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698 我的男人

698 我的男人

  想多了心疼,明明知道他不是故意要气自己,可还是难过的想哭。

  她现在不是站在悬崖边,而是选择天堂还是地狱,陆千麒的那些事,她无法忽视,还必须要接受。

  但她发觉自己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如果孤身一人,那就索性去了也罢,但她尚有牵挂,便是她和陆千麒的儿子,这个才三岁的孩子,是应该享受在阳光下的,她怎么能拖着儿子一起去地狱呢?

  苏黎坐在公司楼底下,她在等木俊杰和罗菲过来接她。

  没过一会,一辆银灰色宝马停在楼前,穿着鹅黄色小礼服的李敏满是活力的从上面下来,恰好看见苏黎,不觉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怎么就跟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蹲在这里啊?是不是想撒泼甩赖让四爷带你去参加啊?”

  苏黎觉着她真是无聊,径直起身后想要离开。

  李敏使了个眼色,她旁边的司机赶紧挡在苏黎的面前。

  李敏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少女的气息哪怕是在秋天都充满了春夏的动力,她上下打量着穿着古朴打扮老气的苏黎,“我说你啊,还知道不知道羞耻,生了个儿子了不起。太太不喜欢,陆家不接受,就知道窝在千麒哥哥身边受保护,要权力没权力,要财力没财力,你怎么帮千麒哥哥?”

  苏黎记得今天好像已经快第二次听到这种话了,她是陆千麒的拖累,包袱,但是她不愿意露出伤感的眼神给李敏看,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我的男人,如果需要财力和权力的帮助,是不会通过女人去获得的。他不需要。”

  李敏听见“我的男人”四个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了变,只是她刚要去骂苏黎不要脸的时候,已经看见陆千麒西装革履的站在楼下。

  她赶紧绽开一丝最甜美的笑容,冲着陆千麒喊了声,“千麒哥哥。”

  苏黎咬了咬唇,转身就要走,陆千麒连续快走几步,将苏黎给拉回到楼道里偏僻的角落。

  他的眼神里有些意外,但也有些喜色,“你不生气?我的女人?”

  苏黎没想到他居然听见自己刚才说的话,脸红了红后才小声的回答:“我不至于那么小肚鸡肠。你不喜欢她,我知道的。”

  如果陆千麒喜欢李敏,就不会和自己纠缠不清,他大可以按照自己母亲的意见,娶李敏然后和陆家修复关系,一路顺风。

  陆千麒已经很久都不和陆家人联系,甚至不给李和玉打电话了。

  苏黎心里头清楚,无非就是醋意比较大而已,她知道自己消化消化就会过去。

  陆千麒笑了,刮了下她的鼻子,“不用解释的感觉,真不错。”

  苏黎伸手揉了下红红的鼻尖,“晚上我约了罗菲和俊杰吃饭。”

  “好。”陆千麒想了想,还是交代了句,“但是必须回去,儿子在家里得有人陪。”

  “嗯。”苏黎点点头,她和陆千麒这么稀松平常的对话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其实她自己知道,她和他心里都有结。

  就在苏黎又要踏出去的刹那,陆千麒又是一手狠狠的把她拉了回来,推在墙上就狠狠的吻了过去。

  他亲的力度很大,也很霸道,舌头伸进去后,毫不怜惜的刮擦着苏黎的口腔每一个角落,有时候还会颇为用力的咬了咬,亲的苏黎几乎都无法呼吸。

  虽然他们站的位置是楼道的角落,但两个人亲密贴近的姿势,已经能让外面等的人猜到这里面的情况。

  李敏的脸气的白煞煞的,她已经做好了继续找李和玉打小报告的准备,狐狸精,那个狐狸精!穿的那么难看还是能勾了千麒哥哥的魂,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楼道里响起一声轻咳,陆千麒这才松开了苏黎,他低声在她耳边说:“不许难过。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别、别喝酒。”苏黎心头一软,低声交代。

  陆千麒点头,带着安穆和白锦然匆匆的下了楼,苏黎窝在楼道里,听见外面传来的对话声,心如止水。

  直到车子走远,苏黎才慢慢迈出了大楼,月朗风清,天高地广,烟云飘渺,而街上的路灯一盏盏的如同大地上的夜明珠,散着幽然的光华。

  木俊杰和罗菲过来接的苏黎,三个人选了家粤式餐厅吃饭。

  罗菲给木俊杰和苏黎一人剥了个虾,感慨自己最近越来越贤惠了,苏黎笑了笑,看向木俊杰,“打算什么时候确定下关系?”

  罗菲嘴巴里的水险些没喷出来,她狠狠的瞪了眼苏黎,感谢她的多管闲事。

  苏黎淡定的看着罗菲,“我不仅仅是你的闺蜜,我也是木俊杰的姐姐。所以于情于理我都要关心下你们的事情,既然都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别总是说不确定,不确定能处这么长时间么?”

  木俊杰抽出纸巾递给罗菲擦手,才认真的回答了句,“难道现在不是确定?”

  “咦?确定了么?”罗菲一脸惊吓的看着木俊杰。

  木俊杰目光灼灼,口气倒是自傲的很,“我时间很紧张,不会浪费给没必要的人。”

  “噗。”苏黎笑出了声。

  罗菲闹了个脸红,她只能选择晚上想办法磨磨木俊杰的口风?怎么回事,这就确定?他明明应该还喜欢着自己的那位嫂子关倩,而且明明除了上床的时候比较热情,平时冷的就跟冰块一样,该怎么毒舌她就怎么毒舌他,还有他自己跟她说的,他喜欢的女人是要像苏黎这样贤惠温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总之自信心被打击的基本上没有的罗菲,有点怀疑这就是木俊杰给苏黎的一个定心丸而已。

  不过明显木俊杰哄的苏黎还满高兴,罗菲也就没在现场揭他的短,而是看向苏黎问:“你今天怎么想着和我们吃饭。”

  苏黎最近有太多的不愉快,从陆千麒做的那些事情开始,到他今晚上带着李敏去参加晚宴,纵然男人无心,奈何女人有情。

  “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们?”罗菲促狭的和她挤眼睛。

  苏黎笑了,她摇摇头说:“森木最近事情这么多,我哪里能有什么好心情,四爷还给我安排了好多工作,我晚上得熬夜加班的。”

  “啧啧。”罗菲感慨了声,“真是不知道心疼女人。”

  “嗯。森木的事情我们已经有答案了。”木俊杰和自己的兄长不大一样,他做事有种雷厉风行的感觉,直接伸手就在桌上画了起来,“做局。”

  “做局?是什么意思?”苏黎和罗菲一起看向他。

  “其实这次是非良性的商业竞争。”木俊杰冷笑了下,“你看看,其实在这所有的设计里,谁占的主导地位?”

  苏黎翻开手中的资料,再度仔细的看了下去。

  只是看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点唏嘘,明知道这是陆千麒做给别人看的假象,她却当真的应对,傻的可以。

  可是她能做到什么?她能做到的就是把手头能做的事情做好,不给陆千麒增加压力,也不给他平添负担。

  永福珠宝和玉光记联合封杀,把资源掌控在自己手里,不对森木珠宝开放;而永福珠宝还控诉森木珠宝抄袭创意……

  苏黎翻着翻着,倒是突然间抬头,“永福珠宝?”

  “对,关键点就在永福。”

  苏黎看见木俊杰在桌上敲击的手指,她发觉最近很喜欢观察男人的手,像陆千麒的手就非常的修长好看,木俊杰的手指一样,但更加细白一些,指甲修的干干净净,就像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那样清爽。

  苏黎把文件夹一合,微微浮起个淡然的笑容,“看来你和四爷已经商量出具体的办法了。”

  “对。既然对方用非良性的手段,那我们也不需要用正规的渠道。”木俊杰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觉着不对,商战商战,总不会都正大光明的。

  就好比永福珠宝,应该就是受了谁的意思,对森木珠宝展开的非常规绞杀,那木俊杰和陆千麒用特殊的手段回击也是正常。

  木俊杰勾了勾手指,连罗菲都一脸好奇的弯下腰,听他细细的说。

  森木珠宝的反击,第一波就是从永福珠宝的内部开始瓦解,既然沈荷能跳槽到永福珠宝,那么这家公司内部同样有可以利用的人才。

  两个渠道,同样是外与内。

  内在需要一些信息,关于永福珠宝的账目,账目问题则是这家公司的股东配比,从股东层面开始进行股份转让的一些细致谈判。

  而外,是关于永福珠宝的老大的一些花边,这年过半百的家伙据说仗着有几个钱,手底下包了好几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而这则新闻相比较森木“抄袭设计”来说,肯定是要更惹人眼球。

  瓦解掉永福珠宝,玉光记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因为永福珠宝掌控的渠道,才是森木珠宝真正在意的,而玉光记那边,更多的是低端人群消费的玉石珠宝。

  罗菲听完后,打量着木俊杰的眼神越发的颇具深意,“啧啧啧,想不到你们都挺心狠手辣的,包养好几个漂亮的女大学生都被挖出来了。是不是有钱到一定程度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男人也分很多种。”木俊杰蹙眉,淡定的回答罗菲的问题,“像我和四爷这种,怎么能和那类人放在一个平行线上?那是侮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