无父无母了。这里我们不能留了,在警察发现前,马上跑。”

  “我们去哪里?”

  小志想了想,说:“我们有手有脚,到哪里都能活下去。我们可以把她养大,以后如果遇到和我们一样不幸的人,可以都留下来。你们看,我们成功报仇了,惩罚了这两个人。我们也可以替其他不幸的人,惩罚罪人。警察办不到的,我们都可以做。我们有很多事可以做。”

  其他几人露出懵懂明白的样子,都点点头。

  小玉抱紧孩子,说:“所以,我们以后,要做惩罚者吗?”

  小志抬头笑笑,答:“是啊,惩罚者。我们成功了第一次,就能成功第二次、第三次。当法律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挺身而出。宽恕已经没有用了,我们为什么不能以恶制恶?只是今后,我们也许,都要活在黑暗里。”

  几个人走下舞台。

  舞台再次黑下来。

  后方屏幕上,出现新的选择:

  “当善已无能为力,你同意以恶制恶吗?

  A.同意。

  B.不同意。”

  现场观众们一片哗然。

  而在网络上,网友们的弹幕和留言已经刷屏了:

  “同意!”

  “同意。”

  “同意!”

  “当然同意。”

  “不同意。”

  “同意!”

  “同意。”

  “不同意!”

  ……

  尤明许说:“不对!这些事如果是真实发生的,也不是现在,而是很多年前的事。”

  殷逢望着她,眸光幽深:“没错。这是几十年前的事。”

  尤明许明白了他的意有所指,接着说出自己的理由:“虽然场景布置都是当代,保姆一个月薪水6000,绑匪要500万。听着没问题。但500万对一个报社主编、总监级别的人来说,真的很难吗?现在湘城一套房子都二、三百万了。值得那么大的犯罪头目,花那么大代价去争夺?拿着一提袋的钱就是巨款,去交易,那是过去才有的事。

  而且,最重要的,一个报社主编,就掌握了重要的舆论通道,可以瞒天过海;化工厂污染致病求助无门;犯罪分子还敢在城市里和警方枪战对抗——这都是几十年前,那时候扫黑除恶、各种刑侦手段还不发达时,才可能遇到的事。根本不符合现在的社会环境。”

  殷逢点头,说:“我已经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了。”

  “什么?”

  殷逢答:“没有什么别的事,值得他们在今日祭奠,除了自己从何处而来。我想这几个人,是真实存在的,案件,也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就是最早的惩罚者。他们早就存在了。

  只是,今天才第一次,把他们的由来,袒露在世人面前。我想那个人,也想要表达自己的怀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