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217 她是个打酱油的

217 她是个打酱油的

  顾安童有点害怕的看着他,“你现在总够了吧?”

  “暂时。”司振玄扯了扯唇,在她的额发上亲了亲,“待会喂饱你的肚子,我们去接萱萱。”

  顾安童任他给自己穿衣服,反正裙子是很好穿的,她就是两腿很难受,难受到她只能瞪着始作俑者,问:“那个许然,是之前向你告白的下属吗?”

  司振玄愣了下,点点头。

  顾安童顿时打翻了醋坛子,“你明知道人家心怀叵测,你还这么重用她,还让她和你一起出差,你这是有多喜欢人家。”

  司振玄替她将蕾。丝花边的小底.裤穿上,手指还在那丘谷地带不着痕迹的摸了下,见顾安童又是一个腿软,他才缓缓松开她,道貌岸然的开始自己穿裤子,“你和萱萱一起回老宅住,我就放弃用她。”

  顾安童真想伸脚去踹眼前这个混蛋男人,这和她回老宅住有关系吗?她也虎着脸,说:“你爱用不用,关我什么事。”

  见顾安童开始闹情绪,司振玄也不多说,换了个话题,“中午想吃什么?饿了吧?”

  顾安童还没开口说话,司振玄便又追问了句,“只是早上耽误了很多工作,你介意不介意和我一起去食堂解决?”

  顾安童露出一脸无奈的神情,她能说不吗?这一早上到底是谁荒废的?

  “晚上补我。”顾安童闷闷的回了句。

  司振玄唇畔露出一丝浅笑,“好。”

  今天的司氏集团算是彻底的炸开了一锅热油,虽然今天留在公司加班的人并不多,但还是有不少人留在公司的。

  这会都能看见司振玄司董事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进了食堂,而且这个人长的很熟悉……

  像舒旬这种司氏集团的老人,当然知道顾安童的身份,可四年多的时间,司氏集团的更新换代也很严重,居然整个食堂里的员工里,认出顾安童的寥寥可数。

  顾安童还穿着那天去参加相亲会的裙子,幸好这长裙是纱制的很清凉,不会因为一天不洗而有什么褶皱。

  “那个是司董事的……女朋友?”和许然坐在一起的女同事望了一眼后便赶紧收回目光,“长得可真是漂亮啊。”

  许然默不作声的埋头吃饭,心里头的酸水已经泛滥的旁边的几个女同事都能看见了。

  其他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两个人甚至露出了几丝笑意。

  司振玄是谁,她们就算觊觎,但也不会有什么举动,毕竟那在她们心里,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对象,可有些人不一样,真的就冲着自己能坐上董事长夫人的心态,在公司里可耀武扬威了好一阵。

  也许工作能力的确不错,司董事也的确器重,经常外出还会带上她,可谁不知道她的工作性质是干什么的,说白了,不就是个陪客吗?

  职场就是这样的现实,在你得势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想办法捧着你,可未必都个个服气,这会就有人小声的笑了出来,“之前我记得还有谁说,自己的目标是司董事的女朋友,我看是没戏了吧。司董事的那位,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看她坐在食堂里吃饭,你都觉着这是女神范怎么回事?和某些人真是不一样,扔到人群里也就看不见了。”

  许然的脸瞬间红了,“你说谁呢?”

  “我又没指名道姓,某些人至于这么对号入座吗?”

  许然冷冷的瞥了眼说话的人,然后她哼了声,“女神吗?我看也不过如此啊,都快30岁的人了装什么仙女。再说了,男人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下一个是谁?”

  说完她端着餐盘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群人仍旧坐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无言的对视着。

  顾安童坐在司振玄对面,并没有注意到身周的那些波澜,又或者说,她明知道会有这些情况发生,却也跟着司振玄来了。

  流言蜚语,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当时在司氏集团,她遭受到的非议和痛苦,还有被舆.论控制的压力,都已经将她锻炼出来。

  现在的顾安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一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的司振玄忽然间抬头看顾安童。

  “怎么了?”顾安童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后来以为他是在用眼神问自己食堂的饭好吃不好吃,点点头说:“我觉着挺好的。食堂的饭菜,可是我以前就来吃过……只是以前的那些同事居然都不在司氏了。”

  这点真的满遗憾的,可想而知现在职场的跳槽和变动真的很大。

  司振玄却说:“你的脚如果一直扰我,估计今天晚上你也吃不到什么大餐。”

  顾安童愣了下,顿时间羞红了脸,她又不是故意的……

  这男人是怎么了?从今早开始,说话就一直不怎么讲究套路,一点不像以前的那个古板的他。

  吃完饭以后,排着队依次把餐盘送到回收处,顾安童听见司振玄身边不断传来恭敬的喊声“司董事”,司振玄都一一点头应答,而到门边,女人娇俏的“司董事”,听起来却又味道不同了。

  许然还在那里等司振玄,当看见十指交握的两个人的时候,微微顿了下才视若无睹的继续下去,“董事长,待会有空吗?上午的那个合作文件,需要您亲自确认下的。”

  司振玄说:“好,你给我,我现在拿上去看。”

  许然还要继续说,司振玄已经拿过她手里攥着的文件,拉着顾安童往专用电梯走去。

  顾安童回头,见许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略有些意外的说:“这个女人还真是坚韧,你不是都拒绝过她了吗?”

  司振玄微微叹了口气,“没办法直接开除,她是董事会的人塞过来的。司氏如果真是一言堂也还好,可偏偏不可能个人持股。”

  顾安童懂这个道理,也难怪上次许然那样越距告白,司振玄没有开除她,甚至于好些事情还得带着她,原来这个许然就相当于董事会空投到他身边的棋子,还是个非常漂亮的棋子。

  心里头还是不爽,顾安童鼻息间轻轻哼了声,倒也没多说什么。

  怎么说呢,她现在反而比以前坦荡了,倒不是说和司振玄之间走的有多顺畅,而是四年的时间,司振玄并没有娶妻,就光这点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让她变得心安无比,其他的,还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吧。

  许然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而已。

  在办公室好好的工作两个小时,顾安童给沈迎禾打了个电话,她和司振玄一起驱车到了沈家去接萱萱。

  沈昊松和沈迎禾现在定居的地方,是沈昊松在郊外的那处别墅,二层小洋房,里面专门修建了一个暖房,给沈迎禾种花用的。

  顾安童打电话的时候,她正跟一个泥人那样,和沈迎禾在暖房里修建花枝,沈迎禾赶紧抱着萱萱去洗澡,生怕会被司振玄这个大洁癖嫌弃。

  几天的时间,沈迎禾几乎和萱萱同出同进,都快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了,沈昊松哪里看不出来她心里头的遗憾。

  在沈迎禾帮萱萱擦着头发的时候,沈昊松试探性的问了她一句,“很想要孩子么?”

  沈迎禾愣了下,抬头看向沈昊松。

  阳光灿烂下的他,眉目如画,清俊动人,那是她这辈子的良人。

  沈迎禾骤然间垂头,抱紧不明所以的萱萱,压低了声音回答,“顺其自然吧。”

  目光中的沈迎禾,身量纤巧,形容秀美,这样的沈迎禾比四年前看起来多了几分温柔的气质,尤其是她抱着萱萱的时候,那种母爱的柔美感是沈昊松很少看见过的。

  他在想,沈迎禾应该很想要他们的孩子吧。

  结婚这么久,沈迎禾一直没有办法怀上孩子,无论他们怎么掐着时间来都不可以。

  其实沈昊松对于孩子并没有那么执着,也或者几年前顾安童怀上之后,他几度暴躁过,可后来顾安童失踪,司振玄消沉以后,他甚至觉着不要用孩子来刺激司振玄比较好。

  结果,这几年他和沈迎禾也没有怀上。

  沈昊松和沈迎禾的婚姻是不受祝福的,结婚的时候两个人就摆了几桌子,请了一些朋友聚餐,算作婚礼。

  在沈家那个地方,他们两个人近乎成了禁忌词语,因为他身为大哥,居然和自己的妹妹搞到了一起。

  沈家即便知道沈迎禾不是他的亲生妹妹,这件事也死活不肯答应。

  沈昊松一向不喜欢受人拘束,索性便带着沈思瑜回了丰城,他也并不是非要家人认可才娶沈思瑜的。

  他自知某些事情是亏欠了这个女人的,所以对于孩子的事情,就不想太过计较,怕沈思瑜心里头不舒服。

  可是每次说到孩子,沈思瑜的态度都躲躲闪闪的,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孩子的关系,还是因为没有信心的关系。

  所以后来沈昊松也就不提了,这件事就顺其自然好了。

  可其实沈昊松这么大岁数,要说不想要是不可能的,尤其看到萱萱那么可爱,就是个粉嘟嘟的小公主,他就觉着,一个像沈思瑜这样的小公主,也一定很讨人喜欢。

  沈昊松是家中长子,为了沈思瑜离开沈家也算是大逆不道,可这些年,他也偶尔会有想回去看看长辈的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