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九鼎至尊 > 二百七十八、黑城地下通道

二百七十八、黑城地下通道

  “怕了吧,听了沙狼帮,哪有不怕的道理,不杀我?那不要后悔,今天不杀我,日后我一定会杀你们,男人统统杀死喂狼,女子当性奴,哈哈”步利狂笑着,威吓着。

  “NO—NO-”方圆摆着手,笑着又说道:“对了,你听不懂,---不--我们不杀死你,哈哈---但没说不玩死你啊,傻子,听清楚了吗?”

  “哈—哈—哈—玩死我,我是玩偶,我是死物—哈—”步利愤怒着,冷酷的表情上显的更加凶暴残忍,闪身将沙土中的脱罗豁勒抓起,那坚硬如冰铁的爪子深深插入胸膛,五道爪孔一道道热血喷洒而出,吼道:“你问他,答不答应,你问这里的牧民答不答应”。

  “啊—不答应—求求你,放了我—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给我一次机会”脱罗豁勒哀求,但眼神却一直看着方圆,心中暗想,他会救我的,能救我的。

  “哈哈,他,一个罪恶涛天的假战神,伪英雄,你觉得我会在惜他吗?可笑,幼稚”方圆冷眼一看,威立于沙风之中,衣袍沙沙的随风摇摆。

  “杀了他,沙盗---可恶的沙盗,吃人不吐骨头的沙狼—”村民们,痛恨的呼叫着。

  “哈哈,沙狼帮会给我报仇的,你们就等一个个慢慢的被折磨而死,被狼群分尸吧”说话之际正想分散他人注意力,自暴丹田而死,免受那生不如死的折磨。

  但他那想得到,此时阴阳道人早已查觉,伸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吸力对空一抓,那步利瞬间被抓在阴阳道人的手里,手指轻点,又被抛了出去,瘫卧在地。全身有如万只蚂蚁在噬咬一样痛痒难当,有如在油锅中煎炸一样,从外到内的炙热无比,哀豪着,颤抖着,抽搐着。

  “啊---痒—痛,好难受---你们—你们想做什么,我可以沙狼帮的,敢对我一根毫毛,你们会不得好死的”步昨痛痒难当,生不如死的感觉促使全身很夸张颤抖抽搐着,叫骂着,那一把泪一把涕一把口水已滩出一土,粘着一层层沙土。

  方圆上前蹲下了,笑哈哈的盯着,摇头冷笑道:“哎呦,我好怕怕哦,沙狼帮,好恐怖哦”。但却抬手一挥,一声巨响,步利的丹田被一掌压下,暴开了,喷着一股强大的魔力带着一股如喷泉,热血喷出数米之高,如血红的烟花绽放开来。

  步利晕了,阿都沁们冲了出来,蜂拥而至,马鞭一鞭鞭的抽打着,狼刀一刀刀的划割着,步利痛的醒了过来,又一遍的晕死过去,直至死去。真是可怜、可悲、可恨---

  正当阿都沁们发泄的时候,脱罗豁勒边滚带爬向沙丘外跑了去,但他哪想,朱高却拖着钉耙刚收拾完那些逃兵回来,撞了个满怀“狗东西,就这样想跑,你族民答应吗?我老猪可不答应”。

  脱罗豁勒悲泣着跪求在地,哭求道:“这位老板,这位仙人,饶了我,我已经很可怜了,真的,我也是可怜人,做的那些,也是逼得不已,并非我本意”。

  朱高满嘴糊痰喷射出来正粘在他的脸上,吼道:“我看你乐在其中啊,害人杀人很痛快吧”。

  脱罗豁勒伸手一抹,那股恶臭的粘液抹了下来,惊慌的求饶着,但已顾不得恶心,哭喊道:“不—不—很痛苦,非常痛苦,生不如死,天天无法入眠,恶梦緾身”。

  “哈哈,是吗?即然,这么痛苦,不如我帮你解脱了,一耙,让你重新投胎做人如何”朱高高举着钉耙,悬在他的头顶摇摆着,威吓着。

  “不要,不要,求求给我一条生路吧,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脱罗豁勒哀求着,双手抱头防护着。

  “看来,你没有像你说的那么痛苦吗?算了,让你的族人来解决你吧”朱高钉耙一挥,勾住了他的腰带,如拖着死狗一般,在沙地着拖着走入村落之中。

  方圆他们也一同步入村落之中,在篝火照射之下,这里亮如白昼。

  那老汉爬了过来,跪趴在地,呼喊道:“谢谢你们,救了我们全村的族民,你是天神派来拯救我们的”。

  “噗通”所有阿都沁全都跪趴在地齐呼道:“感谢上神,拯救救我们,逃脱死亡,逃出魔窟”。

  突然这一幕,方圆惊了,不知如何是好了,只好一一相扶,关切的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不要这样,这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只恨那沙狼帮势力庞大,罪恶涛天,让你饱受荼毒,深受其害”。

  一一扶起,却一样被拥抬入篝火边,拉着跳舞,欢庆,热情难拒。那脱罗豁勒被锁入柴房,已被从思想意识之中抛出九宵云外,因为他是这阿都沁心中的痛,不想看、不想提、更不想记住,他只会带来伤痛和悲哀,这就是牧马人帅性的生活方式,只记住快乐的,随遇而安,尽情享受每一分钟的快乐生活。

  久久,方圆才脱离了篝火宴会到了场外,坐拥在林君和诸葛嫣然中间,当然朱高还乐在其中,戴卫平和孙小军,未能脱身,阴阳道人一张亚肃的脸没有敢惊动他。

  林君紧紧的依贴着问道:“方圆哥哥,神庙中那几位姑娘,晚上都要帮你暧床了,她们是你抢来的新娘,现在你是那些女子心中完美新郎,还坐在这里吹冷风?”。

  “是啊,方圆哥哥,快去吧,不要寒了那些女子的心哦”诸葛嫣然半推半依的笑着。

  乌力吉走了过来横臂恭礼道:“方仙人,怎么不多玩一会啊,是不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方圆还礼应道:“没有,很好了,你们非常热情好客,豪爽不拘的性格我也很喜欢。过来坐一会儿,聊聊”。

  “是--”乌力吉上前在方圆的对面坐了下来,问道:“方仙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乌力吉,我看你两兄弟的身手不错,决不输于那脱罗豁勒,为何甘居他之下呢?做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从呢?而且从你身上,可以看出来有修真的影子,你们也是真者吗?”方圆看着他,发觉有修真气息,却好似刚入门道,不足练气三期的修为。

  乌力吉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族长的独立,又是族人心中的战神,你知道的哦。几年前,我在沙漠中遇到了一位受伤且被狼群围击的仙人,无意中救了他,经他点化,才有今天这种结果,而且感觉很神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方圆点点头,感觉这两兄弟的手力,臂力很不错,根骨不是上佳,却也是修真的苗子,说道:“这是缘分,我这修真功法《弹指惊雷》送于你们,但不要告诉他人,你们兄弟两一起修炼,可以互相参详”。

  这《弹指惊雷》还程亮先前还于方圆的,程亮只留了手抄本在身上。

  乌力吉激动,抖动着嘴唇,跪趴了下来叩道:“多谢仙人成全,我定不负所望”。

  方圆扶了起来问道:“据说,你们是黑城的守护者,知不知道通往黑城的地下河道布图”。

  突然乌力吉抛下了功法秘籍,说道:“对不起,仙人,我无可奉告”不知触动他心中的什么痛处,还是触犯了这阿都沁心中禁忌,乌力吉愤怒跑开,头也不回。

  方圆站起一个闪身立在了乌力吉的跟前说道:“你跑了,秘籍也不要吗?我是冒犯什么,恕我无壮”。

  乌力吉怒目直视,愤愤的说道:“对不起,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个秘籍我也不能收,无功不受禄”。

  他又想跑开,但被方圆拉住了劝解道:“是我,冒犯了,对不起,但你应知道,现如今沙狼帮,正利用黑城闹事,届时,不知有多少人会因为而白白葬送性命于此,我只是不想看到那么多的无辜者死于这阴谋之下,更何况,如果阴谋让沙狼帮得呈,你们以后的日子更难过。甚至整个漠北将陷入沙狼帮的掌控之中,你们还有活路吗?说与不说全在你,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而此秘籍与此事无关,你尽管收下。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有缘分”。

  乌力吉十分不舍的握着秘籍,但还是放手了,跑了出去说道:“对不起,这些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什么黑城地下河道”。

  方圆笑了笑,想想,的确是欠考虚,触踫了阿都沁的底线和禁忌。走了回来,招呼大家回毡包休息。这里早已为他们准备数个包房,但刚到包区,阿都沁的几位长者却领着那久候神庙的新娘前来。

  “几位仙人,这几位是我族民精心挑选的新娘子,特来服待各位仙人休息”那族门谦逊的说着,把几位姑娘推上前。

  “不用,我们可不是抢新娘来的,当时只是不得已而为之,请见谅”方圆拒绝着,本已留下了花心的恶名,此时更不想,因此被那些同往的女人们把住什么把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