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617 苏黎去外地了?

617 苏黎去外地了?

  从卫生间出来后,苏黎没有发现小白狗的踪影,估摸着它玩差不多所以回去睡觉了,她刚擦着头发坐到床边,忽然间听见自己的行李包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略有点惊疑的瞪大眼睛,转过头就看见行李包包尾处挂着一只毛茸茸的白尾巴,不觉笑了出来。

  她俯下身子把小白狗从行李包里抱出来,只见它嘴巴里叼着自己随包带着的一枚玉佩,表情略有点志得意满。

  苏黎哭笑不得的从它口中拔出玉佩,她有习惯无论去哪里都带上母亲的一件遗物,像这枚普通的玉佩款型最简单,也最不容易被人觊觎,实际上听说也是个老物件。

  “乖?喜欢这个?”自己的行李包已经被这小狗刨的不成样子,这家伙要是做个小偷倒应该是能挣上钱的,随便一叼就是个古玉玉佩啊,苏黎拍了下它的小脑袋,教育着说了句,“这有主的东西最好还是别胡乱叼出来,也幸好是我,放一般的人都会揍你的。你才这么小,小心点啊。”

  小白狗也不晓得听懂了没,“唔唔”了两声拿前爪子挠了下自己的耳朵,蹬着腿似乎要下来。

  苏黎笑了笑,便也将它放了下去,“好的好的知道啦。”

  她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这小白狗明显还蛮有灵性的,也就随意它自由行动,自己掀开薄被躺了下去。景县比南城的天气稍微凉爽一些,尤其这竹林中的小院子,就更是气候适宜。

  刚刚不小心掉到地上的手机已经在她的手旁放着,虽然就几百块钱,好在没有摔坏,她侧过身子看着手机,连续两个陌生电话,她都以为是陆千麒,结果不是……忽然间她讪笑了下,为什么她要那么在意陆千麒还记不记得她,他就算不愿意再和她来往,那她应该觉着庆幸,毕竟自己身上藏着太多厚重的东西,是无法让别人知道的。有陆千麒这个后台罩着,又不需要面对男人随时随地兴起的情绪,难道不是现在的处境更好么?

  可苏黎根本不开心,心里头装着某个男人,可他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就留她一个人在原地,丈夫、孩子,居然每一个都还是那么悬,能祈盼到的幸福居然连一夜都没有度过,她真的很失望。

  苏黎不是事业心非常强的女人,从小母亲就教导过她,女人未必需要通天的才华,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始终会在她的身上挂上“弱女子”三个字,所以一辈子,能找到个知心的男人,能有个安稳的家庭,那便是最幸福的。

  将手机放到床头,苏黎缓缓闭上眼,无论如何,明天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做,她总不能一味的挂念着那个就从来没将她放在心上的男人,没用。

  苏黎惦记了一天,陆千麒睡了一天。

  陆家的事件发生后,陆千麒的确又生病了。自打前些年他大动干戈后,医生也劝他必须修身养性,尤其不能轻易动怒,这样会引发一些头疼脑热等问题。

  虽然邹晋问过好几次,需要不需要叫苏黎过来照顾,但陆千麒都拒绝掉了,他还是希望能够安静一些,冷处理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是早晨起床腹中空空,甚至连床边的水都是凉的,陆千麒才想起那天自己病了,苏黎就这样趴在他床边睡了一夜,早晨熬了粥又送来热水,还拿着药片的动人场面。

  其实这个女人做妻子……一直都做的满合当的。

  陆千麒随手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口,打开手机给邹晋拨了过去,“公司今天有急事没有?”

  “倒是没什么……”邹晋回答了句,“四爷身体不舒服就多休息休息,等精神恢复了再说?”

  “不了。

  直接开车过来,我去趟君远。”陆千麒随口回了句,“今天召开个全体会议,我有事情要说。”

  “好的。马上过去。”

  君远外贸算是陆千麒业务中最容易出问题的公司,所以这几年他也没少在这家公司花费心血,陆天凡和陆元锋多次希望他关闭君远外贸,他都没有同意,因为这家公司的利润额非常可观,而且对于他以后要做的事情,可以说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

  不过这次陆千麒要开会,把目前的几条产品线给分类清楚,然后暂停一些容易出问题的。毕竟几个兄弟不怀好心,即便他处处注意,也未必不会在某些环节疏漏,最后被反将一军。

  年前的那批货已然是个警戒,陆千麒也是深思熟虑后下的结论。

  他不缺钱,也不缺有利润来源的公司,除却君远外贸,光南城的几家分店永霁麟靠着年年走势上涨的翡翠玉石行业,年流水额也有近千万,何况还有重华苑这种与各路高端名士打交道的会所。只要有这些人脉在,永霁麟的销量根本就不愁,稍微停一停君远外贸的业务,并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陆千麒坐在大会议室正中,旁边坐着执行董事谢敏,一个多月过去,谢敏已经基本恢复原本的状态,依旧是白领丽人的造型,精明能干的白色小西装套在身上,倒是显得有几分风情。

  “那些人最近还没联系你?”陆千麒低声问了句,病还没有痊愈,他喉咙还是干涩的,略有些沙哑。

  谢敏愣了下,抬头看公司的员工正在陆续进门,便也低头回应了句,“没有。不过公司如果做出一些策略调整,恐怕马上会联系我的。”

  “嗯。”陆千麒点点头,倒也没有再说什么,目光似有似无的扫过门口,旋即又低下头来揉了揉太阳穴。

  谢敏直起腰来,淡淡的看着已经拿着文件夹走进来的公司员工,直到最后一人。

  “今天召开集体会议,主要是为了最近的几项业务,要重新做出调整和整合。”谢敏清冷的说话,为这会议起了个头。

  陆千麒抬起头来,目光在会议室里扫了一圈,眸子微微沉下,已是有些不快。

  这个会开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基本上要交代的事情无非是暂停几个项目,开到一半的时候林主管还是忍不住举手问了句,“陆总,麻烦问一句,景县的那个项目需要停么?”

  “景县?”陆千麒看了眼笔记本里的备忘录,回应了句,“这件事没有太多人参与,暂时可以继续进行。”

  “那就太好了。我说苏黎刚刚长途跋涉过去,再临时召回有点太折磨人。”林主管感慨了句,坐回到原位上。

  陆千麒忽然间抬声“嗯”了下,略有点意外的问:“苏黎?她去景县了?”

  “对对。”林主管绝对不吝啬对苏黎的夸奖,“景县原来的那位设计师督导生病告假,本来都没人能去,是苏黎主动要求过去的。真是个好员工啊……”

  谢敏略有点意外的瞥了眼陆千麒,她从很早就一直觉着陆千麒对那个苏黎非常关注,果然林主管提到苏黎去景县的事情,陆千麒的面色都不大对了。

  但是陆千麒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任由会议继续进行,直到散会后,他招手让邹晋进来,低声问了句,“苏黎去外地的事情,你怎么没跟我说?”

  邹晋愣了下后,倒是略为诧异,“苏小姐去外地出差?没人跟我说啊。”

  这件事还真不能怪邹晋,邹昂虽然接了苏黎,但邹昂以为这是陆千麒安排的,所以也没打电.话和自己的弟弟沟通,至于公司,也始终不把这件事当大事,毕竟谁也不知道苏黎和陆千麒之间的关系。两天过后,没有人提供苏黎的下落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陆千麒按着额头,皱着眉头拿起自己的手.机,“她去景县了?那破地方她跑过去做什么!”

  邹晋讪笑了声,却又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明是你四爷闹脾气,非要冷淡别人,这下子把苏黎给冷淡到景县去了,能怪别人么来?

  “要不四爷,我给邹昂打个电.话,他在那边监工呢。”

  “不用。我给苏黎打……”陆千麒刚拿起手.机,忽然间顿了顿,“苏黎电.话多少?”

  …………

  苏黎正跟在邹昂身后,先了解下整个景县加工作坊的情况,整个村子基本上都在做这行当,所以能看见一个个馒头窑口连在一起,至于君远外贸设在景县的点,则是在苏黎他们住的这个溪口村。

  过了一条小河,就能看见灰扑扑的围墙,苏黎眯了下眼睛便能看见无数瓷器摆放在围墙内,邹昂在旁边介绍着:“这就是这次我们工作的重点啦,你也能看见,这个地方的土质比较好,非常适宜生产瓷器,所以我们也不仅仅是研究汝窑,还会做一些其他的瓷器,像这批货,就需要勾饰和上釉,这就需要专业的设计师来督工了。”

  苏黎点着头,看着一个个瓷器素胚罗列的摆在地上,有几个老工人正坐在架子旁边,架子上摆满了已经勾好的或者还没勾完的半成品,而眼前还有个工作台,上面是各色颜料,显然他们进行的就是这项工作,而苏黎,说白了,其实是来监督的。

  她以前要么是看着母亲做一些细致的工作,要么就是跟着学一些鉴定知识和传统文化的技巧,可是这种最前线的工作,却从来没有经历过,本来还觉着来的有些寂寞,可她居然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相比较纸上谈兵的书画,在瓷器素胚上作画同样是需要非常多的技巧,这可不是苏黎自己能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