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460 只是为了补偿?

460 只是为了补偿?

  “会一点,是之前爸爸教我的。不过弹的不好。”两人并肩朝钢琴走去,沈思瑜不是扭.捏的人,反而笑的没心没肺。

  “爸爸说,你安静.坐下来弹钢琴的时候很美,他为你骄傲。”沈思瑜鼻子微微酸气,目光朝远处的钢琴望去。原来,今天的生日并不简单,转而沈思瑜脸上的伤感一扫而净,“我会一直是她的骄傲。”

  悠扬的钢琴声漫散在熏衣草的庄园,紫花白裙伴着阵阵花香,沈思瑜时不时抬眼望着助理在身边的男人,两人看上去幸福极了。

  ……

  “二哥,几点了?”沈思瑜头也不抬的大吃特吃,冷不防的问出一句。沈林修一愣,抬起手臂,“七点四十,怎么了?”

  沈思瑜像弹簧一样直起身.体,“啊?都快八点了?不吃了不吃了,咱们回家去吧。”沈思瑜说完,随意的抹了一把唇角的油渍,慌慌张张的站起了身.体。目光却还留恋在满桌的食物上。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咱们刚刚开始吃晚饭啊!”沈林修虽不情愿,但还是站起身,“我出来前已经跟安阿姨打过照顾了,你其实不用这么赶的。”

  “不行,不行。”沈思瑜顾不上许多,一把扯起沈林修的手臂,“二哥,八点之前能到家吗?晚了的话我可是要死定了。”

  沈林修不能理解,但是女孩子麻烦他也是知道的,自然不必多问,“应该可以,我努力。”

  沈思瑜从心底不想回去,但是能有什么办法?沈昊松发飙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电.话里分明说是要给自己一个礼物,如果沈思瑜这样都不乖乖听话的话,那就真的成了狼心狗肺了。

  看二哥没有追问,沈思瑜满目都是感激。对比下,这兄弟俩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如果沈昊松也像二哥一样,她简直就是幸福死了。

  车速飞快行驶在马路上,几乎是踩着八点的钟声,沈思瑜迈进了家门。二话不说,她甩掉鞋子急匆匆的朝二楼跑去,接着嘭的一声闷响,人就消失了。

  “呼……呼……”沈思瑜跑的上起步接下气,后背刚靠上.门板,就双.腿支撑着膝盖喘息了起来。

  “你迟到了足足一分钟,你说这事要怎么办?”沈昊松悠闲的坐在窗边的藤椅上,嘴里一吐,萦绕出一个大大的烟圈。他起身缓步朝沈思瑜走来,歪起脑袋冷眼打量着沈思瑜,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看什么看!”沈思瑜没好气的嘟囔一句,顺势附上了胸口,恶狠狠的瞪了沈昊松一眼。接着她手臂一摊递了出去,“我的礼物呢?”

  “礼物?你迟到的事情,是不是要先惩罚一下?”沈昊松坏笑一声,一只手臂推上了门,把沈思瑜围在了怀抱之中。

  沈思瑜被吓的把头死死的贴在门上,胸口处或是因为刚才的气喘,或是因为紧张,快速的起伏了起来。

  “你哪里来的裙子?”沈昊松单手一撩.起,轻.抚着沈思瑜的大.腿,人再次向前靠了靠,一股热浪,伴着男人稳重的气息,让沈思瑜顿时僵硬成了一座雕像。

  “二……二哥送的。”沈思瑜一改刚才的骄横,声音胆怯了起来,“大哥,礼物我就不要了,我今天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你收了林修的礼物,当然也得收我的!”沈昊松扼起沈思瑜的腕子高高举到了头顶,下一句话,似梦幻影一般吹进了她的耳朵里,“而且,我的礼物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离得太近,强有力的压.迫感让沈思瑜透不过气,她把头别到一侧,在男人面前露.出了细白的颈。

  沈昊松手背在女人的颈上轻轻划过,目光开始迷离不定。

  “大哥,能不能不要这样……”沈思瑜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短促的喘着气。

  “你其实很期盼的不是吗?”

  “我哪有!”沈思瑜气愤的咬上下唇,每次都是在惊吓中被这个龌龊的男人欺负,不知道自己多担心害怕呢!……

  (不可描述)……

  “思瑜?你在房间里吗?发生了什么事情?”门外传来了安梅的声音,接着又是一声,是同样焦虑的沈林修,“思瑜,我们可以进去吗?你说句话让二哥听听。”

  沈思瑜抖动着双.唇,脸色憋了一个通红,头顶的沈昊松闷.哼着,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缓慢的朝沈思瑜摇了摇头。

  “我……我没事,滑了一下。”

  门外安静了好久,沈思瑜知道那两人根本没有离开,显然事情是瞒不住了。她怨恨的瞪了沈昊松一眼,满心都是委屈。

  许久,脚步声散去,沈思瑜终于忍不住,她双臂用.力推开了身上的男人,气愤的坐起了身.体,“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是你叫出声音的!”

  ……

  沈昊松被中途打断,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不过沈思瑜委屈的样子又让他有些不忍心,“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迟早的事情,难道你要一直当地.下工作者?”沈昊松说话间揉.捏了沈思瑜的肩膀,很轻很柔。

  “难道可以光.明正大?你不还有那个相处了六年的未婚妻?”沈思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一头又栽进了枕头里。

  沈昊松耸耸肩,“如果你有本事帮我解决那个女人,我会犒劳你。”

  这听起来虽然荒唐,但是沈思瑜真的心情好了许多。甚至她心里开始幻想,或许这个大叔是真的有些喜欢自己?

  在一眼,男人依旧伟岸,沈思瑜脸色微红,把头别到了一边。

  ……

  沈思瑜拖着酸痛的双.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不停的抱怨,“这到底是饥.渴多久啊,老男人果然是变.态的。”抬头时,沈昊松紧闭着双眼,一条单薄的摊子随意的遮住了腰间,但是看上去更加性.感。

  “喂……又装睡?”

  床.上没有声音,沈思瑜也懒得理了。这男人装死,龌龊,变.态无所不能,沈思瑜早已见怪不怪。

  她把身.体挪去了梳妆台前,缓缓坐下,用木梳整理着刚洗漱后的头发。目光一停,沈思瑜透过镜子,看到了洁白床单上的一抹初红。

  今.晚的事情……沈思瑜脸色再次红起。她喜欢这个男人,是很明显的事情。沈思瑜记得当年,公.司的一次宴会上,也是她和母亲第一次被介绍到人前。沈昊松那夜非常耀眼,她穿梭在人群中风度翩翩,谈吐非凡,让沈思瑜无法移开眼睛。同样也是那一晚,当自己落单后听到一些名媛绅士对自己背后议论,也是沈昊松站到她的面前,替她解的难。其实这样的情愫已经很深了,只是这男人不知道罢了,后来……

  沈思瑜嘴角抽.动了两下,一些暧昧的画面一下子充塞了她的大脑,谁会想到,就是那么一个绅士般的男人居然做尽了毁三观的事情,而且就在刚刚,她的第一次啊!可是第一次啊!

  ***

  沈思瑜脸色渐渐苍白的起来,肩膀也开始抖动不停,妈妈?二哥?脑中一连串的震荡,让她一只手拄在了桌子上,接着气息急促的呼呼直传。

  她明天要怎么走出这个门?还有何雪晴……

  一个吻落在了沈思瑜的头顶,她睁开眼睛怔怔了半天。

  “想什么呢?难道你不高兴?”

  沈思瑜知道,其实今天的事情说到底并不怪沈昊松,如果她真的不愿意,完全可以在那一刻大喊出声,为什么忍住,只有她心里最清楚了。

  “没有。”沈思瑜声音很小,缓缓低下了头。

  “那喜欢吗?”

  ……

  “大叔!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让我明天怎么去面对?”

  沈昊松一脸的无所谓,“放心,你根本不用去面对。”沈思瑜蹙眉看着镜子里的男人,他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根本猜不透,这是说明沈昊松会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保护她吗?可是为什么隐隐的,沈思瑜却觉得更加危险?

  “我再问你一句,你喜欢不喜欢。”沈昊松一个坏笑,把沈思瑜从椅子上拖了起来,重重的吻带着一丝痛感落到了她的肩上,那洁白如雪的地方,瞬间就显露出一朵紫红的花瓣,沈思瑜咬了咬嘴唇,微微点下头。

  低声一阵邪恶的笑,沈昊松打横把女人抱起,一下子摔倒了床上。沈思瑜低呼一声,下一刻,人就再次被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一股暖流冲进身体,沈思瑜紧绷的身体瞬间软成了一滩水,她无力的把头一歪,望着窗外一抹鱼肚白,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沈昊松同样体力不支,一个翻身摔倒了沈思瑜的一侧。几乎是同时,男人的轻鼾声从身边想起。这一夜,可真够累的……

  但是沈思瑜根本睡不着。她努力的动了动身体,下身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心里又平添了几分烦躁。

  怎么办,难道要赖在这房间里到死的那天?沈思瑜一想到要走出这间房门,就觉得头皮阵阵发麻,下一步怎么办?离大学开学还有2天,真的……

  ……

  “昊松!昊松!当是阿姨求求你!呜呜呜……”

  沈思瑜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了好大的一声哭喊,她愣愣的两面,然后一下子睁大的眼睛,这声音是母亲安梅的,应该不会有错。

  为什么要求沈昊松?沈思瑜的心忽悠一下,昨晚的事情再次从出现在脑海里,难道母亲以为自己受委屈跟沈昊松对着来?

  她想到这里,翻身下地,这动作太猛,以至于让沈思瑜疼的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

  但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吃力的迈着腿捡起了地上的长裙,慌乱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客厅里,安梅扑在沙发上哭泣的很伤心,沈昊松坐在当初爸爸的位置上,脸上冰冷如霜,一声不发。

  “大哥,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这样。其实安阿姨也不容易,毕竟她照顾了爸爸这么多年,还有思瑜,那丫头多讨人喜欢,你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吗?”沈林修站在沈昊松的身旁,一脸的焦急,他时而低头看着大哥,时而担心的望一眼安梅。

  沈思瑜缓步走下台阶,脸上带着稍许的潮红,尽管不想露面,总不能看着母亲不管吧。

  “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不要责备我的母亲。”

  三人抬头皆是一愣,各自精彩表情。

  “咳咳……”沈林修一改往日的亲热,尴尬的避开了沈思瑜的目光。转身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而安梅却显得十分激动。

  “对!昊松你恨我我可以接受,难道你也要把思瑜赶出门吗?”

  沈思瑜顿时呆若木鸡,“赶出去……”她嘴里弱弱的重复了一边,接着瞬间把目光移到了沈昊松的脸上。

  “我没说让她走,她不是破坏沈家家庭的小三,当然可以留下。但是你……”沈昊松腾的一下子站起身,几步走到了安梅的面前。客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沈昊松眼睛一眯,竟露出了一丝凶险。

  “你以为你可以安心的一辈子住在这里吗?爸爸走了,你还有什么脸面留下来?如果不是你,我和林修就不会变成别人的笑柄,如果不是你这个家……”沈昊松激动的手臂微微颤抖了起来。

  “哥……”

  “你闭嘴!”沈昊松怒瞪沈林修,显得有些歇斯底里。许久他仰起头,像是在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原来,沈昊松。”沈思瑜的语气冷清,声音也微微的颤抖着,“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布下的局,原来你说的偿还不过是发泄而已。可惜我……”沈思瑜自顾自的浅笑,眸子里染红了一片。

  沈昊松转过头来,跟沈思瑜的目光重叠在了一起,“你只是为了我说的补偿?”

  “那难道还有什么?不就是补偿!”沈思瑜倔强的咬紧牙,心口处有一种撕裂的疼痛。

  “那你也给我滚!带着她一起滚出去!”

  沈思瑜一滴眼泪落下,但快速用手臂摸了去。她倔强的走到母亲安梅的面前,扶起了她的身体,“妈,这个地方我们不呆也罢。我就不信了,我沈思瑜不靠他沈昊松,就养不了自己的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