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099 原来,你已经做不了主了

099 原来,你已经做不了主了

  顾博远沉吟片刻,他又向旁边的车驾里看了看。

  顾安童眼尖,那车的副驾驶上正坐着那个女人,唇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嘲讽,“原来,你已经做不了主了。”

  “可以,没问题安童,那间制香坊有百年历史了,原本就是我想留给你的,你想要,爸爸当然没有意见。”

  “好,希望你不要反悔。”顾安童也不再多说,转身匆匆离开。

  周容容其实是在两天后才去的司家,她特地挑了个明媚而又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沈昊松给他的路线图中迷路了好半天,总算是在十点钟到达门外。

  她先给司岳云打了个电话。

  大幸,自从她闹腾了一次,司岳云总算是把她的电话从黑名单中解救了出来。

  男人的声音还带着鼻音,显然是没有睡醒,周容容冲着电话里就说:“司岳云,我在你家楼下了,你是打算避而不见呢,还是打算把我赶出去,现在,立刻做个决定。”

  司岳云几乎是立刻清醒过来,俊朗的脸上还挂着两个黑眼圈,他对着电话里说:“你等下,我马上下来。”

  周容容听见电话里那一句话的时候,略有点匪夷所思,她嘟噜着便收了电话,“我听说豪门不都会把所谓的灰姑娘扫地出门吗?又或者是冷眼对待。怎么这个司家和其他人家完全不同啊。”

  就在她念念有词的时候,司岳云已经跑了出来,“容容,你怎么真的跑过来了?”

  “那不然?”周容容歪着头问:“等你想起我吗?你是不是都忘记我的存在了?江暖怎么样,孩子还好吗?我可不希望我变成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对我肚子里的宝宝不好的。”

  司岳云略有些尴尬的说:“好,挺好的,在医院里静养,没事了。”

  “哦……”周容容嘟着嘴想了想,“那看来你还是满舍不得她的,对她真好。我上次去公司找你,是不是给你带来挺多麻烦的啊?”

  “没有,容容你听我说,我和江暖已经订婚了。”

  周容容勾唇笑,唇角的梨涡醉人心脾,她伸出小手,在司岳云的脸上揪了下,"“我知道呀,我就是不喜欢她事事都替你做主,好像自己就是太后武则天一样,其实你还是很有能力的男人呀。当然了,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她怀了孕,所以才找我消遣,只是我比她出现的晚,总得有个先来后到是吧?没事的,我觉着你真挺好的,至少没有轰我走,也没冷血对我。”

  司岳云握住周容容的手,“容容,你真是个好姑娘,你那么理解我,我怎么能那样对你……”

  “那你说,我是把孩子打掉,还是自己生下来让他认别人做爸爸。”周容容条理清晰的讲给司岳云听,“当然,你们司家有钱,也可以等我生下来接走他,但是我不放心江暖,我觉着她不会对我孩子好。怎么办呢司岳云……”

  司岳云都被周容容说的犯了愁。

  这女孩子真的是太可爱,可爱从容到似乎很多事情在她这里不值一提,所以司岳云对谁无视,都不想无视掉周容容的存在。

  魏玉兰站在门口对着外面吼了句,“司岳云,你在那边做什么呢?”

  周容容跳了跳,借大树挡住自己的身影,小声的唏嘘,“你/妈好可怕,我决定了司岳云,我不要和江暖抢位置了,你给我一笔钱,我自己养孩子好了。”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的孩子去叫

  别人当爸爸?”司岳云也支持她藏起来,他是真的怕自己的这个娘。

  周容容有点同仇敌忾,伏在他的肩头,“才没有呢,我不是说了吗?我准备当单身妈妈。自己带孩子还是满潇洒的吧?如果有生理需求了,不是还有你吗?反正你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人噢。不过我和你说,我听他们说,生孩子的时候可疼了,司岳云,到时候你记得陪我就好。”

  周容容如果撒泼耍赖,司岳云兴许还不会心软。

  她这故作坚强的话,让司岳云一下子就更难抉择起来,他骤然间转身,两手扶在周容容的肩膀上,沉声说:“容容,你容我过了这个阶段好不好?给我点时间,其实我是喜欢你的,真喜欢你。”

  “那你现在能满足我一个要求吗……”周容容耷拉着肩膀,略有点垂头丧气,“姐姐最近工作很辛苦,回家就和我发脾气,我寄人篱下哪里敢说什么,我想出去住,不然被她发现我怀了孩子,会烦死我的。”

  司岳云连忙点头说“好”,哄着她,“放心放心,这房子的事情最好解决,我们司家名下的房子不要太多。就是我最近在公司里出了点事情,手头并不是很宽裕,一时间拿不出很多钱来。”

  周容容眨巴着眼睛,“江暖管你的财务吗?”

  “当然不是。”司岳云回头和魏玉兰说有个朋友过来,一会再回去,就拉着周容容到大树旁的长椅上坐下。

  明媚的阳光照在周容容清水出芙蓉的面孔上,看着说不出的养眼,司岳云是越看越喜欢,也正愁没人倾诉自己的烦恼。

  当初他的确是因为江暖的勾.引,以至于一下子失了本心,把顾安童当场抛弃。

  这之后他和司振玄之间的争斗越演越烈,江暖在里面起的功劳很大,而魏玉兰也希望他去和自己的大哥争。

  早十年前,司岳云的心愿是做一辈子的纨绔子弟,直到魏玉兰拎着他的耳朵说,这辈子也别想好好的吃喝玩乐,要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和自己的大哥战到底,要把司振玄彻底的驱逐出司家。

  司岳云对司振玄实际上没那么大的仇恨值,早那些年如果不是司振玄罩着,他哪里能过的那么逍遥自在。

  最近刚刚接手公司的一系列事情,似乎慢慢找到一些事业的主心骨,司岳云忽然间觉着——其实,带领团队做一点成绩,好像,感觉还可以?

  结果,司岳云在荆楚集团上遭遇了滑铁卢事件。

  荆楚集团是他一力主张,替换掉顾氏集团的,这件事如果出了问题,他是要负主要的责任。

  当初荆楚集团拍胸脯保证,他们绝对会做的比顾氏好,甚至把他们的宏伟蓝图都讲给司岳云听,司岳云被忽悠的很高兴。

  结果,当司氏真的踢掉顾氏后,荆楚集团那边突然间反馈,他们考虑再三,决定撤出与司氏的合作。

  这种今天晴明天雨的行为,给司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前者司氏与顾氏的临时违约,已经赔偿了不少解约金,但司岳云解约的很爽,大笔一挥就同意了;后者荆楚集团的临时撂挑子,让司氏的产品线一度处于停滞的状态,这停一天就是钱啊……

  于是,就在一夕之间,司岳云亏损了司氏集团一大笔钱,号称天价。

  司岳云现在正是最焦头烂额的时候,晚上熬夜不睡的在和荆楚集团沟通,可惜荆楚集团那边,压根就不理会。

  司汉祥已经去司氏集团召开紧急会议去了,整个司家现在,乱糟糟的。

  周容容那细白的手在司岳云的眼底轻轻摸了下,“你一晚上没睡啊,好辛苦。所以我这件事,也是火上浇油吗?薛”

  司岳云的眼皮跳了跳,说老实话的确是,本来公司就焦头烂额的,结果周容容突然间怀孕,也打得他十分的措手不及。

  周容容见司岳云脸色不愉,她垂头对着手指轻声说:“这小东西,选这种时候来我也没办法。你别怪我。句”

  “没怪。”那么小鸟依人的坐在自己身边,说话软声软语,最关键的是她和那个姓顾的女人时常会有些角度很肖似,司岳云的心口猛然间被撞了下,伸手就将她揽在怀里,“容容,我喜欢这个小宝贝,别露出这种表情。”

  周容容笑,“你别太着急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吗。你先想想,这件事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了吗?实在不行,再和顾家合作就是了。”

  周容容哪里不知道这件事的猫腻,沈昊松和司振玄特地设了两个局,一个局就是荆楚集团,听说那荆楚集团的女老板和沈昊松交往匪浅,难怪能为了他翻脸不认人,简直就是女中豪杰;至于第二个局,自然就是周容容。

  但当初周容容就和他们说好了,自己只负责想办法怀上个孩子,至于其他的,沈昊松和司振玄不能管她。

  也就是说,即便周容容现在想帮司岳云,那两个男人也不会有意见。

  司岳云摇头,“顾家和我们都闹到这个地步,怎么可能还会和我们合作。再说了,顾家最近自己都自身难保,顾安童的妈抢了不少顾氏的平台,我们现在也是半斤对八两。”

  周容容听着微微皱起眉,“那你现在岂不是很麻烦。”

  “容容,所以我恐怕给不了你多少钱……”司岳云很认真的说着,“不过我不是骗你,我说的是真的。”

  周容容忽然间愉悦的笑了出来,“没关系啊,你要是没钱了我养你就是了。但前提你得把那个叫江暖的女人踹了呀。再说了,我要是为了钱,也不找你啊……”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恶心,周容容小小的吐了吐舌头。

  司岳云却被她感动了,伸手搂住她的细腰,打了个电话出去,没过一会就有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过来,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身边的漂亮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