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715 虎落平阳被犬欺

715 虎落平阳被犬欺

  他似是有些不安,站在树下不停的看着自己的手表。

  苏黎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直接就骂了句,“贺风,你大晚上的跑过来做什么?”

  苏黎对宋嘉良是一点都不客气,在她眼里,虽然名字变了,这人的性情似乎根本没有变化。正因为他曾经的欺骗,苏黎还没有消气,她还是很生气来。

  宋嘉良顿了顿,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牢牢的锁在苏黎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间还是想起苏黎倚在陆千麒身边,那情深款款的样子,还有他站在外面听见房间里传出的动静,几乎立刻就能想象出那种旖旎的画面,心下一阵烦躁,连说话都冷硬了许多,“贺风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宋嘉良。”

  “……”

  苏黎忽然间想起一件事,宋嘉良和自己联系是在陆千麒走后,可她从没有和别人说过陆千麒什么时候会离开四九城,这时间赶的也太巧了点。

  对方的态度并不是很好,苏黎也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样柔软,她直视着宋嘉良,“我问你,你在南城出现绝对不是个巧合对么?你和我的相遇也不是巧合对么?周先生,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是敌人的话就离我远一些,是朋友的话,那就说明白你和贺云霜的来历。”

  宋嘉良双眸微微一沉,径直上前抓住苏黎的手腕,“你就那么喜欢陆千麒?明知道他是什么角色?”

  为什么陆元锋这么问她,连宋嘉良也这样?

  苏黎脸色一变,狠狠的甩脱开自己的手,“所以你也是针对他的?他是什么角色我清楚,但他是我儿子的父亲我也很清楚,不用劳烦周先生你提醒。”

  宋嘉良定定的站在树下,夜空之上点缀着数颗繁星,微风吹过二人之间,再度撩起他心头一阵郁结,他不止一次这样隔着一段距离的看苏黎,看着她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看着她和他亲密无间,他当然清楚,越扮演贺风就越深入其境,到最后反而是自己入了戏。

  “有句话叫做,虎落平阳。”宋嘉良清秀漂亮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他按捺住心头的那些风起云涌,他不想做苏黎的敌人。

  虎落平阳……被犬欺?

  是说陆千麒现在的状态是虎落平阳,所以宋嘉良要和闻少联手?又或者说他宋嘉良到南城其实是虎落平阳,所以被朱永贵这头犬欺负过?

  苏黎被宋嘉良的话说的满头雾水,她咬着唇让自己冷静下来和宋嘉良交涉,“你找时间提醒云霜,让她离开我们家吧。这以后朋友是做不成,但我不希望反目成仇。”

  宋嘉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苏黎的意思。

  这时,苏黎感觉到手机在震动,低头看了眼,上面是陆千麒发给她的消息:已到。

  苏黎的脸上露出冬雪初霁般的笑容,她已经想回去和陆千麒打电话了。她那笑容只是转瞬即逝,而后拢了下自己的衣服,“如果你没别的想和我说的,那我就回去了。”

  “陆千麒冒然跑到四九城,是他命大,身边一直有你。”看见苏黎刚才那笑意,宋嘉良声音霍然间冷了下来。

  苏黎眼皮跳了跳,停住脚又再度回头看向宋嘉良。

  她原本以为他应该只是周雅琳的儿子,那个十八岁就出去闯荡的宋嘉良,化名贺风在南城虎落平阳的富家少爷,可他刚才的话,分明是说如果没有她在陆千麒身边,他已经在四九城对陆千麒下手了。

  “你果然在监视我们……”

  “四爷应该不会想到,我也来四九城了。他行事低调,却总归防不胜防。”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因为我和他在一起,你才迟迟没动手,是么?”

  “差不多,可以这么说。”

  自从知道陆千麒到了四九城,宋嘉良清楚这是个铲除陆千麒的好机会,所以一直有派人监视,但他听说苏黎始终和陆千麒黏在一起后,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这次的无法抉择恐怕会带来很多的麻烦,但宋嘉良还是迟疑了。

  最后陆千麒离开四九城,他可能都不会想到,自己曾经在四九城命悬一线过。

  见苏黎眼神中浮现出诸多情绪,宋嘉良索性直接告诉她,“我一直没动手,原因很简单,我不希望通过你去对付陆千麒。”

  “那我还需要感谢你是吧?”苏黎攥着自己的手机,“你是想告诉我,你是好人,你希望我帮你铲除陆千麒这个毒瘤,是嘛?”

  这是当年陆元锋告诉她的话,那时候她执迷不悟,是因为坚信陆千麒不是这样的人。

  现在倒好,她明知道这些人说的都是对的,她还是执迷不悟。

  不悟,是因为不愿负了那个对自己情深意重的男人,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从此和父亲天涯相隔。

  她首先是一个女人,一个心存善念和爱意的女人,最后才是一个好人。她不可能仗着所谓的“好人”,就去背弃自己的丈夫,这不是好人,而是蠢货。

  “不。”宋嘉良却反驳了她的话,他的眼神在夜灯树影下明明灭灭,“我只是认为你是个好女人,不应该在我们这些人的浑水里待着。而我,和陆千麒、闻墨,都是一类人。”

  苏黎怔怔的看着宋嘉良,她第一次在宋嘉良的口中听到闻少的真实大名,闻墨,还真是附庸风雅,这从东南亚过来的过华龙,还知道给自己取个这么好听的名字。

  可惜,都是一路货色。

  苏黎哼了声,“对不起,四爷即便和你们是一类人,他在我心里都比你们高上很多分。你别在四九城待着了,赶紧回南城吧,至于你们要怎么彼此对付,那是你们的事情。他不需要我在身边,也不会输给你们。”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宋嘉良也清楚自己和苏黎之间再也没有转圜余地。

  不过这原本就是他的打算,和她说清楚,二人之间划出一条界线来。

  “贺风和贺云霜曾经受你一命之恩,四九城我放过陆千麒,还欠你一个要求,你可以放在心里,以后大可以找我讨回来。再见。”宋嘉良如墨黑沉的眸子又扫了眼苏黎,才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苏黎喊住他,“我会把你的事情告诉四爷。”

  “嗯。云霜我会通知她离开。”

  “……”

  苏黎心里滑过一丝伤感,纵然曾经经历过亲人的生死离别,也经历过信任的人在顷刻间的变化,可再次面对的时候,她还是很不舒服。

  这辈子她已经选定了自己应该去信任的人,就不想有所改变。

  其实她应该习惯的,就算贺风还是贺风,贺云霜也还是贺云霜,他们也不可能和苏黎相识相知一辈子,终究还是会分道扬镳,人生就是这样,只不过是缘分尽了而已。

  苏黎抽了抽鼻子,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房间很空寂,她摸索着把灯打开,深叹了口气,晃悠着窝到沙发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还显示着刚才陆千麒发过来的短信,她犹豫了下还是拨了过去。

  “喂?”陆千麒显然已经躺下,声音里带着几分倦意,“怎么还没睡?”

  “老公……”苏黎又是抽了抽鼻子,软软的喊了声。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陆千麒打开台灯,总算是有些清醒,略带轻佻的问了句。

  苏黎闷闷的“嗯”了声,眼圈开始一点点的红了起来,她这时候多想抱着陆千麒的腰,和他说自己的心里话,和他说自己有多担心他。

  进入恋爱期的女人总会比男人热度高上许多,好比陆千麒到达南城,被诸多事情一包围,未必就会想起和自己刚刚分开的苏黎,苏黎却时刻惦记在心上了。

  “那为什么不跟我回来。”陆千麒叹了口气,看了眼时间,“早点睡吧。”

  苏黎慌忙又喊了声陆千麒,才说起自己真的有事,是关于宋嘉良的事情。

  “宋嘉良?”陆千麒忽然间皱起眉头,他依稀记得这应该只是个所谓路人甲,而且还被苏黎以有老公这样的理由给推拒了,怎么她又旧事重提。

  今天晚上的宋嘉良,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过她,他是陆千麒的敌人,而他和闻少是一路人,说明现在南城,隐然已经不是二人PK的局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可宋嘉良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又有多少斤两和陆千麒对抗?他在当贺风的时候,私底下是不是还有很多别的动作?

  苏黎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她只能告诉陆千麒关于贺风和宋嘉良之间的关系,让他多留个心眼。

  陆千麒听完后,眉头深锁到了一起,宋嘉良是哪路人马?甚至连他都忽视了贺风那家伙的存在,甚至认为他不值一提,所以才放任他和苏黎走的比较近。

  结果这么个不值一提的人居然摇身一变,变成四九城富商的公子哥,甚至是掉头杀了个回马枪朝着自己的对手?

  陆千麒双眼一沉,陡然间坐起身,“苏黎,我问过你宋嘉良是谁,你当时和我说是路人。”

  苏黎小声的回答:“我那时候不确定他是敌是友,我确定了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你又生气了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其实也很懊恼贺风的变化,可他毕竟以前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