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3 她是谁……

103 她是谁……

  她扶在身边的大树上,“孟玫,你不是这么甘于奉献的性格,你就直接说,你明明知道最后的结局不好,又为什么一定要订婚。”

  “因为你啊。”孟玫笑了,“我输给那个女人,我一点也不意外,可你来的这么晚,却霸占了他那么长时间,我就不高兴了。顾安童,你就是他事业上的一块跳板,你们顾家的利用价值已经差不多快要完了,他肯定会和你离婚的。”

  “其实我觉着我挺傻的,订婚又能怎样,最后的最后,司太太不会是你,也不会是我,我们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最多是个过客。

  顾安童的眼睛有点发晕,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就想起那张字条。

  振玄,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她是谁……”顾安童张了张口,凉风瞬间窜进喉中,令她感觉不是很舒服。

  孟玫笑,“这种事情让情敌来告诉你,有意思么?反正呢,你占着老婆的名义却被迫‘离了婚’,我呢,心甘情愿的和他订婚,帮他换取一些他需要的资源。我相信你知道我的目的,也不会去干扰司振玄的决定。你爱他是不是?所以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只能默默忍着这种畸形的关系。”

  孟玫的言辞很犀利,可顾安童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对的,正因为她爱司振玄,明知道这个时候正是司振玄最关键的时刻,所以这个时候宁肯自己哭着离开,也不想当场揭穿他湖。

  顾安童默默扭头,看着远处的风景,“其实我并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我只了解他想离开司家。淞”

  “哈。”孟玫忽然间肆意的笑出了声,“顾安童,我突然间觉着自己是幸运的,你好悲哀,司振玄居然什么都没和你说么?枉费你还口口声声说你们是有感情的,有感情就是你们这个样子?虽然他对我的确不怎么样,可对比下你,我觉着,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被孟玫放在一个平台上对比,顾安童哪怕再不舒服,却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那天自己忽然间敏感的反应过来,又怎么会承认,其实孟玫现在,说的是一个事实。

  他除了说让她等,就是让她忍。

  除此之外,还有景春是她无意间窥见的。

  再没有比这更多的信息了,哦不对,他还带她去他母亲临终的地方看过,说了他母亲的往事。

  如果不是这一步步一步步的温柔,她又怎么会泥足深陷。

  等站在原地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孟玫说,在他的人生计划里,本就没有她,她仅仅是个过客而已。

  顾安童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在感情上,我一直都是个失败的人。每次我试图去挽留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会为了另外一个人放弃我。以前我以为那个人是你,到头来发现,其实谁也不是。”

  当初沈昊松也告诉过顾安童,沈昊松不喜欢孟玫,是因为孟玫当年的趋炎附势,可转头来看看,今天为了司振玄做了这么多的孟玫,令她居然没有了恶感。

  曾经她多讨厌她,甚至发誓一定要打败她。

  今天做到了,可顾安童丝毫没有获得胜利的快感。

  孟玫和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她还欣喜的说着自己要去准备订婚的仪式,孟玫反而像是今天赢得胜利的那一个。

  顾安童孤零零的站在外面的广场上,人来人往,她却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心空了,或者所有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再如同以前那么真实。

  林月和沈迎禾被谢剑晨找出来,她们两个人跑到顾安童身边,“顾姐,你去哪里,我们陪你啊。”

  “就随便走走。”顾安童长吁了口气,眼神忽然间有点闪烁,“你们有看见、看见司振玄么?”

  “嗷,那个人啊,那个人被大BOSS给叫出去了,两个人一直在说话。”林月现在对司振玄一点好感也没有,很是嫌弃的踢了踢脚下的石头,“我讨厌他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迎禾推了推林月,示意她别往这个话题上拐,林月这才恍悟,提议说:“要不我们现在去逛街,司氏会给我们一大笔奖金啊,我决定把手头的钱都花光。”

  “好。好我也觉着可以。”沈迎禾附议。

  顾安童被她们的活力感染,自己也跟着笑了笑,“好,我看着你们买,钱不够了我借你们。”

  “没问题!”

  沈迎禾和林月是被谢剑晨授意,今天要舍命陪君子了,反正谢大总裁说了,有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包揽,只要她们两个能让顾安童开心一点。

  两个女孩其实有点费解,谢剑晨自己为什么不去陪顾安童。

  谢剑晨说自己留下来有点事情,纵然费解,两个人还是来了。

  司氏举办会议的地方,正是市中心的一处大的会议中心,出了会议中心,烈阳高照,马路上车来车往,往前三百米处就有一个大商场。

  顾安童像游魂一样被拽着,直到一辆车停在路边。

  沈昊松从里面探出头来,“安童,会开完了?”

  只是话刚落音,沈昊松的面色一变,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顾安童身边的沈迎禾身上。

  沈迎禾吓的连退两步,她明明已经看准了沈昊松没在,才敢出现在会场的。

  沈迎禾几乎是以兔子一样的速度转身,奈何沈昊松的动作比她还快,直接将她揪住,拖回到自己的面前。

  顾安童和林月被这突然间的变故弄的有点发蒙,哪怕是顾安童都临时忘却了自己的痛苦和烦恼,开始关心沈迎禾的安危。

  “沈昊松,你做什么?”顾安童看沈迎禾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赶紧过去劝解。

  沈昊松眯着眼睛看沈迎禾,“原来以为你天涯海角的跑,结果就蹲在眼皮底下,你倒是想的聪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么?”

  沈迎禾挣扎了下,“怎么了嘛,我就是出来工作,我又不欠你的。”

  “不欠?”沈昊松勾唇冷笑了下,“我怎么记得你欠我很多很多。”

  沈迎禾求救似的看着顾安童和林月,显然那两个人已经被眼前的事实给弄的糊里糊涂。

  沈昊松眼神冰冷,声音更是凉飕飕的,“我看你这次还敢往哪里跑。”

  “我不跑。”沈迎禾咬着下唇回应,“可是大哥你能不能让我陪陪顾姐,我们的事情我会好好面对的。”

  “你以为我信你……”

  沈昊松话还没有落音,顾安童已经抢上一步,“昊松,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你没看出来很不方便?”

  “我知道你不方便。”顾安童声音冷静,没有任何的迟疑,“但是,我希望你能代替司振玄告诉我一些事情,包括孟玫和他的订婚,是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情。”

  “订婚?已经宣布了?”沈昊松显然被顾安童的话转移了视线,眉宇之间不由自主的便紧紧蹙起。

  顾安童点头,“所以……”

  沈昊松松开了沈迎禾,“你先上车。不许下来。”

  沈昊松让自己的司机下车看着沈迎禾,自己则走向一脸震惊的林月以及静静等候的顾安童。

  大哥?沈昊松是沈迎禾的大哥?可这感觉……又不大像……

  顾安童好歹也是经历过一场感情风波的人,这两个人的对话以及眼神,都和兄妹无关。

  这是有过感情的人,才会有的炙热的感觉。

  可顾安童没办法去深究沈迎禾的事情,她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团乱帐呢。

  见沈昊松已经朝着自己走来,她深深吸了口气,让林月在旁边等自己,这才和沈昊松到了另外一边。

  沈昊松取出一根烟,点燃,表情又温和了下来,“抱歉,我现在需要这东西提神。”

  “没关系。”顾安童礼貌的回应,但她稍微让了一步,给对方一点吸烟的空间,借着风站在上风口的位置,她缓缓拂了下凌乱的长发,“昊松,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只希望有些事情,你能坦白的告诉我。”

  沈昊松已经隐隐感觉到顾安童的情绪,和以往不大一样,他郑重回应,“好。”

  “江暖的出现,是谁的阴谋。他娶我,是临时决定,还是蓄谋已久。”顾安童的第一个问题就让沈昊松沉默良久。

  半晌,他回答:“江暖的出现,和我们无关,他娶你,还是我怂恿的,当时我认为你们顾家虽然运营不是特别好,但固有的渠道却是隐藏的优势,娶你,的确有我们的目的在。”

  顾安童的心一点点的开始凉了下去,“所以,他从一开始娶我,就有离婚的打算是么?”

  “哦,一开始是有的。但现在肯定没有。”沈昊松试图为司振玄解释,“这个人虽然很多事情不说话,但至少是个负责的男人。”

  顾安童笑了笑,容颜憔悴,“我们顾家,已经四分五裂,当初他和我提议,让妈妈把渠道拿回来自己操作,这也是你们的计划之一,对么?你不回答,我就当做是你的默认……沈昊松,我的利用价值已经彻底结束,所以今天,他和孟玫的订婚也提上了日程,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什么?为了那个女人?”

  沈昊松否认,“也不完全是。我是和振玄一起长大的人,至少在我十八岁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屁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