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84 你和你小师叔??

384 你和你小师叔??

  她拼命的在网上翻了,也搜索了自己和周予钧的名字,发现全部都没有后,才深深的松了口气。

  原来真的是一场梦。

  她眼睛底下一片黑青,呆滞的看了眼身边的周予钧,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浓浓的鼻音,“小师叔,那你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不是为了尽快的羞辱我们。”

  周予钧看着顾萱萱那就一个晚上便已经略有憔悴的神情,心里头有些担忧,他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掐了掐,才低声说:“我说过了,这件事你不用担心。”

  “我只是后悔。”顾萱萱垂头,山上如果不是她故意勾/引周予钧,根本就不会被人拍到……

  周予钧反而笑了,“山上被拍到才比较好。”

  “为什么啊?”

  “至少有车窗玻璃挡着。”周予钧并没有把话说满,但顾萱萱赫然间懂了。

  她的脸又红了。

  既然有人故意设计要跟踪她和周予钧,甚至请的一定是非常有经验的私家侦探,那么顾萱萱和周予钧的事情一定会无所遁形。

  她只要和周予钧在一起,也不可能不做那种亲密的事情,何况最近还在热衷于种娃娃,万一被人在宾馆里偷/拍到又或者是在家里头撞上摄像头,他们可就不是车震那么远距离的视频,那就是在别人的镜头前直接上演岛国动作片了。

  周予钧的意思很明显,相比较那种视频被人看光光,他倒是宁肯车震被人拍到。

  顾萱萱苦笑了下,这种最坏的情况里,选出一个还不算太差的,真是让她无奈至极。

  但既然消息没有放出去,她只能先等着对方出招了。

  顾萱萱起身洗漱准备去舞团,她这段时间要开始准备那舞蹈大赛的初审节目,虽然是初审,可她一样很重视,她不容许自己在跳舞上有任何的失误。

  被拍到这件事的确非常影响人心情,顾萱萱其实脑子里总是这件事,真的是没办法平静下来的,她对着镜子深吸了好几口气,突然间想起什么,蹭蹭跑到周予钧g边。

  周予钧今天没有外出的工作,正准备起g送顾萱萱,忽然间这小女人似旋风一样跳到他腿上,又将他给压回到g上去了。

  “小师叔!”顾萱萱恶狠狠地冲着他说:“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阮海蓝做的!”

  “怎么说?”听见阮海蓝的名字,周予钧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惊讶神情,依旧很淡定。

  顾萱萱把那天阮海蓝找自己,但最后被顾萱萱喷了说没有证据,光凭红口白牙说也没有人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他说了起来。

  其实目标就那么几个,全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而已。

  顾萱萱最烦的就现在是真的有证据在别人手里,主动权就变成了别人,而不是自己。

  周予钧叹了口气,最后轻轻捏了下顾萱萱的小手,“你知道……如果我们去问,她一样可以反问,没有证据凭什么咬死了说她。”

  顾萱萱瞬间哑然,是啊,她根本没有证据找阮海蓝的麻烦。

  何况这时候如果猴急的扑上去找阮海蓝,只怕会让她看笑话,万一不是阮海蓝呢?万一是别人呢?

  顾萱萱无话可说,周予钧说的对,这种时候只能淡定一些以静制动。

  她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先去舞团了。”

  “我送你。”

  “不用不用。”顾萱萱又将周予钧按回到g上,“小师叔你再睡会吧。您要想,万一还有人跟在我们后头呢,怎么能让他们再得逞!”

  顾萱萱出门以后,坐在车上想了很久很久,以静制动没问题,但她不能坐以待毙。

  顾萱萱给陆泽霖打了个电话,让他到舞团来找自己。

  之所以找陆泽霖,是因为他有个叫陆启岩的爹,于道义上陆启岩比自己的爹要更剑走偏锋一点,陆泽霖也算是两边的精华都吸收了点,外表上看着阳光灿烂的,实际上帮他爸爸做生意还是很厉害。

  顾萱萱思来想去,都觉着身边需要个像陆泽霖这样的帮手。

  她不是不让周予钧掺合,只是周予钧未必会肯做她交代陆泽霖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间,顾萱萱在舞团附近的一家西餐厅请客,陆泽霖来的时候还领着沈知行。

  顾萱萱的脸一黑,“你怎么还带着知行弟弟?”

  “我那抠门的顾萱萱小妹居然要请客吃饭,我怎么能不带知行弟弟?”陆泽霖嬉笑了声,“是不是任我点单啊?”

  顾萱萱瞪了他一眼,心说自己这里是正经事啊,沈知行在这里她要怎么说啊?

  沈知行很明显,是非常会察言观色的主,这时候看顾萱萱面色犹豫,反而淡淡的说了句,“不方便的话那我就先避让一下?”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顾萱萱哪里好意思说不让他留下来,她叹了口气说:“算了知行你留下来吧。你脑子那么聪明,也许可以帮我参谋下。”

  沈知行露出了些许笑容,点点头说:“好的。”

  陆泽霖叫来服务员点单,顾萱萱咬着面前的塑料吸管,眼睛一直盯着沈知行,沈知行见她总看着自己,不觉好奇的问:“你看我做什么?”

  “我在想,当年你爸爸妈妈两个人的事情曝光后,难道没人阻挠么?”

  “当然有。”沈知行挑眉,虽然不明白顾萱萱为什么这样好奇自己的父母,“我听说当时的沈家太奶奶就非常不同意,整天欺负我妈。不过好在我爸在沈家说的上话。”

  “哎,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事情不一样,那么处理的结果也不同。

  顾萱萱如果是周家人,说不定反而好办。

  牵扯到司家,周予钧可就没沈昊松那样有说话的余地了。

  沈知行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多问,反而是陆泽霖耳朵竖起,“你要我帮忙的事情,是打算现在说,还是边吃边说,还是吃完以后说。”

  “就你话多!”顾萱萱恨恨地说了句,“我问你,你能不能想办法把丰城最好的几个私家侦探那里摸个底,看看谁拍了我的东西。”

  “谁拍了你的东西??”陆泽霖显然没明白,但很快他“哦”了声,“你别告诉我你被人拍了艳照…………”

  “陆泽霖!!”顾萱萱的脸都红了,就算再熟悉,好歹面前的是两个大老爷们,所以她特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