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699 妈妈你在哭

699 妈妈你在哭

  苏黎感慨了句,“难怪那天你胸有成竹的走了,所以四爷基本上给我安排的工作,没什么我需要做的……”

  “不。”木俊杰叹了口气,“你需要做一份真正的,不像我们这样暗地里使心眼的,我们森木如何能够更好发展的规划。”

  苏黎囧了下,“这么艰难的任务难道不是你们几个部门领导的工作么?”

  “是啊。”木俊杰深不见底的眸子滑过一丝笑意,“但身为第一股东的直隶家属,多分担一些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和义务?”

  罗菲附和了句,“对对,我也觉着。黎黎你想,你老公挣了钱反正也是你的,就算不是你的也是你儿子的,你多了解点没错,以后这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肯定都得你做主。俊杰让你做,你就做。”

  苏黎这次更囧了,什么叫她老公,他们现在还是离婚暂时同居的状态,但她也不怪罗菲,毕竟罗菲这丫头不知道她最近和陆千麒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以为她还和之前那样,幸福的一塌糊涂。

  幸福的时间,只是短的让苏黎捉摸不到而已。

  不过木俊杰有句话说的对,在有限的能力里,只要陆千麒没把森木当做弃子,那她就努力配合着将它做成活水,做成一汪能生钱的活水,这样就算别的项目都停滞了,他在外的光鲜身份也没有抛除。

  可是为什么她居然在替陆千麒考虑这些事情,甚至心甘情愿的令她羞愧!

  刚到四合院门口,就见施仁正坐在贺风的腿间,刚看到苏黎出现,两眼一亮便扑了过来,“妈妈!”

  苏黎蹲下身子把施仁抱在怀里,掂了掂发现居然重了一些,她亲了亲施仁的脸颊,柔声问:“妈妈最近忙呢,你怎么就在外头等着,多凉。”

  施仁扁扁小嘴,有点不满的说:“他们说爸爸最近可能都不回来了,我还以为妈妈也不回来了……”

  苏黎愣了下,目光转向在门口立着的贺风,“最近可能都不回来,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贺风言简意赅,“刚邹晋过来,说四爷最近不回来住。”

  “……”苏黎这才想起陆千麒临走前在自己耳边说的“不要难过,我会尽快回来”,她几乎是瞬间抱紧了施仁,小声的安慰着,“爸爸工作太忙……”

  说完这六个字,她喉中一涩,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应该理解陆千麒的,不应该闹脾气不应该不高兴,安穆说现在是多事之秋,让她离开陆千麒一段时间,不过她还没做下这个决定,陆千麒就已经不回来了。

  苏黎闷不吭气的抱着施仁往院子里走,不多时小白也跳着跑了过来,她几乎是快步的跑回自己的卧室,把门砰地一下关上。

  施仁一脸奇怪的看着苏黎,“妈妈你在哭。”

  苏黎摇头,“没有,妈妈没哭。”

  她只是突然间想抱着施仁自己一个人待一会,不为别的,只是觉着陆千麒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们好不容易才心灵接近。

  当她穷途末路的时候给陆千麒打了一次电话,当她在病房里主动抱住陆千麒的腰的时候,她真的觉着自己和他是心有灵犀的。

  所以有时候她坐在院子里就会想,男人的感情线和女人的感情线一样长么?男人对于感情的新鲜度会保存多久呢?当然这些她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实问题远比梦想要艰难。

  施仁忧心忡忡的问苏黎,“爸爸要工作多久呀。”

  苏黎温柔的回答:“很快,爸爸应该很快就回来。”

  “不过我早就习惯啦。”施仁很小大人一样的眨着眼睛,“以前的爸爸妈妈也很忙的……”

  施仁现在还是把陆正青和苏媛叫做以前的爸爸妈妈,不过苏黎也不大在乎,只要孩子在自己身边就好。

  苏黎把施仁抱回到怀里,她不需要说太多,她知道儿子懂,懂她爱他的那颗心,她的儿子真的很聪明。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贺云霜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苏姐,我们在院子里支了个火锅,一起出来吃吧。”

  苏黎愣了下,倒是笑了出来,这些人为了逗她开心,居然要在院子里头弄火锅。

  也好,施仁一向喜欢热闹,她起身打开了门,和贺云霜一起走到院子里。

  两个阿姨,贺云霜还有贺风白锦然都在,让苏黎略有点意外的,是白锦然居然没跟着陆千麒一起走,而是留在了这里。

  葡萄架子下,架起了一个很大的锅,各种蔬菜肉类码放在旁边,苏黎被贺云霜推坐下来。

  小白非要凑热闹,施仁就坐在小白的身上,先玩了一圈。

  小孩子没什么脾气,一会他就高兴的尖叫起来。

  苏黎感觉自己那伤感的情绪终于是回落下来,甚至还找机会调侃了下贺云霜和白锦然。

  她发觉白锦然似乎对贺云霜也不是特别排斥,反倒是贺云霜,对于这个话题颇有种躲闪的感觉。

  不过也因为这些人,让苏黎心情好了很多。

  晚上工作的时候,她抱着文件夹进了书房,特特去沏了一杯陆千麒最爱喝的大红袍,摆在手边那袅袅茶香让她也安静了下来。

  她拿着各个部门交上来的计划,开始着手整理。

  所谓规划,就是要把每个部门的计划做统一,部门与部门之间的配合同样是非常重要的,独立行事没有任何意义。

  苏黎熬到差不多晚上三点才决定去睡,躺在那张水床的时候居然怎么都睡不着。

  陆千麒……在做什么呢?

  他是不是和她一样,难以入眠,想他。

  第二天早上,苏黎早早起了床,刚到达公司就听见公司里一阵窃窃私语。

  陆千麒没有来,她在别的同事的办公桌上看见一份八卦杂志,上面登着“南城四少陆千麒花落谁家,婚期已提上日程”。

  杂志的封面上就是李敏小鸟依人的倚在陆千麒臂弯,而他的神情与往日一样,疏离淡漠。

  “苏助理,你听说了嘛?四爷要结婚了呀……”小姑娘不知道陆千麒和苏黎的关系,小声的和她八卦着。

  “不知道。”苏黎觉着心烦,就算不是真的看着也眼晕。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刚才连安总监都默认了。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年轻的女孩。”

  苏黎笑了笑,将杂志推了回去,“好好工作。我去办公室了。”

  总裁办公室是没有人的,苏黎把昨天整理好的文件码放在陆千麒的桌上后,就听见门边传来安穆的声音,“苏黎,四爷最近不来公司,有什么事和我说就好。”

  “好。”苏黎平淡的回答了句,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安穆神情复杂的看着苏黎,半晌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那么淡定?”

  “我需要情绪激动么?”苏黎无奈的回应了句,“四爷已经妥善的安排好我和施仁,他已经尽了自己的义务,我和他本来就已经离婚,我还没有想过会再结婚这件事。他如果想和别的女人结婚,也是我拦不住的。”

  安穆愣了下,唇畔扬起一丝略带嘲讽的笑意,“你这是心胸开阔呢还是粗心大意?万一是真的呢?”

  苏黎抬眸,一双柔亮澄澈的眸子就这样看着安穆,那黑黝黝的眼睛里不含一丝杂质,只是弯起了自己的红唇,“当然,像你这么讨厌我的话,肯定是希望看见我大哭一场的场面。可是,我怎么会给别人看呢?我哭,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哭。”

  安穆有了刹那间的失神,他居然在苏黎那弯弯的唇角边同样看见了嘲讽和讥诮,她是在嘲笑他过往那些日子的强装好人?

  安穆扯了个尴尬的笑容,“胡说什么。我没讨厌你,我就是觉着四爷太在意你,把一个女人放在太重要的位置,这对他不是件好事。”

  苏黎沉默了片刻,忽然间松了口气,“你这么一说,反而好像有点安慰了,谢谢。”

  安穆奇怪的看了眼苏黎,咳嗽了声便离开了办公室。

  门关上的那一刻,苏黎便捂住了自己的脸。

  明明那天他说,不要离开他,现在却是他先选择离开她。

  好在他和她说,不要难过,等我回来。

  所以哪怕现实再让她心碎,她也相信陆千麒说的话。他会回来的,他不会就这么抛弃她的。

  只是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是静谧于南城一隅的四合小院,都比往常看起来要气氛诡异的多。

  这天施仁在苏黎坐在苏黎的怀里,手中抱着杯酸奶在喝,后来他悄悄的覆在苏黎耳朵边,问:“妈妈,包痒是什么意思?包包痒痒了嘛?”

  “嗯?”苏黎低下头来在他身上看了看,“有蚊子咬你?”

  “不是呢。”施仁赶紧摇头,很乖巧的和苏黎讲着今天听来的话。

  就是那两个阿姨,说什么本来以为苏小姐是陆先生的未婚妻,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被包养的情人,想生个儿子套牢陆先生,结果陆先生移情别恋,看来这里也就是个金屋藏娇的地方。

  施仁说的很艰难,因为有好多词都不大懂,但好歹苏黎听明白了。

  感情这新闻出来后,她就变成了被包养的情人,瞬间贴上了“小三”的标签?

  施仁苦恼的问:“爸爸是喜欢别人了嘛?”

  苏黎摇头,语气温和,“没有,爸爸会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的。他答应过妈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