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399 姜还是老的辣

399 姜还是老的辣

  “为什么不难过。”顾萱萱冷哼了声,“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大美人哟。”

  柯梦绮听出了顾萱萱话里满满的醋意,这才令他些许放心,至少周予钧的记忆没有恢复,那有些事情不需要着急,可以徐徐而图之。

  顾萱萱见柯梦绮的屁/股就好像黏在沙发上,她有点着急,她还想着上去继续和周予钧腻歪,完全不想和柯梦绮多废话,于是轻轻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呵欠,“是不是有点晚了?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我好困啊……”

  柯梦绮笑了笑,“当然有。没正经事我还就不找你来了。”

  “什么事?”顾萱萱挑眉。

  “景蓝舞团你不会忘记吧?”

  柯梦绮这么犀利的问话令顾萱萱愣了下,她倒是很坦诚的回答,“我怎么会忘记,但是我都和你说了,跳舞的事情我不会耽误,创作也一直都在进行,我只不过是这半个月没有回舞团而已。”

  “舞团出事了。”柯梦绮的眉目微沉,“他们找到了新的投资人入组,目前整个舞团的架构出现了大幅度的调整。”

  “什么意思?我被踢出舞团了?”顾萱萱特别无语的问了句,她不就半个月没回去,居然还能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出现。

  柯梦绮这次轻声叹了口气。

  “不是你被踢出舞团,而是我和你一起被踢出舞团。”

  顾萱萱瞬间愣住,几个意思,她和柯梦绮一起被踢出舞团?她有点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柯梦绮不就是投资人么,怎么还能被景蓝舞团踢出去?

  景蓝舞团是一个非常有历史的舞团,要不然这么多年即便云杉不争气,可到底在国内外依旧声名赫赫,它全得益于这个舞团的创立者姚景蓝。

  姚景蓝比宋秋兰年长十来岁,她和宋秋兰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可以说宋秋兰现在的舞蹈成就一定有姚景蓝当初的帮助和提携。

  但是二人的舞蹈理念却有不同,宋秋兰是专精于自己的舞蹈事业,甚至为此不婚不嫁,只为了保存自己这份爱舞蹈的初心,不为其他所动;而姚景蓝却立志于传播舞蹈事业,让更多的人去热爱舞蹈,她抱着桃李之心开辟了景蓝舞团,教授了一批自己的学生。

  这第一批景蓝舞团的学生,后来有成为舞蹈界大拿的,也有做了舞蹈协会的成员的,甚至还有在国内外屡获大奖的骜。

  可以说,姚景蓝在很多舞蹈人心里,有着非常不一般的地位,她是很多人的恩师。

  只是从姚景蓝去世以后,她将这个景蓝舞团交给自己的女儿。

  舞团一开始挂靠在某剧院,然而近几年开始改革,剧院也要自主运营,舞团的生存开始日益艰难;早期也有当初的学生资助一二,但那仅仅是杯水车薪。

  所以纵然姚景蓝桃李满天下,从她离开人世后,景蓝舞团除了挂着她的名字,却再不复当初的荣光。

  后来景蓝舞团有了柯梦绮这个投资人,才渐渐走上正轨,如今居然要把柯梦绮给扔掉?顾萱萱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还下意识的挠了挠自己的耳朵。

  柯梦绮笑,“是的没错。景蓝舞团前段时间名声不错,所以他们直接把我踹了,换了另外一个投资人。而作为景蓝舞团首席的要求,就是让你跟着我一起滚蛋。”

  顾萱萱听着听着忽然间就笑了起来,“首席吗?云杉啊?那投资人的脑子绝对进水了吧!”

  “是啊。”柯梦绮颇为迷恋的锁定顾萱萱那陡然间笑的春花灿烂的姿态,她并没有因为自己被踢出舞团而可惜,那样神采飞扬,岂是寻常人可以比拟?

  顾萱萱忽然间感觉到柯梦绮的目光,她赶紧正经起来,抿着嘴干笑了声,“啊哈哈,云杉还有点厉害,让我刮目相看了。”

  “不是她厉害,而是当时正好赶上你出事。”柯梦绮倒是坦然直言,“因为你身上当时有丑闻在,投资人很快就在你们两中间做了选择,并且和他们签订合同。按理,你现在丑闻已经被抹去,可对于他们而言,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顾萱萱冷笑了声,“还真是会找时机。”

  当然她也不能怪别人,这件事从本质上还是自己的疏漏,云杉一门心思想挤走自己,正好有这样的机会她怎么会不利用?

  柯梦绮见顾萱萱再没有其他的言语,不觉好奇的挑眉,“你都不关注下,这之后的一些后续处理?”

  比如说柯梦绮不再是景蓝舞团的投资人,他现在来找顾萱萱,肯定不仅仅是要说这件事而已;何况顾萱萱是景蓝舞团签约的独舞,现在却被无故解雇,那么景蓝舞团是要赔偿她的。

  这些顾萱萱居然都没有问。

  顾萱萱很懒散的将手放在脖子上轻轻拧了拧,而后笑着回答:“后续赔款吗?他们赔不赔我也没那么在乎,我又不缺,赔了的话我就拿来大吃一顿,不赔呢我就当是扶贫了。至于他们不要我,那是他们自己的损失,我为什么要生气。”

  顾萱萱原本就已经通过国际舞蹈大赛的决赛,云杉现在决赛都还没有通过,何况顾萱萱身上的污点已经被洗掉,之前被柯梦绮大力推过的天才舞蹈少女的名头又挂了回来。

  多少人依旧津津乐道她身上的光环,还有她行云流水的舞蹈,甚至都开始期待,当国际舞蹈大赛的决赛开始的时候,顾萱萱会否再带给人惊/艳的感觉。

  这样信心满满的顾萱萱,柯梦绮真的是非常欣赏,他甚至于都已经忘记这个小女人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她的小师叔,柯梦绮很认真的问,“如果我再创一个新的舞团,聘你做首席,你愿意来么?”

  顾萱萱愣住。

  她突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说不愿意,肯定会让柯梦绮怀疑,要知道她和柯梦绮的关系,原本从他帮助自己去医院开始是有改善的,如果她还是以前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柯梦绮一定会觉着她已经知道某些事情,而周予钧恐怕也是有所防备的。

  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在暗而柯梦绮在明处,所以顾萱萱知道,自己从现在开始,每一句的回答都非常要紧。

  她、周予钧、司振玄或者顾安童都是正派人家,永远抱持的观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才犯人,如果阮海蓝周延不欺负到顾萱萱头上,司振玄压根就懒得管这两个贱人的事情,如果当年杜唯真不咄咄逼人,司家也不会选择还击。

  眼下这柯梦绮显然也是个很有道行的角色,周予钧没有轻视,司振玄没有表态,顾萱萱就更不敢怎样。

  她沉吟了声,忽然间笑,“之前我那件事被曝到网上,爸爸现在对我管的特别严,虽然这件事说的好像不是我,但爸妈都知道是我。跳舞的事情我看他们两个也没那么容易同意,估计要管我一段时间了。不然梦绮你帮我个忙,去和我爸爸聊聊?”

  姜还是老的辣。

  顾萱萱自动的把自己排除到老谋深算这个行列,深认为这件事还是交给自己的爹爹去处理,爹爹处理不了就让周予钧上,总之她不要自己再冲锋陷阵,免得再把之前的事情反复一次。

  顾安童端着茶点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柯梦绮,“梦绮来吃点点心,这么晚了还来找萱萱,也是辛苦。”

  “不辛苦。这有什么好辛苦的。”柯梦绮跟着笑了笑。

  看着两人非常有气氛的相视而笑,顾萱萱感慨了声,老妈你现在的演技也是一流啊……

  柯梦绮今天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交代完,而且他也想再找机会过来,哪怕是和司振玄谈,这也算是追女孩子的套路之一,别搁着一天把事情都解决。

  所以和顾安童又聊了几句,柯梦绮便起身告辞。

  顾萱萱便赶紧起来送他出去,两个人前后在司家的花/园里走着,柯梦绮忽然间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树,“说起来,我和予钧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柯梦绮的话令顾萱萱愣了下,但很快她又纠结起来,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他为什么会因为喜欢自己,甚至不惜向周予钧下杀手呢?

  顾萱萱赫然间停住脚,目光看向那棵大树。

  那一刻,顾萱萱都替周予钧难过了,周予钧虽然从不曾向她表露过自己的内心世界,可她很清楚周予钧一定不好受。

  柯梦绮是周予钧曾经圈定的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可没想到后来柯梦绮明明知道自己是他的女人却还穷追猛舍,甚至做了这么可怕的一件事。

  任谁,都会伤感的吧?

  顾萱萱忍不住问柯梦绮,“我有什么好呢?你明明身边不缺女人,也不缺喜欢你的女人。”

  顾萱萱甚至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柯梦绮的时候,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红衣女人,美/艳动人,论身材论气质丝毫不比自己逊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