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723 两个消息

723 两个消息

  “哼。我早和你说过什么,你信过我么?”

  “对不起……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让它过去嘛……”

  陆千麒还是冷哼了声,态度虽然不好,可还勉强回答了她的疑问,“很简单,他们这么长时间没有动作,要么是按兵不动,要么就是内部出了问题。”

  “和木家现在分成两个派别有关系嘛?”

  “这个没办法确定,不过木家和森木的合作还在继续,他们不动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个人是倾向于内部产生了分歧。”

  苏黎嘟着嘴想了想,翻滚了下后趴到手机边上,“那小白呢?”

  “我会去找邹昂问问具体情况,暂时没办法回答你。”

  “好吧……”基本上该说的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苏黎却又说了另外件事,关于顾佩霜和森木的合作。

  其实陆千麒现在基本上不管森木的事情,大权都落在安穆身上,但苏黎就是想和他说说,让他知道自己好歹忙的事业,是和他有关,结果说着说着就又是一个小时过去,直到苏黎感觉到了几分困意,她揉了下眼睛问:“几点了?”

  “十二点。”

  “哦,那我睡了。”

  “好。”

  “哎等下。你那边的事情最近处理的怎么样了。”

  “不告诉你。”

  “……”苏黎皱了皱鼻子,“那就没什么事情了……”

  “我有事。”

  “什么?”苏黎本来都要滚去睡觉,赶紧回应了句。

  “算了。等以后再说。”陆千麒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声晚安,最后才和苏黎挂了电话。

  苏黎和陆千麒说完反倒一时间没了倦意,她盯着天花板把今天的事情颠来倒去的琢磨了好久,这才长叹口气,感觉真是又忙又复杂。

  正好目光落在装着曜变天目茶碗的柜子那里,关于茶碗的事情她没有和陆千麒说,不是想留心眼,而是她另有打算,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定要和陆千麒商量才行,自己已经做好了计较,她就没有交代完全。

  接下来,苏黎依旧是去珠宝学院上学,在学院里也结识了不少珠宝方面的人才,这对于森木的发展当然是很有帮助的。安穆过了些日子也到了四九城,和顾佩霜见了一面,确定森木和顾家的合作计划。

  苏黎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森木已然是除却陆家,居然联合了四大家族中的三家参与进来,这都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顾佩霜通过自己的人脉和能力,给森木拓宽原石产地,而他和安穆谈的合作还不仅仅是这些,甚至可能涉及到更深入的类似股权分配方面的内容。

  苏黎不需要去管这些,她只要按部就班的完成自己的事情。

  但安穆却给她带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不好不坏。

  好消息当然是森木珠宝的,因为苏黎前期做出的这么大的努力,森木的董事会决定分出百分之二的股份给她,也就是每年年底她除了君远外贸的分红,还会有森木的分红。君远的分红情理上不是她的是陆千麒的,可这森木珠宝的分红就完完全全属于她了,虽然不多。

  不好不坏的消息是相对于苏黎而言,南城三大势力的隐然互搏,前段时间总算是有了一点动静。闻少成功追到李敏,李敏开始和李和玉闹着要和闻少结婚,不想嫁给陆千麒了,宋嘉良和闻少的一场私下会谈,不知道事情是怎么被透露出去,闻少的人马没到场就遭遇伏击,闻少受重伤,而宋嘉良目前是最大嫌疑人,闻周两家都元气大伤,陆千麒还始终按兵不动。

  苏黎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真的愣了好久,这事和陆千麒无关么?也就是宋嘉良和闻少私底下先行对擂,俨然变成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可就她对陆千麒的了解,不应该是这样的。

  问到宋嘉良的近况,安穆说宋嘉良正被陆元锋的人监控,因为他已经是嫌疑人的身份。

  可能也是因为闻少、宋嘉良的这场内乱,让陆元锋意识到陆千麒的重要性,这兄弟二人最近倒是感情亲和了些许,不似以往那么剑拔弩张。

  至于安穆为什么说这个消息不好不坏,当然是因为“宋嘉良”这个人,安穆清楚苏黎对对方还是比较关系的,他遭到这种打击,恐怕苏黎也不愿意看见。

  苏黎问了安穆一句,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安穆说,只要局面再稳定点,不出半个月,她就可以回了。

  宋嘉良让她可惜,但这毕竟是宋嘉良自找的,苏黎就算心里有点难受可也顾不了那么多,至少她可以不用一直在四九城耗着了。

  课时已经过去大半,按照安穆所说,上完课她就可以准备回去,然后一月再到四九城来参加考试就行。

  苏黎没有告诉陆千麒自己的打算,还卖关子说一定要年底回。

  现在和陆千麒、施仁的电话是一天一个,从不间断,白天给施仁打,晚上和陆千麒说话,关于小白的事情,倒是的确有了进展,不过陆千麒说有些不重要的事情没必要通过电话说,等回去了再细致讨论。

  苏黎答应了下来,她已经在默默策划着回去的事情。

  她还微嗔着和陆千麒说,“我才不着急回去呢,我得等到考完试。”

  陆千麒那边是温声笑了笑,“好吧,如果你不介意施仁天天和你吵。”

  苏黎这时候已经站在南城的土地上,她随手招了辆出租车上车,而后对着电话里说了句,“你就一点想法都没吗?”

  “有什么想法?你说呢?嗯?”陆千麒尾音上扬的几个字,低沉而又颇具玩味的让苏黎脸色一红,她咬着唇看司机询问她去哪里,她慌忙和陆千麒又随便说了几句便收了手机,报了四合院的地址。

  四合院那边说是只搬走了贺云霜姐弟两人,白锦然还有两个阿姨都还在那里住着,苏黎虽然想儿子却也知道儿子现在在上学,她回去看看小白顺便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给陆千麒个惊喜比较好。

  苏黎站在外面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阵狗吠,还有脚步声。

  门被打开,门里站着个明眸皓齿形容温柔的女人,苏黎和她都是愣了下,那女人好奇的问了句,“你是……”

  苏黎眼里同样是滑过一丝诧异,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发觉小白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出来,而是继续在院子里叫着。

  “不好意思,让下。”苏黎来不及询问这姑娘的情况,径直走了进去。

  那姑娘没想到苏黎这么大摇大摆的就闯了进来,跟在后头奇怪的说着:“这位小姐,你怎么能擅闯民宅呢?”

  苏黎蹭地一下转过身来,其实她大概也已经猜到这个女人是谁,只是一直不愿意问而已,她放下自己的行李,非常认真的说了句:“这是我家,我回自己家为什么还要受到盘问?”

  她的话让那女人愣了好半天,苏黎环视了下被打理的还不错的院子——只是贺家姐弟已经搬走,新换的两个阿姨她也不认得,一院子三个女人统统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她,苏黎心里不是很好受。

  小白被锁在院子的角落里,看见苏黎出现的时候兴奋的又蹦又跳,苏黎匆匆跑了过去,心疼的抱着小白的脖子,“小白对不起我回来了。”

  小白现在已经长的非常凶猛,那三个女人都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

  苏黎埋在小白白皙的毛发中,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被人发现,她颤声问:“谁把你锁在这里的?”

  看苏黎和小白那亲热劲,就算不认识苏黎现在谁也不敢让她出去了,开门那女人小心翼翼的说了句,“这狗太凶了……怕咬到别人,所以才让白大哥帮忙给锁住。”

  苏黎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又抱着小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再度站起身来,强迫着挤出个淡定的笑意,“对不起我刚到家有些混乱,还没问您的姓名。”

  “你好,我叫钟欣。”

  一身翠绿衣裙,肤白如雪形容婉约,举止间带着点怯弱,就好像曾经的苏黎。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眼前的钟欣,就是陆千麒心里的那颗朱砂痣,而她,终于活生生的走到自己的面前,任她强装那么久的女主人,那勉力堆砌起来的堡垒已然在丢盔弃甲,铩羽而归。

  “你好,苏黎……”她介绍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飘摇,直到看见邹晋和白锦然一前一后的踏进了门。

  邹晋刚看见这个场面,瞬间抓狂了!这两个女人怎么撞到一起去了?他还以为苏黎回来会直接去陆千麒的那个地方,至少也会提前通知下的,怎么突然间就跑回南城了?

  白锦然一脸淡定的看着邹晋,“你去解决。”

  邹晋愤恨的看了他一眼,这事不是他去解决难道还能指望白锦然么?

  邹晋慌忙的跑到二人中间,讪笑着说了句,“苏姐,你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通知下四爷啊?”

  “……”苏黎瞥了他一眼,“四爷请钟欣小姐来做客,又什么时候通知过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