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473 未来的大嫂

473 未来的大嫂

  ……(不可描述)……

  城郊的马路边,入夜后十分的昏暗,一台加长的黑车在缓缓震.动了起来……

  “唔,头好晕。”沈思瑜口干舌燥,一歪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蓬乱的头发下,一双美目有些滞怠,懒散的扫视着房间的一切。

  一转头,沈昊松正酣睡在自己的身侧,沈思瑜张大眼睛,腾的从床上站起身来。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跟着公司去郊外旅游了呀!

  怎么现在人却在家里?沈思瑜晃动着小脑袋,一只手揉搓着后颈,突然动作一停。

  喝酒,苹果树,沈昊松,路边,车里……

  沈思瑜深吸一口气,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天呀!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沈思瑜觉得头上一阵眩晕,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面颊。

  “完了,完了。”沈思瑜踮起脚尖,摇晃着身体下地,从地上摸起衣服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套着,马上就成功了,离房门还有一米的距离。

  “你去哪?”身后冰冷的一声,沈思瑜顿时颤抖了一下,她脸上生硬的堆起一个笑容,转头过来,“你醒了,我……我去上班呀!”

  “今后你不用上班了!”沈昊松坐起身体,脸上的表情像是能刮下来二斤冰霜。

  “为什么?因为喝酒?”沈思瑜直起身体,脸上有些不乐意,“是!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喝酒,但是你一定是误会了,阮航只是想跟我说说话,他根本就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再多的解释到了沈昊松这边都成了掩饰,他不言不语起身,几步走到沈思瑜的面前,扯下了她肩头的挎包。

  ***

  “你干嘛!”沈思瑜气的呼呼直喘息,两个人来回扯着那只挎包,谁也不松手。

  “你需要钱是吗?我给你!所以你不必去勾.引别的男人,而且他那个年纪,也根本算不上一个男人。”

  沈思瑜本还满心愧疚,听沈昊松这么一句,心又被伤了个透彻。

  在沈昊松的眼里,自己就是这般不堪么?

  钱,固然重要,但是还不至于让她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

  沈思瑜喉咙上下滚动,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她缓缓昂起头,目光跟沈昊松对在了一起。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是一个婊.子,在你这里拿不到钱,我到别处去想办法有什么不对?”

  啪!

  沈思瑜甩着头发转头回来,一只手捂上了自己的脸,眼圈中有一些晶莹,却倔强着没有落下来。

  “这回够了吧!”沈思瑜用力一扯,手包回到了她的手里,接着门嘭的一声合上。

  沈昊松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掌心微微有些红肿,沈思瑜一定很疼,但是沈昊松也很疼。

  “沈昊松,你就是一个乌龟王八蛋!我喝酒怎么了?我就算喝酒了也比你强,天天装什么冷酷大少爷,还不是一个人前高尚,背后龌龊的小人!”沈思瑜脚步匆忙,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愤愤的甩着手里的包。

  “不就是欠你们沈家的吗?等我毕业以后逃出去,统统还给你就是了!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沈思瑜脚步一停,脸上委屈的几欲掉下泪水,她抽了抽鼻子,昂起下巴,“算了,还有3年的时间呢,忍忍吧。”

  ……

  “思瑜你的脸……”阮航站在策划部的门口,惊的不自觉低叹一声,因为昨晚的事情过去,以为沈思瑜就不会来上班了。

  自然沈思瑜走了他也没心思跟员工们游玩,就独自回到了公司上班。

  但是刚路过策划部的门口,阮航就一眼看见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沈思瑜正满脸心事的呆坐在那里。

  沈思瑜从思绪里摆脱出来,一只手捂上了脸颊,“没事,昨晚喝多了,不小心撞了栏杆。”

  沈思瑜站起身,挑着大眼睛问道,“阮航,你现在不应该在郊区玩吗?怎么回来上班了?”

  阮航脸色微红,“对不起,昨天我真的不是故意劝你喝酒的。”

  沈思瑜无所谓的一摆手,“没事呀!对了,昨天你想跟我说什么事情?”

  阮航显得有些慌张,“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下工作的内容,正好今天没人,我跟你简单介绍下工作。”

  “哦!”

  谈话间,阮航忍不住偷瞄了沈思瑜几眼,虽然很小心,却还是被机灵的沈思瑜发现了。

  “你总看我干嘛?我脸上有文件?”

  阮航放下手中的文件,缓缓坐直了身体,“思瑜,你大哥为什么看管你那么严?”

  沈思瑜一紧张,手里胡乱的在桌面上抓着什么,“当然啊,他是我大哥啊,管我也是正常的啊!”

  “但是据我所知,你们并不是亲兄妹,不是么?”

  沈思瑜哽住不说话,然后愤怒的把文件一甩,小脑袋一别,“阮航!你到底是不是来教我工作,怎么关心起了我的家事。”

  就在两人对峙,策划部的门口多出了一个女人。

  “思瑜!”

  两人同时转头,看何雪晴扶着门口站爱那里。阮航看了沈思瑜一眼,沈思瑜紧忙绕着办公桌跑了过去。

  “雪……雪晴姐,你怎么来了。”

  何雪晴脸色不算好看,估计是又在沈昊松那里吃了闭门羹。

  阮航缓步走来,“请问这位小姐,你是本公司的员工吗?”

  何雪晴一低头,彬彬有礼,“对不起打扰了,我是来找思瑜的,我是她未来的大嫂。”

  阮航眉间一皱,他是听说沈昊松有一个多年的未婚妻,但是却从来没被带到人前过,而且看沈思瑜对这女人的态度,为什么多少有点心虚?

  “阮航,我先离开一下,我跟雪晴姐有点事。”沈思瑜推着何雪晴往外走,分明动作上有点慌张。

  阮氏楼下的茶餐厅,两个女人皆是小心翼翼。

  “思瑜,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冒昧的来公司找你,但是我心里太难过,有些话也不知道该跟谁说。”

  沈思瑜心里想着,她什么时候跟何雪晴的关系变得这么近了?而且就在前段时间,这女人还对自己拳打脚踢的……

  虽然这么想,沈思瑜依旧不动声色,其实何雪晴也算的上是一个可怜人,“雪晴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大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发脾气,我只不过是想去沈家看看,还没进门就被他轰了出来。”

  沈昊松发脾气,她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沈昊松还有什么理由发脾气?明明是他咄咄逼人,而且还赏了自己一巴掌……

  “雪晴姐,你不用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

  何雪晴苦涩一笑,伸手拉住了沈思瑜的手,“思瑜,你离开沈家好不好,就当我求求你,自从父亲离开后,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家里的味道已经变了吗?”

  沈思瑜没想到,所以惊得微微开启了双唇,“我……不是不想走。我在这里至少要待到大学毕业,你也知道我的条件……”

  何雪晴眸子突然一闪,“你说的真的?”

  沈思瑜点点头,“雪晴姐,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有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只要一毕业,我就一定会离开沈家,离开沈昊松。”

  何雪晴脸上笑的阴阳怪气,分明是激动不小,“思瑜,只要你肯离开就好。”

  何雪晴说完,抽回手臂在自己的包里掏了掏,一个信封推到了沈思瑜的面前。

  “我问过你二哥,也知道你妈妈病的不轻,这点钱你先拿着,只要你尽快离开,一切条件任由你开。”

  沈思瑜慌张的把信封推了回去,“雪晴姐,这怎么可以。你放心我就算不拿你的钱我也会说到做到的。”

  何雪晴挑眉,然后把信封低调的又塞回了自己的包里,嘴角处窃窃一笑。

  ……

  日子过的飞快,两年来沈思瑜过的还算风平浪静,她每天照常去上班,只有周末才会全天泡在学校的图书馆里。

  尽管这两年里沈昊松还是每天都会要求她倒自己的房间,但是除了索取就是索取,干涉少了,自然交谈也少了许多。

  沈思瑜虽然很不愿意做那种事情,但她寄人篱下,在北城这样的地方,她抗不过一手遮天的沈昊松。

  所以她只能任自己在他的身子底下,做个破落的玩具。

  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会厌倦自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真正的放过自己。

  唯一让她稍微安心点的,就是至少这么长时间,她偷偷的避孕措施还是到位了的,至少没有怀上孩子的烦恼。

  自那一巴掌,两个人的关系在微妙的转变。

  沈思瑜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受,不过能这样下去,至少离开的时候也不会太纠结,算是一件好事。

  毕业在即,因为要准备论文沈思瑜最近这段时间变得越来越忙。

  而阮氏这边,两年的工作虽然游刃有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公司好像对她特别的器重,也逐渐把一些重要的CASE交到了她的手里。

  晚上八点,沈思瑜依旧低头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准备着一份策划案。

  一个摇晃的身影站到面前,沈思瑜抬头,脸上带着一个微笑,“阮航,你还没下班……”

  沈思瑜表情怔住,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沈昊松。

  他垂着头,额前的碎发摆来摆去,像是有些站不住的样子。

  沈思瑜紧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过来,一把扶住了沈昊松的身体。

  “你怎么突然来我们公司?之前也不打个电话?”

  沈思瑜刚说完这句话就小鼻子一翘,在沈昊松的身上嗅了起来,“你喝酒了?”

  她一只手在他的脸前摇摆,心想这沈昊松到底是喝了多少,居然白的,红的,啤的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

  突然,沈思瑜的手臂被抓紧,沈昊松微微抬起头,“下班了吗?我来接你。”

  沈昊松说话的舌头都短了半截,醉成这样还能开车?

  沈思瑜翻起眼睛,推着沈昊松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我工作还有很多,你要愿意等,你就等。不过现在你给我老实点,我去给你取些茶水。”

  沈思瑜刚想离开,沈昊松手臂一拉,让她又跌撞着走了回来,“你干嘛!这里是我的公司,你可不能乱来。”

  “沈思瑜……”沈昊松舌头的确有些不灵活,他歪着头望向女人,目光迷离,“你欠我的,你一直都欠着我的。所以……你别想从我的手里逃出去知道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