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570 她是我的女人

570 她是我的女人

  她奇怪的抬眼,有点没想到自己坐在角落里都有人注意到。不过酒会总会有落单的人,不仅仅她一个而已。

  这是个穿着白色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面容俊雅的男人,他身形偏清瘦,眼睛也很清亮。

  “不是,我朋友在那边。”苏黎笑了笑,很友善的回答了他。

  “我是觉着,居然有女人能把旗袍穿的这么有韵味,而且还是来这种西式酒会的现场,很有自己的风格。”

  苏黎的脸红了红,慌忙站起身来,“谢谢夸奖。”

  “我叫容乔,有幸能知道小姐的名字么?”容乔款款伸出手来,非常的绅士,顺便递过来一张名片。

  “我叫苏黎。”苏黎肯定没有名片还回去,将名片攥在左手,很规矩的和容乔握了握手,小声说:“对不起,我今天没带名片。”

  “没关系。”容乔会意的笑了笑,反倒是远处的罗菲看见这一幕,顿时间对着苏黎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她的进展也很迅猛。

  “南城苏家?南城有哪个苏家很有名。”容乔自己小声的念叨了句,他完全想歪了苏黎的身世。

  苏黎却没有听见,因为她看向罗菲的时候眼睛扫过某个地方,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别人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她没想到陆千麒和孟欣然也在现场,而她更没想到的是,陆千麒显然已经注意到她这里很久。微散的刘海盖住些许眼眸,可依然能看见那双深邃眸子里的愠怒。

  “苏小姐在哪里工作?”容乔显然对苏黎非常感兴趣,始终坚持不懈的追问着。

  苏黎拿起罗菲借给她的小包,有点慌张的说:“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事情,可能要先走。”

  说完以后,她就匆匆的朝着门外走去。

  容乔见这情况,更不愿意错过打听的机会,跟在苏黎身后说:“苏小姐,哪怕是留个联系方式也行。以后可以经常来往对不对。”

  “容先生抱歉。我……”苏黎刚要回应,手腕就被另一手紧紧抓住。

  “陆四爷?”容乔看着这个忽然间出现在苏黎身后的男人,略有点惊诧。

  苏黎心里头咯噔了下,慌忙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四爷,我是陪菲菲过来的,我现在就回去。”

  “你不是在问她是谁么?”陆千麒唇畔勾起一丝冷笑,表情更是冰寒彻骨,“我现在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你懂不懂。”

  容乔顿时间簇紧眉头,见苏黎在陆千麒身边就像是只被驯服了的小绵羊,心头立刻不爽起来,他总觉着这个女人清淡如水,怎么可能是那种做那种角色的女子?陆千麒在这南城中的势力非凡,看上某个女人也不是不可能。

  苏黎被这句话刺激的不轻,甚至浑身颤抖起来,她脸色白白的仰起头,倔强的对陆千麒说:“我不是你什么人,我有努力工作。”

  她用力甩开陆千麒的手,朝着外面跑去。

  这忽然间的小混乱让全场的人都纷纷朝着这边投过目光,罗菲看见陆千麒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但是她很没节操的背过身来,生怕被陆千麒看见自己。

  她可不敢惹到这“南城第一霸”。

  陆千麒眸中闪过一丝恼怒,他连跑两步,直接冲到玫瑰园旁,抓住苏黎的手腕,将她拖回到酒会现场。

  孟欣然张口结舌的看着这幕,她略有点不快的说:“四爷,你这样置我于何地?”

  “我们还没有确立关系。”陆千麒压制住苏黎的挣扎,冷冷的回答孟欣然,“我现在要管教她,谁也管不了。”

  没错,这整个酒会现场,还真是谁也不敢管。

  整场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陆千麒拖着那身着白色旗袍的女人进了他会所里自己的房间。

  苏黎吃痛的咬住牙关,她被直接掷到了地上。

  幸好是地毯,她没有摔伤,反倒是刚才陆千麒抓着她胳膊的时候用了非常大的力气,白嫩的肌肤上出现了一圈红印。

  “居然还敢反抗我?很喜欢那位容少爷?”

  “没有!”苏黎矢口否认,可是陆千麒的动作根本没有停止,只听见“嘶拉”一声,她的旗袍被直接撕成了两半,陆千麒的双眸更加阴沉。

  ***

  苏黎红着脸护住自己往后退了几步,她不明白为什么陆千麒会这么生气。

  男人一步步的接近令她的呼吸都急促起来,苏黎恼羞成怒的伸手就摔在陆千麒的脸上,“陆千麒,你不要得寸进尺!”

  清脆的响声让两个人都停顿了下,苏黎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气到甩陆千麒巴掌的时候,明明这个人是自己的恩人,她一直都在试图讨好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陆千麒这么不尊重她,甚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人。

  她不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做情.人这回事,只能说明以前也有她的不对,陆千麒那些暧mei的举动她没有拒绝过,这也给了他错误的信号。

  眼圈逐渐红了起来,她有些怯弱的往后缩了缩,“对不……对不起……我不……”

  “看来你今天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陆千麒的眸中瞬间放出冷冽至极的光芒,一步步的朝着苏黎走了过去。

  他的行动彰显着他现在的心情。

  苏黎想逃了,她没想过自己和陆千麒之间会出现这样剑拔弩张的局面,可是在这南城,还有谁能拼的过陆家四爷陆千麒?

  虽然她的确和陆千麒有过一次经历,内心深处甚至有点喜欢这个男人,可是她不愿意让陆千麒看低她,但此时此刻陆千麒的眼神分明告诉了她——如果她再反抗,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

  他不像是她平时认识的那个儒雅而又风度的陆千麒,他更像是一头充满危险气息的猛兽,苏黎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怕过。

  “你是我的女人,这件事需要验证么?”陆千麒冷僵的话令苏黎浑身颤抖起来,她死死的环住自己的胳膊,已经退无可退。

  两行屈辱的泪水滑落下来,陆千麒的儒雅外表说不定只是用来装点表面而已,眼下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苏黎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陆家的那次错误,她痛的撕心裂肺,却引起陆千麒越来越多的兴奋,他的每一个起伏都带着嗜血的杀意,她哭的越厉害,他就越兴奋。

  苏黎的第一次体验并不愉快,只有这男人的醉话才让她有了一点点的回应。

  她原本以为陆千麒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原来在他心里,她也不过是这样的角色而已……

  逼近绝境的感觉令她两手撑在陆千麒的肩头,委屈的哭声逐渐溢出死死咬住的唇角。

  苏黎那低泣的哭声传到耳中,陆千麒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动作僵滞在原处良久,他在做什么?

  女人柔弱的身躯瑟瑟发抖着,从来没有过的挫败感袭向陆千麒的内心。这明明就是他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但是冷静下来后,陆千麒完全不想强迫她,他悬空的撑在苏黎的面前,低声说了句:“别哭了。”

  “我想清清白白的做人……”苏黎颤抖着说:“我知道自己是被瞧不起的,但我不想被你瞧不起。我是坐过牢还生过孩子我不干净,就算这样,我也只想得到一点点尊重。”

  陆千麒抚着额头,略有点头疼的捏了下眉心,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稍微有点失去理智。

  他果断的起身将衣服穿齐整,俯身把苏黎拦腰抱起,坐到旁边的软皮沙发上,低头抚着她的脸颊说:“抱歉。”

  苏黎愣了下,泪眼朦胧的看向陆千麒,她现在就像个浑身破烂的布娃娃,身上到处都红红的。

  陆千麒居然和她道歉……

  陆千麒尴尬的咳了一声,“刚才有点失态,疼不疼?”

  他的手正好抚在苏黎的胳膊上,她慌忙摇了摇头,只是双眉还是紧蹙着,身上被揉弄过的地方到处都有点疼,她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其实今天……是菲菲说,她想带我来见识下。”

  苏黎想到自己来这里,其实和陆千麒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跟着孟欣然走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她知道自己喜欢陆千麒,可是她的感情注定没有结果,像他这样的男人是永远不可能真的看上她,这个原因她也不可能告诉陆千麒。

  她只能搜肠刮肚的猜测陆千麒生气,是因为她在那么多人面前回击陆千麒,说自己不是他的情人。

  “四爷你原谅我,我不想做情人。”苏黎红着眼睛说:“我不希望施仁以后知道他的妈妈是个这样的女人,更不希望将来您的夫人误解和瞧不起。”

  ***

  “行了别说了。”陆千麒皱着眉头制止了她的话。

  苏黎这才发觉自己还光着身子靠在陆千麒的怀里,她红着脸挣扎着想要下地,反倒是陆千麒牢牢桎梏着她,冷冷的说:“我帮你抹点药。”

  也不晓得这会所房间是怎么回事,居然在旁边的柜子里放着一个药箱,陆千麒取出一瓶白色软膏来,抹在苏黎身上的红印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