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海上封神记 > 第八十七章 混合一招,死了?

第八十七章 混合一招,死了?

  画风有点不对。

  喊停,以为有什么重要的话语要讲,结果却是直接开骂。

  愕然!

  白裙女子愕然,血满天也是愕然。

  只不过血满天只是愕然了一瞬,滔滔的杀意翻滚而起,犹如怒滔一般,喝了一声,“该死!”向着封尘杀奔了过去。封尘嘴上不停,手底下也是不停,趁着血满天愕然的一瞬,又拉开了不短的距离。

  逃,逃不掉,那就多挣扎一点时间吧。

  骤然,仓皇逃蹿的封尘嘴角一勾,有了难以掩饰的喜意,惊恐的喝道:“前辈,救我等性命!此人血满天,血池的魔头,抢了泣神之泪,竟然要杀我们灭口!他刚刚才突破的神魄境,还有伤在身,十成实力发挥不出几成。”

  求救?

  骂完了人,又开始求救,何意?

  但是下一瞬间,答案揭晓。

  “血池的魔头,胆敢侵入丰州的地界,找死!”一声朗喝,一个身着灰衣的山羊胡子老者,如同鬼魅一般,蹿进了地窟之中,冷眼一扫,忽略了封尘和白裙女子,盯视凝眉站立的血满天,睥睨万方,“小辈,自行了断!”

  血满天惊愕,“陆老怪,竟然是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连诀的师父,斩风谷的二长老,陆堂。

  封尘瑟缩着,一副胆颤颤心惊惊的模样。

  当然,是装的。

  白裙女子如释重负的看了眼陆堂后,惊奇的盯着封尘猛瞧。突然的转变,不是吓傻了的神经失常,而是先一步发现了陆堂的到来,用骂喝声栽赃嫁祸,让两个强者为了泣神之泪厮杀,从而忽略了他们。

  只是神脉境的封尘,是怎么先一步发现的?

  无它,是蓝色兔精的能为。

  借助泣神之泪恢复点伤,缓了点劲后,蓝色兔精立马启用了神念,扫视四方。

  陆堂哈哈一笑,“识得本祖我,还不束手就擒?”

  猛然间,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一物,身体一颤,偏头看去,是一把断了的宝剑!

  准确的说,断的只剩下剑柄的宝剑!

  手一张,五指大开,神力鼓荡,猛然一吸,剑柄“嗖”的一声飞到了陆堂的手中。仔细瞧去,倒梢眉颤抖不休,有了动容。身形一动,闪身到了剑柄躺落之地,满地都是碎裂的血肉,难觅信息。

  但是,那只是对不熟悉的人而言。

  一物映入了陆堂的目中,是一块乳白色的玉佩。

  摄入手中,仔细一瞧,悲凄的就是一声大喝:“是谁?是谁杀的我儿连诀?”

  惊奇,连诀是陆堂的儿子?

  一个姓陆,一个姓连,一个只有二十来岁,一个却是白发苍苍……很不协调的搭配,看来这里面隐藏着耐人寻味的故事。

  封尘脑筋一转,立马躬身行礼,“禀前辈,是此魔杀的连道友。”

  陆堂双目赤红,猛然看向血满天。

  血满天恼恨之极,“小子,莫要胡说八道!”

  封尘梗着脖子,怒怼道:“我说的句句实话,何曾胡说八道了?你一个神魄境的强者,敢做,就不敢承认吗?”一躬身,凄然的向陆堂道:“前辈,事情是这样子的,贵公子先一步到了地窟,把泣神之泪收入囊中,正欲离开之时,被老魔给堵住了,二话不说就杀人夺宝!”

  “手段之残忍,让人发指!”

  “正好被我们撞见了,老魔凶残成性,竟是要杀我们灭口!”

  编,谎话就是编出来的。

  编的好了,谎话也能成为真话。

  此刻,他们处于绝对的弱势,想要活命,还真得靠一张嘴来编。

  白裙女子美眸一转,附和道:“他说的不错。”

  陆堂冰冷的看了眼血满天后,又偏头看向封尘和白裙女子,“你们是什么人?”

  白裙女子犹豫了一下,摘下面具,欠身施礼,“阮云参见二长老。”

  一展庐山真面目,果真是惊艳的不行!

  其貌不下于洪飞凤,其身段却优胜洪飞凤,但与洪飞凤相较,走的却是另一条截然相反的路线,一个是妖魅,一个却是如仙子一般的出尘不染;一个是祸世尤物,看一眼就让男人食指大动,而另一个却是一朵圣洁的百合花,让人只有欣赏之意,生不出亵玩的点丝邪念。

  娴静,淡雅,无比的赏心悦目!

  当然,初次见面的人会这么认为。

  像封尘,不会了!

  阮云豪爽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做派,让他印像深刻。

  陆堂惊讶了一瞬,点了点头后,又看向封尘。

  封尘迟疑少许,道:“封家子嗣封尘,参见前辈!”

  阮云暗呼,“糟糕!”

  陆堂哦了一声,“你是封家之人?神脉境……散发的神力波动有些不稳,应当是刚刚突破的……大胆,敢在老祖我面前逞凶!”正说话间,却是发现,血满天有了动作,一声暴喝,但待要出手之时,却是乍然顿住了身形。

  “满口乱语的贼子,拿命来!”

  血满天的恨意压制不住,竟是对封尘下了杀手。

  再蠢,这会功夫的思索,也已经想彻弄明白,封尘诬陷他拿了泣神之泪,就是想让陆堂针对他,不给他一丝活路,而连诀之死的脏水泼到他身上,也是如此打算。狠毒,这是要陆堂和他不死不休。

  血满天没有尝试去解释,因为根本解释不清。

  就算能解释清楚,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他是血池之人。

  血池和斩风谷,一正一邪,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再者,作为神魄境的强者,傲气不允许他低三下四的去向人解释。

  “糟糕!”

  封尘暗呼,急忙施展瞬闪,进行闪避。

  但是,对于暴怒的血满天,对于神魄境的血满天,他怎么可能闪避得了?

  “休矣!”

  眼见陆堂不管不顾,封尘满心的悲怆。

  “施展你最强的攻击,挡他一挡,削弱他的招式威力,我全力护住你的心脉!”危急时刻,脑海中响起了蓝色兔精的声音,与此同时,有沛然神力灌输进他的身体之内,涌向心脉的位置。

  “拼了!”

  封尘提起了所有神力,澎湃起了全身血气,施展贯虹一式。

  神力和血气的混合一招,封尘是初次尝试,在《天封》之中,对于两种力量的混合使用,有大篇幅的讲解,但没有鼓励的只言片语,唯有一句话的警告,归结出来就是两个字“禁用”!

  无它,狂暴的力量,身体根本承受不得!

  无它,如此使用,会自毁武道根基,成为一个废人!

  后果极其严重,但此刻的封尘不得不用!

  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保命!

  “住手!”

  阮云大喝一声,提剑阻挡,却被血满天一袖子给扇飞了出去。

  “死!”

  阴声斥喝,掌风呼啸,拍向封尘。

  “死!”

  封尘悍勇无比,双力混合,施展出难以置信的贯虹一式。

  黑发变红发,粉嫩变赤红……

  地狱恶鬼,无外乎如是!

  这一刻的封尘,煞起澎湃的,比起血满天,似乎还要胜上三分。

  没有动用瞬闪来配合,因为已没了点丝神力,因为对手是血满天,神魄境的血满天根本不可能去躲避一个神脉境武者的招数。如此,只见两到血光划破虚空,向着彼此冲撞而去。

  一人极怒,却飘然了许多。

  一人搏命一击,声势大的,在土石地面上,直接犁出了一条沟渠。

  显然,对于力量的掌控,封尘远不如血满天。

  “轰~~~”

  刹那碰撞,两个强大之力,爆发出了超乎想象的破坏力。

  劲气四溢,裂石撕空。

  整个地窟都剧烈的震颤起来,“哗啦啦”的,无数碎石从穹顶震落而下。

  甚至某一处都起了塌方,大片大片的穹顶塌了下来。

  “啊~~~”

  一声压抑不住的痛呼乍响,一人倒飞了出去,血洒长空,正是封尘。

  而另一人,血满天,仅仅的只是退了两步。

  但虽是两步,却比封尘的吐血倒飞还让人惊悚!

  无它,神脉境撼动了神魄境!

  此种惊悚,就如同蚍蜉摇动了大树,摇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更惊悚的是,血满天的手掌竟是被黑曜给贯穿了!

  血流如注,刺人眼球!

  “砰~~~”

  倒飞出了百丈,封尘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上,弹飞而出,摔向地面。

  纹丝不动,似乎已经绝命!

  不用验证,所有人都会认为,封尘必死无疑!

  实力的巨大差距,怎么可能有活命之机?

  “封尘!”

  阮云悲声一呼,眼中竟是噙满了泪花,没有扑向远处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反而怒目瞪视陆堂,“二长老,见死不救,实在是下作!此间事我定会告诉师父,告诉宗门,让众人看清你的丑恶嘴脸,你是如何对待斩风谷恩人的后代的?”

  陆堂冷哼一声,“恩人?封家之人,一直都是我必杀之人!”

  阮云气结,“你……”

  陆堂桀桀一笑,“你这丫头,天赋太好,存在就是对我的威胁,我早就有意除掉你而后快,今天再合适不过!哈哈哈,夺得泣神之泪,修为必能突飞猛进,到时候,斩风谷中,谁还能放在我的眼里?”

  转头,看向血满天,“刚刚突破神脉境的小子都能伤到你,你实在太弱了!”

  “泣神之泪,我的!”

  “杀我儿,你必死!”

  手指在一枚古朴戒指上一抹,华光一闪,一把宝剑突兀出现在手中。

  “当啷~~~”

  剑出鞘,向着血满天杀了过去。

  血满天死,宰杀阮元,轻而易举之事。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