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566 哪里得罪了您?

566 哪里得罪了您?

  陆千麒倒是颇为意外,陆正青这小子这些年居然还藏了杀手锏。

  说到那件事,两人之间突然间陷入沉默当中,苏黎的脸上渐渐染上了淡淡的胭脂红,“四爷如果能想办法处理掉这件事么。”

  令她奇怪的是,陆正青当年居然没有把视频曝光,而是看着她答应顶罪后就索性放弃,恐怕也有忌惮陆千麒的原因。

  陆千麒皱了皱眉,“嗯。”

  说到这里,又是一时无话,苏黎努力振作了下,她倒是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真实目的,不觉目光灼灼的问陆千麒,“那四爷什么时候能带我去看看施仁。”

  “那得看我心情。”陆千麒不着痕迹的放下茶杯,示意水有些凉。

  苏黎脸蛋上顿时堆出了笑意,提着那上品紫砂壶往陆千麒的茶杯里倒茶。

  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细致入微,“从来倒茶七分满,留下三分是人情”,这是茶道中倒茶的讲究,苏黎将水倒至七分就自停下,两手端着杯子送到陆千麒面前,“四爷喝茶。”

  陆千麒面无表情的接过后,浅浅啜了口后便放在桌上,站起身后将一把钥匙放到苏黎的面前,“这房子我不一定会常来,来之前邹晋会电.话通知你,如果到了吃饭的时间你就把饭菜准备好。房子打扫干净,我不喜欢有太多的灰尘,希望你能做好这份工作。”

  陆千麒还真就没留下吃饭,说公司还有些事情,就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邹晋上来送了些现金,意思是陆四爷嘴巴比较刁钻,如果真的要来吃饭,麻烦苏小姐你多花点心思。

  邹晋交代的就比陆千麒更要详实的多,比如每个月她需要完成的工作其实不需要有一日三餐,她甚至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自己管自己就好,只除了陆千麒如果需要回来的时候,才要负责好陆千麒的三餐和衣物的打理;这屋子里的值钱东西很多,尤其是那些瓷器都很名贵,砸碎了可就比较麻烦,最好不要随便乱碰。

  至于房间,她就住客房,其他的地方尤其是书房,不要随便进去。

  交代完这些后,邹晋才带着满脑子疑问离开了北苑。

  邹晋跟着苏黎那几天,能感觉到这个女人虽然外表娇小柔弱,内心其实非常坚强,她明显可以靠自己的脑子,不会缺那一口饭吃。

  ***

  可是陆千麒却已经不是往常他对女人的那种表现,他很关注苏黎,甚至处处留情,甚至还让邹晋把苏黎安排到自己在北苑的家里。

  邹晋不解,可是却也不好逆了老板的意思--难不成几年前四爷和苏黎那事,让陆四爷对苏黎有了感觉?

  不应该啊……邹晋跟着陆千麒办事这么多年,按理说他也算是很了解老板的喜好,他才能做的这么踏实。依着陆千麒的个人品味,他怎么都不该会喜欢一个有前夫的历史又经过监狱还有儿子的女人,说白了,陆千麒这个人相当有洁癖!

  满头雾水的邹晋进了车里后,忍不住回头说了句:“四爷,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整个南城就没有你搞不定的女人,为什么对这个苏黎念念不忘。”

  陆千麒正看着窗外,见邹晋和自己搭话,唇畔浮起一点笑意,“怎么,你现在也学会多嘴了。”

  “不不,四爷我不是多嘴,我就是觉着这不像您平日的行事作风。我怕这女人会给您带来不好的影响。”邹晋虽然也同情苏黎,但毕竟是陆千麒的手下,他可不想陆千麒因为苏黎惹来一身麻烦。

  陆千麒淡淡的笑着,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在腿上轻轻的敲打着,“你知道,陆正青是个愚蠢的男人。”

  “嗯?”邹晋没想到陆千麒居然愿意和自己解释,慌忙回过头来认真的倾听。

  “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秘密,只需要让她爱上你就可以。女人这种生物,只要她爱上这个人,她甚至可以倾尽所有,不是么?”陆千麒勾了勾唇,漫不经心的说着。

  邹晋皱着眉头听,他愣是没有明白,像陆四爷这种整个南城都羡慕的男人,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东西?

  果然有钱人的心思不需要猜,哪怕人家说透了你也未必能懂,邹晋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四爷待会去哪里。”

  “去三哥家。”陆千麒的眉眼忽然间冷了下来,“我得找正青这个侄子好好谈谈。”

  别看陆千麒比陆正青年长不了多少岁,在陆家的地位却是无人能及。

  且不说陆千麒的父亲陆傅今现在近乎隐居的状态,每天能见到他的人也只有陆千麒的母亲李和玉。李和玉俨然就是这陆家独掌大权的皇太后,她唯一给陆傅今生的儿子就是陆千麒。

  所以陆千麒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甚至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南城帝景花园坐落于半山坡上,这里的每一栋豪宅都仿佛俯瞰着整个城池,到了晚间时分,漫天的云霞渲染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上,仿若一幅曼妙的水彩画。

  邹晋把车停到陆千麒的三哥陆绍北宅子的门前,就听见外面有人惊呼了声:“哦,居然是四爷来了,快去通知下三爷。”

  陆千麒下了车,环视四周后黎黎皱了下眉,他还是不喜欢陆绍北这宅子的装修风格,处处都显露着自己有多尊贵,却满是铜臭味道,也难怪陆正青这儿子被教的眼睛里几乎没别的东西。

  陆绍北慌忙从内宅里走出来,堆着满脸的笑意,“四弟你怎么要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陆绍北比陆千麒大了二十岁,从外貌上看几乎能做陆千麒的父亲,谁能想到这两个人会是兄弟。

  陆千麒跟着陆绍北进了门,淡淡的笑了下,“上次正青的结婚两周年的酒会,我因为一点事情没有能及时赶到。看家里这情形,三哥近两年生意做的非常不错啊。”

  陆绍北讪笑着,“哪里有四弟你能力强,做什么都是家中最好的。”

  陆千麒冷眼扫了圈后,终于面色正了正,直接进ru正题,“其实我今天来,是要见见正青。”

  陆正青被自己的父亲从楼上叫了下来,听说陆千麒突然间来找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紧张。

  其实从小陆正青就有点害怕自己这个小叔,甚至都不敢看陆千麒的眼睛。可能是因为那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人内心,陆正青习惯性的会选择避开。

  这就是陆正青在人前的套路,在适当的时候认怂装傻,从而降低别人的心理界限,他从不会和自己强的人比拼,因为他知道强硬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其实这点来说,陆正青也没有那么愚蠢。

  否则陆千麒当年怎么会中了招。

  “正青啊,我这些年都有些小看你了。”陆千麒双眼一沉,直接开门见山。

  ***

  陆绍北虽然好奇却也不好去打扰这叔侄俩的对话,陆正青和陆千麒是在书房见面,书房里静悄悄的,陆千麒突然间的开口让陆正青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就问:“小叔,我这是哪里得罪您了?如果是我前妻做的那件事,实际上和我无关呀。”

  陆千麒眸子透出更加危险的信息,直接忽略了陆正青的回答,唇畔勾起一丝冷意,“我原本以为一切都是意外,哪里想到我亲爱的侄儿会连我也算计进去。不过说老实话,自己妻子的第一次都双手奉上,正青你可真是有心呐。”

  陆正青没想到自己的小叔当头居然谈论几年前的事情,连手中的咖啡都没捧稳,言辞闪烁的回答:“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小叔您还惦记着呢。当时大家都说是一场意外,所以……”

  “意外?”陆千麒抬了抬眉,自是露出寻常不多见的笑意,可是他的笑容真的令陆正青有点担忧,往常陆千麒很少会这样说话,而他每每说到这份上,那就是和你没什么情面可留了,“正青,说老实话,你送她上我的床也好,你盗了我公司的账也罢,你敢利用我我可以不去计较,女人和钱本来就不是我在意的范围,谁让我是你的小叔呢。”

  陆千麒的眼神中已经冰冷的毫无热度,紧跟着一句话,“但或者是我这几年太过低调,以至于陆家谁都以为我是个善良的人,是吧?”

  陆正青手中的咖啡洒了一地,脸色顿时铁青下来,陆千麒的话提醒了他一件事,还真的是他快要忘记的事情--这些年陆千麒已经开始收敛性情低调行事,可是却不能掩盖,他曾经是南城最厉害的角色。

  陆家坐镇南城花费了不少时间,黑白两道要统统解决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容易的事情,陆千麒身为陆傅今最喜欢的小儿子,他并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作为,他用自己心狠手辣雷厉风行的行动证明了他在四个兄弟中是最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

  一夜之间,南城的黑帮被尽数铲除,统统归于陆千麒手下,而南城也开始进入笙歌太平陆家天下的时刻。

  如果不是陆千麒忽然间露出的这种眼神,陆正青真的都已经快忘记这件事了。

  他为什么当初居然会在这位太岁头上动土?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手黎黎颤了下,陆正青噙出一抹殷勤的笑容,“小叔你说的对,我错了、我错了。”

  “错?我看你一点也不觉着有错。”陆千麒放下手中的茶杯,“我和你前妻的视频,你打算留在手上多久?如果你以为这种事情对我会有什么影响,我想你真的大错特错了。”

  陆正青额上滴下大颗大颗的汗珠,这件事陆千麒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小心翼翼的瞥了眼陆千麒,原本那冷冽的眼神已经尽数湮灭,又变成往常那谦和低调不愿多言的模样。

  可是他哪里再看小看自己这个小叔,虽然他无数次在父亲面前抱怨过这位小叔为什么会这么受,可是他已经被陆千麒唤起了流逝的记忆,哪里还敢装模作样,只好点头哈腰的说:“小叔你肯定记错了,我怎么会留那种东西,那绝对不存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