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026 隐隐的默契

026 隐隐的默契

  落在腰上的大手紧了紧,迅速逼近的男人气息,令顾安童下意识的瑟缩了下,瞬间闭上眼睛。

  司振玄的手沿着她的腰往上抚摸,最后落在浑圆肩头。

  他的声音也低沉下来,便在她耳畔飘。

  从来没和男人这样接近过的顾安童,浑身都已经僵硬起来。

  她又想躲开,可司振玄将她搂的紧紧的,“这不能答应。”

  “为……”刚睁开眼想要问话,顾安童却又赫然窒息。

  司振玄的脸离她好近,近的已经鼻尖触碰着鼻尖。

  “因为,现在就要做这件事。”司振玄眉眼一沉,薄唇又紧紧贴上顾安童的。

  骤然间,炽热起来的气息令她眉尖微蹙,只是发出唔唔两声便再无还手之力。

  她太清楚,自己和司振玄之间的力量差距。

  别说挣脱,她现在就像个待宰的小鱼。

  他为什么不答应她这个要求,却还亲了她……

  顾安童分明能感受到,这个清冷男人身上不同寻常的热度。

  亲吻的感觉,甚至都比白天在街上的时候,还要猛烈。

  原本僵硬的身体,在不断加深的吻意中,柔软下来。

  大床上,原本就被顾安童丢的到处都是的衣服,因为两人之间的纠缠,越发的凌乱不堪。

  司振玄一次又一次,加深了这个令人神魂颠倒的吻。

  他的舌尖,肆无忌惮的在顾安童的口中扫荡。

  她的脸越发的羞红,四处抓爬着的手,不知不觉中就紧紧揪着司振玄的背部。

  鼻息中,溢出越发粗重的喘息。

  司振玄的手非常好看,修长并且富有魔力。

  顾安童晕乎乎的整个身体,就被往上一提,长裙直接滑落到地上。

  修身的短款旗袍,也被那只略带冰凉的手,直接从背部轻轻一拉,瞬间松松的挂在半身。

  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被那只手滑过,以至于顾安童意乱情迷的浑身颤抖着。

  淡淡的胭脂红,随着手的动作不断的侵袭全身。

  她觉着热的离谱,只好轻声喊了句,“振玄……”

  那软媚的呻/吟入耳,很容易加速本就有些干柴.烈火的气氛。

  反而是司振玄愣了下,那急速上脑的混沌,几乎是在顷刻间便退了下去,身体也随之僵住。

  司振玄轻咳了声。从顾安童的身上松开手。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起来、

  顾安童迅速伸手拿过薄被,径直盖住自己的身体,羞的已然抬不起头。

  “抱歉,刚才有点……”司振玄顿了顿后,说。

  顾安童的脸色微微一变,明明刚才他和她一样,同样非常失控,为什么要说抱歉?

  哪怕他就这样做下去,她也不会有反抗的力气。

  她甚至隐隐有些期待,和司振玄之间有夫妻之实。

  可是他却及时喊停,理智的令她无法理解。

  “你对我有感觉的,对不对?”顾安童鼓起勇气问了句。

  见顾安童追问自己,司振玄回过身来,“你不是想离婚?”

  话题怎么会又绕到这个节骨眼上,顾安童的脸涨得通红,揪着被面反问,“可是你说已经离不了么?”

  “所以,有感觉和有感情,是两码事。”司振玄说的这句话,令顾安童微微一愣。

  他的意思是,对自己的确有感觉。

  可是却没有感情……正是因为没有感情,他才不会继续下去?

  顾安童抱着被子走下地,跟在司振玄身后,“是孟玫么?你来蓉城是为了她么?”

  司振玄莫名的转身,见顾安童脸上忽而红忽而白,裸在被子外的双肩更是轻轻抖动着。

  他略微戏谑的摇摇头,“你想太多了。”

  不过,司振玄倒是想起孟玫在包厢里和自己说的话。

  她说顾安童被司岳云那样对待,最后还是要嫁到司家,甚至愿意与司岳云在一个屋檐下尴尬相处,背后总有原因。

  何况那天顾安童还特地过来问他,如果可以,能不能过一年再考虑离婚的事情。

  到这一刻,顾安童彻底的对自己的婚姻生活绝望了。

  这个对自己只有感觉,却没有感情的男人。

  这段她想逃离,却涛离不开的婚姻。

  还有她居然会莫名心动,却又不断心死的感情过程。

  她看不懂司振玄,也听不懂他的话。

  他不愿意和她解释,只想让她这样误会的话,那她也毫无办法。

  顾安童走到司振玄面前,抽了抽鼻子后,将被子松开,露出一片狼藉的身体。

  “那麻烦,把你亲手脱了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我穿回来。”

  这是第一次,顾安童在男人面前赤.裸着身体。

  但她却要他,帮她捡回所有被他剥去的尊严。

  司振玄沉默良久,终于还是依着她的意思,先伸手扶起肩头掉落的,而后绕到她身后帮她扣胸衣扣。

  手还是那双手,甚至连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还是会引起一阵轻微的战栗。

  和司岳云恋爱的期间,她并没有倾注过多少感情,失败也便失败。

  可是对于司振玄,她的确有在努力和他相处,最终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顾安童唇畔浮起一丝无奈的笑意,在感情上,她居然一直都是个失败者。

  不管是最开始的司岳云,还是之后的司振玄。

  这个女人的身体很漂亮,漂亮到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毫无瑕疵。

  只是每次她轻微颤抖的时候,司振玄的动作都会有些迟疑。

  想不到,他扣了几次居然都没能成功。

  他削薄轻抿的唇,忽然泛起个异常无奈的弧度。

  司振玄径直走回到顾安童的面前,将她往怀里头狠狠一抱。

  他低叹了口气说:“算我输了,以后会好好对你。”

  顾安童被抱的有些发愣,司振玄和自己妥协了?

  那他的意思是,不会再和自己说那么刻薄的话,也不会再做这种令人羞耻的事情么。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么绝然的做法,哪里触及到司振玄那冷冽的神经。

  那么温柔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司振玄和自己说,居然令她鼻子微微一酸。

  顾安童小声的问:“你会好好和我做夫妻么?”

  “……”见司振玄没有回答自己,顾安童也跟着无奈的勾唇笑了笑。

  果然,有感觉和有感情真的是两码事。

  她倒也不能强求司振玄做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何况他已经退了一步。

  司振玄倒是又想起孟玫的话,皱了皱眉后问:“你有喜欢的人么?”

  顾安童愣了下,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几乎要脱口而出那个答案。

  可是想到司振玄他心里,有其他喜欢的女人,便又豁然失去勇气。

  顾安童慌张的摇着头说:“没有。”

  她果然有喜欢的人,只是因为顾家的原因,才一直希望他和她好好在一起?

  这得付出多大的牺牲……想到这里,司振玄的手微微一紧,眉宇间的气息再度沉了下来。

  顾安童看见他这样,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难道她又说错什么,令司振玄不高兴了。

  半晌后,司振玄摸了摸她的头发,从地上捡起那床薄被,裹在她的身外,“小心感冒。”

  见司振玄并没有说出难听的话,她才终于松了口气,微微点了下头。

  “明天就回丰城。”司振玄从桌上拿起手机,往后退了一步,“回去后,就让你接手谢二爷的这个项目的对接。”

  顾安童裹着被子坐到床上,略有点惊讶的问了句,“我接手?那司岳云……”

  “名义上这个项目会交由他来监管。”司振玄回身说道:“所以他不会有意见。”

  顾安童点点头,司振玄又补充了句,“我今晚睡沙发,回去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晚上好好休息。”

  顾安童呆呆的看着司振玄走了出去。

  他还顺手将她房间的门,给轻轻带上。

  顾安童的脑子,又有些短路。

  明明她应该气急败坏,他把两人亲吻的照片,放到网上的事情。

  可对方三言两语,就给她打发回来,甚至被冷待了这么久的怨念,也彻底消散。

  不过说老实话,她想离婚是因为司振玄太过分。

  只要他能温柔一点,她还是愿意和他过下去。

  毕竟她肩上有着非常巨大的重担,那就是顾家的兴起。

  转日就要回丰城,顾安童早早就将行李收拾好,等着司振玄的特助过来取。

  这次所谓的蜜月之行,过的并没有多快乐,甚至发生不少让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

  好在最后一天,他们平安解决,进ru了种非常奇妙的状态。

  说是奇妙,不如说是隐隐的默契。

  这种默契更多的是来自于,顾安童对司振玄的初步了解。

  他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劲,可的确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温柔性情。

  他工作起来会变成另外个人,举止风度十足健谈。

  私底下,他沉默寡言甚至言谈刻薄。

  被他折磨过好几回,顾安童在司振玄身边的时候,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乖巧听话。

  从如同小家碧玉一般的蓉城,乍一踏上丰城的土地,顾安童有那么点不习惯。

  她微微眯了下眼睛,手倒是忽然间被司振玄握住。

  她略有点惊奇的转头看他,他只是随口说了句,“走吧。好歹是蜜月刚回来,还热吻街头的夫妻。”

  司振玄的话令顾安童怔了下,倒是忽然间红了脸,略有点僵硬的侧过头去。

  她居然会觉着,司振玄的话里,带着几分调/戏的味道。

  本来她是要为这种事情,和司振玄再冷战个几日才行。

  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莫名的消停了。

  顾安童百思不得其解,总觉着哪里有点太顺理成章。

  可她又不想再去改变,因为她似乎就没有赢过司振玄。

  哪怕最后他说他输了,好像也不是那回事。

  司家特地派车过来接的两人,司振玄那个神出鬼没的特助舒旬,总算是出现在副驾驶上。

  这是个看起来满阳光又养眼的少年,听说年纪已经有二十五岁,但看起来顶多二十岁。

  所以昨天这个舒旬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顾安童生生把他当成是酒店的小服务生。

  舒旬回头看了眼司振玄,“司总,待会是直接回家,还是先去一趟公司。”

  “不急。”司振玄低头对了下腕表,“公司的事情明天再过去交代,让安童先休息一天。”

  顾安童知道司振玄应该说的,是她到司氏企业报道的事情。

  她略有点奇怪的问:“这件事,不需要和伯父伯母说一声么?”

  “伯父伯母?”司振玄抬眉看了下她。

  顾安童张了张口,小声的修正了下,“爸……妈……”

  “你进司氏企业,原本就在结婚前已经定过的。集团里的事情,现在他们也不会管太多,我处理就好。”司振玄说到工作的事情,明显比往常健谈许多。

  他瞥了眼坐在身边还在蹙眉思考的顾安童,补充了句,“虽然外面关于我们的新闻,已经报道出去,但在公司里,还是要低调一点。”

  司振玄的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顾安童作为司振玄的妻子,进ru集团,是特别安排的。

  可也会引起董事会部分人的反感,而且也不利于顾安童和其他同事间的相处。

  这点顾安童当然清楚,但她却记得自己和司振玄的照片是被登在财经版的。

  难道司氏集团的人都不会注意么?

  司振玄勾唇淡淡笑了下,“舒旬放新闻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放你清晰照片,也没有提你的名字。”

  顾安童犹豫了片刻,“那好吧。”

  司振玄的声音稳沉而又动听,“给你安排的是项目组组长,专门负责这次的合作项目。司岳云将是你的直接领导,你愿意么。”

  顾安童愣了下,“那、那你愿意么?”

  或者是这个现实令她有点不快,顾安童的声音里都带着点撒娇意味,“你明明说过要对我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