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剑之谋 > 第七十章征兆

第七十章征兆

  说起蜀山派的命运,白无瑕望了望四周,确定无人偷听之时,才开口说道:“蒲师兄,掌门师兄为人好大喜功,嫉贤妒能,又自私自利,这样的人绝不可以再做蜀山派的掌门了。”他将声音压得极低,似乎是在惧怕什么,看样子,却又不像。因为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惧色,说话的态度也显得异常坚定。蒲落尘自然也注意到了对方神色有异,便即劝道:“无瑕师弟,有些话在我面前说一说也就是了。万万不可在他人面前说起,切记,祸从口出啊!”白无瑕道:“蒲师兄,你放心,无瑕所说的这些话也只会在你面前说起。旁人绝不会知晓。无瑕今日之所以对蒲师兄说这些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蒲师兄能够重新回到蜀山派,夺回那掌门之位啊!”蒲落尘闻听此言,勃然大怒,朝那白无瑕厉声叱道:“白无瑕,你身为蜀山派弟子,怎么可以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可知,那样做会死多少人吗?”白无瑕面不改色,义正辞严地道:“蒲师兄,无瑕此举完全是为了蜀山派的百年基业着想,若不将那商无影赶出蜀山派的话,我蜀山派迟早都会毁在那商无影的手里!”蒲落尘漠然道:“既然当年剑眉道人传位于他,那你们就应该遵从他的意愿行事,即使他有不对之处,你们也应该多加劝阻才是,怎可行那背叛师门,大逆不道之举?”白无瑕听到蒲落尘这么说,不禁长叹了口气,说道:“蒲师兄啊,若是商无影肯听我等的规劝,蜀山派又怎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蒲落尘当即问道:“蜀山派怎么了?”白无瑕答道:“我蜀山派乃是当今武林第一剑派,正因如此,身为掌门的商无影便不将其他各派放在眼里。若是在少林寺高僧禅光大师的面前,他还会有所收敛,可是到了其他门派的面前,他便会变得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我们蜀山派也因此得罪了很多同道中人,若是长此以往下去,蜀山派便会在江湖上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对我蜀山派是百害而无一利啊!还请蒲师兄能够不计前嫌,重回我蜀山派执掌掌门一职!”蒲落尘在旁听了一会,脑海里不觉回想起了那日同福客栈一事。记得那日,商无影带着蜀山派弟子在灵宝县境内没有找到什么住处,便打算入住同福客栈。守在同福客栈的常荣等人不肯让他们入住客栈,商无影便打算强行入住。两拨人马差点因此打了起来。常荣他们好歹也是官府里的捕头,商无影身为一个江湖中人,竟然公然与官府中人作对,的确是有些狂妄自大。将这件事与白无暇所言相比较,并没有什么矛盾之处,反而更加合乎情理。由此可知,白无瑕所言非虚。虽然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可是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自己已经离开了蜀山派那麽久,照理而言,的确不应该再介入蜀山派的事情当中了。况且,有些事情一旦介入,非但解决不了,只怕会令事情变得更糟。想通了这些,便就知道下面的事情该如何应对了。只听得蒲落尘断然拒绝道:“无瑕师弟,想必你也知道,如今我已是六扇门的一名捕头了。身为公门中人,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又怎可再做那蜀山派的掌门呢?”白无瑕听到蒲落尘这么说,登时变了脸色,连声问道:“蒲师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无瑕方才所说的话全都被你当做了耳旁风不成?”

  蒲落尘道:“无瑕师弟,看来你并没有听明白蒲某方才那番话的意思。蒲某的意思是说,官府中人不应该在不属于官府管辖的地方任职,你明白吗?”

  “我明白!”白无暇突然大声回应道,原来你是舍不得朝廷的那点俸禄,舍不得你在六扇门混来的一官半职!”

  蒲落尘面色一冷,当即答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白无暇心中怒极,指着蒲落尘厉声叱道:“蒲师兄,无瑕真是想不明白,那聂三江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使得你如此死心塌地地为他们六扇门做事啊?莫非你真的利欲熏心,忘记了我们在蜀山派的兄弟情义吗?”

  蒲落尘淡淡地道:“兄弟情义,蒲某并没有忘记,只是如今,你我各为其主,蒲某只是在尽自己做捕头的本分而已。”

  “捕头?”白无暇听到这两个字后,突然呵呵大笑起来。笑声一止,便听得白无暇大声说道:“那你就好好地做你的捕头吧!”说完,愤然离去。

  蒲落尘见状,不觉长叹一声,心道:“无瑕呀无瑕,这世上的很多事情远不是你所想像得那么简单啊!”

  白无暇走后,蒲落尘便回到了客栈。此时,众人吃完食物,都已回房休息去了,只有聂三江一人还坐在桌前喝着闷酒。由于之前被白无暇带去商议事情,离开得甚是匆忙,也就没怎么吃饱,蒲落尘便准备再要一些饭菜来填饱肚子。一边的聂三江似乎早已看出了蒲落尘的心思,便开口叫住了蒲落尘,教蒲落尘过去,陪他坐上一会。自从做了挂名的捕头之后,蒲落尘便很少违抗过聂三江的命令。对方既然要求自己坐上一会,自己岂有不去之理?再细细望去,聂三江已经在饭桌上摆好了饭菜,似乎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若是再不去的话,岂不是浪费了对方的一片好意?蒲落尘看到那满桌的饭菜后,已是心知肚明,于是便奔将过去,朝聂三江简单地作了一揖,随后便坐在桌前大口地吃了起来。聂三江本想开口问一些事情,但见对方吃得甚急,想来是饿坏了,当下也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本以为对方酒足饭饱之后,便会和自己聊上两句,哪知道,对方居然起身请辞。聂三江只得再次叫住了对方。

  “落尘,莫非你的心里没有什么话要对本座说吗?”聂三江开口问道。

  蒲落尘答道:“总捕大人,请恕落尘无礼,落尘此刻只想回房休息,至于别的事情,落尘无心再做,也无心再谈了。”聂三江听到蒲落尘这么说,只得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回房休息吧!”蒲落尘回了一个“是”字后,便即走开。不过,并不是回往自己的房间。只见他向店小二要了几壶好酒,然后才往房间走去。进了房间之后,蒲落尘便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喝酒,没怎么出来过。酒喝完了,蒲落尘便会打开房门,朝那店小二再要上几壶。就这样,一连喝了十几壶酒,已然微微有了醉意,蒲落尘便借着这微微醉意,倒在桌上睡了起来。

  自从离开蜀山派以后,蒲落尘每次睡觉的时候都会做梦。每次所梦到的事物都和蜀山派有关。比如说。梦到过自己的师父,梦到过自己的师妹,也梦到过处处与自己作对的商无影。除了他们三人之外,便很少再梦到过其他的人。这一次也不例外。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蒲落尘在梦里只见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蒲落尘始终都无法忘怀的师妹卫晴然。梦到卫晴然已经不止一次了。每次梦到卫晴然的时候,蒲落尘都会背对着她,直到她消失不见。本以为这次她会像往常一样消失,哪知道,蒲落尘刚刚转过身子,那卫晴然便忽的一下,跑到了蒲落尘的前面,与蒲落尘正眼相视。蒲落尘吓了一跳,急忙再次躲开。而卫晴然似乎早就知道蒲落尘会躲避自己,在蒲落尘躲闪的同时,那卫晴然便也跟着挪动着身子,无论蒲落尘如何闪躲,那卫晴然始终都与蒲落尘近在咫尺。蒲落尘见状,只得停下了脚步。

  “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承受不住了!”蒲落尘用央求的口吻说道。

  话已出口,却迟迟听不到对方的答复。

  说来也怪,自那卫晴然出现之后,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一直停留在蒲落尘身上,就这样看着,看着,一句话也不说,甚至需要她开口作答的时候,她也始终一言不发。

  一刻,两刻,三刻……”感觉时间已经过了很久,蒲落尘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问道:“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尽管抬高了声音,却丝毫没有威慑力,那卫晴然听了之后,依旧一言不发。

  不过,变化还是有的。只见那卫晴然的眼睛里突然涌出了两行泪水,那泪水是红色的,是血红色的!

  “血?是血泪!”蒲落尘大骇之下,连连向后退去。退了没几步,蒲落尘便清楚地看到,那卫晴然的身躯竟然顷刻间化为了粉末,消失的无影无踪。

  惊魂未定,忽听得一人连声叫道:“蒲捕头,蒲捕头……”蒲落尘怔了一怔,随即凝神望去,只见眼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着雪白色道袍的少年道人,那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刚认识不久的上清派弟子云漫飞。

  “云小道长?怎么是你?”蒲落尘忍不住问道。

  云漫飞瞥了蒲落尘一眼,说道:“怎会不是我?云某在门外喊了你半天,听不到任何回答,因此,云某只好闯了进来。闯进来之后,才知道原来蒲捕头睡着了。真没想到,蒲捕头的这一觉睡得可真沉哪!”蒲落尘不觉为之一窘,歉然道:“云小道长,方才都是蒲某的不是,蒲某在此向云小道长赔罪了!”说完,便对那云漫飞一揖到地。云漫飞也并非是那蛮横之人,见对方作揖赔罪,心里的闷气也消了大半,当下便打了个稽首,以示还礼,随即心平气和地道:“蒲捕头。云某前来找你,本就唐突,蒲捕头不必对此介怀。只是,眼下倒有一件事情需要蒲捕头亲自处置,还请蒲捕头速速前去才是。”蒲落尘问道:“不知是什么事情需要我蒲某人亲自处置啊?”云漫飞道:“蒲捕头去了就知道了。”话一说完,便转身离去。蒲落尘一时不明所以,只得跟在后面,寻找答案。跟着跟着,来到了客栈门口,那云漫飞突然说了一句:人已经来了!”然后便退到一旁,不再言语。蒲落尘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听得一人大声说道:“蒲云阳,你终于来了!”

  “蒲云阳?”蒲落尘听到这三个字后,不觉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这世上会这样叫他的人并不多。

  “莫非是商无影来了?”蒲落尘心中想道。

  结果也正如蒲落尘所料,商无影的确来了。不过,出人意表的是,他并没有带蜀山派的弟子前来,反倒只来了他一个人。除此之外,上清派的韩天润,鹿龟鹤二人此刻也正把守在客栈门口,与那商无影怒目相视,想来,是不愿让那商无影踏入客栈。蒲落尘并非蠢钝之人,看到这里,已然明白了当前情势,于是便走上前去,朗声问道:“原来是商掌门啊!商掌门独自一人来此,想必就是为了来找我蒲某人吧?”话音一落,便听得那商无影大声答道:“不错,蒲云阳,我就是为了找你而来!”

  蒲落尘道:“商掌门,若是你只为找蒲某而来,那你我大可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聊聊,何必在这里生事呢?”商无影怒哼一声,说道:“蒲云阳,分明是你的不是,你反倒怪罪在我头上,这是何道理?若不是你这同福客栈的门槛太高,我商某人又岂会在这里生事?”蒲落尘道:“如此说来,倒是我蒲某人的不是了,蒲某在此向商掌门赔罪了!”话一说完,便对着那商无影一揖到地。商无影并未还礼,依然趾高气昂地说道:“蒲云阳,既然你已经赔罪,方才的事情也就作罢,我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商某今日来此,不只是为了找你,更是为了神器而来!”蒲落尘闻听此言,嘿笑道:“商掌门,想不到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死心,依然贪恋那件所谓的神器,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神器,你如此痴迷,不觉得可笑吗?”商无影听到“可笑”二字后,居然大笑不止,看样子,倒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事情。

  笑声未毕,便听得商无影大声说道:“蒲云阳,这可笑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你的行踪尽在我的掌握之中,那神器早已落入你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蒲落尘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想必商掌门所得到的消息不过只是从别人的耳中听来的。那道听途说所得到的消息怎能够当真呢?”商无影嘿嘿笑道:“蒲云阳,莫要再狡辩了,若是那夸父山没有神器的话,范秋横,言决胜二人又是因何而死?你以为这件事可以瞒得过天下人吗?”蒲落尘冷冷一笑,说道:“商掌门既然已经知道了范秋横,言决胜二人的死讯,那你为何还要追查下去?莫非你想落得和他们一样的下场吗?”商无影闻听此言,气得七窍生烟,指着蒲落尘大声喝道:“蒲云阳!你……你竟敢当众威胁我!”蒲落尘听罢,淡淡地道:“商掌门。蒲某人不过是在劝你,不要枉自送了性命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