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六十二章飞醋

第一百六十二章飞醋

  秦宜宁久在深宅,虽然硕人斋就坐落于侯府后花园旁,凭栏便可看到引入的人工湖和草木山石。?但人工穿凿的景色再美,也不及面前的自然景色让人心胸开阔。

  此处已是城外,南地春早,四月时节入目的已是一片草长莺飞、新绿延绵。

  秦宜宁与逄枭并肩而立,举目四望,宽阔的草地偶有时新野花错落点缀其间,远山重峦叠翠,不远处并不甚宽的小河映照着一碧如洗的天色,水声潺潺,更有灰白的兔子偶然在草地上欢快的蹦过,白色的蝴蝶在不知名的野花上翻飞起舞。

  呼吸间满是春日特有的青草的香气,近处几匹马儿低头吃着草,让秦宜宁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山中那段虽然艰苦却自由自在的岁月。

  “怎么样?喜欢吗?”逄枭负手低头问她,眼神中有些小心翼翼,像个渴望得到夸奖的孩子。

  秦宜宁轻笑出声,颔道:“很喜欢,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见她不在绷着脸,老学究一般的强调什么礼教什么身份,逄枭也觉得十分欢喜,笑道:“我是自在惯了,没事就喜欢骑着马出来跑一段,偶然之间现了这里,就想着带你也来看看。”

  大手握住了她的手往一旁的几匹马走去。

  秦宜宁脸上爆红,挣扎了两下,却被他大手握的更紧了,往四周看,却见逄枭带来的人无不垂眸敛容面无表情,秦宜宁心里这才舒坦了一点。

  逄枭指着不远处一匹高大的白马,笑道:“这是白云,送给你的,你看看可喜欢吗?”

  秦宜宁几乎只是一眼就被面前这匹神骏非常的白马迷住了,它身上呈闪亮的银白色,没有丝毫杂色,毛色光亮的像是一匹在阳光下泛着光的银白缎子,毛突突的大眼睛水润又温柔,见了秦宜宁靠近,竟自己挣开了牵着马的随从,欢快的小跑到秦宜宁跟前,低下头来轻轻去蹭秦宜宁的脸颊和脖颈,亲昵的仿佛他们是一同长大的一样。

  秦宜宁喜欢的笑出声,伸长臂去搂住了白马的脖子:“你叫白云?你喜欢我吗?”

  马儿轻轻的蹭着秦宜宁的脖颈和脸颊。

  “你真漂亮,我好喜欢你啊!”秦宜宁搂着白云不放手。

  逄枭从未见过秦宜宁如此欢乐,从未听过她这样清脆的笑声,也从没听过她又娇又软像是哄小孩子那样的语气。他记忆中的秦宜宁,总是谨慎自持、聪慧果决的。她理智、坚强,根本不像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而像个历尽千帆的成年人。

  也只有现在这样活泼欢喜的她,才真正是个十五岁的姑娘。

  她的声音就像是毛茸茸的小刷子,刷在逄枭心尖儿上。

  其实,他也很想搂着她的脖子对她说“你真漂亮,我好喜欢你啊”。

  秦宜宁搂着白云的脖子回头问逄枭:“王爷果真要把它送给我?”她灿烂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两颊的酒窝极为可爱。

  逄枭目光柔软的一塌糊涂,笑道:“自然是真的,白云也是一匹汗血马,它是乌云的远亲,算是他的弟弟,你往后要是想我了,让它带着你出来走走。”

  逄枭接过虎子递来的缰绳,拍了拍他那匹通体毛色乌黑亮的战马。

  秦宜宁连连点头,“乌云,白云,听起来它们就是亲戚。”她接过缰绳利落的翻身上马,裙摆轻扬,在马身上划出优美的弧度。

  逄枭看到她潇洒上马的姿态,和背脊挺直端坐马上英姿飒爽的模样,心里竟擂鼓一般砰砰的跳了好几下。

  他征战沙场,戎马倥惚,欣赏的自然不会是娇滴滴的那些柔弱女子,也不喜欢空有外表只知矫揉造作的女子,他被秦宜宁吸引,虽也因为她的容貌,可更多的却是因她的心性和处事。

  但是今天,只是秦宜宁一个翻身上马的动作,就真正的撞到他心上了。

  逄枭仿佛听见了烟花窜上天空炸开的声音,她果然就是本该属于她的,能文能武,刚柔并济……

  秦宜宁哪里还有工夫去注意逄枭的表现?她一抖缰绳,白云立即兴奋的撒开四蹄跑了起来。她压低了身子,长在脑后飞舞,裙衫在风中飞扬,耳边听见的是呼呼的风声,风打在脸上身上,清爽的空气中夹杂着草香和花香,她觉得沉郁在心里的所有憋闷,此时都在广阔的天地中化作无形。

  虎子和几个精虎卫见秦宜宁竟然上马就跑了,原本还紧张兮兮的去追。开玩笑,要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让秦小姐出了事,王爷非生吞了他们。

  可不过呼吸之间,白云就已飞窜出数丈之远,他们的马虽然也跑得快,但根本跟不上白云的度。

  幸而仔细看来,秦宜宁的骑术十分精湛,才让他们都松了口气。

  虎子调转马头,又跑回了逄枭身边。

  见逄枭竟然抓着缰绳站在乌云的旁边呆,且眼神迷离,似正沉思,不由得有些担忧:“主子,四姑娘都跑远了,您不追上去瞧瞧吗?”

  逄枭这才回过神,稳了稳心神也跳上马背。往远处看去,秦宜宁的身影已经化作了一小点。

  逄枭失笑道:“以白云的度,只这么追是追不上的,放心吧,她待会儿就回来了。”

  虎子道:“想不到四姑娘骑术如此精湛,而且白云平时多傲啊,我摸两把都不成,见了四姑娘竟然就那么黏糊上去了,真真是一点汗血宝马的骄傲都没了,难不成现在的马儿也会看美人了?”

  虎子话音方落,就感觉背脊冷飕飕的,回头正对上逄枭似笑非笑的眼神。

  虎子心里一个激灵,仔细回想方才说过的话,立马汗如雨下。

  他对天誓,绝对没有讽刺他家王爷的意思!

  “嘿,主子,我去看看土豆精啊。”虎子一拨缰绳,落荒而逃,去追一旁骑在枣红马上兀自开心的冰糖。

  逄枭有些好笑,策马往秦宜宁的面前迎去,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他是不是不该送秦宜宁一匹公马?

  他应该挑选一匹母马送她的!

  一想秦宜宁搂着白云夸它漂亮,还说喜欢它,逄枭不禁有些郁闷。

  秦宜宁都没搂过他,没夸他漂亮,也没说喜欢他呢!

  他都不如一匹马!

  ps:今晚有加更哦!时间是晚上八点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