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41 留在这里做什么

1041 留在这里做什么

  “你还拉着我做什么?你不是要找他们几个谈么?那我走掉好了。”

  “哎呀,我的小甜甜,不要再发脾气了好么?你先乖乖的去吃甜心,我一会就过来陪你。”闻晋谦推搡着谈羽甜的身体坐会了沙发中,他脸上的表情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的不自然。

  谈羽甜这次没有抗拒,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茶几上的那个果盘,目标不是甜心,而是摆在苹果旁的一柄尖刀。

  “华总,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和小甜甜的关系,有没有觉得心痛呢?”闻晋谦转头回来,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在他的笑颜下,华慕言的脸色越发的惨淡,谈羽甜坐在远处,只是一眼,额头上就冒出了细密的汗,不好!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因为华慕言这个状态,像是时刻都有倒下的可能……

  还能撑么?还能么?谈羽甜不知道自己突然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她猛的抓起桌子上的刀柄,起身再次朝闻晋谦走去。

  “让他们走,我知道你的用意。”谈羽甜没耐心再跟这男人打哑谜,她锋利的刀锋顶在了自己和闻晋谦的中间。

  华慕言被她这突如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单手向前,却被身边的谷灵安拦了下来,谷灵安尽管装着受伤,但是不知如何却跟谈羽甜一样莫名的察觉到了恐惧感。

  “阿言,不要过去,这中间有问题!”

  华慕言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危险,他快速甩开身上的谷灵安,又是向前迈了两步,“谈羽甜,你个蠢女人,这里的事情跟你无关,你以为你把自己牵扯进去就可以拯救所有人了吗?我和闻晋谦的恩怨怎可能是朝朝夕夕。”

  华慕言其实都知道,什么都知道,甚至在他到来之前,因为一个谈羽甜,他才会来到这里,就已经说明他的态度了。

  “你走!我不认识你!今后也不再认识你!你们所有人都跟我谈羽甜没有关系,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谈羽甜依旧执拗,她握着的刀柄微微的颤着。

  “甜甜……你这是干嘛呀!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好不好?”闻晋谦尴尬的干笑两声企图趁机分散谈羽甜的注意力。

  谈羽甜刀子一探,嘶的一声,是划破衣服的声音。

  “你别跟我装蒜,我知道你不只是一个人,而我只不过是你的一个诱饵罢了,难道不对么?”

  闻晋谦挑了挑眼皮,难道谈羽甜都听到了,他再次下意识的朝房间处望去,看来,这次的事情也只能作罢。

  “哈哈!我真的不懂你再讲什么啦!好啦好啦!不要闹了,我让他们走还不行么?你看你!只是脚受了伤,难道也伤及大脑了么?”

  闻晋谦爱腻的挂了一下谈羽甜的鼻子,她的鼻尖处,早已冒出了一层凉凉的汗。

  “来人,送客!”闻晋谦手臂一挥,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走吧,阿言,你就算不考虑自己,不考虑我,总是要考虑一下你的妹妹吧!她可是刚刚痊愈,如果再受了什么刺激,保不齐……”

  华慕言眸子一缩,转头看了身后的华忆锦,她分明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正一只手附在唇上,呆若木鸡。

  华慕言一只手拉上华忆锦,“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那嫂子呢!嫂子她现在很危险不是么?”华忆锦诺诺的一句,脚步却未曾移开。

  华慕言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一个字,他只是推着华忆锦的身体,吃力的向门外走去。

  “嫂子!”长长的一声,伴着重重的关门声,知道这声音完全听不到了,谈羽甜知道那三个人已经走远。

  噗通一声,谈羽甜重重栽到了地毯上,她哑口笑着,轻摆着自己的头,真的很不可思议。

  “你满意了?我的小甜甜?为了那么一个男人,值得?”

  “不值得。”谈羽甜歪头望向面前的闻晋谦,“但是我坚持要这么做,你奈我何?”

  闻晋谦噗嗤一笑,“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亏。”说话间他俯下身体,一只手托起谈羽甜早已软掉的手臂,“我不还是留下一个你么?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要陪我睡一辈子哦!”

  “什么时候?”

  闻晋谦面色一黑,“喂喂!你可不许抵赖啊!刚才我们分明达成了共识不是么?”

  “我尿急而已,难不成你理会错了?”

  ……

  谈羽甜没等闻晋谦从凌乱中摆脱出来,她快速的起身朝房间远处走去,本是直奔着卫生间,却在临近了,身体一转,她反手推了那卫生间对面的门。

  没错,那女人一定是在这里!闻晋谦的目光一直是朝着这个方向的。

  “小甜甜,你做什么?”身后闻晋谦的声音分明已经变了声音。

  “没事!随便转转!”当然谈羽甜并没有真正的推门,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眼下是真的可以确定了。

  “走错门了,你有意见?”谈羽甜哼的一声,转身啪的摔上了卫生间的门。

  “呼……”这丫头原来才是最难缠的,闻晋谦是不是搞错的目标,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爸,妈……我把灵安送回来了。”两人双双进门,脸上皆沉重。谷母一脸担心的迎了上去,亲昵的拉上了谷灵安的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谷灵安一把甩开了母亲的手臂,“我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这么关心,又不是我的亲身父母。”

  “不许你这么说话,给我上楼去!”身后的谷柏信低怒一声,谷灵安看都没看一眼,甩下脚上的鞋,径直朝二楼走去。

  “对不起,发生了一些小意外,索性所有人都没事。”华慕言微微欠身后欲走,谷柏信紧跟了一句,“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或许我可以帮你。”

  华慕言抿着双唇,谷家已经给予的太多了,多到他不会到要如何去偿还,“没事的,一些小事,我这就回去处理处理,那灵安她,先留家里几天,就麻烦爸妈照顾了。”

  “快走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们打电话!”谷母拍了拍华慕言的肩膀,跟着他的身后一路送去了门口。

  谷灵安独自躺在大床上,因为气愤,她的情绪久久不能平息,自己这才走了多长的时间,居然被那个贱人先入为主了,先是自己的生世之谜被抛开,20多年的父母不再是父母,接着又是自己心爱的人的背叛,谷灵安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掉了。

  当当当几声敲门,谷灵安暴躁一句,“干嘛!”

  “是妈妈,让妈妈进来好吗?”

  谷灵安不耐烦的把身子转到了一边,背对了大门。

  “灵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要跟妈妈说下,或许我和你爸能帮到你呢!”

  “帮我?”谷灵安鼻嗤一声,腾的从床上探坐了起来,她歪着脑袋一脸的不屑,“好啊!就你们帮我好了,帮我把华慕言拉回来,帮我除掉那个多余的女人,如果你们真的把我当亲生女儿,就去做做看吧!”

  谷母面色一紧,“灵安……不要这么任性。”

  “怎么?没办法了吗?你们一个又一个都说是为了我好,究竟对我都做了什么?瞒着我的身世一辈子?还是看着我的丈夫有别人的生下的孩子?呵呵,我看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

  谷灵安的言语越来越极端,这无形中刺痛了谷母的心,同为女人,她能理解女儿的痛楚,而谷灵安说道也并不是全做,至少瞒着她的身世,就足以让谷母愧疚极了。

  “好……我答应你,那个女人的事情妈妈会替你想办法的。”

  谷灵安眸子一闪,脸上的不悦顿然消失,“真的?”

  谷母牵强的点点头,声音也是小了许多,“可是,你不能告诉你的爸爸,妈妈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啊。”

  谷灵安点头如捣蒜,身体也跟着向前凑了凑,“妈,我发现,华慕言其实并不爱我,他对那女人的感情的才是真的。”谷灵安愤愤的说着,眼睛眯起了一条线。

  “怎么会呢!你不知道阿言他对你多好。一定是你想多了。”

  谷灵安痴痴的笑着,“好?我看是为了她的妹妹才对吧。”

  对了,她的妹妹!谷灵安眸子又是闪过一丝光线,“妈!你就去找华慕言,戳穿他的把戏,他想用联姻来换她妹妹的命,难道就可以过河拆桥么?”

  “这……”谷母本想说叫女儿不要这么多疑,但是其实她自己也曾经这么怀疑过,只不过华慕言在这其中做的太好太无可挑剔,以至于让谷母就那么相信了。

  “好,我去说,这下你满意了吗?”

  谷灵安满意的撇起了嘴角,一脸的得意,“你就帮我搞定华慕言就好了,至于那个女人,我自会处理。”

  “什么?她真的被闻家抓去了?”秦莫深惊叹着从沙发上腾起身来,一脸的焦急。而远处一直陪在华忆锦身边的顾承允也是紧紧的蹙了眉,却对这样的情景自知为题。

  吧嗒吧嗒……

  已经是烟头落了一地,华慕言伸手掐断了嘴边的半只,狠狠的捏在了烟灰缸里,“今晚,我要去救她出来,你们也帮我多带几个帮手。”

  “就凭你?”秦莫深拍了拍手边的听诊器,“你是不是疯了?如果不是回来的早,你说不好就困到在闻晋谦的面前,你还有那个身体条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