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075 这分明是羞辱

1075 这分明是羞辱

  闻墨离的近了,一张黑透的脸凑近了谷灵安,他腕子一抬,用三只手指掐住了谷灵安的下巴,“你敢再说一遍试试看!”

  谷灵安被托起了下巴,只能垂着眼睑向下,但是话一出就没有回头路,即便她心里真的很害怕,还是强撑着说道,“不把仇恨嫁接到儿子身上,怎么会了解他的痛苦,闻晋谦爱你没错,因为你是他的父亲,但是也就是因为你这个父亲,闻晋谦才会在你的教唆下变成魔鬼,这可能就是想要看到的,你的父爱有在哪里呢?”

  “好!很好……”闻墨齿缝中逼出几个字,然后气愤的点着头,想要找一个发泄的方式。突的他眸子一转,脸上漏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接着,他顺手从床上再是一扯,给谷灵安的嘴巴再次紧紧的裹住了。

  这一次,谷灵安没有丝毫的反抗,因为这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只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谷灵安只是觉得心疼,心很疼很疼,因为闻晋谦。

  ……

  “华小子,你现在过的还很快活吗?”

  电话这端的华慕言微作一愣,这声音有点熟悉,但是实在想不起来了。不过华慕言听的清楚,第一句话就来着不善,一定是没有什么好事情。

  “请问您是……”即便这样,华慕言还是保持了原有的谦逊,因为声音听来,对方该是个长辈才对。

  “如果你知道我闻墨出狱了,你会不会觉得有些紧张?”闻墨怪笑两声,有一种被释放后的畅意。

  华慕言眉头皱紧,原来……

  “我为什么要紧张?你出狱只能说明你做过的错事在法律上偿还完了,但是这伤害却依旧在我们的心上,我觉得该紧张的是你不是么?”闻晋谦一想到妹妹华忆锦,当年的往事一股脑的用上了头顶,如果不是闻墨,他不会患上现在的毛病,如果不是闻墨,她如花似玉的妹妹,也不会被人喊成傻子,一喊就是20年,华慕言觉得面对这男人,自然是大可不必客气。

  “哈哈!果然是个精明的人,但是华小子,你再精明又能怎么样?你以为你哄骗了我的儿子,就能哄骗住我吗?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乖乖的跑到这里来,长跪不起请求原谅,或许你闻伯伯我还会念在长幼的份上,放你一马。”

  华慕言哑笑两声,对闻墨的张狂有些无语,“如果您打来电话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怕是要让您失望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联系了,就这样。”

  华慕言尽管恨,但是心里清楚,那已经是上一辈的事情了,对于闻墨的过分只有置之不理才不会把事情赶到无法收场。华慕言说完打算挂断电话,突然听到那端好大一声,这一声甚至让他忘记了挂断。

  “华慕言!谷灵安现在在我手里,如果你半个小时不到的话,从此这女人就不会再存在在这个世界了。”

  华慕言的脸阴沉不定,他死死的捏着话筒,恨的咬牙切齿。

  这恨不仅仅是对闻墨,当然还有闻晋谦那个人。本来华慕言以为,闻晋谦和谷灵安是真的感情,否则闻晋谦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说不过去,甚至,为了谈羽甜而抓捕陆霏霏,甚至,为自己找到那女人出谋划策……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陷阱。

  华慕言没时间想太多,即便他跟谷灵安在也不可能了,就算不看在谷家二老帮助华忆锦的份上,至少她还要顾及谷灵安现在的身份,她是谈羽甜的姐姐,如果谷灵安出了什么事情,谈羽甜在这世界上还有谁呢?

  “好,我去。”华慕言铿锵有力的丢出几个字,然后啪的一下子摔上了电话。

  ……

  华慕言刚迈进闻家别墅大门,迎面扑过来一团白花花的。很是沉重的一下撞在了华慕言的胸口上,华慕言这才错愕的发现,这一身洁白,如同木乃伊一样的竟然是被五花大绑的谷灵安。

  “灵安,你怎么样!”华慕言手忙脚乱的帮谷灵安接着嘴上的堵物,一边紧张的味道,谷灵安像是被吓傻了一样,瞪着眼,对华慕言疯狂的摇着头,但是华慕言根本就不明白她的意思。

  谷灵安越是摇头,华慕言越是找不到解开的地方,两人就在闻家门前乱成了一团。忽然,闻晋谦只觉得身后光线一暗,接着沉重的一声响起。华慕言错愕的回头,发现这三米高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合上。再次转头回来的时候,谷灵安脸上泪水淋淋,他才理解,刚才谷灵安是想劝自己离开,但是似乎已经晚了。

  华慕言既然选择来,就没打算要逃走,“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面对谷灵安,他反而淡淡一笑,也顺势解开了女人嘴上的堵物。

  “华慕言,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华慕言也不说话,只是再次伸手,开始解谷灵安身上的捆绑。

  “你们演完了吗?还真是十分的精彩,不知道我儿子看到你们这一幕,还会对这个女人用心吗?要么说小孩子还是目光短浅,一个这样的残枝败柳就能勾了魂去,真是白目的很啊。”

  楼梯处,闻墨手里拖着一只烟斗缓步下来,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怒气,相反的却满面红光,异常兴奋,甚至本是齐耳散落的碎发,还被有挑理的全部向脑后梳去,看上去,倒有几分老上海的绅士风度。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过来了,这个女人是不是可以放了。”华慕言帮谷灵安解开最后一层捆绑,然后把她顺势拉倒了自己的身后。

  “放!当然会放,否则我闻墨还要被人笑话连女人都不放过。”闻墨挑着一只眉阴阳怪气,“但是你呢!呵呵,华小子,你既然要求我放了这个女人,我想你应该有一定的心里准备了吧。”

  “不要!”谷灵安尖叫一声,从华慕言的身后窜了过来,她紧紧拉住华慕言的手臂,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阿言,你不可以留下,你这样我以后要如何去面对谈羽甜,我欠下的已经还不起了,你不可以再出什么事情。”

  华慕言眉头一直紧紧的锁在一起,是人都看的出来,她的脸色有多么的凝重,但是即便这样,华慕言还是牵强的淡淡笑着,他宽慰的拍了拍谷灵安的肩膀,“相信我,没事的。根本不是你想想的那样。”

  “阿言,不不!你听我说……”

  华慕言当然没有给谷灵安说下去的机会,他快速转身推搡着谷灵安的身体,“闻先生,如果你说话还有些诚信,就让你的人开门。”

  闻墨站在楼梯处大手一挥,大门真的嘎吱一声漏出了一个细缝,即便是女人的身体,想穿过也是需要侧身的。华慕言毫不犹豫猛的一推,谷灵安吃疼一声,在一眼,华慕言已经被关在大门里了。

  谷灵安人在阳光下,却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她慌张的要命,久久没有离去,只是用双手拍打着严丝合缝的大门。

  “快放了华慕言,否则我会报警的。”

  “谷小姐,我看如果您想帮助那位先生的话,报警就别想了,否则就算警察来,老爷完全可以说是那先生是擅闯民宅,这事情说不通的。”一个怯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谷灵安蓦然回头,见一个年级年轻的,女仆装扮的人在跟自己说话。

  “对……对……但是那要怎么办才好?”谷灵安急的都要哭出来了。小女仆东张希望了两眼,然后把身体凑了过来,“谷小姐,我说您还是给少爷打一个电话吧,或许只有少爷才能制止这一切。”

  谷灵安如梦初醒一般,“谢谢!谢谢你!”她瞬间重新振奋了起来,一边快步朝别墅大门外走去,一边从包里掏出了精巧的电话。

  ……

  门里,华慕言始终站在大门口处,愣愣的看着闻墨朝自己走近。

  “你不打算给我跪下来道歉?”闻墨双手一环交叉在了胸前,他微微仰起头,想要看到华慕言卑躬屈膝的表现,但是华慕言即便留下来也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尊严的。

  面对闻墨的傲慢,华慕言前所未有的淡定,现如今,谷灵安已经得救了,他便没有什么再担心的。

  华慕言没有理会眼前人,而是随意的朝客厅走去,优雅的坐在了沙发前,他伸出修长的手臂,提起一直雕花茶壶,细细的把玩着。

  这分明是羞辱!

  闻墨被气的胸口有些起伏,他也是完全没有想到,华慕言已经掉入了自己的手里,居然还能有这样的闲情雅兴,他真的是对这华慕言太过仁慈了!

  “给我上!”闻墨突然暴怒出一句,这一声之后,竟不知从哪里呼啦一下子窜出了好几个人来,尽管身材上看并不是什么有些伸手的人,但是统一的服装显示着,他们都是闻家的下人,即便没有力量,倒是更多了几分忠心。

  华慕言放下茶壶,人腾的一跃而起,朝着面前扑身上来的一个男人飞起一脚,惨叫一声,那男人脸上瞬间多了一个鞋印,人就跌跌撞撞的,碰落了一地的东西,人也跟着狠狠的摔了出去。

  华慕言这一脚刚收回来,只觉得耳边有风,他顺势胳膊一挡,下勾一拳又是很轻松的解决掉了一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