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127 边唱歌边洗澡

1127 边唱歌边洗澡

  “泽宇,快上车,马上去医院!”刘雅兰急了,他们本来是想方设法的让他们独处,好产生感情,怎么会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沈建伟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打算离去的拖拉机老汉,回头叮嘱着沈泽宇,“你把依晗抱进车里,马上送去医院,我稍后就来!”

  沈泽宇点点头,转身把华依晗放进了沈建伟他们开来的车的后座,而沈建伟则动身朝拖拉机老汉走去。

  “你好,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沈建伟很有礼貌的问着,老汉本来是打算不作声离去的,沈建伟这一出声,倒是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叫我张老汉就可以了,没事没事,就是顺路而已!”张老汉嘿嘿的笑着,他不是傻子,从一开始看到沈泽宇他就知道他一定是有钱人,但是张老汉的态度依旧和蔼憨厚,不卑不亢。

  “张先生,真是谢谢你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沈建伟真诚的说着,拿出名片递给了张老汉。

  “好好,那我走了,希望那女娃能早点好起来。”张老汉也不推脱,接过名片发动拖拉机正打算离去,这时沈泽宇也走了过来,而此时刘雅兰已经在他的嘱咐下开车先把华依晗送去了医院。

  “伯父,多谢!”沈泽宇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却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诚意。

  沈建伟见到沈泽宇这副模样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把沈氏交给他是对的,虽然他不是长子。

  “没事没事了,你们也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我先走了!”老汉随意的挥了挥手,这次是真的启动拖拉机离去了。

  “我看我们也……”沈建伟正准备拿出电话叫人来接,不想却看到了前方一辆眼熟的车正快速驶来。

  开着车的不是简浩是谁,他和老汉再次擦肩而过,自然明白自己错过好戏了。

  “伯父,老大,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嫂子呢?”简浩的脸上虽然满是担忧,但是眼里的笑意却出卖了他,他倒是一点也没有心虚。

  沈泽宇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发小的鬼心眼,不过此刻的他没时间去理会,“去医院!”

  简浩也没有继续追问,他知道此刻不是追问的好时机,看来还要得先知道那个华依晗的状况才行。

  然而等三人赶到最近的一家医院的时候,却被通知华依晗因为高烧过度,出现意识混乱的状况,已经送往市医院诊治。

  这个消息不由得让沈建伟脸色凝重了下来,沈泽宇倒是依旧面不改色,只是气息比平时冷了几分,简浩在这样的气氛中自然也跟着有些担忧了起来。

  等到三人赶往市医院的时候,依旧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急诊室门口,刘雅兰脸色担忧,因为焦急来回不停的走动着。

  “雅兰,现在怎么样了?”沈建伟突然出现,让刘雅兰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一个人实在是有点透不过气来。

  “还在里面,不过医生说不用担心。”说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居然重到转院这样严重,谁能真的放得下心来。

  众人一时沉默,等待的过程凝重而让人心浮气躁,眼看着过了半小时急诊室的灯还亮着,刘雅兰有些沉不住气了。

  “泽宇,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去一个晚上依晗就会病重成这样。”刘雅兰难得的露出了责怪的眼神,泽宇一向是最让他们放心的。

  一开始提出订婚的时候,他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明确的同意,只说交给他们处理就好,但是想不到这才单独出去一个晚上就发现了这种事,难道泽宇其实是不愿意订婚的吗?

  沈泽宇抿了抿唇,丝毫没有犹豫就说出了原因,“我昨晚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听到她在浴室里唱歌,半个小时后才出来。”

  沈泽宇的话不是为自己解释,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这话让刘雅兰呆了呆,她当然很清楚小木屋的状况,半个小时……该说依晗太过单纯了还是没有一点自觉?

  孤男寡女,一点也不避忌,而且还在那透风的浴室里边唱歌边洗澡……

  刘雅兰和沈建伟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几分钟后,沈建伟起身干咳了两声,“我打电话告诉亲家一声!”

  “噗……唔!”一旁的简浩忍不住笑出声来,却被沈泽宇一斜,立刻抿住双唇不敢出声,不过心里却是狂笑个不停。

  哈哈哈!那个华依晗还真是搞笑,居然会一边唱歌一边洗澡,而且还是在和老大独处的状况下,她的神经到底是什么搭的!

  二十分钟后,齐天宇赶到了,在询问过华依晗的状况后,不免也问起了原因,然而等沈泽宇再次淡淡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回答后,齐天宇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

  而这时候急诊室的门也打开了,齐天宇首先就急忙问出了声,“医生,请问我女儿怎么样了?”

  “放心,她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烧也退了,但是需要住院观察两天,只要病情不反复就可以出院了,等会移到病房后你们就可以去看望了。”医生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眼前的这些人的身份可说是重中之重,得罪不起!

  “谢谢你,医生!”众人齐齐的松了一口气,揪起的神经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随后移交病房和办理住院手续的事都进行得很顺利,沈泽宇也一直没有离去,等到事情都落实得差不多了,他正想回公司继续工作的时候,却被刘雅兰拦住了。

  “泽宇,你想去哪?”

  沈泽宇停下脚步,“公司。”

  “什么公司!你的蜜月冰月这才过了一天呢,依晗现在还很虚弱,你留下来照顾她。”刘雅兰的语气不是商量,而是直接下了命令。

  沈泽宇微微皱起了眉头,“妈,公司有很多事需……”

  “不是还有你爸呢吗,总之你先别管公司的事了!”刘雅兰暗地里斜了沈建伟一眼,暗示他帮忙。

  哪知沈建伟移开了目光,摆明了不参与这事,刘雅兰没办法,只能扭曲事实来压住沈泽宇,“你别忘了依晗会这样也有你的责任,如果你当时提醒她一下,或者晚上你会去她房间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沈泽宇沉默了下来,他看着刘雅兰,目光有些犀利,刘雅兰心虚得假装转头看向病床上熟睡的华依晗,也不出声。

  齐天宇倒是有些不忍了,“亲家,我看还是让泽宇回去上班吧。”

  “不行!”刘雅兰想也没想就直接否决,态度更加坚决了,“泽宇,你留下来照顾依晗,依晗这样你也有责任!至于我们就先回去了!”

  刘雅兰说着,拉着沈建伟就走出了病房,齐天宇也只能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跟着走出了病房。

  “嘿,老大,这个华依晗还真是不简单,居然能把你伯父伯母给收买了,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一直在看戏的简浩,一出声就是慢慢的取笑。

  沈泽宇抬眸,眼神如冰的瞄了简浩一眼,然后没等他出声,刘雅兰又返回了,不过她这次的目标却是简浩。

  “简浩,伯母有点事找你帮忙!”刘雅兰扯着简浩就出去了,一点也不给简浩开口的机会。

  病房刹那间只剩下华依晗和沈泽宇,这种状况下,沈泽宇也只能放弃挣扎。

  “唔……”华依晗突然嘤咛出声,眉心皱了起来,似乎有醒过来的迹象。

  沈泽宇不为所动,站在病床边上定定的看着华依晗依旧苍白的脸色,如果无视她的性格,此时的华依晗看起来,娇弱惹人怜,透露出一股柔弱的美,但是美则美矣,却没有灵魂。

  华依晗的双眸慢慢睁开了,刺眼的光亮让她又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几秒后才缓缓睁开,一入眼是一片纯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面瘫脸?!

  “沈……咳咳!”华依晗吃惊的叫出了声,却发现喉咙干渴刺痛,忍不住咳嗽起来,声音也嘶哑得让她吓了一跳。

  沈泽宇走近华依晗,弯腰轻轻的扶起她坐靠着,这才走到一边的圆桌上倒了一杯开水递给了华依晗。

  喉咙的难受让华依晗顾不得其它,急忙喝水润了润喉咙后才开口询问,“这是哪里?”

  “医院!”沈泽宇见水杯里的水喝完了,伸出手示意,华依晗反射性的就把水杯递给了他,这样的默契,华依晗没有注意,沈泽宇却注意到了。

  又喝了一杯水后,华依晗的神志也慢慢清晰了起来,回忆起了模糊的记忆,“我记得我晚上睡觉后总觉得不舒服,后来想睁开眼却觉得眼皮好重,再后来……”

  后来的事任由华依晗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她睁着大眼看向沈泽宇,意思不言而喻。

  那毫无保留的眼神闪动光芒,让沈泽宇眼神闪了闪,“今天中午的时候你还没起床,我去你的卧室你已经烧得神志不清,后来你就在这里了。”

  沈泽宇说得再简短不过,华依晗虽然知道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简单,但是此刻她只觉得浑身发软,不想去思考。

  “原来是这样啊!”华依晗低喃着,只醒过来几分钟,却让她觉得力气已经被耗尽了,又想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