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40 想戒掉很难

340 想戒掉很难

  曾经没有想过在一起的时候,周予钧便已经想过,他这辈子肯定会把顾萱萱放在第一位,哪怕以后娶了妻子。

  下意识的去宠顾萱萱是一种本能,而不是故意而为之。哪怕在一群人中,他也会下意识的去关注顾萱萱的一举一动。

  所以他和萱萱在一起又能怎样?他对她的关爱不会改,甚至会更加的理所当然。

  因为他如果有了妻子,却不把妻子放在第一位,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非常不合适的。

  阮海蓝不知道周予钧的心里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她只知道自己因为顾萱萱,忽然间别周予钧给发配了。

  阮海蓝双手颤抖着,身体也在轻颤着,她甚至能想起那天周予钧抱着顾萱萱离开那排练室的时候,她直勾勾望着自己的眼神。

  那眼神里有威胁,有痛恨,有炫耀,还有示威。

  那时候阮海蓝即便心里头有点心虚,可终究敌不过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态,何况周予钧这个人骨子里有点懒劲,所以他一旦适应了某个事物,要想戒掉真的特别难。

  阮海蓝之与周予钧便是这样的存在。

  可阮海蓝生生忘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实,自己在周予钧这里待了数年。

  顾萱萱和周予钧呢?

  从四岁开始,她就是周予钧的心肝宝贝,这一宝贝就宝贝了十九年,十九年的时光,还有比顾萱萱更让周予钧舍不下的存在么?

  一旦跨越了最难的那道关,还有什么是能让周予钧转变想法?

  阮海蓝本就不是笨人,想通了这点后面色更是凄楚,是,她无法违背公司的决定,她只能生吞了这次的委屈,可她不可能不把自己的伤心摆在脸上。

  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给踢掉,阮海蓝不信周予钧心里不难受。

  周予钧看着阮海蓝脸上那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的神情,不觉摇了摇头,“你没必要这样。在我身边工作和在分公司工作其实区别不大,当然,这件事可能还是有点委屈你,毕竟和你的工作能力无关。你就当是对你的一次肯定,对你的工作升迁吧。”

  阮海蓝点点头,周予钧一旦决定了什么,如果不是切中核心的理由,他一般都不会去改变的。

  当初她能切中他的要点,让他决定和顾萱萱分手,不也是因为周予钧爱护顾萱萱的那种心情,他正是因为喜欢她,才不希望自己耽误对方。

  可今天他又把这件事捡了回来,同样还是喜欢着她,不想让顾萱萱难过,不希望她后悔。

  他当然是被顾萱萱说服了,而且没有别的因素,恐怕真的很难分开这两个人了。

  阮海蓝收拾东西的时候,心里又浮现顾萱萱那双狠厉的眼睛,不觉手轻轻一抖。

  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甚至可以说很可怕。

  顾萱萱当然不知道周予钧已经在处理所谓的“诚意”问题,她一遍一遍的和他强调“诚意”,当然就是在直指阮海蓝。

  她觉着只要周予钧不傻,肯定清楚她在说什么。

  当初两个人之间的摩擦,不就是因为顾萱萱想进入到他的生活里,而周予钧却一直不愿意让她进去。

  阮海蓝握着周予钧私人生活的那把钥匙,即便周予钧没这个心,可阮海蓝有,顾萱萱就必须要让她让出这个位置来。

  任何事情都好商量,但涉及到女人的问题,她必须是他生命里的唯一。

  顾萱萱知道自己的性格在某些时候是非常霸道的,也或者这真的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家里有柔柔之前,她在家里自然是独一份的,有个特别喜欢的小师叔,有关系很好的玩伴霖霖和冬瓜,顾萱萱的日子过的简直叫做逍遥。

  后来柔柔出生,爸爸妈妈两个人应该是第一次经历从孩子出生便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或者是珍惜这种得来不易的感觉,他们相对会更偏爱柔柔一点。

  当初顾安童怀上顾萱萱的时候,是一个人在英国生下的她,后来顾萱萱四岁,十八岁的周予钧带着她漂洋过海,从英国到国内找到的爸爸司振玄。

  如果不是当年的契机,说不定司振玄和顾安童压根也不会和好。

  顾萱萱是个心大的孩子,从小随遇而安惯了,家里的教导也好,所以哪怕司柔柔似乎分去了爸妈更多的关爱她也没觉着有什么,还经常帮着手忙脚乱的妈妈照顾柔柔。

  顾萱萱只霸着一个人,那就是周予钧。

  从小她就有这个念头,别人的感情她都可以分出去,包括爸妈对司柔柔的爱她也可以分,因为这些她没办法独享。

  但周予钧的感情,她要独自享受,也只有在他那里,她才是完完整整的,从来没有失去过的。

  小霸道的性格,让顾萱萱和司柔柔在一起的时候,外型上受瞩目的是萱萱,但更招人喜欢的就是司柔柔了。

  顾萱萱从房间里咬着牙刷走出来,一打眼就看见隔壁的隔壁走出来揉着头发一脸缱绻的孟亚伦,她“啊”了声,养着笑脸喊了声“妹夫”,便又默默转身,赶紧退了回去。

  她差点就忘记家里已经住进来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从小据说很关爱她的周周哥哥。

  顾萱萱站在镜子前头刷着牙,一边天马行空的想着,如果周周那个时候没离开家,是不是也会和霖霖一样,后来都喜欢上柔柔。

  哦不对,周周就算走了,人家回来照样喜欢的是柔柔不是她。

  顾萱萱对着镜子龇了龇牙,白白的很光洁,她甩了甩脑袋,心说这有什么,全世界都不喜欢她,她还有周予钧喜欢呢。

  孟亚伦看着顾萱萱离开的房门,双眸中浅浅滑过一丝忧伤,他下楼之后,按着杨***指示到了吃饭的小厅。

  司振玄正坐在饭桌前,俨然一家之主的位置,手里抓着一张报纸,眼睛上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特别精神,他瞥了眼孟亚伦,示意他坐在自己的手边,垂首啜了口面前的咖啡,才问:“最近有什么工作安排?”

  孟亚伦滑开手机,正好看见苏俊那边第N次打来的电话,早上他起床抓着司柔柔拍照的事情当然已经传得满天下都是,他也就没有避讳,和司振玄示意了下接起苏俊的电话。

  “你到底怎么回事???”

  孟亚伦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低声说:“之前我已经和公司打过招呼了,他们始终没有作为的话,我只能采取主动应对的办法。你不需要指责我,这件事公司原本就做错了。”

  当然,孟亚伦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也很头疼,他说:“我什么时候有下一个通告?哦对,公司是不是打算和我解约?”

  在谈及下个通告前,孟亚伦倒是忘记自己干出这件事,恐怕AGD公司也无法忍受,如果要和他解约,那他暂时还真就只能住在司家,日日和这些人面对面。

  苏俊叹了口气,“你啊,这么多年能不能别那么任性,事情要一步步的解决啊。”

  但不得不承认,公司那边指责司柔柔炒作,孟亚伦却用这种口气承认恋情,相当于直接打了公司的脸。

  而他这么护犊子的心态,也令围观的群众不得不正视,他们的Andrew是真的和那个叫司柔柔的女孩恋爱了。

  就是今天,多少姑娘都开始暗自神伤,甚至于哭天抢地,无非和孟亚伦突然间自爆的这条恋情有关。

  虽然事情爆的有点过头,而且司柔柔的名声扭转了一点,可也就那么一点而已,毕竟司柔柔十九岁就和男人谈恋爱,甚至发那么亲密的照片,如果她不和孟亚伦在一起,这上流圈子里根本没男人敢要。

  这就跟明晃晃的发了艳。照门一样。

  表面上大家还和和气气的,私底下都不知道是怎样说司柔柔的。

  司柔柔穿着粉蓝色棉衫下楼,站在后头犹豫了蛮久,才略微坦然的坐在孟亚伦身边。

  无论如何,她不能在别人面前暴露他有双重性格的事情,哪怕这些人是自己的父母。

  孟亚伦冲着这点,也不能在外人面前给自己脸色。

  “说重点吧。”孟亚伦和苏俊不想继续弯弯绕绕,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苏俊叹了口气,“那位司小姐,公司的意见是把她包装一下,当做新星推出。至少不会辱没了这次你这么力挺,将来别人说什么,可能也会认为是公司内部的一次宣传联合炒作。你们想在一起反正也是几年后的事情,让她稍微稳定点慢慢来。”

  孟亚伦侧头看了眼正挤着色拉酱的司柔柔,真要是当女友去看待,孟亚伦还真不想让她再去接触娱乐圈的那些东西,混乱而且没有任何的保障,“不用了,她还那么小,还是规规矩矩的去上学比较好。”

  司柔柔听见他的回答,略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他,这会儿连司振玄都似有似无的瞥了他一眼。

  “先这样吧。需要解约联系我,有新的通告尽快……”孟亚伦是真不想天天耗在司家,寄人篱下的感觉令他真的不自在,宁肯出去找点事做。

  ——————

  顾萱萱的脚伤是在一周后才稍微好转,至少可以如常的走路,景蓝舞团那边已经通知她脚伤以后可以去舞团报道,要不是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如果不好全了就去,说不定会有后遗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