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504 肯定是钱

504 肯定是钱

  闪烁的灯光摇曳的舞池,沈思瑜从来没来过这样的地方,重金属的音乐震得耳膜嗡嗡直想,人就像脱离现实去了另一个没有忧愁的地方。

  “这里!这里!”

  沈思瑜看见林月再跟自己招手,擦着人流挤了过去。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林月在沈思瑜的耳边大喊,但是声音还是听的不清楚,沈思瑜缩了缩肩膀朝四周望了一圈,人们都自顾自的享乐,这样真的很好。

  沈思瑜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来,给你这个!”一个磨砂的玻璃瓶,里边装着彩色的液体,沈思瑜抿了一口,甜甜的。

  “这是什么?很好喝。”

  林月眨了眨眼睛,“好喝就行了,管她那么多!”

  两瓶下肚,沈思瑜开始跟着音乐轻轻的摇摆了身体,脸上一抹嫣红。一个倾斜,沈思瑜把头靠上了林月的肩膀,“我为什么有点晕啊!”

  “晕不好吗?晕了就什么都能忘记,晕了就开心啊。”林月知道沈思瑜身上发生的事情,因为何氏在北城也是有些实力的,何雪晴作为千金出事的事情,新闻里也进行了报道。

  林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知觉沈思瑜不是那样的人,“走,我们去跳舞。”她一把拉起座位上的沈思瑜就往舞池中走。

  “不不不!我不会跳舞,你自己去就好了。”

  沈思瑜扶着头,又是阵阵眩晕,“我刚才喝了那么多饮料,如果再去跳舞,估计都要吐出去。我可舍不得。”

  林月白了她一眼,“那你好好在那坐着看我跳。”

  沈思瑜一只手拄上脸颊,看着舞池里的林月晃动着成了双影,然后又变成了带着光晕。

  一个人坐在了沈思瑜的身边,用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空了的RIO酒瓶。

  沈思瑜回头,身体晃了两下,“沈昊松,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昊松这几天心情也不好,几乎每一个晚上都会泡在酒吧里。其实他不是不怀疑何雪莹,只是自己执念,觉得不该是。

  “沈思瑜,你现在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啊。或者以前你就这样,只是掩藏的太深我没发现。”

  空着的酒瓶,和目光游离的女人,在酒吧里到处都是,他们热情开朗,只要你有钱,勾一勾手,就能跟你走。

  沈思瑜想要坐正身体,但是做不到,她用手臂撑着桌面,低头打了一个饱嗝。“沈昊松,你什么意思。”

  沈昊松哼了一声。

  “你还认为何雪晴是我害的?如果真的是我,警察为什么放掉我,因为我什么都没做。”

  “不是你还能是谁?”

  沈昊松这话问的,让人寒心。好像那天就沈思瑜和何雪晴单独在一起一样,是不是忽略了某个人。

  “好啊!”沈思瑜挺了挺胸口,“你觉得是我就是我好了,无所谓,有本事你就找到证据抓我,我求之不得。”

  沈昊松眸子暗暗,“她变成什么样其实我无感,我就是有点后怕,竟然身边睡了一个心肠恶毒的女人。”

  沈思瑜举起一个瓶子猛的朝沈昊松泼去,可惜酒瓶是空的。

  沈昊松起身,消失在了人群里。

  ……

  当见面和通电话成了一种习惯,一旦都没有了,人就会觉得空落落的。以前的沈思瑜觉得自己忙死了,上班打工照顾家还要陪那个男人,她基本觉都不够睡。

  但是这半个月来,她除了每天趴在柜台上发呆就是躺在床上干瞪眼,任性的挥霍着时间。

  有人敲门,沈思瑜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关门半个多小时了,她有点懒得起来。

  敲门声不止,沈思瑜烦躁的起身,“谁呀!”

  “我,林月,沈思瑜你快点开门,难道不知道外边下雨呢吗?”

  门嘎吱一声,林月头上湿了一片,雨水顺着发梢往下流。

  “你怎么回事,明明在里边,还不给我开门,我要是冻感冒了,看我不问你要医药费。”林月气鼓鼓的钻进了沈思瑜的雨伞里。

  “谁让你出来不带伞的。”

  林月翻了个白眼,“大姐,我是从公司来的好吗?我打车到你门前一路都没事,就你不给我开门。”

  沈思瑜把林月让进了后屋,倒了一杯热水给她,“这么晚了,来干嘛?”

  林月把水杯放在桌子上,抿着唇轻睨着沈思瑜的脸,然后从包里摸出了一个PAD,“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你看看这个。”

  平板电脑递到了沈思瑜手里,放着一个视频,沈思瑜轻触点开,一眼就看见了那上边熟悉的两个人。

  记者簇拥在台阶下,何雪莹一脸温柔的挽着沈昊松的手臂,45的仰望,满是幸福。

  “沈先生,听说您跟何雪莹小姐已经相恋16年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着爱情的长跑呢?”

  “下个月十八号。”

  沈思瑜头顶一阵眩晕,屁股一沉坐在了床的边缘。

  “思瑜……”

  沈思瑜手臂一抬,手心朝着林月,林月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心里狂跳不止,尽管这是沈思瑜早已经预料到的事情,但是她依旧接受不了这个现实。8年了,她就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

  沈思瑜有些控制不住,平板电脑一放,用双手捂上了自己的脸,没有呜咽的哭声,但是她的肩膀在明显的颤抖着。

  8年她坚持的多辛苦,从来没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林月默默的看着,跟着心疼。

  许久,沈思瑜放下手臂,用胳膊扫去了眼角的晶莹,“林月,我该高兴对不对,我终于重获自由了。”

  “思瑜你还好吧。”林月走过去轻揉了她的肩膀,“你想哭就哭,好好哭一场然后就忘了他。”

  沈思瑜仰起脸,看林月对自己努力的点点头,她手臂还上林月,紧紧的抓住了她后背衣服,拧做了一团。

  沈思瑜从来没有哭这么痛快,不过心情的确好了许多。

  “谢谢你,林月。”

  林月摇头,“要我看,既然你们已经不可能了!你干脆去狠敲他一笔,要不你这算什么?就算是给人家当小三,也得捞一笔吧,沈思瑜你可太傻了。”

  “我不想真的变成婊.子,这也是我的爱情。”

  林月无语,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沈思瑜没想到何雪莹这个时候还会找她,因为没有必要了,沈思瑜已经再没有利用的价值。是来招摇吗?

  沈思瑜眼下一片乌青,脸色也是差到了极点。

  “雪莹姐,恭喜你。”

  何雪莹淡笑,拍了拍思瑜的手臂,“我知道你心情一定很不好,所以来看看你。”

  “我很好啊!”沈思瑜一耸肩,“你不知道最近古董店多忙,我觉都不够睡,哪里还有什么心情不心情的。”

  何雪晴知道她逞强,心里有些小得意,她低头从包里摸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走上前塞进了沈思瑜的手里。

  “这是什么?”

  “为了谢谢你帮我,我知道从心里割舍一个男人有多辛苦,我对你很内疚。”

  真正的内疚不是靠说的。

  不用问,肯定是钱,为什么电视剧里的狗血一样不落的都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沈思瑜也是醉了。

  “不行不行,你拿回去。”沈思瑜刚到手的信封又推回到何雪莹的手里,“雪莹姐,当初我帮你也是再帮自己,就算你不找我,结局也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沈思瑜心里还是那句话,收钱就把自己的婊。子身份做实了。

  “思瑜,”何雪莹眼睛里写满了顾虑,“只有你收下这钱,我才能真正的安心,否则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又回去她身边了。”

  沈思瑜楞,手里又是一沉,这次她没有推。同为女人,同为深爱沈昊松的女人,她能理解这份心情。

  好吧,找个其他的方式再还回去,例如他们结婚的时候,作为礼金。沈思瑜心里疼了一下。

  何雪莹满意离开,沈思瑜站在原地看她。嘴里嘀咕了一句,“我就是个傻X,男人拱手让出去,最后还得说声谢谢啊。”

  她颠了颠手里的信封,估计是一万,她8年的感情值这些钱。

  远处,何雪莹迎着光晕回头,依旧浅浅笑着,朝沈思瑜摆着手,而这个傻X最后还是笑着回应。

  何雪莹转过头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还真怕她不接呢!”

  时间追朔到前一天的挽上。

  何雪莹熬着通红的眼睛,直等到沈昊松进门,依旧是醉醺醺的。没见过哪个要结婚的男人是个这样的状态,不过何雪莹不介意。

  “昊松,你回来了。”

  何雪莹上前,善解人意的帮沈昊松递过去了一双拖鞋,然后很自然的走到他的身后,接住了他褪下的西服外衣,俨然已经是个妻的态度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睡,结婚前要保养皮肤。”沈昊松也是奇怪,以前的何雪莹这么等自己是经常事,但是当那天记者会之后,这女人就没再坚持了。

  所以今天显得突兀。

  何雪莹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

  “你说!”沈昊松慵懒,一屁股坐在沙发里,不看女人一眼,自顾自的低头捏着眉间,是累了?还是不耐烦,不得而知。

  “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

  这个倒是让沈昊松有些意外。印象里一天钱钱钱挂在嘴边的只有沈思瑜那一个。

  “用多少。”

  何雪莹咬着下唇,“一万就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