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252 不能碰,会更疼

252 不能碰,会更疼

  周容容本来以为周周不会回答她的,结果她却听见一声轻柔的回答,“记得。”

  周容容瞬间愣住。

  周容容指着周周,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安童和司振玄,“他……他……这孩子……”

  顾安童叹了口气,拉着周容容到一边,轻声和她说:“我觉着这孩子就是一直缺乏人和他沟通,其实他心里头有数的。我真觉着他智力不止一岁。”

  周容容都觉着不敢相信。

  以前她也不是没和周周这个孩子交流过,她觉着周周是真的有病,结果刚才周周的回答令她都快觉着,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但这的确是成信尧后来抱养回来的孩子,而且当时在医院里直接就下了诊断书。

  “你们可真厉害啊……”周容容心悦诚服,“可我姐夫的儿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顾安童有点无奈,“这……就说来话长了。”

  周容容听顾安童说完全程后,略有点怔忡,我天,居然是这么个流程吗?她的姐夫成信尧现在在追顾安童,可顾安童明明是司振玄的老婆啊?就算没有结婚,可那也抢不走的啊。

  成信尧这是在想什么呢。

  周婧和别人私奔走了,他看似极其洒脱,其实心里头压根没过去那个坎,抱了个孩子回来小名叫周周,大名叫成隽周,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对周婧没有忘情,所以他追顾安童真的是因为顾安童和周婧长得像吗?

  那他还不如追自己的小姨子周容容呢!

  周容容可没敢说出这话来,微微皱了下鼻子,伸手摸了摸周周的头,“周周要不要去小姨姨家里呀?”

  周周听了这话,目光落在司振玄顾安童和萱萱身上,最后静静的看着周容容。

  其实周容容一直觉着周周的眼神不像是孩子的眼神。

  但也不是大人的眼神。

  那是一种特别包容特别温柔的眼神,似乎哪怕心里头再郁结,周周都不会表现出来,那种恍若大海般温柔的眼神,反而能舒缓其他人的心情。

  周容容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的,总之她看着周周的时候,一直觉着自己是被他包容着的。

  果然,周周轻轻点了下头,并没有拒绝。

  反而是顾安童说了句,“他爸爸会过来接他,待会就到。”

  说话间,门铃响了,萱萱说她去开门,还下地拉着周周一起去。

  周周跟在萱萱后头,萱萱踮着脚,怎么都够不着门把手,后来是周周用力的按着萱萱说的方法将门打开。

  成信尧有点发愣,看着两个跟天使一样的孩子抬头看着自己,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儿子周周。

  萱萱牵着周周的手,仰头瞧见成信尧的时候,还特别欢快的喊了声“叔叔好”。

  成信尧笑着回了句“你好”,萱萱就转身朝爸爸妈妈跑去。

  周周陡然间感觉到萱萱松了手,便回头去看她。

  结果萱萱吧唧一下就摔倒在地上,头整个磕在地板上,疼的咕咚一声,她好半天没爬起来。

  顾安童和司振玄刚要走过去,却看见了令他们都惊奇的一幕。

  周周居然跑了过去,蹲下身子将萱萱用力扶起来,然后他伸出手,似是让萱萱牵住她,不要放手。

  萱萱嘟着嘴,流着眼泪说:“哥哥疼。”

  周周用一只手想去摸萱萱,萱萱赶紧后退一步,摇着头说:“不能碰,会更疼。”

  周周犯难了,眼睛里流露出了紧张的神情,然后他回头看成信尧,想向他求助。

  这一系列的动作,别说顾安童和司振玄意外了,成信尧其实比他们还要震惊。

  因为长久以来,他一直把周周当做有病的孩子去看待,从来没想到这孩子的思维居然已经这么丰富,甚至于会真的像个哥哥一样去照顾这个小妹妹。

  萱萱似乎想起爸爸对自己说的话,这会看见周周很担心又很紧张,便主动过去牵住周周的手,小声说:“哥哥不疼啦。你陪我去找爸爸妈妈。”

  成信尧这会儿跟在两个孩子后头进了客厅,才注意到周容容和司岳云居然在,略微愣了下。

  周容容喊了声“姐夫”,成信尧就笑了出来,“真想不到你们也在这里。”

  周容容有点埋怨的看着成信尧,“姐夫,你不应该把周周放在安童家里的。而且……而且……”

  你也不应该追她。

  可这话周容容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想着得找个机会和成信尧私底下说。

  成信尧却还是那种温文的笑意,“周周是应该多和人接触的,我是相信安童的人品。而且你看,周周是不是好很多了?”

  “这倒是。”周容容露出了点欣慰的神情,“我没想到周周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成信尧抬头看向顾安童,她正和司振玄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的,发觉成信尧的目光后,顾安童才想起来他是客人,忙慌说:“成先生你等下,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了。我就是来接周周回去的。”成信尧弯下腰,将周周抱了起来,大掌抚摸在周周软软的头发上,成信尧笑的很是真诚,“这次的确有点唐突,不过我觉着周周很喜欢你们的,如果有机会,还是要请你们带带周周。”

  成信尧这次的“你们”二字,令一直被无视的司振玄心里好受了些。

  司振玄帮顾安童回答了,“好,没问题。”

  成信尧抱着周周转身,周周正好回头能看见一屋子的人,他忽然间看着萱萱,大大的柔柔的眼睛里滚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

  可是周周没说话,只是这样哭着。

  周容容一时间有点受不住,“姐夫,要不然你把周周留在这里吧!你不知道他回去以后又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这是什么意思?我虐待他了?”

  “不是!”周容容实在是不忍心看周周那样哭,要么把周周给她也可以,总之她不想周周回成家,“你们家那些保姆,就把周周当成个病人,他们从来没好好带他的!要是就这样让他回去了,今天的努力就白费了姐夫。”

  成信尧回头对周容容说:“我会好好教训家里的保姆,但这毕竟是我自己的家事,谢啦。”

  成信尧抱着周周走了,司振玄侧头看着顾安童,看她脸上也露出了不忍而又难过的神情。

  萱萱不懂,只以为周周跟着爸爸回去了,却不知道周周一旦回去了,又会回到以前那个孤独寂寞的生活里去。

  门在眼前合上,周容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姐夫有时候还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他这样做,不就让大家都对周周挂念上了吗?

  成信尧一路开车回了家,路上周周就抱着萱萱送他的玩偶,不说话。

  周周不喜欢玩偶,可是萱萱送他的,他觉着挺好。

  毛茸茸的,摸在手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

  刚到家,成信尧便直接开口问了,“林妈人呢?”

  林妈匆忙的跑了过来,“先生怎么?小少爷回来了?”

  成信尧目光里变得严厉了许多,“你们平时在家是怎么带周周的?我怎么听说你们都不好好对他?”

  “先生,您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怎么可能不对小少爷好。他可是小少爷啊。”林妈被成信尧这么一骂,一时间有点慌了,“我们照顾小少爷的吃穿,从来没有疏待过,先生您说这话总要有证据啊。”

  成信尧慢慢将心头的火给压了回去,林妈很多年前就在成家做了,按理说是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希望不要再听到别人说你对他不好的事情。先这样,你先带他去换身衣服。”

  林妈伸手将周周给抱了过来,匆匆的上了楼,刚进屋里就轻声骂骂咧咧起来,“谁这样说我?我对你不好吗?对你不好吗?”

  说话间,她将周周放下,还用手拧了两下周周的胳膊,反正周周低着个头,紧抱着怀里的玩具不吭气,见周周依旧是那副样子,林妈才放了心,转身去找周周穿的新衣服。

  第二天,成信尧起床后先去看了眼周周,他正抱着玩偶睡的深沉,眉眼舒展的男孩子长得真是标致极了,确认周周没什么问题成信尧才转身朝着外面走。

  结果刚到门口就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

  成信尧微微挑眉,放弃开自己的车,径直朝宾利走去。

  司振玄从车上下来,拒绝了成信尧手里头的烟,“我最近戒烟了。”

  “哦?居然戒烟了么?”成信尧说话间自己还是点燃了烟。

  这当口司振玄回了句,“准备再要个孩子。”

  这句话倒是让成信尧有点吃瘪,他略有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司振玄,“原来二位已经结婚了?”

  司振玄难得露出了丝淡淡的笑意,“她根本离不开我,这种事情结与不结没有必然的联系。”

  “司董还真是自信。”成信尧略微自嘲的笑了笑,“那不知司董事找我,就是为了炫耀自己戒烟想要孩子?”

  “这倒没有。”司振玄面色严肃,一如他以往的气质那般刚冽清冷,与这冬季的气候颇为相符,不过司振玄在外的冷淡已经声名远扬,成信尧显然相当习惯。

  司振玄说:“我想和你谈谈周周。”

  “周周怎么?”成信尧没想到司振玄来找自己居然是为了周周,这不应该是他会关心的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