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豪门欢:酷总裁的独家溺爱 > 第2971章 迁怒

第2971章 迁怒

  看了她一眼,丁依依起身,“在他盛怒的时间你最好躲一躲,我会让人安排。”声音顿了顿,她静静的,“别以为他不会杀你,我之所以会庇护你,是为了不让我的儿子双手沾染上鲜血。”

  刘强追了出来,帮她开门,“夫人,去医院?”

  “恩,里面那个孩子就靠你保护,小淼计算机能力很好,不要让她带着通讯设备,总之该怎么做,我知道你都懂的。”

  虽然不情愿,但是面前这人吩咐的,刘强也只好应下。

  丁依依上车,叹气,虽然不在叶家,但是她依旧关心着叶家所有事情,也悄悄和叶博保持联系,如果这次不是水墨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也不会出现。

  医院高级病房,她一出电梯就发现叶博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两人似乎都很为难。

  “什么事?”

  “夫人。”叶博走到她身边,介绍,“这是医院院长。”

  丁依依朝对方点点头,“发生什么事了?”

  医院院长面色为难,“是这样,这一层都是高级病房,总共有八间,但是叶总以不想有任何人吵闹为由把这八间全部都包下了,可是现在病人实在是需要用房,虽然包下了,但是医院方面总应该以病人为先对不对,所以想来问问。”

  那个孩子有时候做事就是会那么极端,丁依依心里叹气,“这样吧,水墨左右两边的病房不要有人,剩下的几间你们随意,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不,我们也很同情大小姐的遭遇,院方也一定会竭尽全力,这一点请放心。”

  等院长走后,丁依依穿着无菌病服才走进病房,叶初晴和叶淼都在。

  “嫂子?”叶初晴吓了一跳。

  她做了个“嘘”的动作,先是走到病房前,看着呆在无菌罩里,避免感染不能包扎的人,心里抽痛。

  叶水墨半边面颊烧伤得很严重,整个皮肤都红了,上面的清创已经被处理掉,表面涂着一层油腻腻的物质帮忙保湿,如果是第一次见面的,一定会被那张脸的恐怖吓了一跳,再一想原先那个快乐高兴的少女。

  她撇过头擦掉眼泪,等心情平复了才开口,“叶淼,你回去休息。”

  “不用。”叶淼声音沙哑,依旧坐着不肯动。

  “听话,我要你现在立刻回去休息!”丁依依音量调高,叶初晴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这几天可真是没人劝得动叶淼。

  “妈,求你。”

  丁依依一震,眼眶微微湿润,却是拿起手机,“三个人进来。”

  很快来了三个保镖,她指着坐着的人,“打,打到他扛不住了,再把人给我带出去。”

  保镖有些犹豫,她语气严厉,“现在是我的话都不听了?”

  那些保镖是叶念墨直接派给她的,虽然知道面前这人身份尊贵,但还是上前,其中一人一拳揍在叶淼腹部。

  叶淼狼狈的靠在墙上,眼神恶狠狠的,但因为不敢吵醒床上的人而十分抑制。

  丁依依要抓住的就是这一点,“再打,打到可以把人扛出去为止。”

  “嫂子,别。”叶初晴哭着要上前制止,却被嫂子拉住,察觉到拉着自己的手本身也抖得不成样子。

  叶淼这几天实在是太过虚弱,再加上不肯吵醒叶水墨,被打也只是咬着牙齿不还手,很快就被打得再站不起来。

  两个保镖搀扶着她走出去,他回头,声音哀求,“妈,让我呆在这里,她还没醒,求你。”

  声音逐渐消失,丁依依捂着面颊,再放开的时候眼睛的妆都花了。

  “初晴,我想单独看看水墨。”

  叶初晴点头,抹着眼泪出门。

  丁依依坐下,柔声道:“孩子,他走了,妈来看你。”

  床上的人动了动,叶水墨睁开没有被纱布包扎的左眼,静静看着天花板。

  “呜。。。。。”

  因为烧伤的地方也有唇角,唇部周围肿得很,她一句话都说不出,眼泪顺着眼角沾湿了枕头。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他。”

  叶水墨斜着眼睛看着旁边慈祥的人,肿得老高的嘴巴微微动了动,似乎疼得很,但她还是皱着眉头,像是要表达什么。

  丁依依起身戴上口罩和防菌手套,这才拨开罩子,凑上去。

  “不,不,要,让他,来。”

  她一顿,低头看着泪眼朦胧的女孩,声音也带上哽咽,“好,好,我不让她来,你安心养伤。”

  叶水墨闻言闭上眼睛,再不想说话,直到听见脚步声轻轻离开才重新睁开眼睛。

  她知道自己烧伤了,甚至在手术台上还能听到医生和旁边护士说话的声音,他们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居然烧伤得那么严重。”

  “这伤势要恢复也得半年,这半年可怎么过啊。”

  她知道的,自己的烧伤,十分严重,已经毁容。

  当麻醉过去,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注视着那张一定丑陋非常的脸色,她很害怕,却又要抑制住颤抖。

  心里在咆哮着,不要过来,不要再看着我的脸。

  天底下,她此时最不想见的,就是叶淼。

  面部痛得很,她不想再想,渐渐睡过去。一觉醒来,床头灯开着,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醒了?”护士声音问问柔柔的,“你睡了5个小时了,不过睡觉也有利于伤口恢复的。”

  手臂有些疼,她动了动。

  护士立刻察觉,温柔的给她解说:“是营养液,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所以先忍一忍。”

  固定好针头,护士又拿着面前沾点温水去弄湿她干燥得有些起皮的唇。除了机器的时不时响起的滴答声,这一切安静得很。

  忽然,门外响起拉扯的声音,还有人压低的愤怒吼声。

  “我要进去看她!”

  “叶总,夫人吩咐,您不能进去。。。。。”话还没落就响起被打翻的声音。

  叶淼恶狠狠的看着居然敢挡着他进去的人,他听***话去车上休息了一会,但是无论怎么催眠,依旧一点睡意都没有,满心的只想见到她。

  此时他怎么可以不在她身边!她那么虚弱,又那么孤独而又无助,如果此时她醒来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天啊,他不敢想。

  “叶总!”他毫不客气的把人扣住压在墙壁上,“别挡着我,我会把你杀掉,一定会把你杀掉!”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把叶淼拉着就往外拽,总之按照夫人的命令,他们就算是会得罪面前的人,也还是不能把人放走。

  丁依依有备而来,保镖各个都是好手,叶淼落了下风,但是宁愿扬着拳头有一个揍一个,也不肯走。

  其中一个保镖示意另外一个保镖上去用武力解决,虽然这是没办法的事,但再这么下去,就没办法完成夫人的命令。

  就在叶淼要挨揍的时候,叶博匆匆赶到,制止了那些保镖,扶着喘气的人。

  “叶总,没用的,先回去吧。”

  叶淼推开他,疯子一样的往外跑去。

  叶家,豪车即使在花园内也开得飞快,甚至直接从草坪上过,吓得一旁的佣人楞着不敢动,还以为从哪里来的飞车党。

  叶淼直接把车停在门口,下车,“我妈呢。”

  管家道:“少爷,夫人说不见您。”

  一把把管家的领子揪起来,他冷笑,“我只再问一遍,妈呢?”

  “小淼。”海子遇站在楼梯口制止他,“来吧,我带你去找舅妈。”

  丁依依正在工作室里,手里未经过切割的宝石在灯下闪闪发光,她抬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儿子,“你需要好好休息。”

  “为什么不让我见她?”叶淼无法理解,“难道这时候不正是应该陪伴在她身边吗!如果是爸爸生病躺在那里,这时候你会怎么做!”

  丁依依放下手里的宝石,脱下手套,毫不留情的甩了一巴掌,这巴掌把两人的心都打得震痛。

  叶淼后退一步,倔强的看着面前的人,把头甩像一边。

  “你过来。”丁依依走到落地窗面前,指着玻璃里的倒影,“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一副乱了心神的颓废感,就像无头乱撞的苍蝇。”

  叶淼看着倒映里的人,头发杂乱,从叶水墨出事那天就没有洗澡和换衣服,身上的西装早就邹巴巴的。

  眼神很憔悴,胡渣层次不齐的长着,这是叶淼,呵呵?这人究竟是谁?

  丁依依看着儿子微红的面颊,心疼,想伸手去抚摸,却只能硬下心肠。

  “回去吧,至少我要看到你能够照顾好自己为止,我才会让你去见水墨,你这样子只会让她伤心而已。”

  叶淼走了,叶初晴和海子遇都看不过去,纷纷来帮着求情。

  “嫂子,他都快疯了,要不随意说说就算了,让他们两人见面吧。”叶初晴说着说着又流泪了。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丁依依叹气,“其实这是水墨自己要求的。”

  叶初晴和海子遇有些诧异,却又隐约有些懂了,纷纷叹气,这才不说话。

  丁依依询问了叶博,知道叶淼确实回家之后才让司机把车开到一栋高级公寓,按了无数次门铃之后才看见已经喝得晕头转向,正拿着酒瓶的傲雪。

  “你准备下半辈子都抱着酒瓶过日子吗?”

  傲雪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嘲讽道:“哎呦,我看是谁,这不是又重新收获了爱情的,我亲爱的妹妹么,”声音渐冷,“怎么了?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水墨出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