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421 去找一下白哥哥…

421 去找一下白哥哥…

  这种古怪的认知令孟亚伦的目光微微往旁边移了移。

  他怕看久了,这正事是不可能做下去的。

  “那个……”司柔柔刚刚套上自己的小内内,就有点难以启齿,好半天终于在孟亚伦那双探视的眸子里,轻声说:“他说他愿意接受治疗了。沈师兄和他师傅艾弗森教授可以给你安排治疗时间,如果可以的话,你随时能和白阿姨一起接受心理方面的治疗。”

  孟亚伦不可思议的看着司柔柔,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太多,似乎一下子便从漩涡中涌动起来。

  司柔柔有点不好意思错过他的目光,略微顿了下后才伤感的说:“总之就是……昨天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愿意接受治疗了,而且这次不会捣乱。你放心好了。”

  司柔柔已经换好衣服,她回头瞥了眼对方,孟亚伦正赤着身子坐在床沿上,那坦荡的样子看的她脸上一红,司柔柔不得不提醒了他一句,“你还不起来吗?我们难道不是要去找一下沈知行……”

  可是说着说着她又掉了眼泪。

  她总觉着这样的自己太卑鄙了,这就相当于她和这个孟亚伦亲手将那个他送到黑暗当中,让他从此以后都不再出现。

  司柔柔揉了揉眼睛,赶紧将那伤感的情绪收了回去,“去找一下白哥哥……”

  “你说错人了柔柔。”孟亚伦怔忡的看着她,没想到她下意识里居然说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依着他的看法,恐怕她说的并不是他。

  而是那个他。

  因为这样的想法,孟亚伦直接将司柔柔直接拽到自己的面前,让她站在自己的腿间,“你舍不得他?对不对?”

  司柔柔没有回答,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孟亚伦说:“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他给我带来的困扰有多大。我甚至一度想要自我毁灭,就是因为……”

  “可你是他的宿主,你才是滋生了这灵魂的那个人。”司柔柔打断了孟亚伦的话,眼泪汪汪的说:“你说的对,我舍不得他。”

  孟亚伦面上的苦涩越来越浓重,良久以后他才轻笑了声,“是啊你说的没错,他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他是我所有问题的载体,因为我不敢面对,所以慢慢变成了这样恶心而又诡异的性格。”

  所以他不能有太多的朋友,因为朋友越多他这秘密就会有越多人知道,而他这个明星不得不将自己藏在国外,常年的保持神秘,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高枕无忧。

  苏俊了解他的情况,可以很好的和他配合,让他扬长避短。

  朋友少有朋友少的好处,至少他被塑造出高山仰止,无法触碰的神秘高度,然而当他不得不回国发展后,因为这双重性格造成的麻烦,令他慢慢的跌下神坛。

  其实孟亚伦很清楚为什么那人格会那样做,因为他带入了太多的负面情绪在他的身上,而他可以风光霁月晴天朗朗的时候,那个人在黑暗中却只能暗自舔舐自己身上的伤口。

  孟亚伦曾经一度,也的确怨恨过自己的身世。

  为什么他当初要选择自己被杜唯真带走,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还没有品尝过多少幸福就直接到了人生的惨烈处。

  他原本在成家就受尽欺凌,后来被杜唯真带走,更是折磨不断。

  其实孟亚伦并没有憎恨过司家,只是偶尔会感觉到人生的不公,可偏偏这种负面情绪到了那个人格身上被无限放大。

  所以一开始孟亚伦是抗拒司柔柔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那个人格在违背他的意志,施行对司家的报复。

  甚至于他在司家住的那个阶段,特别的愧疚,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那个把他当成儿子,甚至于一手将他拉拔出来的顾安童。

  其实孟亚伦很清楚,如果没有顾安童,就没有现在的孟亚伦。

  当初的成隽周,是连说一句话都那么费劲的,被无数人当做傻子和脑瘫的,所以他也特别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身处绝境的时候恨司家,司家没有错,甚至于他是心甘情愿代替顾萱萱和陆泽霖被抓走的,何必因此而那样对待司柔柔。

  可司柔柔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女孩子,他有多黑暗,她就有多敞亮。

  也许是因为这样强烈的对比,令孟亚伦渐渐关注到她,也慢慢体会到其实她身上有很多的优点,是孟亚伦身上没有的。

  所以他也在学着接受她,既然已经让她受到了伤害,那不如好好对待她,这样也算是弥补司家待他的那些好。

  纵然有那么一丝遗憾,可全部被司柔柔一点点的缝补起来,孟亚伦知道,自己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迟早会慢慢的喜欢上她。

  她是个很招人疼爱的女孩子。

  他甚至也曾经试图通过各种方法和那个人联系,想和他说明白,不要对司柔柔出手,既然两个人已经在一起,那就好好走下去。

  没想到的是,司柔柔将治疗这件事放到了日程上,触怒了那根谁也不想触碰的神经。

  此后,新的绯闻出炉,司柔柔名声大跌不得不选择离开故土,而孟亚伦同样,也从神坛跌落,人气大不如前。

  这样两败俱伤的局面,孟亚伦很明白,他已经不仅仅是在报复司柔柔,还在报复他自己。

  孟玫的病是一个导火索,直接让孟亚伦下定决心暂时离开那个看似繁华却又分外寂/寞的名利场,没想到他在这里,却遇到了司柔柔。

  这一次最让他意外的,是司柔柔居然说动了那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同意接受治疗,安安稳稳的退离他的生命。

  可这一次,孟亚伦在意的,居然是司柔柔的态度,她为了那个人在流泪,显然她舍不得他。

  司柔柔听见孟亚伦的话,轻轻擦了擦眼角,“没事了,我就是难过一下。你赶紧穿衣服,我带你去见沈知行。就算你自己不想好,你总要为你的妈妈考虑下。”

  见司柔柔的神情终于恢复如常,孟亚伦才起身去换衣服,他的身材本就是衣架子,当他在站在亮堂的房间里的时候,司柔柔又能清晰的看见他身上那些旧伤痕。

  以前很多歌手都会在自己的MTV里展露自己的好身材,孟亚伦明明有却从来不展现,那个时候好多他的粉丝都还为他寻找理由,说他不会卖肉,因为他毕竟是个有自己风骨的王子人物,和其他人怎么能同日而语。

  后来她和他发生了关系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

  只是因为他身上,都是自己无法抹去的回忆,那些曾经被折磨过的伤痕触目惊心,一个个都似是扭曲的蜈蚣盘踞在他的身体上。

  司柔柔每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就会想到那个人。

  她理解孟亚伦不喜欢那个人的原因,对于他来说,那个人就和这些伤痕一样,是黑暗的一部分,他想摆脱那些,可每一个都盘缠在他的身上,无法抹去。

  司柔柔总算是恢复了精神,等孟亚伦换好衣服,她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后面的事情司柔柔基本上是不能参与的,沈知行请来了自己的师傅艾弗森,他作为艾弗森的助手留在病房内,先是见了孟玫,后来又单独和孟亚伦聊过。

  艾弗森需要根据这两个人的病情安排后续的疗程,因为这肯定不是一次可以解决的问题。

  司柔柔特别紧张的在外面走廊里等着,顾萱萱和周予钧也闻讯赶到,后来连陆泽霖都来了。

  司柔柔正和顾萱萱说着话,抬头便看见陆泽霖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她略有些心虚的往顾萱萱身后靠了靠。

  顾萱萱拍拍司柔柔的小手,妹妹和周周的进展令她实际上很是意外,但对方愿意接受治疗,说明孟亚伦已经有能和妹妹在一起的条件,那么陆泽霖嘛……

  这个大男人正一脸郁卒的站在不远处。

  顾萱萱简直要为他的情商点一根蜡,这个臭小子要是有一点护妹的能耐,或许也不会到今天都感动不了司柔柔。

  是,他跟着跑到英国来念书也的确是件跌破眼镜的事情,但是关键时刻还不如方星洲会追妹子!

  顾萱萱恨铁不成钢啊……所以司柔柔哪怕是把方星洲当备胎,都未必会考虑陆泽霖。

  陆泽霖见司柔柔那双晶亮的眸子赫然间闪闪躲躲起来,赶紧调整了下情绪,三步两步跑到姐妹两身边,冲着司柔柔笑了笑,“听说周周肯接受治疗了?这是好事啊,他好了,那就皆大欢喜了。”

  说完最后一句,连他自己都有点失落的叹了口气。

  司柔柔轻轻的“恩”了声,她觉着自己真的是个很幸运的人,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那么爱护着她,从来不曾令她受过一点伤害。

  陆泽霖满腹心事的靠在墙边,脸上的表情很是落寞。

  这群人里,也就周予钧相对清闲,基本上和他没太大的关系。

  周予钧最近的生活也算是志得意满了,有娇/妻在身边,娇/妻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无论男女,他都觉着现在很圆满。

  连带着他最近都比以前稍微胖了那么一丁丁。

  走廊里在窃窃私语着的时候,门忽然间拉开,沈知行一脸困惑的走了出来。

  司柔柔特别紧张的站起身,走到沈知行身边,“知行,怎么样,怎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