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60 你很喜欢他?

360 你很喜欢他?

  他微微合着眼睛,手指尖也在音乐声中轻轻的点按着,仿佛就那么一秒钟便可以倾刻睡着。

  “你很喜欢他?”孟亚伦嗡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让司柔柔的手微微一顿。

  她的脸有点红,好半天才轻声回答:“我……不是。我喜欢你。”

  “嗯?”

  “你和他是一个人。”司柔柔咬了咬下唇,“我就算不那么聪明,这点还是分得清的。”

  “那你为什么这么怕我。”

  “因为你不喜欢我呀。”司柔柔还满淡然的回答了他,“不过你要是像现在这样肯和我多说几句,那我就没那么怕了……”

  他有的时候冷得掉渣,那种时候是真的吓人。

  司柔柔自己的性格本来就乖顺,不像顾萱萱那样张扬,脾气却又好的惊人。

  孟亚伦却又没有话了,司柔柔也不生气,起身从他的箱子里找到吹风机,帮他把头发吹干,很快,几分钟而已,男人头发短,吹起来真的很方便。

  孟亚伦起身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下午三点,晚饭前还能睡几个小时,司柔柔正蹲在那里帮着整理他的那些书,有时候还翻出一本来认真的看了看,她垂首翻书的时候,那身子冰肌玉骨,体态丰盈多娇,整个人如同水蜜桃一般,散发着浓郁的少女体香。

  孟亚伦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是他自己带来的茶包泡的,这小姑娘别看才/十九岁,做事情真的比他那些所谓的贴身助理细心的多。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她这么近距离的相处,没有别人干涉。

  孟亚伦的目光移到司柔柔紧紧绷着的xiong/口上,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心口也有些闷闷的,他移开目光后,浅浅说了句,“我要去睡觉,你要不要睡?”

  司柔柔本来想问他自己可以不可以去外面溜达溜达,顺便看看能不能撞到什么明星好去要个签名。

  但他明显是不愿意她出去的。

  司柔柔点点头,望了眼客厅里的沙发,“你去睡吧,我找点事做。”

  反正孟亚伦还有书,再不济她躺在沙发上玩玩手机也能打发时间。

  “我的意思是,一起。”

  这句话送到司柔柔耳朵里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目光再看向孟亚伦的时候,他已经悠然端着自己的茶进了卧室。

  司柔柔面红耳赤心口都在砰砰直跳,他在邀请她睡觉??是什么层/面的???

  司柔柔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她还是从善如流的起身,拿着自己的睡衣匆匆的跑进浴/室里,很快的冲了个澡,便才垂着眼睛特别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她和这个男人并不是第一次同g/,可在她心里,总觉着有点忐忑。

  明明是一个人,她居然有和两个人在谈恋爱的感觉!

  哎呀有这种感觉浮上心头的时候,司柔柔那叫一个羞耻,她轻轻捂了下自己的脸颊,上面烫烫的,她掀开薄被躺了进去,身边便传来孟亚伦那轻微的呼吸声。

  司柔柔不懂他的路数,紧张的在旁边翻来翻去,忽然间她的肩膀被一只手按住,她才有点僵硬的顿住,没再敢乱动。

  司柔柔望着已经翻身悬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的脸又开始腾腾的热,好像瞬间会冒出烟来。

  孟亚伦的手滑进她的丝质睡衣,仅那么轻触几下才发觉到她没有穿内/衣。

  “你怎么没穿内/衣?”孟亚伦低声问。

  司柔柔轻声说:“你和我说过的,你不喜欢我穿内……”

  “我不是他,他的喜好未必就是我的喜好。”孟亚伦打断了她的话。

  司柔柔这次是真的羞耻了,一股子羞耻浮上心头,她慌张的合拢双/腿,不再去看他的眼睛,“对不起。”

  “没关系。”孟亚伦却很正经的回答了她,他在司柔柔意外而又迷惑的眼神中复又躺到她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像抱着个暖融融的玩具那样,“睡吧,为了给晚上那个留点上台的体力,我是什么都不可能做的。”

  司柔柔有点发愣,她没想到孟亚伦居然只是要抱着自己睡觉,实际上她确实不清楚,孟亚伦白天休息的时候是必须要有音乐,晚上休息的时候总要抱一个东西,这都已经成了习惯。

  他自己虽然说他和他不同,完全是两种人什么的,实际上真的没什么差别。

  尤其是当他发觉搂着司柔柔的感觉相当不错后,真的差不多是立刻便进入了睡眠状态,恼的司柔柔满脸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内心浮躁的情绪。

  她这个时候并不是很想睡觉,被孟亚伦这么一感染,她倒是也渐渐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下午的六点钟,司柔柔睁眼便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了人影,孟亚伦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依稀想起来他说晚上会有现场的彩排要去参加,睡觉也是为了应付晚上的事情,司柔柔摸了摸身边的手机,手机上是孟亚伦发给她的短信:我先起床,有事找安娜,她不跟我们去现场。后面跟着的是安娜的房间号和电话号。

  司柔柔其实也很想去现场……

  她还没见识过彩排是什么样子的呢。

  司柔柔爬起来后从箱子里翻出一套西瓜红的裙子换上,又细细的梳好头发,想着要不就先给安娜打个电话,问问彩排现场在哪里,她能不能去看看。

  司柔柔背上一个斜挎包,拿着房卡走出门后,找到一个信号好点的地方播了孟亚伦给的号码。

  半晌安娜才接了电话。

  司柔柔说:“你好是安娜吗?我是柔柔,我想问下……”

  “哦你是问吃饭的问题?”安娜在电话里的声音冷冷淡淡的,而后她笑了笑,“对不起啊,我们只负责白哥哥,没有听说还要管着你。”

  司柔柔被这一句话噎住,胸口瞬间闷闷的很难受,她一直以来经受的世界都是善意的,即便是不想打交道的那种人,也绝对会看在她司家二小姐的面子上说话很婉转。

  这么直接的拒绝和反感,明晃晃的从电话那头传来,令司柔柔甚至都产生了错觉,她到底是什么地方的罪过对方?

  安娜……是保姆车里一直都在盯着她看的那个女孩子么?

  司柔柔真的没有印象,她自问平时说话做事还是很小心的,尤其是在孟亚伦身边,不可能无端的招惹到谁。

  安娜见司柔柔愣住,还又笑了笑,“反正我这边是没接到消息说要管你,司小姐既然和我们的白哥哥那么好,他怎么会不管你呢是吧?他既然都不管你,只能说他是想告诉司小姐,还是别老缠着他比较好。”

  司柔柔虽然脾气好,可还真没有被人这样说过,她很想骂几句安娜,一个助理而已,居然能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她这样的助理得多仗势欺人才能这样做?

  犹豫了下,司柔柔清清淡淡的说了,“算了,没事了。”

  她挂断了电话。

  坐在安娜对面的是另外一个女助理优优有点迟疑的看着安娜,“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怕什么啊。”安娜撇了撇嘴,“你又不是没看见白哥哥对她那毫无兴趣的样子,也不晓得到底有多大脸能天天这么跟在白哥哥的后头,我都替她羞。”

  “好吧。”优优和安娜都不用跟去现场,毕竟她们两个都是生活助理,但优优不像安娜那样性格外放,这会儿还是觉着有些不安,“但白哥哥明明交代过的,等她醒了叫酒店给她送餐。”

  “你觉着她敢和白哥哥说?”安娜翻了翻白眼,“你没在车上看见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吗?这次跟出来白哥哥本来就不高兴了,你放心吧,这种事情我经历的比你多,这种人啊,就应该我们帮着教训教训,白哥哥肯定不会管。她受不住这个气就走呗,谁要理她啊。”

  司柔柔把电话挂了以后,摸了摸自己的包包,那个安娜不提吃饭的问题她都快忘记这事情了。

  既然人家都已经说的那么绝,她也不可能舔着脸找她带自己去现场了。

  平时北方吃饭比较晚,她一直在房间里等到七点多才下楼去吃饭,酒店的大堂就有个非常大的餐厅,司柔柔找到角落的单人座坐下,点了简单的一份面。

  她自己是属于吃什么都有点容易胖的类型,所以平时吃东西还算比较简单,不敢多吃,多吃就胖。

  服务员很快上了面,司柔柔刚接过,就听见外面进来几个明星,都是一些司柔柔能叫的上名字的明星,看来这会是中场休息?

  司柔柔夹起一根面条,刚放进嘴里就被这奇怪的味道给难倒,也不是不好吃,只是味道比较寡淡,这H城的饭菜似乎味道比较偏向于海市那边人的口味。

  忽然间她听见身边有人轻笑了声,“咦?这不是孟亚伦那个小女朋友么?怎么形单影只的在这里吃饭呀?”

  司柔柔抬头,看见是聂云,那张帅的异常惊人的容貌还是令她呆滞了下,而后她摇了摇头,“他去现场彩排,我就随便下来吃点东西。”

  “都是朋友,那就一个桌子吧。”聂云似乎对司柔柔兴趣不小,于是直接坐到她的对面,还让他的经纪人去隔壁桌子坐。

  他的经纪人对于这件事似乎有点意见,见聂云一副坚持的样子,他也就不再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