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39 要公开?

339 要公开?

  这是他和晚上的那个他沟通的一个方式。

  晚上的那个他给他写了一封信,信里写了他对司柔柔的处理,既然已经碰了,他打算负责任,并请他也好好的善待司柔柔,白天的他如果不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这件事,晚上的他会对外宣布这件事,至于怎么宣布就不是他烦恼的事情了。

  另外,现在他已经住进司柔柔的家里,也就是司振玄和顾安童的家里,这两个人给他的感觉还不错,至少不是那种说不通理的人,而他们让他住过来,同样也是希望能够看见他的表现,如果表现的好,以后就可以带着柔柔出去住。

  孟亚伦突然间更头疼了,这家伙把司柔柔的事情倒是安排的非常妥当,但是这全部都是出乎他意料的,甚至是违背他的意愿的!!!

  可是他就这样把事情办了,孟亚伦能撇清关系么?思想是两个人的,可身体却是一个人的,他就算再不愿意也要认。

  忽然间顾安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周周,你醒了没有?醒了就起床下来吃早饭。”

  孟亚伦的身子僵硬了些许,好半天他才应了声,“好,知道了。”

  司柔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她手里头拿的是一套干净衣服,她见孟亚伦的面色不愉,所有想说的话都给吞了回去,她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和白天的这个人打交道。

  明明也是那么温柔的人,可看见他,她就有种“妈妈呀我好害怕”的感觉,她把衣服放到他床边,“那个……衣服给你。”

  孟亚伦抬眸望着司柔柔,想起邮件里交代的事情,微微扯了下唇,“要公开?”

  “嗯?”司柔柔有点不明白他说的意思,一双大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孟亚伦直接伸手拉着司柔柔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后,拿出手机啪一下拍了两个人的合影。

  他拍完以后就撒了手,司柔柔直接坐起身,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孟亚伦低头不知道编辑着什么,打完字以后他才抬头看她,“好了,如你所愿。”

  司柔柔知道他心里头应该是憋了火的,毕竟晚上的那个什么都没有知会就把这些事情办了,甚至还把他留在自己家里,看起来就跟上门女婿一样。

  如果他对自己有感情也就算了,可明显是不喜欢……

  司柔柔很想说你不想留在这里你大可以走,早上这样给她脸色看算什么?可是她想起晚上才能出现的那个人,心里头又很难过,犹豫半天忍了下来,“我先出去了。反正你愿意不愿意来也无所谓,我知道他是愿意的就好。”

  说白了孟亚伦无非就是晚上在这里住一下而已,白天他估计大部分时间都不会留在司家。

  所以晚上的那个他才会答应,因为基本上就是他在司家。

  司柔柔若不是为了那个他,也不愿意这样折腾。

  网上这个时候却已经惊涛骇浪,原来就在刚才,孟亚伦发了一张他和司柔柔的合影,两个人拥着,姿势亲密,他说:在一起了。希望大家能给予祝福。这件事不是她故意设计,和她无关。

  后来司柔柔也拿手机看到了这条消息,成为当红歌手首度对外承认的女友,她的心情很是复杂。

  而这会儿,她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有想来采访的,也有苏俊那边询问情况的,当然,还有练习生那边的负责人,问她还愿意不愿意回去训练。

  一时间,这司家二小姐和一个当红歌手的恋情,也传遍了上流圈子。

  林知微都发来贺电,表示想求一张孟亚伦的签名CD,现在市价可贵了呢。

  司柔柔不得不闭了电话,她还是比较喜欢低调的生活,这么高调宣告的方式,令她颇为意外。

  但不得不说,他的这种方式,也似是一种示威。

  对眼下生活不满的示威。

  周予钧一早便起了床,身为一个有固定作息时间习惯的男人,他甚至于在某些方面很像司振玄,自律,但他的自律与司振玄的严谨又不大一样,早睡早起也好,习惯性的一些锻炼也罢,对于周予钧来说,都是保持最良好体力的开端。

  而好的体力也是为他一天的闲适状态做出最好反应的助力,这也是他至今为止看起来也就年近30岁的原因。

  打开衣柜,刚准备挑上衣服,却忽然想起顾萱萱那天伤心的眼神,她很介意自己穿阮海蓝帮忙去买的衣服。

  实际上周予钧也没想那么多,自己的喜好是这个风格,后来因为没有时间买,便让阮海蓝这个特助帮忙去固定的店去定。

  四个季节,到时间了就去定新的款式,反正尺寸那家店也都有。

  也许是因为昨天想通了一些事情,周予钧犹豫了下,找出顾萱萱当时送自己的衣服,进了洗手间换上后,这略微深的草绿色开衫让他看起来比平时要更加的年轻,肤色也显得比往日要白。

  或者是有些不适应,但真的穿上以后也没那么不舒服。

  周予钧对着镜子又看了眼,有点不忍直视,他可从来没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

  最后他还是转身出了门,下楼开上车去往公司。

  公司他去的时间不算勤快,正好今天柯梦绮要过来和他聊景蓝舞团投资的事情,他和他直接约在了公司。

  刚到楼上办公室,坐在外面的阮海蓝看见了他,眼睛微微一亮便迎了上来,“周总,您来了。要喝什么茶我现在给你沏。”

  周予钧点了点头,“照常吧。”

  “好的。”阮海蓝立刻去茶水间帮周予钧沏茶,早上的时候他喜欢喝稍微浓一点的茶,这样便于提神。

  周予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冥想了片刻,等到茶杯放在自己的面前后,他清了清嗓子,说:“海蓝,我要和你谈谈。”

  阮海蓝微微一愣,眼眸微垂,“周总您有什么事?”

  “你在这家公司也待了很多年了。”周予钧斟酌了下,刻意不去看阮海蓝的表情,双手交握,“一直以来也没给你涨过工资,也没给你调换过岗位,我觉着……”

  “您要给我换岗位?”阮海蓝忽然间打断周予钧的话,眼睛里已然要涌出眼泪来,“这么多年我是哪里做的不对么?”

  “不是。你非常好。”周予钧否认,实际上在换掉阮海蓝的时候他只是会觉着比较难以言说,好歹是那么多年的特助,有些事情如果不交代好,总觉着亏欠了人家。

  “又或者说是您觉着我坐着这个位置干的很不好?”阮海蓝声音变得激动起来,“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您大可以说啊。”

  “都不是。海蓝,你的工作确实是做的很不错,我想让你做更好的工作。”

  “不用。我觉着给您当特助非常好。”阮海蓝拒绝了,她无法忍受不在周予钧身边工作,哪怕这份工作实际上也没有太长时间会在他身边。

  周予钧微微叹了口气,似是在考虑着什么。

  阮海蓝站在那里流眼泪,忽然间她似是反应过来,略有些不敢置信的轻声说:“难道……难道是因为顾小姐……”

  周予钧的眸子微闪,阮海蓝会想到顾萱萱令他略感意外,可也因为这样也让他稍微松了口气,至少他可以说得更明白一些。

  “她很介意你。”周予钧干脆回答,“所以我想给你调换到咨询公司那边做分公司的总监,职务和薪水都双倍增长。”

  “为什么?”阮海蓝的声音颤抖起来,“我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周总,这样也太偏颇了。”

  周予钧微微蹙眉,良久后声音也严厉起来,“海蓝,刚才我都是用朋友的口气在和你交流,但工作上的调度你应该是没有权利拒绝的。我不认为我的特助会比总监更好,除非你别有所图。”

  阮海蓝的脸色瞬间煞白起来。

  他居然说这么严肃的话。

  而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他这个样子。

  这才多久,顾萱萱就用这样的方式来收复失地了?甚至要他把她赶走??

  阮海蓝张了张口,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甚至是虚软无力,“周总……你不是说你觉着你们不会太合适,因为你们的年龄摆在那里?”

  这是当时阮海蓝劝动周予钧的话。

  甚至阮海蓝认为,就这个理由,周予钧也不敢要顾萱萱。

  可顾萱萱用了什么样的方式会令周予钧完全改变想法呢。

  这个问题,周予钧何尝没有一次想两次想,最终他却在顾萱萱说的那些话里彻底的沦陷。

  她不想后悔,而他也不想后悔。

  “哪怕我只有五十年的时间可以好好宠她,那就用这五十年的时间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这之后的时间,他掌控不了,但也不想再掌控。

  就算还有五十年的光景又怎样,至少现下,他和顾萱萱都没有后悔,也不曾后悔。

  那也还有很长的时间是属于他们两个的。

  沈从文曾说,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周予钧何尝不是如此,他这一辈子比顾萱萱年长那么多,所以他应该是可以给她遮风挡雨,用自己踏过的那些地方,用自己跌倒过的那些经验,让顾萱萱后面的生活无忧无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