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世纪网文 > 蜜妻难嫁 > 1221 欠他好多对不起

1221 欠他好多对不起

  她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黎北晨的心不由沉了沉,瞬间猜到她这个电话的来意。https://wWw..la他拿着手机顿了一秒,长指划开接听键,低沉的嗓音却让人听不出任何异样:“买新手机了?”

  他昨天毁了她的手机,她该没办法打电话才对。

  “黎北晨,你在哪里?”小清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嗓音还难免有些发颤。她刚赶回他的公司,想要求证姑妈一家的事情,但是却发现他不在……而且陈泽还不告诉她他去了哪里!

  种种的异常,加重了她的猜忌和怀疑:姑妈一家的“失踪”……是不是真的和他有关系?

  黎北晨单手拿着手机和她通话,保镖把车开了过来,他便顺势弯腰坐入车里,对于她的问题,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只含糊地丢出三个字:“在外面。”

  “你!”小清越发怀疑他了!她脑袋一热,当即脱口而出,“你明明说下午有好多报告要听,可你却突然出去!你明明说不动我姑妈一家,可……”她们却无故失踪了!

  她嚷到一半陡然噤声,差点把那没轻没重的质问一并发泄了出来。

  她不能说。

  她不敢理直气壮地质问他,更不敢堂而皇之地向他要人……因为之前,爸爸被带走,她就是这样,只会越发激怒了他!一点实际的意义都没有!

  因为她单方面的突然停住,通话顿时一静,气氛陷入某种尴尬和压抑之中。

  纵使她没讲下半句,但黎北晨也是心知肚明……

  “可是什么?”等了半晌,黎北晨接了她的话淡淡出声,他故意没有点破那一层,但他的语气中已带了些许危险的意味,“你的下半句呢?”

  小清没说话,只是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又紧。

  “我马上回公司。”最后还是黎北晨率先出了声,打破这种两相对峙的僵局,“你有什么话,想清楚了一会儿跟我说。”

  他刻意强调了“想清楚”三个字,给她预留了充分的思考时间。

  有问题是该解决,而不是先怀疑他。

  这是他想让她学会的……

  回到公司,会议厅的人都已散了,顶层的整体气氛有些怪异。

  秘书告诉他,小清正在办公室等他。

  黎北晨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正打算推门进去,陈泽却大步赶来喊住了他:“黎少!”

  陈泽往办公室里望了一眼,刻意压低了声音,确保小清在里面听不见,如实汇报:“刚刚慕小姐为了找您,直接冲入了会议厅,她挺着急的,好像是为了……”

  他想提醒黎北晨注意,因为慕小姐刚刚“神色不善”,可是话才说到一半,便被黎北晨抬手止住。

  “我知道。”他平静打断,挥了挥手示意陈泽退下,“她跟我打过电话了。”

  说完,丢下欲言又止的陈泽,径自开门走了进去……

  *****

  办公室里很安静。

  她独自坐在沙发的一角,脑袋低垂着搅手指,葱白的指尖被她搅成了嫣红色。身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果茶,里面的花叶沉浮着,显然还没有被喝过……

  这都是她倔强的细节。

  看来……他给她的思考时间,毫无意义。

  “想好怎么跟我说了?”黎北晨抬脚进去,选了她对面的位置坐下,神色疏淡,“我听着。”他还在等着她的下半句……

  小清抬头,这才发现他的出现,沉默了数秒,才鼓足勇气开了口:“我刚刚去了我姑妈家,她们人都不在……她们去哪儿了?”她竭力克制着发颤的语音,希望他能给她一个答案。

  她真的不希望他再对姑妈一家不利!

  她刚想好好跟他在一起,如果他对付她的亲人…

  …她又要怎么面对他?

  小清暗暗地捏紧拳头,又生气又难过,心中更是产生一种前功尽弃的挫败感。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知道?”黎北晨依旧是不动如山,沉静的嗓音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他是执意要逼她开口说个清楚,“你在怀疑什么?”

  她在怀疑什么难道他会不知道?

  她那么想保护亲人的心情难道他不懂么?

  “黎北晨!”他的一句话,轻易地激起了小清的情绪,唤醒了六年前她爸爸被带走时的那股怒意。当年的他,也是这样沉稳如山的调调,不动声色地关了她爸爸,改变了她的一生……

  于是,她脑袋一热起身,拿起桌上的那杯果茶,想也没想地朝他泼了过去——

  正中衣襟。

  橙黄的茶水瞬间浸染了他白色的衬衫,被泡开的果肉和茶叶则尴尬地粘在他的前襟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掉……黎北晨的脸色倏地一沉,而小清也是一僵,隐隐有些后悔。

  这个场景,放在六年前,算是十分常见,但是现在……

  “黎总!”恰好秘书进来送东西,敲了敲门便径自进来了,看到眼前的画面,秘书顿时惊呼出声,“您怎么……??”

  “出去!”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黎北晨低喝着止住,他冷冷的一眼扫过去,直接用眼神把人逐了出去。

  秘书瑟瑟地点头,她不敢多管闲事,放下刚想送进来的小盒子,立马就走了…………

  办公室内重新恢复一派冷寂,气氛压抑得可怕。

  小清僵硬地站在黎北晨的对面,手里还拿着那个温热的玻璃杯,却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好像又要陷入很久以前的恶循环了,她真的不喜欢这样。

  良久,直到他率先开口——

  “怎么不继续了?”他弹了弹前襟上那几片醒目的茶叶,同样起身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顿时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不是应该把我这里整个砸掉,然后逼着我放人的么?”

  “我……”他的语气低凉平缓,深眸紧锁着她,小清被他看得心里越发没了底,咬了咬下唇,终于“乒”地一声把杯子放回桌面,“我不想像以前那样!黎北晨,我只想让我姑妈一家平安!”

  “所以每当出现状况的时候……”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嗓音有些无奈,有些低落,“你都认为是我做的?”

  小清瞬间无言以对!

  “可是你……”没有否认啊!如果不是他做的,他不在第一时间否认吗?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

  小清神色复杂地盯着他,正想继续出声,口袋中的手机却率先响了起来。她转身,连忙掏出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是堂姐的号码,她一愣,下一瞬立马转危为安地惊喜,接起了电话——

  “堂姐?”

  “小清,你今天打过我的电话?”对面,林曼的声音很平静,一如既往的柔和,“我手机一直没电,刚刚才充电打开,你找我有事?”

  “堂姐……你没事?”小清错愕,喃喃着有些失语,“我下午去你们家,没人开门……邻居阿姨说……你们被人带走了……”所以她才判定她们遇到了危险。

  “什么?我能有什么事?”林曼碰了碰自己被扇肿的侧脸,淡淡一笑,无奈地低叹,“是我妈,她昨晚睡觉不注意,把伤口压坏了,一早就去的医院重新缝合,所以都不在家。什么叫‘被人带走了’?我妈那么重,我一个人又扛不动,当然是叫我同事过来帮忙,一起送的医院……”

  她也是想了许久,才想到这套天衣无缝的完美说辞。

  “那姑妈现在怎么样?”小清喃喃地开口,心中一片尴尬。

  什么事都没有?

  完了!

  她虚惊一场,还闹了个大乌龙!

  小清缓缓地转身,这才发现黎北晨已经走了

  ,现场还有一片湿答答的水渍。休息室的方向传来水声,应该是他正在清晰……小清顿时情绪复杂,愧疚和无措蔓延而来。

  “缝好伤口睡了,小事。你不用特意过来的!”林曼一语带过,怕小清过来看见她们身上的伤,又会怀疑。她想了想又补充,“你不是回c市了吗?怎么又刚刚去我家?”

  “我……我是回去了。”小清含糊着回答,三言两语躲闪着挂了电话,“我这正忙……忙讨论,我先挂了啊!你和姑妈好好保重!”

  说完,急急地按下挂断键。

  对面,林曼无可奈何地笑笑,也不逼着小清说实话,便直接收起了收起。

  而这边,小清收起手机,发现这里有个更大的摊子需要处理…………

  休息室在办公室的内间。

  休息室内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大床、一个衣柜,还有一个隔出来的卫生间。小清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站在了卫生间的门口。他没关门,正背对着她在擦前襟的污渍。

  小清站在他身后,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只觉得他周身都泛着淡淡的冷冽……

  她误会了他,而且不分青红皂白就拿水泼了他……他应该是生气了!

  怎么办?

  她似乎从来都没和他道过歉。

  ***

  小清无措地站着,直到他抬手,将擦过的纸巾扔入旁边的垃圾筐,她才蓦然回神,连忙抽了旁边的白毛巾,讨好地递上去:“黎北晨,给你!”

  “不用了。”他语气平淡,这才回身看了她一眼,俊脸上让人揣测不到任何情绪,“擦完了。”

  他接了她手上的毛巾,却是将它重新挂回墙壁,他抬脚试图出去,她却还堵着门——

  她还僵硬着站在原地,像一个被嫌弃的孩子,小脸发白着,尽是犹豫和彷徨。

  黎北晨终究还是没忍心“嫌弃”她,眉头微微蹙了蹙,浅淡吩咐:“你帮我挑一套衣服过来,我要换。”

  “哦,好!”她像是终于找到了补救措施,眼睛一亮,立马跑回休息室,打开他的衣柜翻找。他的衣柜里只有简单几件衣服,还有一件睡衣,显然他不在公司常住。

  小清拿了其中的一套返回去,走近卫生间便尴尬了——他已脱了原先那件衬衫,光着上身在等她……男性结实紧致的肌肉,还有紧窄的腰身……

  小清不敢看,别开目光把衣服递高:“给你。”

  黎北晨瞥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拿了衣服开始换。小清迟疑地留在原地,直到他要解开裤子的皮带,她才猛地反应过来,红着一张脸跑了出去。

  只是跑到外面,她才想着:刚刚隐约看到黎北晨的背,背上还有很多指甲的挠痕,深深浅浅的,她看着都觉得好疼……

  她好像……欠黎北晨不止一个对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