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236 语出惊人

236 语出惊人

  可是二十二岁的时候,陆启岩便已经直白的告诉他,你听话的话,我还会对你们母子三人好一点,你们要是不听话,顾氏一分钱都不给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跟着现在的顾博远过日子,只要你过得下去。

  顾影成当然过不下去!过了那么几年纨绔子弟的生活,他早就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当年那生活。

  而顾博远目前怎么过的?就那么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普普通通的生活,毫无激情,毫无乐趣,顾影成宁肯委屈自己在这种时候乖乖听话,至少陆启岩还会留给他一笔能吃喝玩乐的钱。

  乔岚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最终,他们母子三人,还是做了傀儡。

  这时候陆启岩已经说到慷慨激昂的地方,“顾氏集团虽然已经不再是顾氏,但他的核心还是顾氏曾经拥有的一切,我希望大家不要忘本,但同时也一定要知道,现在的顾氏已经迈入了新的篇章!”

  下面的员工们寂静无声,其实集团的领导是谁真不重要,谁能将公司带向更好的发展方向,谁又能给他们赚更多的钱,谁才是他们的真正的衣食父母。

  陆启岩顿了顿,刚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女人干脆的声音,“什么时候更新换代了?请问陆总裁,在股权还没有完全清算出来的时候,就嚷嚷着想要霸占这个公司,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

  所有人朝着门外看去,就见一身白色西装格外干练的蒋芸妃站在那里,身后则是她的女儿顾安童。

  两个女人的突然出现让陆启岩赫然间起身,面色也变得冷沉下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陆启岩蹙着眉头和陆雨琳目光对望。

  他们都记得最近一段时间,顾安童被逼到了绝路,顾博远天天去找这母女两求,蒋芸妃也变心软,最后母女两决定卖掉手头的那些房产和地,给顾博远筹钱。

  那制香坊都还没卖出去,怎么就突然间出现来搅局??

  蒋芸妃在顾安童的身后轻轻推了推,意思是让她出来和陆启岩对掐,自己的年岁已经大了,能和别人过招的时间没多久了,她还是希望顾安童能硬朗起来,能成长起来。

  顾安童松开蒋芸妃的胳膊,上前一步,面容精致的她今天穿着同样是一身职业小西装,“陆启岩,你应该也在想办法并购顾氏其他人手里的散股吧?”

  说话间,顾安童已经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了台上,“顾氏是一个家族企业,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而我们顾氏能发展到今天这地步,却绝对少不了我的母亲蒋芸妃的功劳。只是有些人狼子野心,先是用一个贱女人拆散了我们的家,而后便慢慢的侵夺顾氏的财产和股权。”

  陆启岩沉声说:“安童,你不要在这里造谣生事。”

  顾安童的目光从陆启岩路陆雨琳,再扫到江暖乔岚身上,最后轻笑了声,“是不是造谣,我们心知肚明吧?甚至于在场很多人也都知道,那个叫乔岚的女人是怎么上位的,那两个小子又是怎么作威作福当太子爷的。可这顾氏集团,毕竟是我们顾家整个家族的,你陆启岩想要把所有的股权都拿在手里,也要看我们的叔叔伯伯们答应不答应。今天你可以欺骗了其他的叔叔伯伯坐在这里,在员工们心里树立你的威望,可我要在这里通知你一声,顾家的叔叔伯伯已经把他们手里的股权卖给我了,所以,顾家是不是你的,先别这么早下定论!”

  一语掷出,全场震惊。

  原本他们都以为顾博远已经把手头的股权转让给了陆启岩,所以今天陆启岩才会在现场,这么慷慨激昂的说着公司的将来,结果公司前任副总直接出面,斥责陆启岩倒行逆施,将顾氏据为己有,这出戏不要太精彩!

  “顾安童,说这种话的时候,你需要有证据。”陆启岩让自己冷静下来,盯着顾安童一字一句的说着。

  顾安童笑了笑,“是,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证据,甚至于很多证据拿到手也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我现在有这样东西,在顾氏,就是也能说得上话的人物对吧?”

  顾安童将手中的文件展开,一个又一个签名列在上面,那些都是蒋芸妃一个个接触下来,将股权汇总到手的文件。有些是没有怎么谈就爽快的转让,有些则是花了很少的钱就直接拿下,甚至于有些和她们说“一定要保住顾氏”毫不犹豫的转让,一分钱都没有收。

  蒋芸妃曾经在私底下和她说,你看,这样的顾氏,才是我们想要守护的地方,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总要有人去帮忙清扫。

  顾安童展开文件的时候,才突然间明白,为什么这么久,她都没办法放下顾氏,是因为她人生的每一个起步,都和这里息息相关。

  陆启岩的眸子越发的阴郁,反而是他旁边一直安静坐着的执行董事取过话筒,沉声与下面说:“今天的会议先到此结束,无论这边怎么进展,你们站好自己的每一个岗位就好,先散吧。”

  很想看好戏的员工们只好三五成群的往外走,陆启岩则赫然间靠在自己的靠椅上,吃吃的笑了出来,“顾安童,你真是无论何时都让我那么惊喜。”

  顾安童本来想回话,却意外发现江暖的脸色变了。

  她知道江暖非常在意这件事,只是没想到哪怕到了这个地步,江暖还守在陆启岩的身边,这果然是真爱啊。

  顾安童只是看了江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而后迎上陆启岩的,“是啊,陆哥哥当初不是说过,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生气,甚至于欢迎我将你扳倒。因为我就是我,和别人不同是么?”

  这种怪异的话出口,就让好些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谁想到陆启岩居然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当然。来,现在告诉我,你们的股权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蒋芸妃见陆启岩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生怕女儿招架不住,便直接上前来将顾安童往后轻轻靠了靠,凉凉的回答,“你现在拥有故事集团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是吧?我告诉你,我们,也会百分之四十六。”

  之所以是百分之四十六,是因为剩下的那部分,司振玄握在了自己手上。

  这件事顾安童和蒋芸妃知道,但是陆启岩不知道。

  那么当局势变的僵持的时候,这第三家就变得炙手可热起来,陆启岩会想尽办法的找到剩余的百分之八。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百分之八成了整个公司谁是最终赢家的关键!

  控股最多的那一方肯定是决策者,陆启岩和蒋芸妃母女的股份相同的话,那么的确如同顾安童所说的,顾氏是不是变成了陆氏,那就有待可证了。

  至于剩余的那百分之八,司振玄的意思是轻举妄动,他要设下一个圈套,等着陆启岩去钻。

  “所以诸位,是不是说明,目前我们也是最大的控股方,顾氏不再是目前的一言堂了?”蒋芸妃是直视着陆启岩说的,她是长辈,她一点也不用害怕陆启岩。

  陆启岩摊手,“当然,我应该恭喜你们,终于找到突破口了。你们顾家的这些男人还真是硬气。”

  陆启岩去买的时候,除了一个顾三叔,其他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口,打定主意要带着股份终老的态度,结果转头就卖给了蒋芸妃和顾安童。

  这些人的家族观念,真是好的让陆启岩妒忌。

  陆启岩说完以后,蒋芸妃却并没有马上宣布别的,而是径直走向坐在下首第一排想要偷偷离开的乔岚。

  乔岚站起身,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蒋芸妃。

  蒋芸妃直接上手,狠狠的扇在乔岚的脸上,“贱人!”

  乔岚的脸被重重的打向另外一边,红色的手印都印在脸上,乔岚的眼睛里开始渐渐涌出泪水来,“蒋姐姐,你要知道这件事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又何必女人为难女人呢?”

  蒋芸妃面色铁青的说:“身不由己?我看你干的还是很开心的,作威作福了那么久,你告诉我你是身不由己?乔岚,你自己是蠢货,别把其他人都当蠢货。”

  顾影成在旁边气的浑身发抖,上前就想要打回去蒋芸妃,顾安童直接站在自己妈妈面前,冷眼看着迎着自己跑过来的顾影成。

  “你打,你现在最好出手。”顾安童声音清冷如同寒风凌冽,“如果你还以为自己是顾氏的太子爷,那真是笑话至极!”

  顾影成的手最后还是擦着顾安童的脸过去,因为不敢,他已经不是十八岁的那个顾影成,而是二十二岁会畏首畏尾的顾影成了。

  乔岚惊呼了声,上前扑到顾影成身后。

  没有人来管他们母子两个,陆启岩也没有,所有人都兴趣盎然的看着这一幕,除了姓陆的,恐怕所有人都只知道浅薄的一层,那就是顾博远另结新欢,在外面还有了儿子,之后就和蒋芸妃离婚,整个顾氏便从那个时候开始大不如前。

  可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陆启岩做的呢?

  顾安童感觉到脸上还是有点疼,至少顾影成的指尖划着她的脸了,她默然的掏出镜子来看了眼,上面有一道划痕,淡淡的粉红色,有点微辣,然后她笑了笑,起手拿起手机打电话,“喂,请问是警察局吗?这里有人打架,故意伤人。我这里的地址是顾氏集团的顶楼大会议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