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15 明人不说暗话

1015 明人不说暗话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来?”谈羽甜的话才问出口,突然脑海中电光石火的闪过些答案。

  身为谈羽甜,她没有得罪过谁,一直都默默无闻。也不可能是沈其宣,两人已经离婚,该算的也找就一清二楚。

  于是只有那个可能了……

  想到自己在英国那次无力的出逃,还有华慕言和秦莫深两人最终的目的,谈羽甜自嘲的扯扯嘴角,起床的冲动消散无踪,语气也带了点自暴自弃,“你直接说目的吧,别拐弯抹角了。”

  “哈哈,谈小姐真是快人快语。”

  那个笑声如同金属划过玻璃,刺耳的让原本洋装淡定的谈羽甜都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耳朵。

  而下一刻,房间的门被打开。

  谈羽甜闻声抬头,却愣住了。只见外面有一个巨大的液晶屏幕,里面播放着一个女人的生活日常,时不时还有被拉近的镜头……

  这样的录像如果说是在主人毫无察觉下进行,是不可能的。

  “谷、谷灵安?”

  录像里的人可不就是和她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谷灵安!

  “原来谈小姐是知根知底的。”右侧的声音突然轻了不少。

  一阵凉风吹来,谈羽甜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就看到液晶屏幕被缓缓的推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门口。

  “谈小姐,失敬失敬,我叫赵子游。”男人难听的声音依旧,大步进到房间来,伸出手,平凡的脸上带着虚假的笑意。

  谈羽甜没有理会面前的手,原本以为男人是因为怕她认出来用了变声器,谁知道竟然是原本如此?

  “明人不说暗话,直接说你的目的就好。”反正华慕言想要的不就是将她当做诱饵,然后钓出背后捣鬼的人么?

  这样一想,心里隐藏着的不安终于在本质上的减少了不少。

  华慕言不是跟她保证过么,会保证她的人身安全。所以华慕言既然会知道她在厕所,那么肯定在她身边安插眼线。

  哪怕当时他是浑身带着怒意的离开,在她不知道的某些地方跟踪保护的人也不会离开吧?

  也许华慕言现在已经知道她的处境,正准备营救,或者……等待着放长线钓大鱼?

  不是她说,面前的这个样貌平平的男人真的一点都不像是要华慕言对付的终极大Boos。

  “哈哈,谈小姐真幽默。”那人对于谈羽甜没有礼貌的举动似乎一点都不气,而是来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双手交握在翘着的二郎腿上,“这次请谈小姐来,其实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听人说谈小姐和谷灵安十分相像,我原本不信的。”

  “现在信了?”谈羽甜柳眉一挑,樱唇勾起,动动右肩下了床,“可以放我走了?”

  “哎,别急嘛,既然交了朋友,总要吃顿饭再走的。”

  谁跟你交朋友了!谈羽甜脸上带着从容淡定的笑,“那就麻烦了。”

  而另一边,华慕言和秦莫深正在查看着医院前的监控录像。

  这会儿正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将软绵绵倒下的女人擒住放到车子后座,然后黑色的大众直接在德明医院前缓缓平滑而过,最后没入来来往往的车流之中。

  车子没有车牌号,男人带着墨镜看不出面容,只能估计身高体重这样无用的东西。

  秦莫深看了眼一直绷着脸的华慕言,抿了抿唇,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才好。

  “我的人跟着。”

  “呼……”闻言,秦莫深松了口气,看好友那臭脸,还真担心谈羽甜那只小绵羊一不留神入了虎口。

  “但是跟丢了。”

  “……”

  华慕言不紧不慢的说完,从兜里掏出手机扔在桌上,上面还有一条前不久发来的消息——

  华先生,我只想请谈小姐喝杯茶。

  “这……”秦莫深微愕,发来短讯的号码是网络虚拟的,一连串的4看得人瘆得慌,而身边的人的反应更让人觉得不安。

  华慕言的目光一直阴沉着,突然凤眸划过一丝冷冽的光芒,毫无温度的勾起唇,带了抹玩味儿的开口:“游戏开始了。”

  谈羽甜坐在餐桌前,面无表情,心里却千八百遍的低咒了面前这个男人一定有病!

  “谈小姐,别客气。”

  “谢了,我不饿。”谈羽甜语无波澜的拒绝,移开放在桌面上的视线。那几盘生肉还鲜血淋漓,她甚至还能够闻到浓浓的惹人反呕的腥味。

  男人双手优雅的拿着餐具,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吧。”

  于是谈羽甜看着男人旁若无人的将那些红通通的肉片吃了进去,有时会沾一点调味料,有时候直接送到嘴边。

  可哪怕动作再小心,叠在衣领的口布仍然滴上了几抹红色。

  “我可以走了么?”谈羽甜忍着当场呕吐的欲望,等着男人将那整盘都吃下去。

  赵子游擦擦嘴唇,然后打了个响指,叫人上来收拾残局,然后冲谈羽甜笑,“别急啊谈小姐,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院子。”

  这是不打算放人了。谈羽甜在心里冷笑,原本的忐忑和不安被一点点的消磨,她终于可以将自己置身事外,反正她活在世界上,没有亲人,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也许消失的无影无踪,会想她的也只有华慕言,想的内容估计是……忆锦的手术又要暂时搁浅了。

  看,明明已经活了二十多年,却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真是失败透顶。

  “华慕言先生已经知道谈小姐在我家做客了,所以不着急回去。”

  跟在叫赵子游的男人身后,谈羽甜一直控制着四五米距离,听到这话,那颗已经波澜不惊的心又跳了跳,最后只能带着一抹“释然”语气的开口:“那就好。”

  确实,华慕言那样的人从不会说谎,既然承诺有人保护,那么她的行踪也一定了然于掌。

  可谈羽甜也不能不承认,在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既然有了华慕言的消息,那么就是说在气冲冲的开车走之后,他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想完这个,她又无声的苦笑着勾唇,谈羽甜你还真是贱,能被抓到这里来不就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自私自利么?

  谷灵安……谷灵安……

  那个女人在视频里看来过得很不错,不像是被虐待亦或者囚禁。可是……她知道有另外一个无辜的生命正在为她面临着不可知的危险么?

  而且……这人录像的目的,是不是拿来胁迫华慕言?

  “如你所见,谷小姐过的很不错。”走在前方的男人一言就猜中了谈羽甜心中所想,然后走到一边的观赏亭边站住,微偏头看她,“她很快就要回国了。”

  回国!?谈羽甜一愣,谷灵安竟然在国外么?肯定不是自愿的,她和华慕言有了感情,两人正面临着走进礼堂的婚姻生活,不可能抛下华慕言独自离开。

  那么……

  “听说谷小姐是有了她的身世消息,所以才一声不吭跑到国外的。”男人再一次猜中了谈羽甜的所想。

  身世!?难道她……谷灵安竟然不是谷家二老所生的!?

  谈羽甜心口一跳,疑惑堆积越来越多,却不动声色的将心里的不解都藏好,挑眉,“赵先生,既然你知道谷灵安的动向,甚至对于她的生活了然指掌,为什么……还要抓我来?”

  “因为现在你才是‘谷灵安’啊”。赵子游声音里的沙哑听着听着就让人习惯了,他抬手落到谈羽甜脸侧。

  谈羽甜连连往后退,目光警惕的盯着他,“依你的意思,谷灵安回国还有一段时间?”

  “不,快了。”他笑,另一只手箍住她的肩膀,伸出的手不容犹疑的落在她的耳边,轻轻抚摸,宛若他凝视的是他的情人一般,“真像。”

  他的手冰凉毫无温度,比华慕言的还要冷,至少华慕言只是低温,他的却像是从冰柜里拿出一般。

  这就是吃生肉的后遗症吧……谈羽甜嘴角抽了抽,努力忍住一巴掌拍掉那手,进而给自己找罪受的冲动,但是肌肤还是本能的起了鸡皮疙瘩。

  “华家的人还真是自私而冷血。”赵子游突然开口。

  听到这隐约中带了一点咬牙切齿意味的谈羽甜一愣,抬头看他。

  屋里的光线并不好,而那个时候她还没有从被“绑架”这件事完全走出来。现在两人站在阳光下,这才发现那平凡的脸上微微扭曲,额角竟然有点模糊不清的乌青之色,嘴边的皮肤似乎也皱皱巴巴的。

  难不成……这不是本来面目?

  脸边的手已经被主人收回,谈羽甜连忙移开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抬手揉揉脸,搓搓胳膊。

  赵子游看她这样的行为,那双毫无特色的眸子迅速划过一道莫名的光。

  而谈羽甜早已移开视线,看着庭前的水池,里面的色彩斑斓的鲤鱼正游得十分欢,想了想,道:“赵先生既然知道我是无辜……”这样的“绑架”有什么必要么?又可笑又没有威胁。

  这个人看上去危险指数也不高。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赵子游突然笑,那脸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来,阳光下,看上去虚伪而又生硬怪异。

  谁知道呢,生肉都敢吃了,谁能保证你不是个变态。

  “好吧,其实我只是好奇……”赵子游舒口长长的气,然后勾唇,趁着身边的女人放下戒备的那一瞬间,两步倾过,直接握住她的下颔,紧接着另一手紧紧揽住她的后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