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229 你去和她结婚吧!

229 你去和她结婚吧!

  “哼。”这第一印象就让马英然很无语,居然敢叫她马应龙?幸好现场没有第三个人……

  马英然刚想到这个词,目光忽然间就触到顾安童身上,她的眉微挑,“你秘书?”

  顾安童先回答了她,“是的,马小姐不用在乎我,我们秘书的职责,是无论老板有什么事情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眼前的工作,所以请自便。”

  “还真是漂亮的而且听话的秘书呢。”马英然嘟囔了句,后背往座椅上一靠,整个人的态度变得柔和了下来,“司先生,之前窦阿姨和你打过招呼了吗?我是马英然,和你相亲那个。”

  刚才顾安童说话的时候,司振玄的目光便落在了她身上,等到马英然介绍完自己,他才回过神来,微微蹙眉说:“我母亲说过,不过公司不是什么合适的地方马小姐。”

  顾安童冷哼了声,居然还真的打算相亲。

  马英然没有理会司振玄的问题,而是歪着头打量着司振玄的办公室,“你虽然比我大不少,而且我听说你还有个女儿,但是我爸说你也是青年才俊,在这丰城圈子里口碑极好。你这公司也不错,就是办公室太朴素了点。”

  “……”

  马英然站起身来走到另外一个区域,那里比较宽敞而且只有一套会客的桌椅。“要是我,我就把这个地方改造成休闲娱乐的地方,或者,专门给自己妻子的也可以。”

  这司振玄长得真挺好的,除了比较严肃,没什么看着不称心的。马英然觉着自己这样唐突的跑来观察相亲对象的公司,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在那个地方转完之后,她才回到司振玄桌前。

  顾安童发觉这是一个很容易沉静在自己世界的女人,居然一直都自顾自的在说,甚至没有管司振玄有没有回

  而且她觉着这次相亲不是相亲,是一次已经定下的婚姻,所以她说了很多自己的设想,对于未来结婚的设想。

  只是顾安童没想到她的话锋一转,居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还有啊,我个人其实很介意你找这么漂亮的秘书,放个定时炸弹在身边,艳福不浅,但也不会给人什么安全感。所以我们要是在一起了,你最好还是撤了她。”

  司振玄皱了皱眉,却还是没有说话,主要是顾安童也在场,他突然间不知道怎么说,马英然是窦樱介绍过来的女孩,而且他也答应窦樱见见,总不能给人轰回去;可顾安童那越听越黑的脸色也让司振玄有点无言以对,他甚至想问一句,这姑娘是不是脑补过多,什么时候他答应见见就变成她的未婚夫了?

  但最后,他只能选择暂时沉默。

  马英然发觉顾安童居然稳坐泰山,只是态度并不是那么好了,她皱了皱鼻子,突然发觉司振玄桌上还摆着一个相框。

  她凑头过去,相框居然是一张结婚照,她的眉宇之间皱的就更厉害了,“司先生,不是我说,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发展,你和前妻的照片怎么能放在这里呢?这样太不……”

  话没有说完,马英然第一次自己主动住了嘴,目光渐渐挪向旁边端坐着的顾安童脸上,虽然一个素颜一个浓妆,可马英然也不是那么没有眼力,那照片上的新娘明显是……

  顾安童见她似乎发觉了什么,便也不掩饰,微微一笑后说:“姑娘,你总算看出来了吗?我是他的前妻,我叫顾安童,也是他女儿的妈妈。”

  ————————

  马英然气势汹汹的走了,大概认为窦樱给的信息有误,如果司振玄和前妻感情不好,这个前妻怎么一直都在他办公室里待着?

  结果马英然走了,顾安童跟着站了起来,刚才还笑眯眯的神态,现在全然变了个样子。

  只是相比较马英然的气恼,顾安童的看起来和缓多了,“你打算相亲?司振玄你一声不吭是什么意思,真的打算和这个马小姐结婚?哦相比较这位马应龙小姐,我真觉着孟玫其实挺好的。”

  司振玄皱眉,“你想多了。你明知道这不是真的。”

  “什么叫我明知道,如果我今天不在这里,你是不是就和这个马小姐相亲了?还有孟玫的合作?司振玄你……”

  “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和我复婚?”司振玄倒是主动打断顾安童的话,问的慢条斯理的。

  顾安童愣了下,“你、你什么意思?”

  司振玄一字一句的问:“你那么在意我相亲,是不是愿意和我复婚了?”

  顾安童憋红了脸,“你想的美,你去和这个马应龙结婚吧!”

  ——————————————————

  机场。

  顾安童恹恹无力的站在安检通道口,等着蒋芸妃的归来。

  她从回来后,也有好些日子没见到蒋芸妃了,萱萱站在她脚边,特别兴奋的等着,“姥姥怎么还没出来啊。”

  “快啦。”顾安童低头摸了摸萱萱的头,“一会姥姥来了,记得哄她开心呀。”

  “嗯!”萱萱用力的点头,相比较奶奶,她更喜欢自己的这个姥姥哇。

  蒋芸妃随着人.流出来,顾安童对她挥了挥手,上前帮她拎了行李,而萱萱直接扑在蒋芸妃腿边,仰着头看她,“姥姥,萱萱好想你啊。”

  蒋芸妃看见萱萱别提有多高兴,弯下腰去抱她,不过萱萱四岁了,年纪大的人抱起来还是有点吃力,走到半路蒋芸妃就把萱萱放下,然后转头问帮她拉行李箱的顾安童,“你不是和司振玄和好了么?他人呢?”

  顾安童的脸色僵了僵,憋着气回答了句,“冷战呢。”

  “冷战?”

  “嗯。”顾安童倒是没说原因,要是说司振玄相亲,估计蒋芸妃得怒。

  顾安童并没有把马英然这件事当一回事,既然是窦樱安排的,司振玄身为儿子肯定也不能拒绝。

  她就是生气为什么不和自己说,为什么不提前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还有,那件事和复婚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凭什么她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在他的眼里就是她同意复婚?

  顾安童觉着自己已经和他在尝试着相同步调,司振玄让她一个上午多少次的猝不及防,她就觉着很不高兴。

  “就是冷战,没事的。”顾安童安慰了句蒋芸妃,“冷冷他,总是自以为是。”

  蒋芸妃见顾安童说的云淡风轻的,也就微微松了口气,好在不是真吵架,看来也就是小冷战。夫妻之间有点小打小闹是正常。

  蒋芸妃知道顾安童不是不想复婚,就是司振玄每次方法都用错,这让她这个妈在旁边看了都着急。

  连司岳云都知道哄周容容高兴,去旅行结婚去了,这司振玄要复个婚,真以为又是说一句那么简单么?顾安童难道就不想要一个浪漫的恋爱过程,要一个到位的求婚仪式?

  只是蒋芸妃暂时没时间细想这些,毕竟她回来,其实不是为了司顾二人,而是为了顾氏集团。

  顾安童没有说这方面的事情,又或者是,她对于这件事,原本就打算缄口不言。

  她无法理解蒋芸妃回来的初衷,因为她自己是不打算理会那行将朽木的地方。

  回到复式小楼以后,萱萱抱着兔子KITTY来和姥姥要一起说故事,顾安童让她先回房间里等着,让姥姥休息休息再说。

  萱萱便乖乖的去了。

  后面两天蒋芸妃都不怎么着家,总是出去见各种人,其实顾安童特别不明白妈妈,都和顾博远闹到那样的地步,可她居然还千里迢迢从英国回来,做着顾安童无法理解的事情。

  只是看蒋芸妃这两天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可见事态的进展并不是很顺利。

  顾家的那些老人,按理是应该能听听蒋芸妃的意见,不要轻易把手里的股份卖掉就好,怕就怕他们集体倒戈,为了那蝇头小利放弃了整片森林。

  门声轻响,蒋芸妃从外面回来,顾安童蹙眉问:“怎么样了?”

  “不是很好。”蒋芸妃揉了揉眉心,“这些人的立场我也没办法说。陆启岩这个人很厉害,他代你爸管着公司的时候,不断消减这些人每年的分红,以至于他们对于顾氏一点信心也没有。股票转让出去,是目前他们最看好的路。”

  顾安童看着母亲,眼底滑过一丝不解,“为什么?妈……为什么要这么帮她?”

  蒋芸妃愣了下,她将外套脱了,走到顾安童身边,席地而坐,顺手端起她给自己倒好的茶,“妈妈出去环游旅行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看开了,人活一世,谁都想随心所欲,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他容忍我的时间多,因为我脾气不好,又不愿意迁就别人,所以你爸爸基本上都迁就我。我想,也许我们两个人的确是不适合做夫妻的。妈***确傻,傻的听见他电话和我求助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了。”

  顾安童听着蒋芸妃的说话,心里钝钝的。

  妈妈明知道爸爸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却还是没有放弃对方,在知道他有难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回来了,为什么?

  “因为他是妈妈这辈子唯一爱上的男人。”蒋芸妃唏嘘的回了一句,“他过的那么差,妈妈无法高兴的起来。安童,别的不说,他一直对你都挺好,将你当做掌上明珠,如果可能就帮帮他吧,或者让振玄帮帮他。”

  顾安童无奈的勾唇苦笑,她当然不可能和蒋芸妃说,她的爸爸,差点因为这公司将掌上明珠给送给其他男人。

  她垂着眼眸,问:“他的亏空有多少?”

  蒋芸妃不明白女儿这样问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