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57 供认不讳

1057 供认不讳

  迟暮温柔一笑,快步走到了忆锦的床边,她爱腻的抚摸着华忆锦的发梢说道,“你不是答应我的,要乖乖的听医生的话。”

  “可是……我还是不想做手术。”忆锦垂下眸子,就连迟暮百般温柔也让她丝毫提不起兴趣。她长长的睫毛扑朔着,像是极度的不敢。

  迟暮轻轻一揽,把华忆锦拥进了怀里,“不要怕,就算手术不成功,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吗?”

  “真的吗?”华忆锦仰起尖尖的下颚,目光中闪烁着晶莹,“可是……我还是害怕,害怕会再变成以前那样,即便你陪着我,但是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一个陌生人了,我……”

  迟暮低头,寻着忆锦的双唇……

  “咳咳……”

  病房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已经在门口偷听了好久的华慕言。他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在关键的一刻破坏了两人的好心情。

  “华……华大哥。”迟暮红着一张脸起身,看华慕言脸色阴沉,就知道自己又要倒大霉了,按时出奇的,华慕言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没好气的扔下一句,“明天上午10点手术,我刚刚跟医生打过招呼,今天可以让你们离开医院一会,想去什么地方转转就尽管去吧,我给你们留下了一个司机。”

  华慕言说完转身离去,病房门合上的那一刻,华慕言朝着门缝里一对璧人,浅浅的笑了,也许谈羽甜说的对,忆锦该有她自己的生活。

  华慕言放慢了脚步,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懒散着踱着步子。今天是华忆锦出各项检测报告的时候,所以他早早就到了医院,看见数据都没什么问题,他本来放心的想要跟妹妹呆在一起,但是似乎不需要了,华慕言心里有小小的失落,而且,又想起了那个人。

  谈羽甜在哪里?华慕言这段时间过得十分不好,如果不是忆锦的事情要求他每天必须打起精神来面对,估计他早就撑不下去了。每个夜晚,无尽的孤独感将他包围,那女人的影子就像幽灵一样在他眼前反复打转,像是入魔了一般。

  “在等两天吧,就等两天。”华慕言自言自语,接着快步消失在了长廊的另一端。

  两天后的深夜,华忆锦被医生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几乎是跟推车前后脚,跟着满头大汗的谷柏信。

  “爸爸,忆锦她……”

  谷柏信天色有些苍白的抬头望了华慕言一眼,伸手从脸上摘下了大大的口罩,这老人看上去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华慕言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没事了,手术很成功。”

  华慕言驻足,下巴微微抬起,眉宇间紧紧的皱着,眼底有刘波滚兰滚去。

  谷柏信苍老的手附上了华慕言的手臂,他轻轻的拍了拍,“不要激动,尽管忆锦很坚强,但是这么大的手术恢复起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以后的日子你也不会太轻松。”

  华慕言抽噎了两下鼻子,沙哑的丢出一句,“谢谢你。”

  ……

  “爸,妈。你们找我有事?”华慕言前脚刚踏进谷家的大门,谷家二老就热情的迎了上来,今天的华慕言已经没了前几日的脆弱,一副精神焕发的样子,就连脸上都是熠熠发光。

  “阿言,快进来,快进来,我跟你爸已经等你一个早上了。”谷母尤其的热情,扯着华慕言的手臂向客厅里拖去。而走在他们身后的谷柏信却是一脸的深沉,像是心里做着一个重大的决定。

  “对不起,忆锦昨天说想吃城东的那家点心,我就起早去给她买了一趟,没想到那家那么火,我排了好久的队伍。”

  华慕言随着谷母落座,攀谈间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谷灵安的影子。

  三人落座,仆人送上了一壶茶水还有一些切的整齐的水果。

  “咳咳,忆锦那边恢复的还好吧。”谷柏信这几天也在身体的恢复中,所以没有去医院看过华忆锦,但是分明他扔出这句话只不过是一个抛砖引玉,华慕言知道他今天被叫来,多半是跟谷灵安的婚姻脱不开关系。

  “很好,一切都很正常,谢谢爸爸的关系,但是您找我来应该不是这个事情吧,有什么话您大可以直说。”

  谷柏信脸色一紧,想两家的事情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他自然也不必兜那么大的圈子,“的确,我想问问你喝灵安的事情。”

  “哎呀!这还有什么好问的,阿言这孩子在我们身边多少年了老头子你还不了解吗?阿言是个重情义守信的人,他一定会娶我们灵安的对不对?”

  “对不起,妈妈,我真的不可以娶灵安。”

  华慕言语气里有些愧疚,但是他还是照实说出了心里的话。

  谷母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对待背信弃义之人的表情,而谷柏信似乎没有那么激动,只是嘴角一勾,一边点头一边轻轻的笑了两声。

  “阿言!你怎么能这么办事呢!过河拆桥,你也不怕会得报应!”

  谷母顿时就沉不住气,她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急的在茶几前来回打转,“华慕言,你爸爸为了忆锦的事情前前后后做了两次的手术,就别说辛苦不辛苦,难道你不知道在国内,目前只有你爸爸才能救你的妹妹吗?”

  华慕言不语,他的眉头紧紧的锁起,接着又听见谷母接二连三的抱怨,“是!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灵安,但是你也不能为了忆锦的事情去利用我的女儿,我们谷家也是坚决不允许的!”

  “行了!”

  一声低喝打断了谷母尖锐的咒骂声,谷柏信瞪了谷母一眼,谷母就执拗的一转身,背朝着这两个男人坐在一边。

  嘎吱一声,很轻。

  二楼的门裂开了一个缝隙,华慕言向那个方向扫了一眼,正看见谷灵安红肿着双眼悄悄的注视着这边。

  “你给我回去!”谷柏信又是很大的一声,谷灵安肩膀一抖,砰的一声把门快速的关上了。

  “阿言,你能有今天的决定爸爸并不怪你,灵安她这段时间的确是做了些过分的事情,就算你没有说出来,我心里也是有数的,糊涂的妈糊涂的孩子,希望你不要介意。”

  华慕言浅浅一笑,想前几日自己被灌下迷药的事情,谷柏信已经知道了。

  “但是,你们毕竟已经结婚了,如果再离婚,或许对你没有什么影响,灵安是个女孩子,以后恐怕再嫁也就没那么容易了……希望你也体谅一下我这个当父亲的心。”

  谷柏信的话说的很诚恳,华慕言当初不是没想过这些,但是就算他现在想实现当初的承诺,也是做不到的。

  “爸爸,我真的不能娶灵安,但是绝对不是因为背信弃义,也不是因为灵安做出的那些事情,因为……”

  华慕言说道这里,转头又看了看二楼的房门,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灵安是你们从医院里抱回来的孩子吧,不是亲生对不对。”

  华慕言的一句话让两位老人错愕不已,就连刚才一直赌气着的谷母都惊的长大了眼睛。

  “咳咳……”谷柏信像是躲闪着什么,难道灵安前段时间跟他们闹着的事情,同时也告诉了华慕言吗?

  “的确,灵安不是我们亲生,但是我们视如己出,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不是吗?”

  谷柏信很聪明,事情瞒不过去,他供认不讳。

  “那爸爸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当初谈羽甜的出现的时候甚至蒙蔽了二老的眼睛?”

  谷柏信腾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他活了近60年,听见这一句之后顿时也无法平静了。

  “阿言!你什么意思?妈妈不懂!”谷母紧张的凑了过来,抓住了华慕言的手臂。

  华慕言不语,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的谷柏信。谷柏信的身上开始颤抖,眸子里飘忽不定,像是追忆者当年的事情。

  “的确……我们抱走灵安的事情,医院说她还有一个孪生的妹妹,但是医生说妹妹的身体情况有些糟糕,估计是要夭折的,所以当时我只领养了灵安一个……”

  谷柏信难以置信的把头转了回来,眸子跟华慕言对在了一起。

  华慕言点点头,“那孩子没有夭折,而且在不久之后就被孤儿院收养了,就是今天的谈羽甜。”

  噗通一声,谷柏信跌坐回了沙发里,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缓缓低下头,不言不语。

  “爸爸,我跟谈羽甜已经有了夫妻的关系,无论如何我也是不能再接受她的姐姐灵安了。”

  “不!”

  尖锐的一声接着一连串焦急的脚步声,谷灵安红着一双眼冲到了华慕言的面前,“你骗我!我跟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是姐妹?她也配!她也配!”

  谷灵安因为做错事,之前被谷柏信好好的教训了一顿,所以她大哭一场后始终躲在2楼,却一直贴着们听着楼下的动静。

  本来她已经谷母是可以帮自己做这个主的,但是当她听到谈羽甜是自己孪生的妹妹之后,就在也沉不住气了。

  客厅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谷灵安的疑问,谷灵安像是疯了一样,上前一把抓住了华慕言的手臂,“你故意这么编造的对不对?你不就是不想娶我吗?你大可以直说,何必用这样的荒唐的借口!你骗不了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