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452 简直匪夷所思

452 简直匪夷所思

  孟亚伦的眼底滑过一丝无奈,转头和沈楠交代,“我看柔柔最近瘦了,你待会去打饭的时候,就说我说的,给她加个小灶。”

  一般剧组都是开大灶,除非是米兰这种超级明星,才会有单独的小灶。

  米兰的房车有自己的小厨房,她会有单独的师傅替她做饭,陆泽霖自然也会有自己的小灶了。

  孟亚伦算错了一点,他让沈楠给司柔柔加餐,殊不知陆泽霖在,司柔柔根本就可以跟着米兰的小灶开锅。

  不过现在她正待在角落里给小乖打电话。

  “妈妈!外婆说你和爸爸在一起的对吗?”小乖甜甜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司柔柔再坏的心情也好了。

  她直起腰来看着远处的天空,说:“对啊。妈妈在爸爸这边,小乖最近听话不听话。”

  “可听话啦。”小乖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司柔柔也跟着笑了一声,“妈妈想小乖啦。要不是小乖要上幼儿园,妈妈就想带着你一起来这里了。但是这里也不好,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到处都灰扑扑的。”

  小乖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不远处还传来小男孩的笑声,她和司柔柔说:“妈妈,冬冬哥哥也回来了哇,小乖也想妈妈,但是小乖想和爸爸说话好吗?”

  司柔柔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孟亚伦,他正低头看着剧本,而且还特地找来米兰的替身补拍刚才的镜头。

  说实话,要一个人兼任投资加监制再加男主演,压力肯定会非常大的,司柔柔想了想便起身走过去,将手机放在他的眼底。

  孟亚伦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司柔柔低声说:“女儿的电话。”

  说完她便又将手机塞到他手里,等到他开始和女儿说起电话来,才又转身离开。

  米兰从房车上和助理对完下午的戏,见司柔柔正好空闲下来,赶紧从车上跳下,直接溜达到她的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问:“我今天的心理专家演的怎么样?”

  司柔柔愣了下,倒是笑着回了句,“很好,很有气势,也有自己的风格。”

  “不会觉着太严肃了吗?”米兰和司柔柔一边往房车附近走,一边低声问:“我觉着你就属于特别温柔的那款,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演出你的感觉来。”

  “不不不。这是不一样的。”司柔柔赶紧和米兰解释,“心理学有很多行业,当初我选择做心理咨询师,也是和自己的性格有关,妈妈和爸爸都觉着我太绵善,很适合做心理咨询。你知道心理咨询需要的就是我这种温和一点的,因为我们会听很多别人的苦水,甚至要让他们在看见你的时候就会放松下来,这样才会更容易听到他内心的话,让他卸去防备。”

  司柔柔和米兰解释的时候,她很用心的在听着,“所以心理咨询需要的是让别人如沐春风的气场,哪怕严肃也只是表面上的接触,实际的操作过程是绝对不能过于严肃,否则会给别人带来排斥感。但你的心理学专家,是需要配合一些特别行动小组深入到一线的,这样的角色必须要有能保护自己的外壳。身为女性如果要站在一群男人中间,没有足够的强势,是绝对不可能面对那么多的困难的。”

  米兰听着司柔柔的话,赫然间双眸一亮,“你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难怪我在现场演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给那个女人装上一层装甲,因为旁边都是男性,而面前还是那么脏的环境,一般的女人我觉着肯定是没办法忍受这样的环境的。”

  司柔柔笑盈盈的望着米兰,“我觉着你演戏真好。”

  “没办法啊,演戏是我吃饭的工具,如果戏养不好,怎么填饱自己的肚子?”米兰歪着头瞥了眼司柔柔,忽然间唇角溢出娇艳的笑意,“你老公演的也好呀。他一出来,我差点就没接住他的戏,那眼神太有威慑力了,幸好……”

  米兰撩了下自己的长发,“幸好姐身经百战。”

  司柔柔被米兰逗笑了,她刚要找个理由开溜,毕竟她的手机还在孟亚伦那里,她得想办法要回来,没想到米兰却将她轻轻一扯,“对了,之前和你说好的,让你有空听听我的苦水,帮我开导开导。”

  司柔柔一愣,倒是没有拒绝,噙着微笑点点头。

  还是在房车内。

  中午吃过饭休息的这个时间,米兰本来可以午睡一下,但她却和司柔柔两个人坐在圆形的沙发区,中间放着一壶上好的花果茶,红澄澄的有如红酒。

  米兰的开场是这样的,“我这个人,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全部是这么些年被惯出来的,你看喜欢喝酒,却不敢喝,因为以前出过洋相,后来酒也戒了,连红酒都只是放在架子上看看而已,忍不住嘴馋的时候就只能喝点眼前这个……”

  “这个不是对女人很好的吗?”司柔柔顺口接话,眼底是特别温柔的气息,“你看你喝的这款,都是一些很好的花果,说不定你现在这么好的气色,就是因为这种茶。可是酒却不一样,酒未必能让你变得比以前更美不是么?”

  米兰愣了下,她发觉和自己进行交谈的司柔柔和以往的那个女人,像是两种人,同样是温柔的气息,之前的那个司柔柔看起来就像只小白兔,可现在却俨然变成了兔妈妈,能给人一种很信赖很舒服的感觉。

  难怪她说做心理咨询师是一定要有耐心又性格温和的人去担当,米兰试想了下,如果自己是那种天天要听人说自己心里头的那些疙瘩和毛病,脾气暴躁点的恐怕真的做不了。

  而司柔柔就像是个知心姐姐一样,每一句话都带着一点熨烫人心的感觉,令听者不由自主的便觉着很舒服。

  米兰笑了笑,声音也变得柔和了一些,“是,你说的没错,可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喝酒的吗?就是从被陆泽霖逼迫的那一天开始。”

  司柔柔瞬间愣住,几乎是在瞬间险些忘记自己的身份,她压抑住那几欲脱口而出的“怎么会”,放慢了声线,看着异常纠结捂着头有些痛苦的米兰,“没关系,你继续说,不要怕,有些事情或许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对么?也许你说给我听听,我可以帮你看看这其中的曲折道理。”

  米兰点点头,她找司柔柔便是想解决自己多年前的那心结,正因为有那心结,她始终对陆泽霖无法真正的去迎合,心底深处都是非常抗拒的,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下去,她觉着自己迟早会崩溃。

  米兰说起了多年前的那往事,这还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对别人吐露心声,便是关于她和陆泽霖的过往。

  或者是司柔柔收敛了自己周身的气息,几乎在刹那让自己变成了一个隐形人,才能更好的促进米兰将所有的心事都说出来。

  她原本一直以为陆泽霖和米兰是真正的男女朋友,毕竟在外人眼里,他们二人的感情已经非常好,连司柔柔都觉着米兰和陆泽霖相处的时候,纵然言谈间相当激烈,可她以为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趣。

  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进展,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只是维系着肉体上的关系。

  这简直……匪夷所思。

  米兰冷笑着抹去眼底的泪花,“是,在你们眼里,我好像确实和他是一对,可你根本不清楚,他从来没有当我是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有时候我拍完戏特别累,累得只想倒头大睡,我求他,求他让我休息休息,他却听也不听,只管先自己舒服了再说,然后他可以倒头大睡,我只能连夜离开酒店。我连定旁边酒店的胆量都没有,因为怕别人知道我们居然是这么奇怪扭曲的关系!”

  或许是发觉米兰沉浸的时间有些过久,怕会让她伤心过度,司柔柔轻轻取过一杯茶来,借用那轻微的声音令米兰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米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讪笑了声说:“我是不是很傻呀。我那天回去之后就发了一场高烧。你说他但凡有一点怜香惜玉,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对我?”

  司柔柔想了想,“其实这件事让我从心理咨询的角度,我可以给你分析出很多内容来,可这次我想从私情角度和你说两句。我认识的霖霖哥哥陆泽霖,他并不是那种完全无视别人要求的人,他内心真的特别温柔,或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才令他有那样的举动。”

  司柔柔并不想帮陆泽霖说什么。

  事情是他做出来的,对米兰定然已经造成了伤害,她只是想从侧面陈述一个她所了解的陆泽霖。

  ***

  如果说相识一天她无法断言一个人,可相识了那么多年,她对陆泽霖的了解,肯定比米兰要深刻。

  司柔柔在那里和米兰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的时候,二人都忽视了外面站着的陆泽霖。

  乔飞亚一脸抱歉的看着陆泽霖,陆晓甚至都想上前打断两个人的对话,反而是陆泽霖挥手制止了二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