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03 意难平

303 意难平

  司柔柔稍微没那么紧张了,她还是红着脸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我懂……可、可是没试过。”

  “听你的意思,看来是想和我试试。”孟亚伦轻笑出声。

  司柔柔被挑破了心思,囧的无力反驳,可她还是很没底气的回应了句,“不行的,我爸爸说了,怎么也要过了20岁找男朋友。”

  “那他一定不会想到,他的乖女儿正乖乖的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任摸,而且毫不反抗。”

  就好像是恶魔一样的声音引诱着司柔柔,她闻见一股子淡淡的麝香味道,这是从孟亚伦身上传来的,脑子就更加眩晕。

  “别怕。教你玩一个游戏。”孟亚伦牵引着司柔柔自己的手,让她不断的向下,隔着薄薄的小裤,男人的手覆盖着白嫩柔软的手,在那饱满的位置上轻轻的打着旋。

  司柔柔浑身酥软下来,她靠在孟亚伦的肩头,目光痴迷的望着这张英俊绝伦的脸,小声的说:“白哥哥,我喜欢你好多年了。”

  “好,那就配合我。”孟亚伦的声音低沉下来,越发的蛊惑人心。

  钢琴室的音乐还在悠扬的响着,整个大楼里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孟亚伦顺手就搭在唱片机上,很快,那音乐声又大了几分。

  ————————

  司柔柔涨红着脸起身,两腿都还有点发软,刚才的经历当然是此生从没有经历过的,虽然这个孟亚伦并没有对她做多少特别过分的事情,但这么亲密的举动她想都不敢想。

  男人邪魅的笑意还挂在嘴边,他靠在墙上,找出一张纸巾来轻轻的擦拭着手指,“喜欢么?”

  司柔柔哪里敢回答,她闷不吭气的收拾好自己,听见身后又传来比较温柔的声音,“小肉肉?”

  司柔柔回头,一双清亮的眸子凝视着孟亚伦,他伸手揽过她的小肉腰,让她离得自己很近,而后从她手里捏着的包里找到手机,输入自己的手机号后,说:“记得给我电话。”

  给她电话做什么?司柔柔有点不解,可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她这是拿到了孟亚伦的手机号?!!可此人非彼人啊……

  “我不敢。”司柔柔略有点委屈的说:“我们见过面的,可你都忘记我了。”

  “可这回我不会忘记了啊,因为我不是他。”这个孟亚伦的说话非常有煽动性,要不也不会拐的平日里本就乖巧的司柔柔,逆来顺受了,他亲了亲司柔柔的小腰,那上面的软肉嫩嫩的,就跟白豆腐一样,“我当然不会忘了我的肉肉。”

  可那个人……不认识她。

  司柔柔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好复杂啊……

  明明是一个人,却被另外个性格的人看上?好像是这个意思吧……

  司柔柔无奈,只好小声问了句,“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出现。”

  “八点以后。晚上八点。”孟亚伦捏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上轻轻碰了碰,“这下明白了么?”

  司柔柔点点头,本来想走,却又有些不确定的回头再看了眼。

  怎么办!!!她被孟亚伦吃豆腐了!!还是非常厉害的豆腐!呜呜呜。

  司柔柔恼恨自己居然在男神面前毫无抵抗力,可是她明明知道此人非彼人,却因为同一张皮相而沉溺了。

  那她一直以来喜欢的孟亚伦,是这个八点以后的他吗?

  司柔柔在回家的路上,始终在思考这么深刻的问题。

  司振玄让小冯去接的女儿,小女儿回家以后,眼神闪闪烁烁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振玄便让司柔柔跟自己进书房,开始仔细的询问她今天的行程。

  司柔柔乖乖的说了今天的训练课程,却独独隐瞒了晚上要她打扫排练厅和遇到第二人格的孟亚伦的事情。

  司柔柔又不是傻的,当然知道这些人实际上在欺负自己,可是她也清楚,在一个团队里,哪怕是受了欺负也别向父母抱怨,这毕竟是自己的选择不是么?

  何况她也算是因祸得福?如果不是打扫排练厅,她压根就不会遇见孟亚伦,又怎么会得知他身上那奇怪的秘密。

  司柔柔说完后,司振玄才微微点头,他让女儿到自己身边来,略有些安慰的看着这个小丫头,“你就是太容易上当受骗,爸爸很担心你知道么?”

  “爸爸,柔柔知道呢。”司柔柔小声的回答着,“可是我再过几天就十九岁了,我也不小了。姐姐都已经搬出去努力找工作去了,我觉着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样的。”

  “嗯。乖女儿。”司振玄话少,也就只是和家里的三个女人说话比较多,他欣慰的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不清楚今天自己的宝贝女儿差点就被人吃干抹尽了,否则他一定会分分钟厥过去。

  司柔柔和爸爸说完话,便回屋去睡觉。

  临睡前和顾萱萱打了个电话,询问她今天搬家后的战果。

  顾萱萱便将那爆炸性的新闻告诉了妹妹,说她隔壁,一个是小师叔,但另外一个司柔柔绝对想不到。

  司柔柔本来还想和顾萱萱讲今天自己的遭遇,可是犹豫了好久也没能开口,她实在是觉着没脸。

  明明那个时候她应该拒绝的,却因为被色相迷惑了,导致只能逆来顺受的任其施为。

  其实她班里好多妹子都已经非常开放,她始终没有过分的举动当然也是因为家里的管束,但司柔柔心里最深处,还是有一个呐喊非常的明晰,那个呐喊说的是,人生难得会疯狂一回,司柔柔,你是为了谁去的公司,又是为了谁选择的受苦?

  你为的可不就是那个男人?

  所以无论他是不是他,到头来不都还是那个人吗?

  八点以后,她曾经看过很多晚上他的演唱会,难怪会觉着那个时候的孟亚伦格外的迷人,身上多了很多狂放不羁的野性。

  原来多了很多迷人特质的孟亚伦,不就是她在钢琴室里遇见的那个他么?

  刚走神片刻,司柔柔就听见顾萱萱说:“你个傻丫头,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说孟亚伦住在我隔壁,你要不要来一起住啊?疯狂追星的司二小姐~~”

  司柔柔的手机直接砸在床上,她摸索了半天才拿了起来,“姐,你是说、是说……他住你家隔壁?”

  司柔柔的紧张换来了顾萱萱爽朗的笑声,她骂了句“笨丫头”,声音又变柔和了,“乖妹妹,要不要姐姐帮你和爸爸说一声,来我这里住啊?”

  司柔柔想了想公司里遭遇的事情,有些不敢和姐姐说——虽然她和顾萱萱感情极好,可是司柔柔也希望能有一点自我的空间,而这个自我便是她和孟亚伦的xiǎomì密。

  她会替他守住这个秘密,不告诉任何人的。

  想到这里,司柔柔也清楚肯定要去,在顾萱萱眼里,她司柔柔已经是为了孟亚伦豁出去很多的人了,怎么可能听见这个消息不欣喜若狂。

  而事实上,司柔柔也确实欣喜若狂了!虽然她有点害怕那个孟亚伦,可是温柔那款的她还是很爱很爱啊,司柔柔抓着耳朵,哼哼滋滋的开始和顾萱萱拉扯,“姐姐拜托你了。”

  “来来说句姐姐爱听的。”顾萱萱最喜欢调/戏自己这个小可爱妹妹。

  司柔柔嘟着嘴,软软的又喊了声,“姐姐,柔柔最喜欢你啦。”

  “那还差不多,等我帮你搞定!”

  顾萱萱挂了电话,这才反应过来忘记问司柔柔今天第一次去那AGD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听司柔柔电话里的声音还算平静,应该挺好的,她就不需要太担心了。

  顾萱萱窝在小房子的床上,环顾了下四周,哎,这房子真的好小,床也好小,等司柔柔来还不知道要怎么住,不过只要妹妹高兴就好了。

  顾萱萱一直都觉着自己是有点亏欠妹妹的。

  她比司柔柔大了快五岁,但在别人眼里,她永远都比司柔柔优秀,而事实上,从小被娇养着的司柔柔,的确不如萱萱的人生阅历丰富,也不如自己的姐姐见多识广。

  可司柔柔自己也有自己的好,乖巧,听话不说,从来不嫉妒自己的姐姐,很满足于现状。

  这样的司柔柔,家里人怎么不把她当做心头肉捧在手心里,连顾萱萱也是。

  在床上翻了个身,顾萱萱盯着床边的白墙发呆,小师叔就在对面的一墙之隔,睡着那么大的床,意难平啊真是意难平。

  顾萱萱便给小师叔打电话,周予钧接过电话说自己刚才正在洗澡。

  顾萱萱只觉着鼻子有点发热,脑子里当然想到周予钧在浴室里的画面,他问她有什么事。

  顾萱萱略微嫌弃的用脚吊着孟华韶的衣服,说:“你老婆的衣服,我要还给你啊,还有我要拿自己的衣服。”

  “这么晚……?”周予钧显然认定顾萱萱是现在要过来,脑子里警醒起来。

  顾萱萱郁闷的嘟囔了句,“谁说今晚了,不是明天早上要见的吗?你记得把衣服装一个袋子里。”

  周予钧说了声“好”,起身去找顾萱萱的衣服,上次她把衣服扔在他的浴室里,他便拿洗衣机帮她洗了一遍,内.衣是他手洗的,因为他也知道这个基础知识,就是内.衣是不能和其他衣服一起洗。

  洗的时候周予钧还是有点不大好意思的,想想这是自己的侄女也许能稍微平和一点,可多少也觉着有些别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