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二次元的浪客 > 第六十四章推动力

第六十四章推动力

  “嘿!”

  “哈!”

  风雪中,两人在激烈的战斗着。

  但与一般的打斗不同,两人全然放弃了防守,只是努力的将拳头倾泻到对方的身上。

  保全自己?

  没那个必要!

  伤痛对他们的影响微乎其微,只要还能站立,攻击便永不停止!

  如果用游戏中的话来说,此刻的两人应该都是“霸体”状态。

  “哈哈!”英落不由的笑出声来,结果就是肚子被狠狠的揍了一拳。

  她痛呼一声,踉跄着后退几步,擦掉嘴角血迹,称赞说道:“作为一个老头,你这体力好的过分了吧!”

  老人当然不会傻傻的停下来聊天,而是一边继续抢攻一边说道:“老夫粗人一个,也就这身力气还拿的出手。倒是你,小小年纪却韧性十足,才是令人刮目相看。”

  “那么,咱俩也算各有千秋!”

  年长者志坚力弱,而青年人则恰恰相反。

  但这世间的常理,却在两人身上全然不见。

  “你被打趴下之后,不会借口说是独臂才败北吧?”英落问。

  老人冷哼一声:“你被我杀死,会说我欺负你年幼吗?”

  似乎是问了多余的问题。

  英落的眼神亮了起来,她舔了舔嘴唇:“那么,我要进攻了!”

  “来吧!”

  英落便如山一般碾压了过去。

  拳头越来越重,每一次打在对方身上都发出咚咚的声响,像是雷鸣。

  而老人虽竭力反击,但英落却再也没有退过一步。

  疼痛是伙伴,不需畏惧,感受它,接受它,你就会发现,疼痛只是一种感觉,而非想象中的魔鬼。

  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你是个好对手,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畅快的战斗了!”

  英落站在场中,拿起葫芦大大的灌了口酒。风雪不知何时已经小了许多,而老人则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他输了。

  他只能无视痛苦,但做不到接受痛苦。

  两人的被攻击的次数差不多,但最终倒下的却是他。

  精神再坚毅,也需要健康的肉体来依托才行。

  伤痕累累,用来形容此刻的他,再合适不过。

  “如果再年轻上十年,先倒下的不一定是我!”老人不甘心的说道。

  英落却摇摇头:“不,就算再年轻二十年,赢的人依旧是我!”

  “真是个自大的小鬼……但也是个厉害的小鬼!”老人说完,浑身的气势瞬间散去,仿佛连强壮的身体都干瘪了几分。

  “杀了我吧,若是让部下们在地狱等的太久,可是会被抱怨的啊!”

  老人闭上了眼睛,一心等死。

  但出乎意料的,被英落拒绝了。

  “都说了,我不会杀你的。”英落揉了揉身上,疼痛让她龇牙咧嘴,然后一脚踹开了寺庙的大门,里面是抱着小薰正在默默哭泣的女人。

  雪代巴。

  这一切的源头。

  她就像是被恶龙抓走的公主,等待营救。

  英落摸摸胸口,微微鼓起的手感让她不由撇了撇嘴。

  可惜,王子并不是我啊。

  “姐姐……”巴显然被突然出现的英落吓了一跳,看到她浑身血迹的样子更是一阵后怕。

  刚想上前帮她疗伤,却又停下了脚步。

  她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她已经是一个满嘴谎言的背叛者了。

  那个曾经让她感觉到无比美好的家,又一次的被自己亲手毁掉了。

  “不要叫我姐姐!”英落如此说道。

  巴的身体猛的一颤。

  是啊,她已经没有称呼对方姐姐的立场了。

  既然她能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暗乃武的那些人被打败了吧。

  也对,她是如此强大,这也算是意料之中。

  那么,她是来杀死我这个背叛者的吗?

  对死亡的恐惧?

  一点也没有,不如说,反而有种能放下一切的轻松感。

  她本就不是话多之人,如今死到临头,依旧是是一副不言不语的冷清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她闭上了双眼。

  毕竟,她还是个姑娘家,不喜血腥。

  即使是自己的血,也一样不喜欢。

  “傻瓜,想什么呢,做出这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英落的声音已经来到身边:“不让叫你姐姐,是因为你的年纪比我大,虽然你嫁给了剑心,从辈分上来说是没错,但每次被你叫做姐姐,我都感觉十分尴尬呢。”

  巴的身体又一次颤抖起来,随着睁开的眼睛,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本以为已经被世界抛弃,但没想到仍旧有还有一线生机。

  “我……”

  她刚刚开口,便被英落打断。

  “无需解释,更无需向我解释,你该解释的人,很快就到了。”

  英落抱起了小薰,小薰也伸出了手,抓着那熟悉的黑发……只不过上面沾染了不少泥土,不再如记忆中的那般顺滑。

  小薰嘴一扁,哇哇大哭起来。

  在暗乃武的层层陷阱之下也游刃有余的绝世高手,此时却变的手忙脚乱起来。

  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

  随意的给他人定下价值,便是最卑劣的行为。

  幕府,天皇,西洋人,维新派都是如此。

  他们杀人的时候,总是会冠以“大义”的名号,将被害者定位“邪恶”的一方,剥夺对方的一切价值,好像对方只要还活着,就会污染整个世界一样。

  但英落不会。

  福原越后罪大恶极,她也会正视其价值。

  他的确眼光卓越,也的确想要改变时代,若是杀了他,或许真的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可那又如何。

  英落杀他,就是为了泄愤。

  无需“大义”的遮掩,更非为京都百姓报仇,杀他,只因为想杀。

  真开了历史的倒车,那又如何?

  大不了就是遗臭万年,不过那时自己早就化成黄土了,还管这些做甚。

  想杀就杀,只问本心。

  她外貌出众,落落大方,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却并非看上去那般文静。

  藐视了世间一切的权利与等级,根本就是疯狂!

  是因为有了强大的武力,才变的疯狂?

  还是因为疯狂,才练就强大的武力?

  也多亏她并无歹念,否则必将成为恐怖无比的魔头。

  但现在的她,大概只能说是“守序混乱”吧。

  “他……他也来了吗?”雪代巴小心翼翼的问,有期待,也有愧疚。

  “恩,来了,虽然身体状况十分不好,但还是坚持要来。”英落应付着小薰的“攻击”,头也没抬的说道:“跟你一样固执呢。”

  固执吗?

  剑心,巴,还有外面躺着的老人,都是固执的人。

  他们认准了自己的目标,便呼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这本没有错,但就如老人对巴说过的,越是激烈的感情,就越不容易控制。

  都说时代在变,其实变的是人啊。

  也许一觉醒来,正确就会变成错误,善良就会变成邪恶。

  这个时代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再接受着这样的冲击,若非穿越来到此时,恐怕英落也无法体会。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粗鄙不堪的谎言却成了公理。

  这是西方列强在东方肆意妄为的时代,血与泪早就布满了整个世界。

  或许历史课本上会说,这一切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是全球工业化的重要推动力。

  但英洛不喜欢。

  能安稳的坐着,研究这既不能当吃,也不能当喝的历史,都是先辈们一条人命,一条人命死出来的啊!

  狗屁的推动力。

  要英洛说,恨便是恨,仇便是仇!

  她将秉承飞天御剑流的宗旨,纵横在天地之间,为善良的人们而挥剑!

  脚步声响起,另一位飞天御剑流的传人出现了。

  他肩上扛这一个带面罩的男人,身后还有一个肥硕无比的身影。

  躺在地上的老人瞪大了眼睛。

  那是本以为死掉的阿福和愚蠢。

  但为什么……?

  “我在紧急关头拉了他们一把,还好你们用的火药威力并不是很大,才侥幸成功……不过他们的伤势颇重,随时死掉也不奇怪。”英落耸耸肩膀道:“起码目标看来,你是不用去地狱找他们了。”

  老人的浑身都在打摆子,最后化成了两个字:“承情!”

  英落撇撇嘴,明明是她把对方打的半死,此刻却还被感谢,这些人果然是三观扭曲的厉害啊。

  但也用不着她来操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能因为跟自己的不同就要去强行改变。

  人啊,按照自己的想法活,只要不打扰别人,怎样都行。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可不是暗乃武,而是那对夫妻才对。

  剑心看着巴,巴也看着剑心。

  良久之后,作为男人的剑心率先开口了。

  他递出手中的剑,痛苦不已的说道:“杀了我吧。”

  巴的眼泪,再一次喷涌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