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097 我嫌弃它了

097 我嫌弃它了

  也或者,这一刻的失落,来自于这件事,与司振玄有点关系。

  她心目中的司振玄,是不该和这种事挂上钩,可如果要和司家对抗,也许不得不使出这些见不得人的招数。

  就好比刚才,司岳云的确混乱了,甚至迟疑了。

  否则江暖怎么会气到肚子疼,被送到医院去。

  周容容摆摆手,“我得先去找沈总啦。晚上还得麻烦他送我去司家。”

  她笑起来,有漂亮的小梨涡,“你说,我会不会让司家的人大跌眼镜呀。”

  “会的。”顾安童忽然间也被她愉悦的笑容感染,露出了好看的酒窝,“我应该感谢你,给我狠狠的出了口恶气。”

  “哦在这一点上我和你基本上是态度一致的,就算沈总和司总不给我钱,我可能都会干这件事,江暖不是个好人,她把我姐姐欺负的在公司根本抬不起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有必要把自己以前看不惯的人,一个个拎出来先炫耀后打压,简直就跟神经病一样。”

  顾安童忽然间看着周容容那张略有点熟悉的脸,问:“容容,你姐姐是谁?”

  “我姐姐?周潇潇,你认识吗?”

  顾安童还真认识,这是她曾经的大学同学,当年他们大学另外一个系的校花,因为一件小事和江暖闹过,那时候她和江暖关系不错,江暖曾经和她抱怨过。

  现在再听,便能感觉出江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

  “有所耳闻。”顾安童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了周容容,“以后有机会,可以约出来聊聊。”

  “好的。”周容容明显很洒脱,踏着轻盈的脚步往公交站走,顺便对顾安童挥了挥手。

  顾安童回身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多好的一个姑娘,却生生的被司岳云那个王八蛋给糟蹋了。

  顾安童回到公司,之所以不会那么着急,也是因为江暖被送到医院,司岳云正分身无术,在这一层楼,至少没人能管的了她了。

  刚刚到楼道口,就听见茶水间里传来熟悉的名字。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从那女人舌尖里绕出的名字,便是她的丈夫司振玄。

  孟玫吃吃的笑着,不知道在和谁炫耀,“知道吗?你不是说振玄是个闷葫芦吗?这人心可细了,不经意间就会讨女人的欢喜。我说我喜欢城东那家的栗子,上班的时候,他就让那个舒旬放了那栗子在我桌上;我说女人的桌子上永远缺一瓶香水,他就买了cha

  el5号给我……”

  后面孟玫絮絮叨叨的,顾安童有点听不清,她忽然间耳鸣了。

  站在原地好半天,顾安童骤然间转身,匆匆的往门口走,直接就撞到了舒旬的身上。

  见顾安童满脸苍白的样子,舒旬略有点紧张的问:“顾组长?是不是哪里撞疼了?”

  顾安童摇头,“你是来找孟玫的吧?”

  舒旬刚想要说话,顾安童指了指茶水间,“她在那边,别走错地方。”

  说完,她便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桌子上还摆着司振玄当时给她的两瓶香水——“这是送我的吗?”“不是,是给你做研究用的。”

  顾安童直接拿起香水,扔到了垃圾桶里。

  “哎哎哎!这香水顾姐你还没用多少次呢,之前不是一直舍不得用吗?”林月眼尖,直接从垃圾桶里把香水抢救了回来。

  顾安童冷淡的说:“不要了,我嫌弃它了。”

  “为什么啊……”林月像宝贝一样把玩着香水瓶,她可是垂涎好久。

  因为司振玄就送了她这两瓶香水,还不是以送的名义,她甚至连结婚婚戒、婚纱照都没有。

  即便是逢场作戏,要不要这么入戏啊!!

  那看样子司振玄很知道怎么追女孩子,那他每天一副不懂浪漫的模样是要装给谁看啊?

  顾安童又有点生气起来,她明明都已经可以理解,理智却又开始土崩瓦解,肚子里好似喝了一缸醋,不停的往上泛着酸气,“不就是香水吗?我不稀罕。”

  “你不稀罕我稀罕,顾姐,你不介意的话,送我啊?”林月小心翼翼的抱着瓶子,生怕顾安童一个不顺心又给扔了。

  顾安童点头,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你拿去就是了。”

  林月高兴得不行,还去问沈迎禾,要不要分一瓶。

  顾安童低着头看眼前的案子,白花花的一片居然如何都入不了眼,忽然间她噌地一下站起身,吓了整个办公室的人一跳。

  沈迎禾问:“顾姐你去哪里。”

  “我出去走走,你们先商量手头的那个可行性,敲定一款香水的款型,然后订单做样品。”顾安童交代完,拎着包往外走。

  站在电梯口,顾安童赌气的按了“1”,既然今天没人管她,她决定任性旷工一回。

  结果她面前的电梯没有动静,专用电梯的门却在眼前缓缓打开,司振玄抬腿正往外迈,看见顾安童的那一刻,两人都自一愣。

  司振玄一把伸出手,将顾安童给拖了进去。

  “你做什么?不怕被人看见吗?”顾安童直接推开他,自己顿时间抵在了另一侧,皱着眉头问。

  司振玄想了想,回答,“今天没有人可以管我。”

  哦也对……司岳云的心腹都跟着他去医院了,司振玄今天应该是很自由的。

  电梯在慢慢下行,顾安童握着略有些发红的手,语气依旧泛着酸气,“你是来找孟玫的吧。这戏演的还真是投入。”

  司振玄沉默不语,显然是默认了她的问题。

  顾安童眼圈泛红,“你又骗我……你和她明明已经在谈恋爱,你还和我说你是逢场作戏。有些事情没对比真的看不出来区别,你对她那么好,对我呢,你除了想和我上/床,你还有别的需求吗?!”

  顾安童很想咬了自己的舌头,她这辈子还没说过这么直白的话,可她不吐不快,她和司振玄没有蜜月过没有约会过没有恋爱的时间,就直接过度到那么直接的过程,她自以为是的恋爱,撞到孟玫的那些描述,简直可笑的令人发指。

  电梯到了一楼,司振玄随手按了顶层,幸好这是专用电梯,没有密码是进不了,所以这里的空间很安全。

  他莫名的看着她,“你又怎么了?”

  顾安童比划着和他说,“我也想要城东的栗子,也想要你专门买了送的香水,也想要你每天一枝玫瑰花的放在桌前,也想要你中午和我一起吃工作餐……可是这些我和你结婚的时候没有享受过,现在却必须要看着你和其他女人一起做,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你明明说过让我忍,可我心胸狭窄,我忍不了……你答应过我的,你不会对她好……”

  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搂进司振玄的怀里。

  良久,顾安童听见司振玄的一声轻笑,再抬头时候,他已经又是以前的模样,“我让舒旬安排的,舒旬说,如果要做出恋爱的样子,有些事情是必不可少的,既然要高调,那就交给他去办。”

  顾安童脑子有了一瞬间的空白,好半天她才恍悟过来,带着一种自己都无法察觉的雀跃,问:“所以,这不是你的本意?我就说……有些那么肉麻的事情,怎么会是你做的呢?”

  几乎是下意识就松了口气,顾安童说:“那没什么了,不是你就好,不是你就好……”

  见顾安童已经快撞上电梯门,司振玄及时将她拎了回来,半搂半抱着让她面对着他,“原来你喜欢这些。”

  顾安童语塞,最后只好说:“喜欢这些也要看是谁去做,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做,只会觉着反感,但如果是那个人,无论他做什么我都喜欢。”

  所以司振玄,只要给点灯火,她的世界就开始璀璨,或者他永远都未必了解她的这种情感,正如同此刻她说完之后,他眼底却浮起令她无法捉摸的情绪。

  转念一想。

  舒旬打着司振玄的名义给孟玫做的这些,她虽然还是不舒服,但至少不会像刚才那样郁闷了。

  可顾安童直觉,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四十天里,这样的事情或许她会遇到很多。

  要么她需要用一根极粗的神经去应对,要么她就会时不时的如同今天一样,出现这样近乎暴走的状态。

  “我还有十五天,就可以离开这家公司了。”顾安童说给司振玄听,“眼不见为净,我想暂时离开丰城两个月。”

  “这样也好。”司振玄也不希望顾安童总是这样伤心,即便不愿,可有些事真的是情非得已。

  顾安童见电梯又已经到了顶楼,她想出去,却还是被拉了回来,电梯再反复运行,司振玄说:“这瑞安全。出去哪里都有人。”

  顾安童舔了舔略有点干涩的上唇,她想出去,只是因为这电梯里都是荷尔蒙的味道,令她不由自主的浑身发热,为了摈除掉奇怪的念头,她问:“周容容那件事,真的是你和沈昊松做的么?”

  司振玄点点头,“是。你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了。”顾安童略有点可惜的说:“可是容容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好好,却被司岳云……”

  “如果不是她,那么迟早有一天,司岳云会想着将你拐回到他的床/上,用各种手段。”司振玄打断了她的话,“周容容需要钱,我们需要一个人代替你。顾安童,我的善心有限,只能给我可以去关心的人,以及我在意的人。你是我的女人,那样的事情我不会允许发生,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不能有。更何况,这是一箭双雕的结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