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87 只是个开始

387 只是个开始

  情寡心淡是曾经柯梦绮送给他的称呼,他甚至在遇到很多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所以每次和顾萱萱吵架,他都会选择暂且避开,先一个人冷静冷静。

  想通了,他就还是照常去接她,只是这次顾萱萱显然也和他生了气,要回家住几天。

  正站在玻璃窗边看着楼下的风景,忽然间于晨敲门进来,将他的商务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显示的是柯梦绮的名字。

  柯梦绮和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两个人都避着那件事,就是曾经柯梦绮要染指顾萱萱,无视和他之间的关系。

  柯梦绮直截了当的说:“萱萱的照片被传出去了。”

  “不可能。”周予钧蹙眉,他已经非常妥当的解决完这件事,怎么可能还传出去。

  “真的。”柯梦绮的声音很短促,“不过网上已经全面删除,问题是几家娱乐版的报纸也登了。好在照片里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事情惹的不算大。”

  事情惹的是不算大,但肯定司振玄和顾安童都知道了。

  周予钧很清楚那些照片拍出的情况,他没有露过脸,也就是说即便那两个人知道,也不会猜到男主角是他。

  他和柯梦绮说了声“谢了”,便直接挂掉电话,朝着外面跑去。

  这次周予钧的动作之快连于晨都有点意外,他赶紧跟在后头喊了声:“周总!”

  “不用跟。”周予钧丢下这一句话,匆匆下楼,在一楼的时候还趔趄了下,险些摔倒。

  他拿起手机给顾萱萱拨电话,但她的电话是关机的。

  周予钧想了想,还是给司振玄打了电话,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顾萱萱一个人去扛这件事,哪怕只是曝光了她的脸,他也不能藏身于黑暗之中。

  他就是打算和顾萱萱共同去面对,除却一开始的犹豫,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

  周予钧忽然间狠狠拍了下方向盘,昨天他就不该任顾萱萱离开,更不该那样冷淡的对她!他第一次无比后悔自己做出来的事情。

  萱萱昨天拿到了舞蹈第一,本来那么开心,想和他分享这份喜悦……

  周予钧等着司振玄接电话的时候,眼底是一片悔意,这种后悔是他这辈子极难出现的神情,但他这次,是真的、真的发觉,有些事情如果不好好面对,终究会化作一把穿肠利剑,给她一把,给自己一把。

  司振玄的电话终于接通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隔着话筒他说:“予钧,萱萱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是吧。但现在我不想谈论这些,萱萱发高烧了,现在还烧着没醒……”

  或者是“予钧”两个字让顾萱萱总算是有了点动静,她的手指尖轻轻的动了动,好半天她双唇嗫嚅着,喃喃的自言自语,“小师叔……”

  顾萱萱似是陷进了一场无法睡醒的梦。

  这梦里有喜悦也有悲伤,但是还有一个令她揪心刺骨的现实,每每当她牵着周予钧的手准备去面对众人的时候,一声车辙响便阻止了这一切。

  “小师叔……小心……小心……”

  顾萱萱只是不停呢喃着这些,但始终没有清醒过来。

  顾安童不停的在旁边哭着,为什么她两个女儿都那么可怜,一个小小年纪就被迫远走国外,另外一个现在却被刺激的高烧不醒。

  司振玄第一次出现了烦躁的情绪,他低低的和周予钧说了句,“先这样,你要是有空就来看她。”

  司振玄那边的电话挂断。

  周予钧凝视着手机屏幕,索性将手机扔到副驾驶座上,匆匆的开上了路。

  手机在副驾驶座上也不停的响着,周予钧无暇多看,脑中甚至不断的滑过刚才顾萱萱自言自语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虚弱又那么可怜,他恨不能现在就马上奔到她的身边去,将她挡在自己的身后,无论有任何的质疑都冲着他去。

  忽然间,几辆车从几个方向将他的车往路边挤,周予钧眉宇紧蹙,几个突围从中间窜了出去。

  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高速公路上出现了一幕飙车追踪的画面,被围堵在中间的那辆车忽然间轮胎打滑,直接撞上了旁边的围栏。

  也仅仅是在那瞬间,所有车又都散开,只留了那一辆停在中间。

  静谧,而又诡异。

  顾萱萱高烧不退,顾安童只好把她送到了之前沈昊松朋友的那家医院,手续办完没多久,司振玄就接到电话。

  于晨那边正急得火急火燎的,他也是没办法,找到周予钧的手机给司振玄打的电话,“司、司董事吗?你好,我是周总的特助,是这样的,周总今天在路上出了车祸,现在急需手术,但周家那边……”

  于晨欲言又止,可司振玄立刻反应过来匮。

  别看周予钧似乎在周家特别讨喜,其实不然。

  身为曾经的京城四少最后一人,周家老爷子周吾正是最喜欢自己这孙子的,周吾正在的时候,周予钧简直是在周家受尽宠爱,而周吾正也成了他在周家不招待见的原因俳。

  周予钧的亲生父母早些年便已经离世,他喊自己的叔叔叫父亲,周吾正在的时候,兄友弟恭,彼此间感情都看起来不错,因为家里有这个主心骨在。

  可是周吾正离世,却把他手头近五分之一的财产都留给了周予钧。

  于是周家内部的隐患,终于在周吾正死后爆发了。

  周予钧后来就很少回周家,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也都基本上不怎么联系,虽然他后来近乎半送半合作的把周吾正的那些东西还了不少回去,但在这些人眼里,周予钧吞下的却还是大部分。

  这个世界非黑即白,不仅仅如此。

  大部分时候都还在灰色地带,即便是不满,但不会翻脸不认人,在外人面前,要把明面都做漂亮起来。

  可周予钧出车祸了,谁会管他?最重要的是,居然喊他们去医院签字,这不是胡说么?

  正是因为找不到人签字,于晨自己又不大敢做主,所以想尽办法的联系顾萱萱,因为于晨知道,周予钧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就是顾萱萱了。

  司振玄听说周予钧车祸,微微愣了下,但他格外冷静,问了下医院,而后让于晨不要着急,他会想办法。

  周家的那些情况司振玄明白,但他觉着这种事情让他掺合进去似乎很奇怪,顾安童在旁边抹着眼泪轻声问了句“怎么回事”。

  司振玄回身看向顾安童,低声说了句,“周予钧出车祸了。”

  “车祸??”顾安童都愣住了,车祸可是比高烧严重的多,她感觉到顾萱萱的手都跟着颤动了下,没有注意便赶紧站起身,“严重吗?现在什么情况了?在哪家医院?”

  “送到车祸地点最近的那家医院。现在给我打电话是希望我去帮忙签字,但我们不是他什么直系亲人,这种事不方便办的。”司振玄在电话里寻找着周家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他虽然和周予钧关系还可以,但有些事情轻重他分得清。

  与其这个时候让他从这里赶过去签字,不如就近找到周家的人去。

  顾安童一听,顿时间焦虑起来,“周家那些人谁会去帮予钧签字。与其这个时候耗着,还不如我现在过去。萱萱你看着。”

  司振玄抓住顾安童的胳膊让她稍安勿躁,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顾萱萱忽然间苍白着脸,神游似的站起身,“我去,我去签字。”

  顾萱萱双目失神,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着,她这个样子司振玄顾安童哪里还敢责备她外传照片的事情,只求着她赶紧病好了再说。

  顾安童从后头拉住女儿的手,“乖萱萱,这件事让爸爸妈妈去处理,妈妈知道你和你小师叔感情好。”

  “让我去啊!!”顾萱萱痛哭起来,甚至直接拽住爸爸的手,“爸爸我求求你,让我去签字吧。万一延误了手术时间该怎么办??”

  司振玄沉默片刻,虽然他有点不解自己女儿为什么会这样激动,可也清楚周予钧和顾萱萱的交情,本就深厚,这个时候太过置身事外的确不够仗义,他让顾萱萱别急,他去给于晨打个电话,让那边的医生先接电话。

  无论如何先做手术,签字后补。

  顾萱萱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爸爸,她之前一直都陷在一个梦里,没成想,这个梦居然变成了事实……

  司振玄和那边说了几句又转头看向顾萱萱,“有个姓阮的女人过去签了字,说是周予钧的未婚妻。”

  顾萱萱的脸瞬间煞白,她死死的盯着司振玄的手机,那一刻仿佛灵魂都跟着去了。

  顾安童和司振玄对视一眼,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已经有人签字周予钧得以手术,顾萱萱却露出那么绝望的神情。

  但是下一刻,顾萱萱体力不支,又再度晕了过去。

  脑中唯留一句话:阮海蓝——你够狠……

  顾萱萱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她坐在床边,听着爸爸说周予钧的手术已经成功,现在转入病房休养,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但是身体机能已经逐渐恢复。

  这样的好消息,终于让顾萱萱微微松了口气。

  她这次却没办法直接奔到周予钧身边去,因为她的病好了,可事情却还要继续。

  司振玄和顾安童要就她被放出的那一张照片和她好好谈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