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风渊剑 > 第一六六章感恩情暂入香宅(二)

第一六六章感恩情暂入香宅(二)

  抱绮看了看陈素青,眼神中越发深沉,流露出点点忧心,道:“姑娘,这一路来,你不说,我们也能看得出,你的伤势并不好.....”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看着陈素青。

  陈素青听她说这话,心里也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神微微一动,又复而低下头,轻声道:“我不打紧的。”

  抱绮摇了摇头道:“二姑娘虽然看起来年小不懂事,但是心里是很明白的,她也是担心您的,她想留在这里也是为了能让您可以留下来歇一歇,好好养养伤。”

  陈素青悠悠叹了一声,半天才问道:“我今日听崔夫人之言,见她说起之前的旧事,心中也不是不触动,她情深意重,倒不像是假的......”

  她说到这里,又皱眉不语,低着头去想心事了。

  抱绮看着她,心中也是长叹一口气,想陈素青不过才十六七岁年纪,已经如此小心谨慎,时时如履薄冰,处处如临深渊,虽然她性格中有这样的因素,但更多的恐怕就是所受经历的影响,这几个月以来,她经历了太多事情,家中的巨大劫难,导致她现在不能不如此小心。

  抱绮也算从小看着陈素青长大的了,看着她这些日子的变化,心中越想越心酸,但人在江湖,往往就是随波逐流,而人也总是要长大的。想到这里,又有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陈素青此刻却没注意到抱绮忧虑的眼神,心中还在想着崔家之事,她走到窗边,看着天边明月,心中一片茫然。

  其实在她心中,和陈素冰抱绮一样,心底里也是相信崔家的。她此刻心中的茫然不安,与其说是因为崔家,倒不如说是出于对未来的不安和不确定,本来在家中,被安排好的行程,在第一步,就被彻底打乱了,可见世上的事情,实难预料。

  陈素青和抱绮谈过之后,已经决定要先和陈素冰去崔家暂避风雨,但是要怎么像崔家开口,真去了会出现哪些情况,她躺在床上都一一做了预设,左思右想,到了半夜才迷糊睡着。

  到了第二日上午,姐妹两梳妆完毕,众人正在商量要去崔家的事情,宝熏娘子便又亲自来到客栈,说是奉了崔夫人之命,再次来请二位姑娘。

  姐妹二人见崔家如此殷勤,加上心中本来也有意前往,便不再推辞,收拾了东西同宝熏娘子一同往崔家去了。

  到了崔家时,崔夫人闻听她们来了,已经迎在了花厅门口,她远远的看见陈素青姐妹前来,后面跟着丫鬟香凝,抱着一张琴,一下子泪就涌了出来。

  众人走到花口,正要和崔夫人问安,却看见她满面泪光,连忙将她迎了进去,好言安慰。

  崔夫人拿绢帕轻轻拭了泪,才对陈素冰道:“那丫头所抱的琴,莫非是你母亲的吗?”

  陈素冰点了点头道:“母亲来时,定要我带着的。”

  崔夫人声音微微颤抖,道:“若让你随身带着,想必是那张‘秋影’了。”

  众人解开琴囊,取琴观看,果然在琴头背面,用隶书刻着描金的“秋影”二字。

  崔夫人见了,在琴弦上拨了一下,只听那琴发出悠远的一声,崔夫人听了之后叹道:“秋高声远,影薄形单,这琴声音好像更苍了。”

  崔夫人又对众人解释道:“这张琴是唐人所作,乃是有一年秋天,先帝请先生入宫,从库中取此琴弹奏。先生所奏一曲正和圣意,先帝一时高兴,便以此琴赐先生,并御赐‘秋影’之名。”

  “原先我在娘家时,也听父亲说过,每逢秋高气爽之时,先生总要取出此琴,谈些时令之曲。后来因为你母亲乃是秋天所生,名中也有一个秋字,到她十五岁之时,先生便将这琴授予她。”

  她说到这里,声音又微微有些哽咽了,道:“我还记得秋娘出嫁时,我去给她送金坠时,无颜见她,曾经远远的看着她,那时候……她也是带着丫鬟,抱着这张琴,就这么离开了扬州。今天看到了你,就和……和那日一样。”

  “是啊。”说到这里,抱绮也喃喃的应了一句,“那时候就是我抱着这张琴,和夫人一起去的徽州,夫人给我起抱绮的名字,也就是怀抱绿绮之意,绿绮,也就是琴。”

  几句话一说,陈素冰有些听的痴了,她手轻轻的在琴上摩挲着,垂眸不语。

  陈素青在一旁叹道:“家中时常听婶娘弹琴,没想到竟然还是御赐之物。”

  众人说到这里,都有些惦念冯秋贞和徽州家人,心中不是滋味。

  还是宝熏娘子过来劝解了众人,崔夫人才笑道:“倒是我不好,老是想着之前的事,又勾起你们伤心了。”说完便和宝熏娘子一起将二人带到客房住下。

  崔家为她们预备了三间客房,陈素青姐妹各一间,连抱绮和香凝也有一间。崔家的客房干净雅致,屋外花枝竹影,屋内陈瓶设镜,竟比徽州还要好上几分。

  众人收拾妥当,宝熏娘子又特地前来,看她们有没有什么缺漏。

  陈素青姐妹心中感激,连连推辞了,宝熏娘子又笑着对陈素青道:“恕我冒昧了,姑娘是不是有伤在身,要不要请郎中来开些药?”

  陈素青闻言惊道:“娘子如何知道?我记得没有提及过此事。”

  宝熏娘子掩袖微微笑道:“只因我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而且是正常的血味,加上你面色不佳,所以有此猜测。”

  陈素青听了,心中十分惊讶,宝熏娘子竟然有这种异能,可以闻到连她自己都不曾注意的血腥味,难怪都说她是制香的奇才。

  陈素青婉拒了宝熏娘子的好意,道:“我们随身都带着药,再休息休息就好了。”

  宝熏娘子见了,也不多说,又和她们闲话了一会,对姐妹二人道:“我因时常要照管家中生意,所以恐怕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二位有什么需要,和下人说就是了。平时没事可以去我婆婆那里说说话。”

  说着顿了顿,又道:“只是眼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二位商量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