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939 现实很骨感

939 现实很骨感

  “……”谈羽甜眉角跳了跳,原来是嫌弃她穿着不够潮流么?那直接说就好了嘛,为什么还要抨击她的审美!她不是不喜欢打扮,只是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和那个条件啊。

  腹诽归腹诽,逛品牌专卖店,然后有个男人冲你抬手一挥,“来,看上什么尽管说,刷我的卡!”这样的情景只要一想,根本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抵挡的住好吗!?

  结果……

  当然,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第二天,谈羽甜跟在华慕言身后,仿佛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原本那种趾高气扬挑选衣服的场景根本没有出现……

  “华慕言,我喜欢这个!”谈羽甜兴奋的指着一条宝蓝色的斜肩曳地长裙。

  华慕言淡淡的看了一眼:“你人太矮,撑不起这裙子。”

  撑不起……撑不起……人太矮……

  行吧!谈羽甜捏着拳头,暗暗告诉自己,现在是别人买单,某些事情必须要忍!

  “啊啊啊,我喜欢这个,华慕言,你有没有觉得这条裙子好看?”谈羽甜拿着一件及膝浅粉色的吊带百褶裙,冲男人笑得一脸灿烂,“你看,这裙子不会显得我人矮~”

  “你已经是个老女人了,还穿那么嫩的颜色干嘛。”冷冰冰的一桶水淋下。

  老女人……老女人……

  谈羽甜嘴角跳了跳,将衣服放回原处,行,她继续忍!

  “这个呢?颜色不会太嫩,款式也新潮,而且很显瘦。”谈羽甜虽然不抱希望,但还是很喜欢,几乎恨不得将专柜里琳琅满目的裙子往自己面前比划一遍。

  华慕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你已经够瘦了,再显瘦就只剩剩一把骨头了。”

  ……

  “这件去试试。”

  就在谈羽甜忍无可忍捏紧拳头打算冲他吼“到底是你买衣服还是我买衣服”的时候,华慕言突然将一件大红色的抹胸长裙递到她面前。

  有胸前有一朵简洁大方的花,微微往下有个十分讨喜的水晶扣,裙子搭配一条略宽的丝绸腰带刚好可以束起原本有一点收腰设计的腰肢,可以当做装饰也可以为让腰间的褶皱更为自然。

  “哦……”谈羽甜粗粗看了一眼裙子,又看了男人一眼,确定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才进了试衣间。

  但是进了试衣间,依然忍不住吐槽:“这么艳丽的颜色,这么俗气……你以为你的审美很好吗!你又不了解女人!”

  唧唧歪歪了大半天,谈羽甜才嘟着唇十分不满的走出。店里全身镜很多,谈羽甜才走出试衣间,就看到了自己换上新衣服的模样——

  因为是抹胸,所以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胸前的花让她的身材看上去更显凹凸有致。圆润的肩纤细的手臂垂在两侧,腰肢仿佛不盛盈盈一握……

  裙摆刚好及脚踝,若是再配一双高跟鞋,一定更能体现出这裙子本身的气质。

  谈羽甜惊喜的眉眼带笑,转头寻找华慕言,迫切的要将这样的自己给他看。可是巡视一周却不见人影,突然肩膀被轻拍,她吓了一跳。

  华慕言将另一件紫色的雪纺百褶裙递上前,“再试试这个。”

  “我觉得这个挺好的……”谈羽甜以为他不满意,柳眉轻皱低头又打量了一下自己。

  华慕言轻笑一声,眼底浮现一抹类似孤傲的光芒,“我挑的当然好。”

  “……”谈羽甜已经不打算和他讲话,自恋到一定程度的男人,是无法正常与之沟通的……

  等谈羽甜试了不下八套裙子以及衣裤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华慕言,你到底满意哪一套!”

  要知道,只穿不买,真的很累很累啊。

  “那暂时就这些吧。”华慕言看也不看她,冲边上的服务员开口。

  于是谈羽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一颗小型核武器给炸两个稀巴烂,暂时……就……这些?

  他是想把她试过的都买下来?

  果然,看着那大包小包放进玛莎拉蒂后座,谈羽甜额上青筋突了突——所以,傍大款的感觉是这样的?

  捏捏自己的脸颊,想起刚刚那记款小票上六位数字,将坐在副驾驶上而微微斜着微颤的脚踩踩车地毯,突然想起什么,瞪圆了双眼侧过头问男人:“刚刚那些衣服不会从我工资里扣吧?”

  华慕言不屑的睨了那个满脸心痛又担忧的女人一眼,“算本少爷施舍给你的。”

  听到他这话,谈羽甜重重松口气,却又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感觉被包/养了……被包/养了……

  离华慕言带她疯狂购物外加做头发做美容spa已经过去了半个星期。谷家老太太八十岁大寿近在眼前,上午接到了华慕言的电话,谈羽甜就得开始着手准备。

  想起又要见“正主”的亲人,谈羽甜虽然没有第一次那般忐忑,却还是有些担心露马脚。

  在镜子面前,将自己的着装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还是选择穿一条鹅黄色的收腰及膝单肩裙,让自己看上去既不会显得轻浮不稳重又不会太过于沉闷。戴上华慕言送的心形吊坠项链,最后小心的涂好唇膏这才提着一口气下楼。

  裙子都是华慕言给她买的,如果不是担心沈其宣起疑心,恐怕华慕言会让她把衣柜里所有旧衣服都给扔了。

  惴惴不安的心情在看到在小区门口倚在玛莎拉蒂边上等待的男人时,消失了大半。

  踩着高跟鞋上前两步,在将手递进那微凉的掌心时,谈羽甜的心完全放了下来,可随之,另外一种心跳加速的情况出现了,为了掩盖心虚,她咳了咳冲西装革履的男人道:“我会表现的十分配合,可你得在半个月后预支我一百五十万!”

  在家的四天,沈其宣夜不归宿,而他和谁在一起,谈羽甜很清楚。

  别看她每天在华慕言面前活蹦乱跳的,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根本不愿意回沈家,那里已经变成没有生机的世界,还不如身边这个冷冰冰的人有存在感。

  “很缺钱?”手肘搭在方向盘上,任由右手被小女人捏着,华慕言仿佛是无意的回应。

  其实他已经从秦莫深那边知道她最近窘迫的拮据生活,据说连黑社会都已经讨债上门了。而且她那个丈夫也已经看上了一个大公司的女总裁,看样子是打算当小白脸。

  华慕言含糊的应声:“只要你表现的好,钱不是问题。”

  “谢谢你!”这句感谢真的是发自内心,谈羽甜握紧他的手上车。

  看着窗外渐渐陌生的景象,她在心里为自己加油打气: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了的,所有的暴风雨都会过去,到时候迎来的将是崭新的一天!

  再次踏进谷家大门,谈羽甜的卷发盘起,发顶别着一个碎钻皇冠,一手优雅的揽着华慕言的手臂。不失端庄,却又是小夫妻间你侬我侬的小鸟依人模样。

  谷奶奶一头银发十分显眼,虽然上了年纪双眼却还清明,坐在客厅上左右簇拥着谷家老小。谈羽甜和华慕言上前,笑着打招呼:“奶奶,生日快乐。”

  “哎哟,晴儿终于回来了,来来,奶奶这边坐。”老太太跟谈羽甜说的话儿还算咬字清楚,她笑得一脸皱纹都露出慈祥的弧度。

  谈羽甜下意识捏了一下身侧的男人,却看到他一脸的笑,狭长幽深的眸里有着不可辨的情绪:“去吧,难得见一次奶奶。”

  “来来,一起坐奶奶身边。”老太太指指两侧还空着的座位,显然是示意谈羽甜和华慕言两人都坐她身边去,这样一来谈羽甜倒是松了很大口气。

  桌子长方,两端坐着老太太和谷父,谈羽甜和华慕言坐在靠近老太太的两端相对而坐。开餐是经过了管家提醒的,正式的仿佛是在皇家贵族一般。

  “晴儿,这是你最喜欢吃的三文鱼。”谷老太太笑眯了双眼,微微颤抖的抬手为孙女儿夹鱼,“我家晴儿真是长的越来越水灵儿了。”满意的皱起老脸,只觉得身边的小姑娘以前才那么点点大,如今长得越来越可人。

  听着老人的夸奖,看着递到眼前的鱼片,谈羽甜的脸色几不可见的白了白,樱唇也抿紧了些——那个谷灵安最喜欢吃的竟然是三文鱼?但是她对三文鱼过敏啊!

  没等她缓过神,只见管家已经送上了一只标有微辣字样的芥末膏,谈羽甜的脸色瞬间又有些生硬,但是还是逞强着勾唇笑:“谢谢奶奶。”

  而当她抬眼时,连忙将求助的眼神给华慕言送去,却看到他好整以暇的跟谷母说话,看也不看向这边。

  “怎么,”早知道气氛不对的华慕言突然开口,他眉梢微扬,转头看着谈羽甜迟疑,笑着看似打趣实为威胁的开口,“灵安,你是有了小宝宝么,对奶奶帮你夹的三文鱼无动于衷?”

  他的话音一落,谈羽甜只觉得不下十道目光射向自己,孩子?开玩笑么,两人协议里根本没有一条!

  而如果现在撒下谎言,日后必须用更多的谎言来圆。

  哪怕她现在本就是一个谎言,现在甚至以后能不穿帮就别穿帮。想起沈其宣那愧疚又无奈的眼神,她启唇努力自然一笑,脸颊耳根腾起红云,“人家前两天还来了那个,你又不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宝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