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439 这是我的…前妻

439 这是我的…前妻

  司柔柔咬了咬唇,她哪里有什么独特的观点,只是刚才那样的一幕,令她再度想起当年的不愉快而已,总结起来便是——那些年孟亚伦身边环绕的莺莺燕燕。

  原来从来没有断过,他一直都那么有人气。

  司柔柔摇头,“我没什么特别的观点……”

  她当然不会忘记刚才米兰在这会议室里,那么张扬的说着“我要你”的场面,说实话,如果她是男人,她也会为这样的一幕动心。

  因为米兰真的很美,美得令人惊艳,所以司柔柔不清楚自己这一刻心里头的感觉,略有点五味杂陈。

  孟亚伦转身领着她出了会议室,一路上不停有人很恭敬的喊着“白制作”,他很礼貌的点着头,将司柔柔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直到门轻轻扣上的那一刻,刚才还在旁边喊着白制作好的那些人,忽然间攒成一堆,她们都分外好奇的看着孟亚伦办公室的门。

  “那个女人,我怎么觉着特别有印象啊。”

  “当然有印象啦。她不就是很多年前白制作的那个绯闻女友吗?虽然带了个眼镜,但还是能看出区别来的。”

  “我还以为白制作和人分手了啊。没想到……”

  “你以为自己和白制作多熟吗?人家的感情生活不一向是个谜?”

  …………

  孟亚伦的办公室很大,是一间融合了工作间和录音棚的综合性办公室,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文件和材料,地上甚至还有许多揉成团的纸张,上面隐约是一些手写的五线谱。

  司柔柔进去后打量了下,下意识的就去帮他收拾他的桌子,“你看你,这么多年也没改掉这个毛病。”

  刚刚说完这句话,她便顿了顿,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纸团放在旁边,“还是让你的秘书来帮你收拾好了。”

  孟亚伦靠在门边,静静的看着司柔柔,“我没有秘书。”

  “……”司柔柔有些不明了的看着他,她发觉他居然就这样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司柔柔喉咙有些干涩,良久后她才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才鼓起勇气来定了定神,再度看向对方,“我是来和你说你委托我的事情。我想了想,我觉着我还是不适合做这件事。”

  “你继续说。”兴许是已经知道司柔柔想说什么,孟亚伦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是示意她继续。

  “我可以和你解除合约么?”

  孟亚伦没有回答她,只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而后他一步步的朝着司柔柔走去,最后站定在她的面前,他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她一时间都没有注意到两个人此刻的姿势很暧昧。

  “你想解除合约,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对于他的回归非常高兴,所以不愿意再去参与治疗环节。”孟亚伦恍惚间那声音已经带上了蛊惑的力量。

  “我可以不可以把这件事理解为……你决定和他在一起。”孟亚伦最后一句甚至都不是疑问句,这出戏,他是导演也是演员,而司柔柔居然被他圈在这出戏里,是唯一的女主演。

  司柔柔嗫嚅了下双唇,她眸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当然有在反思沈知行夫妇和自己说的话,他们说她一直以来都忽略了眼前的男人,内心厚此薄彼,才会让两个人在曾经的时光里越走越远。

  她给那么多人做过心理咨询和心理辅导,却没想都,原来自己的心理问题也那么严重。

  她真的……给与过他那么多的伤害吗?

  这样想的话,那些过去自己所承受过的悲伤,赫然间也变得有些矛盾,因为他也同样在遭受着煎熬么?

  可……司柔柔一直以为,他并不爱自己。

  他可以在夫妻生活中给自己足够的尊重,却并不能给她足够的宠溺。

  那种事情上他倒是狂热的很,可上‘床禽兽下床君子就是对他最好的解释,司柔柔说不清楚哪里不对,可终究还是愧疚了一点点。

  孟亚伦不知道她的心理变化,而是继续自己刚才未完的话,“如果是这样,你就要面对另外一件事,柔柔,你总不能只做晚上的妻子。”

  司柔柔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她直接摇头,皱着眉头说:“白先生,我想你理解错了,我只是不想治疗……”

  “那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和他在一起,我的手机上为什么会出现你们那么多谈情说爱的短信?”孟亚伦连珠炮一样的问话让她瞬间哑然,而他因为隐忍,直接将拳头打在她背后的桌上,砰地一声很是慑人。

  司柔柔一抬头,便看见孟亚伦那张略带伤感的脸,他一字一句的问:“他是人,我就不是?司柔柔你知道我看见这些短信的心情么?你对我就如避虎狼,对他却热情似火!你是不是恨不能我死,然后让他取代我?”

  司柔柔的心口陡然间疼了下,她拼命的摇着头,却始终一言不发。

  她似乎有点清楚症结在哪里了——对他如避虎狼,却对晚上的那个热情似火。

  如果不是他提醒,她甚至于根本就不曾反应过来。

  司柔柔急于解释,一着急两手扶在后面的桌上,却滑了滑险些摔倒,孟亚伦一挑眉,直接伸出手臂来环住她的腰。

  司柔柔的脸赫然通红。

  她虽然有点想挣扎,但心里头有事,便乖乖的动也不动了。

  气氛刚好的时候,身后的门忽然间撞开,外面一个大胡子男人大大咧咧的喊着,“白白,你说的那个埃拉女士到底找到了没有?我们的心理学专家答应不答应给我们这部剧做顾问啊?”

  大胡子男人陡然间看见眼前的场面,直接挠了挠脸,哈哈笑了笑,“哎呀没人告诉我你正艳福不浅,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司柔柔这会终于听清楚了“埃拉女士”四个字,脸色微微一变,忽然间反应过来,“你找我去,不是为了治疗?”

  大胡子男人听见司柔柔的声音,还“嚯”了一声,“好娇滴滴的声音啊。”

  “你闭嘴!”司柔柔毫不犹豫的冲他喊了声,才又仰头看向他,“你说啊,之前我在会议室听见你说心理专家我就觉着有些诡异!”

  “我是想闭嘴。”那大胡子男人发觉是自己惹出来的事端,赶紧又严肃认真的开口,“但是总觉着这种情况下特别不适合我闭嘴,所以我很想问一句,这位小姐,你和白白是什么关系。”

  孟亚伦无视司柔柔脸上的愤怒颜色,他一胳膊将她搂在怀里头,和大胡子男人介绍:“这是我的……前妻。”

  大胡子男人看着司柔柔脸上那忽青忽红的颜色,嘴巴里咬着的香烟跟着动了动,他不得不呱唧鼓掌,“卧槽,白白你居然结过婚,还有前妻这么个玄幻东西,真男人!”

  “……”孟亚伦低头看了眼脸色仍旧非常难看的司柔柔,低声说:“有些事情,容我晚上和你说,好不好?”

  “晚上就不是你了啊!”司柔柔咬牙切齿的压低嗓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把事情丢给他!”

  孟亚伦心里头松了口气,至少在司柔柔眼里,他这欺骗还不算过分。

  于是他还是和她低声咬耳朵,“八点前,我会和你说清楚,但是现在,在我朋友面前,稍微留几分颜面?”

  司柔柔眼底已经映入那大胡子男人满脸惊奇的神色,咬咬牙她将那口气吞了回去,孟亚伦才继续搂着僵硬的她,和大胡子介绍:“这事说起来有点尴尬,她就是我们要找的,埃拉女士。”

  吧嗒——

  那根香烟从大胡子男人的嘴里掉了下去。

  孟亚伦推着司柔柔向前,还苦笑着继续介绍,“柔柔,你眼前的这位,便是国内知名导演常峰。”

  常峰?

  司柔柔张了张口,忽然间有些小激动,“你就是拍了《天野战记》《三十六朝帝国》和《暗夜》的常峰吗?”

  常峰又指了指她身后的孟亚伦,“还有你前夫——的那部《雪海林原》。”

  《雪海林原》便是孟亚伦最吃苦的那部片子,后来还因此拿到一部影帝的提名,而他还在这部戏之后收养了那只牧羊犬小肉肉。

  司柔柔还有点生孟亚伦的气,所以完全不想理会他。

  反倒是常峰接收到孟亚伦的眼色后,笑笑着过来,“你好啊,埃拉女士,久闻大名了,那你们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哈哈哈哈……”

  司柔柔有些羞恼,却又不好多说什么,反倒是常峰在笑完后又变得认真起来,“那么埃拉女士,我们的剧组想正式对你提出邀请,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新戏《心理桥》的心理专家顾问,你觉着呢?”

  面对常峰这样的外人的时候,司柔柔才渐渐的恢复清朗,她其实对常峰的戏一直比较了解,这个人是业内很有名的鬼才导演,只要是出自于他手底下拍的戏,往往都会给人非常意外的场面和效果。

  而且,这还是个很尊重业内规矩的导演。

  所以常峰的口碑一直都很好,司柔柔也算是他的电影粉丝了。

  她勉强保持住冷静,清脆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国内有那么多的心理专家,不知道贵剧组为什么挑中我?其实我身为女性在这个行业内并不是特别有优势,比我优秀的人其实也大有人在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