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03 你不能喜欢他

1003 你不能喜欢他

  海风咸涩,吹进眼底就跟洋葱一样催泪。

  谈羽甜侧着脑袋,喉间心中的酸涩跟大海一比如同浮游,“华慕言……”

  她无意识的念着这个名字,喃喃的,带点迷恋带着痛苦,又被浓浓的挣扎推翻。她突然抱紧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揪住头发,“谈羽甜,谈羽甜……你、你不能喜欢他……”

  “谈羽甜现在很喜欢我,这么点事情,不至于不同意。”

  “钱不是问题。”

  “只要你开口,我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好干涩,喉咙、脸,还有心。

  谈羽甜突然站起身,发疯一样跑下岩礁,却无意被高跟鞋绊倒,磕破了膝盖,整个人滚下到沙滩。可不知痛一样,她很快站起身,脱掉鞋子直接跑到海里。

  她在浅浅的海岸被柔软的沙滩绊倒,扑进海里,入口的海水跟泪一个味道。华慕言你去死吧……你就这样死掉吧……

  我也一起死。

  这样我就不会愧疚了,我帮不了忆锦,我当不了谷灵安,我没有沈其宣没有奶奶,无牵无挂。

  华慕言……我死了……你别逼我,好不好……喉间酸涩难当,四肢被温凉掺半的海水吞噬,谈羽甜缓缓闭上眼的那一刻,心竟然莫名的静了下来。

  可几个海浪却又将她送回到岸边,她抬头,就看到夕阳西下,只余被烧红的云朵的样子。

  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风一吹,透心的凉。她坐起身,海水也是红色的,波光粼粼像是被撕开割裂的心脏。

  谈羽甜呆呆看了好久,突然一阵反胃吐了好几口海水,又战战巍巍的站起身,自言自语的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华慕言……华慕言……”

  你别死……

  膝盖传来抽痛,她根本没有顾及,她只是转头,脑海里就是华慕言苍白的脸色,冷汗淋漓的模样。

  别死,别死。你别死……

  她第一次喜欢的人,第一次动心的人。哪怕他只当她是个替身,是颗棋子,是杀驴的刀射鸟的弓……他也是要站在世界顶峰,漠视着接受众人俯首称臣的人。

  她太微不足道了,喜欢他的人那么多那么优秀,她代替谷灵安嫁给她,陆霏霏也为此心生嫉恨。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的出生本就是多余才会被父母抛弃,现在不过是……

  再被抛弃一次,不是,不是很正常的么?

  眼前一次次模糊又清晰,谈羽甜,你明明那么坚强乐观的,现在你该想的,难道不是能在那个男人身边得过一天且过一天么?

  肖尹侨看到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谈羽甜时,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打开车门疾步而去。

  “送、送我去医院吧,谢谢谢……”谈羽甜环着自己,嘴唇冻得发紫,却抬头对肖尹侨勾唇笑,僵硬的脸蛋也升了被冻坏了的不正常的暗紫。

  肖尹侨见状,一言不发的脱下西装盖在她身上,一把将她横抱起。从重逢开始,就给她留下阳光帅气印象的男人,终于恶狠狠的爆了句粗口——

  “我竟然也由着让你胡来!”

  肖尹侨的怀抱好像很暖,但陌生的气息始终让谈羽甜下意识的抗拒。

  被抱进了车子,感受不到身侧肖尹侨的怒意,谈羽甜脑子一片浆糊,嘴里喃喃的也反复只有一句,“医院,德明医院。”

  肖尹侨说不清心里的情绪,好像有点恨铁不成钢,风驰电骋的载着谈羽甜去服装店买了套衣服换上。

  而经过一路车里暖气的吹拂,谈羽甜的思绪已经回笼。这会儿换了衣服,对肖尹侨也有点不好意思,一边由着发型师吹头发,一边干笑着解释,“姨妈快来了,心情有点暴躁。”

  肖尹侨倒没有说其他,只是叹口气,“去德明医院看那个男人?”

  “嗯。”谈羽甜应着,又抬头小心看他一眼。

  而肖尹侨没有在说话,看着巴掌大的小脸上嵌着一双乌乌眸子的女人,无奈的撇撇嘴,双手插在兜里,等候一边。

  谈羽甜看着外面的风景,只觉着心里一片混乱。

  对,她是舍不得华慕言,舍不得到想到他就觉着心里头酸酸麻麻的。

  虽然她不是他真正的妻子,可是他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个男人。她把自己给他,虽然也可能是一时脑热,可她心里头清楚,她一点都不排斥他。

  如果不是当时的一通电话,她何必这么逃避呢。

  当一个人万般对你的好,只是假象,她又当如何自处?

  谈羽甜忽然间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华慕言身体那么差劲,动辄一下就可能丧命,她到底喜欢他什么地方?居然还傻乎乎的给了他钻戒,想让他娶她。

  两人运气好,所以在德明医院就看到华慕言,而且他已经醒来。

  秦莫深本来在喂药,看到谈羽甜来了,自觉将杯子和药放下,扫了一眼站在谈羽甜身后的男人一眼。

  “我叫肖尹侨,思千的大学同学。”肖尹侨看到秦莫深这样看自己,上前拿起杯子,状似热心肠,却是抵挡了想要献殷勤的谈羽甜。

  华慕言却缓缓抬手捂住胸口,咳了咳,睨了一眼男人手中的杯子,面无表情的开口,“给我换杯子。”

  谈羽甜的心本来一路紧绷着,看到他醒来已经没事松了口气,谁知道华慕言一开口就说这样话,连忙救场,上前接过肖尹侨,“我来吧。”

  华慕言从来没觉得医院里的消毒味这么难闻灯光这么刺眼,看到那女人站在那个刺猬头少年边上,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水,他眉头一皱,“我不吃。”

  “呵呵,少爷病少爷病。”谈羽甜连忙冲肖尹侨摆摆手干笑,心里却已经在咆哮,华慕言你闹哪样老娘把自己折腾个半死来看你,你特么让我左右为难!

  “水凉了,我给他换温水。”自然不能直说去换杯子,谈羽甜瞪了一眼华慕言要求他合作,然后又朝肖尹侨笑笑,“时间不早了,你如果有事可以先回去。”

  肖尹侨抵在病床不远处的柜子,目光沉沉的看着那个男人不善的态度,闻言毫无笑意的勾唇,“我不忙,待会还和送你回去。”

  “回去?我的女人你要送哪里去?”华慕言挑眉,对上那眼神挑衅的少年。

  “哎……”眨眼间形势剑拔弩张起来,谈羽甜站起身离开的步子就僵硬在原地,连忙冲秦莫深甩几个眼神,然后咳咳,“秦大哥,华慕言的身体要在这边住多久?”

  “既然是老毛病了,没多大问题……”秦莫深突然感受到身后一冷,原本带笑的脸严肃了几分,语气也正经了起来,“不过这次脑袋受撞击,伤势不轻,没有两天不能下地。”

  谈羽甜看着突然摆出医师架子的秦莫深,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华慕言。

  只听男人若无其事的开口:“我可没有跟爸妈说,我被某只猪扑倒,差点摔出轻微脑震荡。”

  “……”谈羽甜嘴角抽了抽,你还会损人怎么感觉你精神很好的样子啊!心里如此腹诽,但她却只能一脸歉意的走到肖尹侨身边,“谢谢你尹侨,不过看来我暂时是走不开了。”

  毕竟那男人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她虽然是无意,可也勉强是个“肇事者”。

  “那衣服呢,明天我来找你么?”肖尹侨倒没有再纠缠,哥俩儿好的搂上谈羽甜的脖子,“留个手机号呗,不然我怎么联系你。”

  “也对噢……”她还欠他钱呢,不能赖账。

  谈羽甜连忙掏手机,却被一声不咸不淡的话打断——

  “谈羽甜,把手机给我。”

  “你要干嘛?”谈羽甜闻言转身,看道华慕言一脸风轻云淡,警惕的将手机往自己这边收了收。

  华慕言正想说什么,突然一阵咳嗽,“咳咳……我头好痛……”

  谈羽甜看他还一脸病色,这样一咳恨不得将那无色的唇咳出血来,脑子一空,也忘了刚刚纠葛,连忙拿掉肩上的胳膊来到病床边,又是埋怨又是心疼,“身子还没好利索,你别说那么多话啊。”

  “嗯。”华慕言乖乖的应声,感受到女人小手在胸前慢慢的抚着,他状似无意的扫了不远处僵着手,半晌才插回兜里的少年。

  “你们聊,我给言去换水。”秦莫深觉得这气氛越发不对,拿过谈羽甜手里捏着的杯子出了病房。

  “肖同学,谢谢你照顾我家甜甜。”华慕言听到门被轻轻带上,缓缓握住谈羽甜的手,却感受到女人手指轻微一缩,他凤眸微敛,去握她的手无力的被“掸开”……

  而谈羽甜看到被自己扫开的手,愣了愣,抬头对上华慕言微抿的唇,连忙抬手去握住那凉凉的手指,干笑,“你的手好冰啊,吓我一跳,呵呵,呵呵。”

  华慕言心下满意,面上却不动声色,睨了眼站着不动的肖尹侨。

  “这位先生说笑,思千是我同学也是我好朋友,谈何照顾不照顾。”肖尹侨将他一军,明明有听到谈羽甜叫他的名字,却偏偏拿“这位先生”来称呼。

  谈羽甜耳尖,立刻冲肖尹侨介绍,“尹侨,他叫华慕言,我的……我的上司。”看到华慕言要开口,她连忙随便找了个身份。

  看到那凤眸一沉,谈羽甜心里哀叫,算了算了能熬过现在就好,算账留以后。

  “我的号码给你,你给我留个号码,下次我来找你。”谈羽甜一手握着华慕言,一手划开手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