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708 终究是骗子

708 终究是骗子

  苏黎的眼圈瞬间红了,她伸手又要去端酒杯,宋嘉良在对面拦住,“妈别给她倒了,她不能喝酒的。”

  “周先生认识我么?”苏黎言辞略有点激烈的回应了句,然后宋嘉良默默的收了手,苏黎一小口一小口的把酒咽了下去。

  周雅琳越来越觉着现场的气氛诡异过头,大气如她,倒是眼睛黎黎眯了下,莞尔一笑,“嘉良,你先陪苏小姐吃饭,妈妈去下卫生间。”

  周雅琳起身离座,优雅的离去。

  包厢内瞬间安静了下来,苏黎知道对方不善言辞也不爱说话,但天知道这些是不是假扮的,她手中的酒杯终于忍无可忍的扣在桌上,“宋嘉良?我应该喊你贺风?!如果今天不是我正好碰见,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苏黎气的浑身都开始发抖,平生第一次那么信任一个人,一对姐弟,认为对方和自己的经历那么相似,没想到居然又是骗子,还是骗子,最后终究是骗子!

  苏黎眼前的男人,褪去往日沉默少年的本质,穿着一身合体的银灰色西装,头发也打理的非常精致,衬上那略显清秀而又白净漂亮的脸蛋,十足翩翩贵公子的模样,哪里还是在南城的落魄少年,让苏黎充满了同情心的沉默男人贺风?

  突然间觉着有些可笑,苏黎的眼泪居然就这么落了下来,她是真心把贺风和贺云霜当做自己的好朋友,非常信任的朋友,甚至有打算做一辈子的朋友。

  “说吧,宋嘉良先生,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的目的是什么?”苏黎的脸很红,眼睛很迷离,这是有点喝醉的象征。

  上一回喝醉是在景县,景县她被灌的有点彻底,所艾萨克泼耍赖,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脾气暴躁,却又娇媚动人。

  眼下的苏黎也有点点醉,可是还没有到那么上头的地步,她直勾勾的看着贺风,哦不,现在应该叫宋嘉良先生,比她小上几岁的富商公子哥宋嘉良。

  宋嘉良咳嗽了声,伸手将她手中残余红酒的杯子给撤掉,才沉声回答:“除了我和云霜的名字,其他没有骗你,我们当时正处在比较落魄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你。”

  苏黎喝了酒,性子比往常都要直白,她勾了勾唇,冷笑着说:“编,你继续编。昆市见过我的小白,如意要五万才卖,你们是贺家珠宝的继承人,被木家给坑害了的。”

  宋嘉良皱了皱眉,“身世和经历上的确是有编,但我和云霜没有骗过你。真的。”

  苏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了,因为他简直比影帝还影帝,都能去好莱坞拿奥斯卡了。

  苏黎抽了下鼻子,声音也哑了下来,“所以你现在还是不肯和我坦白是么?”

  “对不起。”宋嘉良只是说了三个字,真挚而又坚定,“我可以骗天下所有人,都不会骗你。”

  苏黎无力的扯了扯唇,好忠诚的话,就像当初贺风给人的感觉一样,“可是,我不信你了……”

  苏黎站起身,想要抬脚,却忽然间一阵天旋地转,宋嘉良霍然间上前将她的手臂托住,眼底苏黎那黎黎合着的眼睛以及眼角不断滑落的泪水,都令他心口骤然发紧。

  他其实只是想离苏黎近一点,所以才决定回四九城一趟。

  可是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居然会和苏黎认识,甚至还把她带到自己的面前。

  一直以来掩藏的所有东西,都在瞬间崩裂,宋嘉良内心涌起了一阵慌张。

  周雅琳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苏黎迷迷糊糊的半挂在宋嘉良的臂弯上,她皱了皱眉问:“儿子,你真的和苏黎认识?”

  “妈。”宋嘉良看向自己的母亲,一向面瘫的脸上难得露出了苦涩的神情,“我喜欢她,我喜欢她好久了。”

  ……

  陆施仁哭够了,依依不舍的从爸爸的腿上下来,可怜巴巴的问陆千麒,“爸爸你能给妈妈打个电话嘛?”

  陆千麒烦躁的想抽烟,但他自打有了父亲这种觉悟后,就从来不在陆施仁的面前抽烟,他蹲下身子和儿子解释,“你知道爸爸不给妈妈打电话,是有原因的?”

  施仁瞪大眼睛,黑葡萄般的眸子里酝酿着一层水雾,“什么原因……”

  原因——大概就是男人的自傲吧。

  陆千麒在等苏黎想他,在等苏黎找他,也在等苏黎的电话。

  他和苏黎两个人,本质上的性格是非常相似的,明明其中一个人主动了就会换来很多的快乐,偏偏谁也在等对方的主动。

  陆施仁蹬蹬蹬的又跑了出去,小天使在想,自己到底要怎么办呢。

  过了一会他又蹬蹬蹬的往回跑,手里举着自己的手机,“爸爸爸爸,那边那个叔叔说,妈妈喝醉了。”

  ……

  宋嘉良和周雅琳让司机先帮忙把苏黎送到家,周雅琳默许自己的儿子送苏黎上楼。

  说实话,打一开始周雅琳就有把苏黎介绍给宋嘉良的想法,可谁能想到这两个人之间还真有缘分,虽然缘分十有八九是孽缘。

  宋嘉良送苏黎到门口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电话上显示的是宝贝儿子这几个字,犹豫了下他还是接了电话,并把事情告诉了对方。

  不管是不是影帝,或者化名贺风,宋嘉良这个人本质上还是个正人君子,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乘人之危,尤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

  所以哪怕苏黎醉了,他也仅仅是把她送到卧室里,就挂掉电话,静静的站了会。

  向来都善于克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曾经也仅仅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在身后保护着她,并不一定非要拥有她,他知道她心里爱的人是陆千麒。

  其实他的确没有骗她,之所以和贺云霜扮成姐弟,确实是因为那段时间穷途末路。一个骄傲的男人怎么可能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去和自己的母亲求援,所以他咬牙扛着。

  没成想,那时候遇见了苏黎,他居然在那里心甘情愿的当一个跟班当了数个月。

  苏黎的手机不停的响着,宋嘉良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再不走恐怕倒霉的是苏黎,想了想他还是转身,把屋子里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把门缓缓磕上。

  宋嘉良到楼下,周雅琳的车还在等着他。看见儿子那沉默的眉眼,周雅琳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不是说喜欢她么?居然就这么下来了?”

  宋嘉良淡淡的看了周雅琳一眼,颇为轻蔑的回了句,“我才不乘人之危。”

  手机铃声好像就在天上飘,越飘越近,忽然间如同拉紧的电铃,突然间吵的苏黎脑子一疼,她直接拿起手机,对着里面骂了出来,“我在睡觉,有事不能明天说嘛?”

  “苏、微。”陆千麒的声音咬的非常重,“你居然和别的男人喝酒?”

  苏黎打了个激灵,似乎有点清醒过来,这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她眯着眼睛看了眼手机屏幕,那种淡淡的委屈便开始萦绕于心,一点点的渗透发散到四肢五骸,“所、所以如果我不和别的男人喝酒你就不会给我电话,是么?”

  陆千麒深吸口气,“忙。你不也一样很忙?”

  “我是女人啊,我这次从南城跑出来是为了谁啊……我到处调研的时候也没见你问我一句。陆千麒,你真是个狠心的男人!”苏黎难得这么坦白,坦白到令陆千麒心里似是打翻了五味的坛子,酸甜苦辣尽数上涌,“是不是担心我现在和别的男人在上床所以才会勉为其难给我个电话啊。”

  陆千麒额上青筋直冒,而苏黎扁了扁嘴哼了声。

  那声音让陆千麒直接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再转头就见儿子蹲在旁边,小嘴扁扁,眼睛里还蒙着雾气,奶声奶气的说了句,“爸爸不要凶妈妈。”

  陆千麒心里再大的火头看见陆施仁这样也消失殆尽,何况他看见儿子就会想起苏黎可怜巴巴的模样,“行了苏黎,这件事是我的错。”

  陆千麒服了软,苏黎也软了心,嗫嚅着说:“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呢。”

  “……”陆千麒从地上抱起儿子,把手机贴到他耳朵上,低声说:“告诉你妈,以后别乱喝酒。”

  施仁对着手机说了句,“妈妈你喝酒了嘛?那妈妈你太不乖了,老师说好孩子是不能喝酒的。”

  苏黎听见儿子的声音,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她开始哽咽,抱着枕头哭,哭的上面湿哒哒的。

  陆千麒揉了下眉心,所以他无论如何想铁了心对苏黎一下,却总是会在她的哭声里变得无法应对。

  苏黎哭着说:“我今天一点都不高兴。”

  “为什么。”陆千麒声音温柔了起来,把儿子放下,无视他想和苏黎继续电话的意识,拍拍他的头让他去找别的叔叔玩。

  “先是在拍卖会现场看见你高仿的青花瓷器,本来就憋的一塌糊涂。”苏黎像是找到了可以诉苦的垃圾桶,拼命的倾倒着今天的不顺,不快,“然后、然后本来那么信任的人,突然间用一个新的面目出现在你面前,我觉着我以前的二十七年都白活了,我在古董上很少会走眼,可是我看人,从来就没有看对过!”

  不管是陆正青、陆千麒还是贺风,他们每一个都博得过她的信任,然后亲手替她揭下这层认知,令她越来越寒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